上个月底父亲离开我,当时给父亲入棺前洗脸,看到父亲眼角的泪水,现在一直无法释怀,如何调整?

题主的心情,我感同身受。

今年七夕,我舅舅走了。眼角没有泪,他算是儿孙满堂,活着时没有受苦。

有妈在才有家啊!现在只能羡慕有妈孩子了!珍惜吧,喊一声妈妈,有人答应才是福啊!

有人说,对别人的思念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淡。我想,或许对于至爱至亲人的思念恰恰与之相反吧。爸爸总是不善言辞,在每次忆起爸爸音容笑貌时,我总是满腹的辛酸。哪怕是十年、几十年,这种感觉也不会减弱、消失。

我那时还小,以为只要出院了就是病好了,就会慢慢恢复得跟以前一样了,殊不知,当时父亲已是结肠癌晚期,癌细胞已扩散到胃部,即使手术也活不了多久,而当时我们家是真穷啊,就是穷得一个月吃不起几餐肉的那种。父亲知道再在医院熬下去也是人财两空的结局,于是强烈要求回家,这样还能多见女儿几面。

一路上,我不停地喊着:妈妈,咱快到家了……,咱到您买菜的市场了,妈妈一直睁着眼睛,只是眼睛越来越小,满头汗水,随行大夫说,她现在应该很难受,在用意志坚持着,当听到我说:妈妈咱到家了,她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睁开。

我的父亲去世已经九年了。02年暑假的时候,父亲突然肚子疼,疼了一天,吃点消炎药以后就好了,谁也没当回事。到了03年春节,大年初二,父亲又肚子疼,疼的躺在床上起不来。谁劝他去医院,他都不肯。我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去爷爷奶奶家,喊了爷爷过来劝他。父亲总归是要听爷爷的话,而且肚子疼得确实很厉害,于是,我们一起陪父亲去了医院。

我躺在床上,回想父亲临出发去上海的前一天,我带孩子回去看他。因为嫁得不远,我很少在家过夜,父亲从没说过什么。但是,那天我就要走的时候,父亲说,你能不能在家过一夜?他抱了抱我的孩子,亲了亲他,说,你每次来一会儿就走,我心里不好受。可是,因为孩子小,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就拒绝了他,我跟他说,等你从上海回来,我就带着孩子过来多住几天,陪陪你。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就是我们的最后一面。

这些情景永远镌刻在我的脑海中。恍如发生在昨日。我可以忘记很多事,却永远也忘不了一幕。

2016年10月29日凌晨三点半左右,我的父亲在病魔的折磨下去了无痛的极乐世界,在生命的最后前半个小时,还要求去市级人民医院看病,说下面的医生看不了他的病。我知道我的父亲是多么的想活下去,他的病情一直也没他说,可是越是到了最后越不知怎么说,特别是最后还要求他的小儿子(就是我)驱车带他求医看病,现在想想我无法面对他的眼神,直到呼出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他的眼睛看着我眼角里流出了眼泪来,这三年来我一直也忘不了,直到周年祭奠他时对他说出了他的病情,可是只有我一个人在说,没人在听了,父亲我很想你,毕竟你才70岁,唯有把对你的这份念想来好好对待我的老娘。

我永远都记得那一年的大年初三,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给我们家带来了说不完的伤痛。检查结果很快出来,胃肠间质瘤,肿瘤已经很大了。我当时很懵,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后来,父亲就开始了漫长又痛苦的治疗。前后历经两次大手术,仅一年多以后都再次复发,又服用了两年多的印度仿制药伊马替尼后,肿瘤于2012年第三次复发。这九年的时间里,父亲一直被病痛折磨,我们一直被恐惧折磨。

父亲去世那年,我十五岁,读初一,那天在课堂上,班主任说,家里有事找我,我去找了个电话亭给妈妈回了电话,电话里,妈妈平静地说“婷啊,你爸爸生病感冒在市里医院,特别想你们,你来看看爸爸。”电话这头的我,虽然难过,倒是有些狐疑,只是感冒吗?就这样,简单收拾了一下行装,一个人踏上了去往市里的班车。

虽然关于父亲的记忆很少很少,但他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各种各样的梦,比如梦到他突然活过来了,然后我拼命告诉妈妈说:你看,我就说我爸爸没死吧!可是梦结束后,我又独自在深夜里泪流满面。

第三次复发,肿瘤的位置在动脉大血管旁边,我们这个城市的专家都不敢接收他。父亲坐在医院的椅子上,跟我们四个孩子讲,他很留恋这个世界,舍不得离开。他哭着跟爷爷说,作为长子的他,还一心想着要为二老养老送终。那时候,我们姐弟四人,我作为老大,刚刚生完孩子,小弟是老小,还在上大二。我们坚决不肯放弃,妈妈和大弟陪着爸爸去了上海,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尽一切力量留住父亲。人生地不熟,辗转了两家医院,终于有一位老教授肯接收父亲,听到这个消息,我们真的是一边流泪一边开心。

我都一年了,每次去给爸爸上坟,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每每在爸爸坟头,我就对爸爸说,让他放心,我会照顾好妈妈,弟弟,照顾好这一大家,请他自己也放心,不要担心家里人,如果有事可以给我托梦,因为在我爸爸去世的那天晚上,就给我舅舅托梦,说不放心家里人,我舅舅也是哭的整晚没睡。也给我老公托梦,只不过没说话,就站在我老公面前,估计是想说,他不在了,请我老公照顾好我。

一下车,就碰到同样请假来看爸爸的姐姐,心里有不好预感,到医院,舅妈下来接我们,她把我们姐妹的手握得很紧,“你们俩姐妹要坚强,以后跟妈妈相依为命,要好好的!”原来,爸爸两天前脑溢血被工友送到急诊,妈妈怕我们不堪打击,在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后,来见亲爱的爸爸最后一面,我站在病房门口,看着病床躺着插满管子的父亲,心痛无以言表,姐姐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哭着要去找主治医生…

12年我父亲去世,没气的时候,两眼角都挂着泪。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成家,那两滴泪是牵挂与操心。

那天我正在放牛,听村里人说父亲出院了,我高兴得一路狂奔回家。我看到了刻骨铭心的一幕,原本健壮的父亲变得皮包骨,裤管和袖管都空荡荡的,孱弱得需要母亲搀扶才能慢慢走动。这是我的父亲吗!

父亲回家后,难受得终日呻吟。腹部胀鼓鼓的,吃不下,又拉不出。才过了一个星期,就奄奄一息了。头一天晚上,他最后挣扎着跟我们说了几句话,他说“女儿,爸爸对不起你们,不能挣钱给你们读书了……”这也是他留给我们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早上,我到叔叔家拿冰块,给父亲做冰枕,姐姐在家门口喊我,说父亲走了,我一路哭着跑回去…我最亲爱的父亲就这样走了,带着遗憾,带着不放心,眼睛都没舍得合上,我用手轻轻地抚上父亲的眼睛“爸,你安心地走吧,我们会带着对你的思念,好好活下去…”如果说此生父女缘分已到,来生,多给我们姐妹俩一点时间,让我们尽孝!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这么多年下来,我都麻木了,麻木到看着尸体不害怕,麻木到看着亲戚断气也不发怵,麻木到堂哥表哥们害怕地躲远远的时候,我还能淡定地给亲人们擦身、穿衣。

接下来就是守灵,我奶奶说人死后都要在望乡台望儿女,我们也真的太想见到爸爸,于是我们就用了奶奶说的方法,在棺材正中央放了一盆水,前后放镜子,看能不能在水中看到自己的爸爸,当时那心里忐忑不安,又想看见爸爸,又怕看见爸爸,怕爸爸在那边受苦受累,一边哭一边等着在水里看到已世的爸爸,到最后也是一场徒劳。不是所有人用这个方法都能看见阴间的人,也有可能只是个传说。

后来葬礼我坚决反对火化,我宁愿不要抚血金,家里人也同意了土葬,封棺之前,我走到棺材边,突然看到我父亲眼角流出了眼泪,我心里很难过,道士告诉我,你父亲不忍离开你,所以才见到你流泪了,我其实至今也不能释怀,每年清明去扫墓我都会哭,扫墓完我也会难过很多天。现在我偶尔会去寺庙,给我父亲烧纸钱。其实这也只是寄托思念罢了。

在1999年春节除夕的早上,妈妈睡醒后突然对我说:找个好女孩儿结婚吧,我管不了了,不过我知道我老儿子错不了(我在家最小,那年23岁,哥哥姐姐们都结婚生子了)。我感到很诧异,告诉她别胡说。我是家里的老儿子,每天都跟妈妈形影不离,就在这一年妈妈病了。妈妈起不了床了,我每天下班回来给妈妈喂饭,晚上给妈妈擦身翻身,没让妈妈有一个痱子褥疮,哥哥姐姐们逗有家有孩子,我就一个人,夜深人静时就看着天空,看着妈妈,那种无助的感觉没有人能体会!有一天我给妈妈换裤子,妈妈看着我拿着的衣服说:穿不上了,儿啊,妈妈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妈妈管不了你了,看不见你结婚生子了,妈妈相信你错不了的!我强忍着泪水,对妈妈说:不许这么说,哥哥姐姐都管了,为什么不管我。妈妈只说管不了了。妈妈住院时,我下班回来,看着妈妈的枕头就哭,心里想着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8岁的时候妈妈生病不在了,因为当时还小,很不懂事,当亲人把我妈妈抬回家的路上,我还在捡鞭炮!现在想想真是痛心啊!20岁的时候,爸爸又不在了,我苦的像泪水,守孝7天。在这7天里,我想了很多很多!这一年是2000年正月初四,也是我永远记得的日子!这一年是我刚上班的第一年。家里原来穷的撩到,可以说是全村倒数第一!爸爸也是穷了一辈子,他还没出生的时候,爷爷就被土匪打死了!是奶奶一手拉址大的!好歹现在的我没给父亲丢脸,通过自己的努力,每年有百把万的收入,让全村人寡目相看!时常夜里梦见父亲,想你!我的父亲!

我知道自己生病了,我开始吃各种有助于睡眠的药,除了安眠药,这是我的底线。但是都没有用,终于,那一年的大年初一,老公带我去了医院的精神科,我记得那是个中年男医生,人很和蔼,他听我倾诉了我内心的痛苦,看着我痛哭了一场。

爸爸撑着最后一口气,跟我们回了老家,当晚,我和姐姐守了爸爸一晚上,我们在父亲的床前说了好多好多,述说了我们这些年聚少离多,述说了我们渴望的父爱…

手术从早到晚,进行了整整一天,但结果是好的。我们充满了希望,就盼着父亲的身体能好起来,早日回家来。很快,医生同意父亲转回家乡的医院慢慢将养,大弟先回家,找车回上海去接父亲。但是,就在大弟回来的那天晚上,九点多,我刚把孩子哄睡,就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在电话里一直喊,你爸出血了,你爸出血了,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家乡离上海,开车要九个小时,我们只留母亲一人在那里陪父亲。我颤抖着,哆嗦着给弟弟妹妹们打电话,大弟连夜租车赶回上海。我则每隔十分钟给母亲打一个电话,询问情况。我默默的躺在床上看着手机的时间,一分一分的跳动,每次电话打过去,母亲都在哭,边哭边告诉我,父亲正在抢救。十二点多,我最后一次打电话过去,母亲不哭了,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告诉我,父亲没事,还在抢救,你还带着孩子,早点休息吧。我挂了电话,心下了然,父亲走了。

爸爸一年前癌症去世,我清楚的记得,我一遍一遍的给120打电话,到医院让签字抢救的时候,浑身颤抖,根本拿不住笔,妈妈和弟弟早已哭成泪人,这时医生告诉我已经没有抢救的价值了,留一口去赶紧回家吧,在救护车回家的路上,我握住爸爸的手,一遍一遍的叫着爸爸,多想让他答应我一声,可爸爸早已经没有了意识,只感受到了爸爸也在紧紧的握我的手,当回到家没多久,就没了气息。当时真的天塌了,我没有爸爸了,我永远的失去爸爸了,那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既然我们的亲人已经不在了,我们就要过好当下的每一天,照顾好我们身边他所爱的人,让他放心,让他安心。

18年腊月25晚上,老家下了一场暴雪。那晚我小叔在外看别人打牌很晚才回家。到家他点燃了木炭取暖,因为下大雪门窗全部关闭。第二天发现的时候两口都走了。火化厂告别厅,也真是出奇了,眼角的两滴眼泪是怎么来的,清清楚楚的,灯光下刺眼。我五叔看到眼泪当场放声痛哭。那个时候我堂哥堂弟都没有成家,那是不舍与自责的泪,是牵挂与操心!

我的父亲去世时我才14岁,读初中,那是2004。

妈妈走了,58岁,含辛茹苦一辈子,不舍得给自己花一分钱,没戴过一件首饰,她的老儿子刚上班,都没来得及给她花一分钱,没来得及给她买一件首饰,妈妈最爱吃螃蟹,我都没让妈妈好好吃一顿螃蟹。受一辈子累的妈妈走了!纵然我哭到浑身僵直,两肋被拉着我的人撕扯到皮肤都磨掉了,妈妈再也听不见了。

回家以后,我略微有一些好转。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就握着孩子的小手,我想,我失去了父亲,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失去母亲。我爱我的孩子,我爱我的老公,我更还有伤心欲绝的母亲,他们都不能失去我。

父亲就这么走了,走之前,四个孩子一个都没能在他身边,他也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每次想起那天他挽留我,我却没有留下,后悔、内疚、自责折磨得我开始精神衰弱,失眠。我慢慢的开始睡不着觉,一躺到床上,就毫无睡意。我整夜整夜的胡思乱想,悄悄的来到阳台上,我掐自己,我咬着胳膊无声的痛哭,我推开窗户,想着,是不是就这么跳下去,就好了,就结束了?

时间悄然而逝,这是您走后的第十二个年头,小时候对清明节总是觉得那么陌生,那么遥远,而如今却这么近,近的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对这个字开始这么敏感了。

后来我们每年都带我父亲去体检,过了五年,我父亲觉得他身体挺好,就不愿意再去体检,直到第七年,有一次父亲感冒出现头晕,而且越来越严重,我们把他送去医院,检查后医生悄悄告诉我们是癌症,已经无法治疗了,我们不敢相信,就把父亲送到医学院,后来医学院检查结果也一样,医生说癌细胞扩散了,现在肺部,大脑等好几处都有肿瘤,无法治疗了,劝我们带回家去,后来我们把父亲带回家,没两天就开始昏迷,不到一个月就死了,好在他一直昏迷,也没经受痛苦,我父亲死的那天早上,回光返照,他突然清醒了, 他也知道自己不行了,就对我们说,他最担心我,我弟弟在事业单位,他觉得我在打工,其实我是文职人员,辛苦说不上。他给我母亲说,他最不放心我没有多少存款,孩子又在读书,让我母亲把他死后的抚血金都给我,他的葬礼从简。

我和你有一样的心情,当时真的难以释怀。

好久没有梦见我父亲了,想他了。今晚做了好梦,希望能看见他。安。

作为女儿要为爸爸擦洗身子,我们这有规矩,就是我的眼泪不能滴在爸爸的身上,强忍着泪水给爸爸擦洗干净,穿上寿衣,女儿托着头,家人抬着身子,送进了水晶棺里,那心里的痛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说完这句话,那个晚上,我们一直守着他,所有的亲戚都到场了。到了第二天上午九点,父亲的生命接近尾声,但他一直撑着一口气,眼神盯着一个方向,姑姑明白了什么,把我和妹妹拉到父亲眼神看的那个方向,一瞬间,父亲释然了,一口黑血哗啦啦地从他嘴里流出,他离开了这个让他牵挂的世界。他没有闭上眼睛,因为他上有老,下有小,怎么放心得下!妹妹用手,帮父亲把眼睛闭上。

我和你情况差不多,我父亲也死于癌症,早在七年前,我父亲体检时就无意中发现直肠癌,当时还是早期,就送医学院治疗,手术非常成功,当时使用了进口稳合器,把割掉的直肠连接好,大约花了十万,医生说需每年去体检,过五年未复发,就没问题了。

就这样,我挣扎着从那可怕的抑郁的深渊中爬了上来,现在回头想想,还是觉得那段经历,是场非人的折磨。幸好,我还有母亲,我还可以把对父亲的欠疚在母亲身上弥补。逝者已去,纵然再痛苦,也无法挽回什么,更好的照顾生者,珍惜当下的生活,让逝者能够安息,也让自己不要再有遗憾。

我木然走到爸爸身边,“爸,我们来看你了,”爸爸从入院就一直昏迷着,已经没办法言语了,但我清楚的看到,爸爸脸颊边上的两行泪,嘴巴一张一张,我知道,他想跟我们说话…

父亲患的是结肠癌,从确诊到去世,也就一个月的时间。

至亲的离开,是长久的痛。可是我知道,父亲一定希望我们过得好好的,所以我非常努力,让家人和自己生活得越来越好。我希望,下辈子,我们还能有缘,做一对开心的父女,希望他能陪我久一些,弥补这辈子的遗憾。

平凡是爸爸一生的写照,虽然您去了遥远的天堂,但在我心里,您从未离开…

第二天早上,舅舅们来了,这时妈妈已经昏迷了,作为娘家人,他们问了大夫情况,大夫说只能维持,不可能好了。舅舅们告诉爸爸,把妈妈接回家,因为妈妈之前一直说要回家,不能让妈妈在外边过世。从来没掉过眼泪的爸爸哭了,我们都哭了,根本不相信就要没有妈妈了。我打120叫来了车,一直昏迷喊不醒的妈妈听到舅妈喊:姐姐咱回家了!突然就睁开了眼睛,妈妈在用最后的力量等待回家。

16年我四叔去世的时候,眼角没有泪,他家儿女都成家了,算是无牵无挂。

妈妈最后一次转院,我把妈妈送到医院安排好了以后,姐姐在医院陪着,我就要上班去,妈妈问我:你干嘛去?我说去上班啊。妈妈说:你骗我。我说我没骗您,真去上班,姐姐在这了。妈妈没再说话,有谁能知道,这句:你骗我,竟然是妈妈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到现在我20年过去了,想起这句话就心如刀割!这一天已经很晚了,爸爸也没从医院回来,突然电话响了,爸爸说妈妈在医院抢救,让我叫上二姐和姐夫到医院来,我们赶到医院是妈妈嘴里插满了管子,妈妈清醒时看着我,嘴一动一动的,我知道妈妈有话要说,我告诉妈妈,等好了再说,现在安心治疗。可是妈妈到最后也没能说出一句话。

有些事解释不清,昨天听老婆说,她同事的父亲多少年前是什么公司的经理,有个女下属当了小三,她爸爸和她妈妈离婚,撇下她和姐姐母女三人,她爸爸给小三买了房,买了车俩人过到一起了,再没管过她娘儿仨,多少年后小三突然进她家门告诉她们,她爹得了癌症在某某医院了,说完就走了,她们有心不管,但又考虑是亲生父亲,就这样她母亲没去,她姐姐也没去,小三早把房子卖了,不见人影了,她到医院日夜守候了仨月,她爹不停的念叨她姐姐,但她姐姐始终没去,等到她爹死后,临出殡了,她姐姐去送老头最后一程,入殓师到最后让家属给死者净面时,她姐姐刚到,她爹突然睁开了眼!已经在太平间冷柜里冻了两天了,突然睁开了眼!她姐姐当时就吓尿了,裤子全湿了,,,,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上个月底父亲离开我,当时给父亲入棺前洗脸,看到父亲眼角的泪水,现在一直无法释怀,如何调整?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