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一个最令你毛骨悚然的照片或故事?

这是我的真实故事,回过头想想还是心有余悸。

2002年2月,某地一个小镇上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付某因为患有情感性精神障碍,被家人送往当地的精神病院住院治疗,住院大约一个月左右就出院回家了。出院以后家人和邻居都没有发现她有明显异常,觉得治疗肯定起作用了,她在家也没什么事,有一个七岁的儿子,主要照顾儿子的日常起居。其实,付某的病情并没有彻底得到控制,她依然需要天天服药。

我走进了一些,看着她,她面无表情的那种,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讪讪地走了,回到家后,闲得无聊,我又跑回去看那个姑娘,她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

小时候有一次在我舅舅家看了一部鬼片,看完后天色已经很晚了,我急忙往家的方向赶。我舅家距离我家并不远,10来分钟路程。

后来工地工程结束,我们大伙都开始打包回家,然后我跟徐定两人去了照相馆,合影留念。我们两个站在以大海为背景的相馆里,定格下了青春的一幕。然后,一人一张相片,回家了。

行了几日,路上又遇五个推车的男子,他们与李丁打招呼,似乎彼此相熟。李丁对孟小白说,他们都是自己同乡,可同行,以便相互照应,孟小白爽快地应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儿,只是张威年纪轻轻,背却越来越驼!

这是一种宿命般的预兆吗?当时我看着就毛骨悚然了。

这件事是我自己的亲人亲口跟我讲的,我当时还是感觉有点怕的。但我实在是解释不通。

那年我们初中毕业,几个关系好的约好上山去拍照片,于是我们租来相机就上了山,那时候还没有拍照手机。

这消息于我真是晴天霹雳,那么帅气的一个年轻小伙子,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但想到他老是说“没意思”“没意思”的,大概他真的认为这世上没什么意思吧。好可惜。

路过一条巷道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头戴珠冠、身着红衣的女子,站在那儿一动不动,那装扮很像电视里苗族女子的打扮。因为刚看了鬼片的缘故,心里头难免很害怕,

过了几天,照片洗出了,大家都过来取相片,当张威发现这张照片时,还和我吵了几句嘴。我说我们故意整他!怎么回事呢?洗出来照片,我也没有一张张的去看。我拿起那张相片,只见相片墙张威的背上模模糊糊的有一个人影,好像被张威背着一样。

她仿佛还是没听到。

但是我没有径直往前跑,而是转头,往回一路跑出了小路。现在回想应该是正确的决定,万一他从后面追上来,强行把我套进麻袋,那这辈子我的人生就不一样了,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了。

我有一张照片,是我朋友的,至于为什么在我这里?还得从二十几年前说起。

所以我现在不时的会给4岁的孩子进行安全教育,教他学会自我保护。

明明她笑得很好看,可我总觉得毛骨悚然的,周围顿时还有种阴深深的感觉。我心里不住地颤抖。

清朝道光年间,山东临清有个叫孟小白的人,是个药材巨贾。有一次,他怀揣上千两银票去北京进货,行到直隶(今河北省)地界时,遇上一位男子,二人搭讪几句,此男自称叫李丁,也是去京城,二人欣然相伴同行,路上便少了许多寂寞。

下山的路上路过一座坟墓,修的工工整整,十分气派,只见张威一个健步就跳上坟尖,要我给他拍照,有人就让他下来,说这样对死者不尊重。张威也不当回事,我也只好赶快给他拍了一张照片。

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姑娘到底是人是鬼。从小到大唯一一次遇到过的“灵异”事件吧,

店主解手毕,正要回房,忽听那大屋内传来一声惨叫,声音不大,随后便恢复了宁静,店主驻足片刻,见再无异样,以为自己听错了,便回房继续睡觉。

作为一个6岁的孩子,第一反应是不认识的人,不要和他说话,我就低着头往前继续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回头看了一眼这个人,身材瘦高,大约40多岁,很黑,满脸沟壑,胡子拉碴。心想我没见过这个人,然后发现他的自行车后座上绑着一只灰黄色的麻袋。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危险,顿时感觉到害怕,想到应该是人贩子。

当我从推车人边上走过的时候,他跟我说话,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和我说话,他说:“你爸爸我认识,他请我吃饭,你带我上你家吧?”

现在32岁了,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每每回想起来总是后怕。

回到家后,我越想越气,姑娘走了?然后我第四次跑去那个地方,没想到她又出现了,还是站在那个位置的,仿佛压根没有挪动过一样,这下把我吓坏了,难道是只有我一个人在的时候她才会出现?

3月17号这一天,邻居家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像往常一样来她家串门,找她的儿子一起玩耍。两个孩子在一起玩得特别开心,小女孩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逼近。付某在一旁看着,她突然觉得自己一阵一阵的难受,特别的狂躁,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当时就想着杀了这个小女孩。

付某年仅七岁的儿子在旁边目睹了母亲残杀小女孩的全过程,吓得哭都不敢哭。清醒过来的付某浑身是血,丢下菜刀,拉着儿子的手走出家门,来到了大街上。失魂落魄的母子俩浑身是血,漫无目的地走着,很快就在街上遇到了熟人。人家问她咋回事,她说她杀人了,在她家里。得到消息的邻居马上赶到现场并报警,付某很快被抓获归案。

我远远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姑娘视线一直直视前方,前方明明什么没有,我不知道她在看什么。那姑娘个不高,不过生得真好看。

有一天中午放学,我着急回家,选择了走小路,碰巧那天同路的同学生病没上学,我就一个人走上了小路。

大半年之后,有一天遇到以前工地上的一个工友,他跟我说:徐定死了。跟他父亲因为建房子的事争吵,喝了大半瓶浓药,没救过来。

我走到她跟前,用手指轻轻地杵了一下她的衣角,嗯,能摸到,不是鬼,我又尝试着碰了碰她的手臂,有些冰冷,姑娘突然转过身来冲着我微笑。

第三次我拉来了表哥,表哥家就住在我和隔壁,我一说有漂亮姑娘表哥立马就跟我去了,可是那姑娘却不见了,表哥说我骗他,揍了我一顿。

复行几日,路上又遇七个男子,都是挑夫,肩上担着杂货。七男碰巧也与李丁认识,于是一路同行。这些人在路上说说笑笑,孟小白与他们渐渐相熟,令行路不再无趣。这一日傍晚,他们来到一处客店歇脚。

我们一行人走走停停,选择风景好的地方拍照,又是合影,又是独照很快就到了中午,眼看着天也热了,人也乏了,我们一伙人兴致也开始没了,商量着走近路下山。

十几年前在建设大桥的工地上干活,就我和一个同龄男孩年纪最小,十八岁,相同的年纪,又都是一个县的,我们两个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就自己往家走,走到一半的地方,发现前面有个人推着自行车,当时虽然年纪小,但也不会害怕陌生人,而且也预知不到危险,就依旧往前走。

“我和你说话了。”

做父母的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孩子,危险无处不在。此处没有歧视精神病人的意思,但对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最好是保持距离,因为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来判断他们的行为,要学会保护自己和孩子。

这男孩叫徐定,和我一样也是高中念了一半就不读了,出来干活挣钱。他长的很帅,很像郭富城的样子,在工地干活,还常常收到家里女孩子寄来的情书,真是很让人羡慕。但他这人的性格吧,一般人他是懒得理的,有点清高孤傲吧,当然对我他还是很热情的。但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内敛,我曾问他,这么多情书寄来了,你怎么也不回一封给人家女孩子啊,他却只是提不起劲似的说:“没意思。”对了,认识他这么久,我发现他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这句“没意思”。

有一次,真的把我们都吓坏了。他家的田离我们村子很远,很偏,他家地里埋了一个30多岁喝农药去世的妇女。那天,他到玉米田里干活的,回家路上和晚饭时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结果,半夜突然起来了,说要回去了,给我四外婆搞得莫名其妙。但是,四外婆本来平时都挺信这个的,所以立马就推断到我四外爹是被田里的妇女鬼附身了。四外婆就开始破口大骂,这时候我四外爹说,你骂什么,我们都是亲戚,你给我送回去就行了。我四外婆还说,我四外爹那时候的眼睛都红的。于是,我四外婆把两个儿子全喊起来,然后一家几口就下田了。刚走到他家田头,我走在前面的四外爹突然转身说,大半夜的在这干什么的?好像一下子就醒过来了。

我是一个无神论主义者,但是发生在我家亲人身上的这件事我真的解释不通。

次日一早,大屋内的人便出门了,他们结完账便上路,店主特意点数了一下人数,发现只有十三个人,少了一人。店主愈来愈觉得事情有异,便偷偷去大屋做了勘查,结果发现在土炕上有一些血迹,店主由此确认该伙人是杀人越货的劫匪,当即去报告了里正。

里正组织乡民上百人,各持刀斧,沿店主指定的方向追击,不长时间就将那伙劫匪团团围住。乡民毕竟人多力量大,劫匪最终寡不敌众,被一一擒获。那些劫匪身上都绑着一个布袋,乡民打开一看,里面装的是草灰,还有人的尸块,原来,这些劫匪昨夜把孟小白杀害,分尸后用含草灰的布袋分装,既看不出血渍,又便于抛尸。

各位看客,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身处异乡要慎重,身家保全大于天。遇有生人献殷勤,莫要全托一片心!正应了那句古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是@秘闻独家侦探 ,喜欢就关注我!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又走了。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付某马上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照着小女孩的头上砍去。毫无防备的小女孩吓懵了,哭喊着捂着伤口就往门外跑,付某追上来就是一通乱砍,很快小女孩倒地不起,付某此时彻底丧失了理智,对着小女孩的脖子又砍了十几下,直到小女孩的头和脖子完全分离,也就是说她把小女孩的头砍下来了。付某此时依然没有罢手,又把小女孩的双手和双脚也全砍下来,这时才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我分享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真实案件 并不是故事。

可是她都没看我,也不跟我说话,“喂,你在等人吗?”我大起胆子问她,可是姑娘仿佛没听到似的。

付某因患有情感性精神障碍,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最终被判处了死缓。可怜的小女孩无辜枉死,付某的儿子也一定留下了终身的心理阴影。

接着她居然说话了:我走了。然后我就看到她明明没走几步,整个人却迅速消失在了我的视野。

背上有人!

乡民将一众劫匪扭送县衙,经审讯,他们正是一伙长年在路上劫财害命的劫匪,李丁正是他们的首领,县衙将他们判了斩刑,百姓无不拍手称快。

此地离城甚远,附近只有这一家客栈,他们要了一个大屋,十四个人一块住了进去。半夜,店主起夜解手,见那大屋灯火通明,以为客人忘了关灯,便想去提醒一下。至近前,便听房内嘀嘀咕咕,店主好奇,从门缝里一瞧,只见大炕上只有一人卧睡,其余人则团团围坐于地,正压低了声音商量事情。店主感觉有异,便离远咳嗽一声,道:“诸位早点歇息,明早还要赶路呢!”随之,房内有人答道:“就歇!就歇!”然后灯就灭了。

在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因为学校离家不远,父母上班比价忙,爷爷奶奶身体不好,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上学。上学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大路,人比较多,但是距离比较远。另外一条是小路,一边是茶园,一边是池塘,基本没什么人走,因为是土路,又窄又难走,但是走这条路最大优势是没车,而且只要五分钟就能从家到学校。

张威和我吵完,这张照片也没要,就回去了,我也只当是洗照片没洗好,就把照片收起来,就当留个纪念。

我外公的四弟弟,我的四外公,一直身体不好,50多岁的时候,眼睛坏掉了,眼珠子白了,说是白内障,看了很久,也没有好。但是,从那时候起,他就说自己老是能看见一些去世的身边人。秋天在田里收玉米,说看到了我们这边出车祸去世的邻居,我们都没看到,他却说看到的,我们也很疑惑。

这张相片我就放在了我的一本相册里。

然后我回家翻出和他合影的那张相片出来,准备哀思一番。可赫然发现照片上不知什么时候不知什么原因,像是生了一道闪电似的印子在上面,而且那道闪电印子直接劈在了徐定的头上。

江山市茅坂乡株树村的徐小菊,永远忘不了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分享一个最令你毛骨悚然的照片或故事?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