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火锅真是用美军的剩菜做的吗?

说剩菜太给面子了,其实根本连剩菜都算不上,就是美军的泔水。

韩国人改造部队锅,最大的特点就是纳入了年糕、海鲜、辣白菜和泡面,前几种算是韩国的民族食物,但泡面这东西却是后来日清的社长,华裔日本人吴百福发明的。韩国人很迷恋泡面,称之为“拉面”,几乎将之作为民族食物,还很喜欢煮食泡面。当部队锅与泡面放在一起时,相互之间便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奇妙的反应。

有点夸张的是,这道菜是该国现代历史上最悲惨的事件遗留下来的少数文物之一,也是一个完美的例子,展示了传统如何结合不同的文化来创造新的文化资源,后来成为传统的一部分。

其实不光是韩国,因为二次大战以后的动荡与饥饿,再加上美军的驻扎,全世界许多地方都形成了独特的饮食改变,其中最成功的就是斯帕姆午餐肉,它几乎绕着太平洋转了个圈,影响了几个种族和国家的食谱,“部队锅”中午餐肉恰恰也是必不可少的大头。除了午餐肉,香肠也是十分常见的主料。

1937年,有一个美国人用火腿和香料做成罐头食物,当时这种罐头食物只有出现在上级阶层的聚会中,是一种轻奢的食品,一般的劳工阶层根本就吃不起。后来爆发二战,全世界都乱成一锅粥,所有的人都意识到在这一次战胜疫情的时候,除了武器之外,后勤也是比较关键的,必须要让士兵们能够吃饱饭。

美军有肉,大量的午餐罐头。有过军营生活经历的,都知道一日三餐不可少的食物怎么个感觉。美国兵早就吃烦了午餐肉,韩国兵最想要午餐肉,于是有了交换。至于双方私下怎么沟通完成,都不得而知,反正是部队火锅里有了肉。甚至可以说,这道名菜是美国的午餐肉罐头成就的。没有美国兵的午餐肉,就没有这道大菜。

对于美军来说,午餐肉和香肠都是可有可无的难吃食物,但对于驻地周边的居民以及韩国军队而言,却是难得的肉类食物。美军午餐肉最大的缺点就是重盐重油,但佐以泡菜和蔬菜后,味道还是可以中和的。

战争对于平民来说就是极大的伤害!朝鲜半岛历史上就不富裕,在甲午战争之后被日本霸占了50年之久受尽了剥削,耕地不多粮食本来就相对缺乏,再加上朝鲜战争绝大部分平民生活更加困苦,由于战争的需要许多人去美军基地做一些搬运、打扫卫生、洗衣服…这些挣不了几个钱的工作,换点食物用于全家果腹,而基地里的美军餐厅每天都要会有一些没吃完的食物,一些文书、翻译…等“高等韩国人”会把这些食物拿走,而勤杂工这类人只能去美国士兵吃剩下倒掉的泔水桶当中寻找还能吃的东西。

其实,类似的情况咱们中国也有。比方说现在有名的重庆火锅。重庆人喜欢吃麻辣火锅,因为吃了可以去除湿气。而重庆火锅就是由最底层的棒棒们发明的。所谓的棒棒,就是挑夫——当然啦,现在重庆应该没有棒棒了。在以前,棒棒们穷得咣当响啊,他们买不起整个整个的鸡鸭鱼肉,只好去捡黄喉、牛肚、百叶、肠子等等下水料,再配上一些食材的边边角角,再去弄些青菜、萝卜、豆芽等等,搭配上麻辣食材,烫熟来吃,呵呵,味道还真不错。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闻名全国的重庆火锅。

这玩意儿你说剩菜也行,说是从泔水桶里捡来的也行,前几年有同学去韩国旅游,还真为了这个事情“较真儿”问过韩国人,上点岁数的人一般都不说这个,年轻点的知道其来历,但韩国人是“有点自尊心”的,这种因为生活困苦捡食泔水桶里食物充饥的事情自然不愿意多说。

先说“部队火锅”是道什么菜,哪里的菜。

部队锅其实并不应该是个被取笑的话题,它代表了二战之后全世界的饥饿与萧条,人的尊严在空乏的肚腹面前不值一提,能捞到一些美军的馊水果腹已经很不错了。

韩军就不是这样了,那阶段军人基本吃不饱,想吃饱就要自己想办法。可是食物短缺,男人又不会做饭,这时候就表现出不足。不过饿急了也会生智,把能吃的东西一锅煮,味道自然丰富多了。

这在饥饿的韩国人眼中是不可饶恕的,美军的工业化食物是许多贫民几辈子都没见过的美味,即便被丢掉的馊水那都是宝贝,有肉有菜有面还有油,甜的腻人,酸的爽口,这怎么能丢掉呢!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人类世界并没有在“胜利之日”的欢欣鼓舞中雀跃个几天,苏联大饥荒、欧洲满目疮痍遍地难民,就连发遍战争财的美国都差点掏空了仓库,麦克阿瑟在日本威胁杜鲁门:要么给我粮食赈灾,要么给我子弹把他们全干掉!

坐落在首尔市警察局对面的光化门新的商业和住宅区,升级后的餐厅已经在午餐时间吸引了一大群人,提供了优质的火腿和香肠,而且味道清新。

二战后,朝鲜半岛以三八线为界,美苏各管一边。后来,在美苏的支持下,南方成立了大韩民国,北方成立了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那时候,北方搞了土改,老百姓分到了田地,日子过得挺滋润。南方没搞土改,老百姓过得苦瓜瓜。现在在个词叫脱北者,是指从朝鲜逃到韩国的人,但那时候是反着来,是韩国人往朝鲜逃。

作为一道经典大菜,部队火锅也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如今的火锅和当初几个当兵的凑合煮了吃的大不一样,高级讲究了许多。但是基本内容还是没怎么变,主要材料还是午餐肉、豆腐、泡菜和面。

当然,很多人弄的其实并不是厨余垃圾,而是想办法从美军手中讨或换来的,这种事儿美军比韩国人还熟练,他们从非洲开始就已经在实践了。付出一些吃到吐的斯帕姆午餐肉,或者几根午餐时剩下的热狗或黄油,他们能得到各种各样的“实惠”,古董、新鲜蔬菜、好玩的东西、春宵一度、或者纯粹的怜悯,就看韩国人怎么发挥了。

总之,从都是穷苦出身的角度来看,没必要嘲笑韩国“部队火锅”,人穷志短啊!饿的滋味不好受。

这里使用的火腿和香肠都是从可靠零售商处购买的高质量品牌,而不是普通品牌。除了部队火锅,烤香肠和培根也是特色菜。与烤泡菜一起食用时,它可能会味道最好,并在其中加入一点大蒜粉。

也许确实会有穷人去捡美军的泔水,但也绝对不会捡成一种烹饪主流,因为穷人可能连泡菜都吃不到,火锅的锅子也未必烧得起,肯定是捡到什么吃什么。花心思去吃的人,肯定不会太穷。

在韩国长期困苦过程中,一种名为“部队锅”的食物出现了。

这说法肯定是夸大了,把部队锅说成“美军剩菜”的,肯定不懂美军伙食,也不仔细看看部队锅的成分,更是无视贫穷阶层的现实。

随着韩国社会的复苏和经济的发展,部队锅也随即发生了改变,哪里还会有人去掏美军的厨余?那些湿垃圾还是留着美军自己享受吧,工业食物又不是谁吃不起。但记住了部队锅口味的人们,却依然遵循着那些口味的记忆,重新梳理了食材,将部队锅的习俗延续了下来。

说到部队火锅大家不会陌生,这就是大锅炖,把一些白菜、培根、年糕、丸子,还有蟹棒以及午餐肉,全部都放入到其中,然后撒上一些韩式的辣酱,却不想这种部队火锅成为大家的宝贝。殊不知起源却非常的尴尬,据说是美军的剩菜剩饭所做的。

哈喽,我是油锅盖儿,很高兴回答你的问题。

部队锅酸辣香浓的汤底与五花八门的食材,简直与泡面是一对最佳搭档,尤其是韩国人对泡面严肃的煮食态度,更是深化的提炼出了二者的优点,造就了一代韩国名吃。有意思的是,无论是那堆美国工业食品,还是泡菜、泡面,都属于各自领域的“垃圾食品”,部队锅也算是将纯粹进行到底了。

部队火锅不是剩菜做的,都是美军扔垃圾堆里的泔水。那个时期南朝鲜人特别穷,就到美军驻地捡垃圾堆里的食物吃,各种食品放到锅里,添点水煮一下就吃!

美军在朝鲜战争中的伙食,也同样属于西餐范畴,虽然内容丰富,但品种单调,无非是牛肉鸡肉午餐肉,还有面包通心粉饼干豌豆之类的,普遍缺乏中餐这样的深度烹饪。

尽管今天剩下的食物(至少不是公开地)没有被用作炖菜(就像战后可能做的那样),但配方几乎保持不变,其中西餐食品被淹没在传统的辣辣韩国炖菜中。产生其他韩国料理所没有的独特风味。

正因为这种近乎乞丐饭的食物大多是从美军营里捞出来的,它开始被人称为“部队锅”,字意直观好懂,不就是从部队食堂垃圾里掏出来的饭菜嘛,没啥,大家都吃惯了。

通常,牛肉骨头汤被用作部队火锅的汤底。然而,餐厅老板觉得有点油腻,这导致她想出了一个美味但又不油腻的部队火锅的想法,在其中用海草和鱼代替骨头汤。

美国军队当时的伙食主要就是午餐肉,这也让邻国觉得羡慕不已,午餐肉不仅拥有碳水化合物,而且还有肉,最主要的是适合于长时间的储藏,所以一直都跟随着美军走遍整个世界。那时美国大兵,第1周觉得午餐肉非常的不错,不过天天吃也觉得非常的腻味,就好像是被汗水泡过的鞋垫一样。

部队火锅的叫法,确实是二战后韩国军人的发明。没亲眼见过当时美军和韩军的生活怎么交叉的,但是可以想象得到,韩军供给远比美军差。很多资料也有显示,美军任何时候不会饿肚皮,和日军一样,有充足的军粮,主要是罐头,午餐肉罐头。

具体做法,突出韩菜风味,以泡菜、辣椒、蒜、糖为主味,材料质量有了提高。这么说吧,部队火锅的内容和做法,跟我们的麻辣烫有得一比。只是麻辣烫串了串,部队火锅没有串,放锅里加水煮了吃。

朝鲜半岛在战后成为了美苏的势力分界线,双方各自扶持了政府,局势剑拔弩张,还没和平几年就又爆发了朝鲜战争,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漂杵。随后韩国进入了漫长的美国驻军时期,开始缓慢的恢复破败的国计民生。

所以韩国现在流行的部队火锅在当初真的是由美军的剩菜做的,但是随着后来战争的结束,韩国民众发现部队火锅味道不错 也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就是因为美国的经济在那个时候尤为强劲,堪称世界第一,所以在平时的军费上也同样不会吝啬,平时的午餐肉供应量很大,好多过期又或者是吃不完的食物,第一时间就会丢弃。不过韩国的民众就是因为经过反复的折腾,更是进入到衰退的阶段,只能够勉强度日,要想吃上一顿肉都是难上加难,当时美军所丢弃的午餐肉全部都会被韩国的民众捡去,然后加上当地特有的辣酱,这也就成为韩国人唯一能够吃得上肉的一种办法。

总之,饥饿的韩国人想尽了办法从美军身上“刮油”,这逐渐形成了一种风气,更造就了独特的餐饮生态——吃上瘾了,不吃不舒服斯基。

起初它并没有名字,因为说白了它就是馊水,是美军倾倒的厨余垃圾。许多耐受不住饥饿的韩国民众将它们从阴沟或垃圾堆里重新搜寻出来,甚至偷偷的去动美军的馊水桶,只为多捞点能吃的食物渣滓。

许多年后,不少韩国人回忆饿肚子的艰难时光,立马就会想起“部队锅”的美味,唾液霎时间充满口腔,那些充斥着午餐肉、芝士与美国工业口味的“烫饭”是少年时最美的回想,是妻儿脸上的笑容,是不堪回首的“品质生活”。人生的酸甜苦辣臭,全都浓缩进这份永远无法淡忘的食物里了。

无论其起源如何,部队火锅如今都被广泛视为韩国菜,不仅受到没有钱的年轻学生的喜爱,而且受到几乎所有人的喜爱。韩国现在有很多吃“部队火锅”的餐厅,供应高品质的部队火锅(听起来很矛盾,但确实如此)。

当然坊间很多说法,最恶心的是说韩国兵从美国兵的泔水桶里捞到,捡的美国兵扔的剩菜剩饭。这说法不可信,美国兵都吃西餐,午餐肉罐头盒打开直接就吃,军队厨房很简单,起码没有中餐那样烟熏火燎,当然就没有泔水桶。双方私下交易倒是可能,一方吃烦透了,一方垂涎三尺。干柴烈火,一拍即合。

部队火锅的料理。

这火锅的名字可能是个传说。各位看官不要当真,相传在朝鲜战争期间,物资供给丰富的驻韩美军经常会把一些吃不完的食物随手丢弃。而且在当时,美国军方还规定,作为军需品供给的火腿、香肠等超过保质期后,必须扔掉,很多食物刚过保质期一天就被扔掉了。此时韩国的居民就会把美军丢弃的火腿和香肠收来和泡菜一起煮,发现味道非常美味,从此就有了部队火锅。后来,韩国人把部队火锅放在市场销售,受到了很多顾客的欢迎,韩国部队火锅不仅好吃,它还有很多的营养价值。

朝鲜搬运工(苦力)正在搬运澳大利亚军队的弹药箱,他们这类人下班之后除了得到当天的薪水之外,就去美军食堂外等着,等食堂的清洁工倒剩饭剩菜的时候一拥而上翻找还能使用的东西,好在美国的吃西餐,泔水桶里汤汁不多,剩面包,剩午餐肉运气好的时候还是能翻出几块的。

大家都知道,美国在韩国有很多军事基地,美军的物资供应充足,而且美军对吃历来也很讲究,很多刚过期的火腿肠、午餐肉罐头等就扔了。附近的人就将美军扔掉的这些午餐肉罐头呀,火腿肠啊,还有其它食材的边边角角收集起来,配上些豆芽、青菜、泡菜等,一锅炖。慢慢的,这种一锅炖就演变成韩国的“部队火锅”。

跟重庆火锅、广式火锅、北京涮锅一样,部队火锅也是一种火锅,流行于吉林延边一带。

韩国不像没怎么遭受兵灾的日本,他们几经战火,二战时又是日本的殖民地,严重缺乏工业基础,所以日本社会能在美国的扶持下,依靠朝鲜战争的订单快速复原,韩国却没有这种机会与福气,相当多的人都处于饥肠辘辘的状态,艰难的生活着。

所以说,部队锅是韩国人针对午餐肉、军用香肠等一些新出现的美国产食材,通过本土烹饪方式做出的一种改良式菜肴。在每个时期,每个国家,都会做出类似的行为,针对新出现的食材对本土烹饪做出时代性调整。

部队火锅历史上是用垃圾剩菜,香肠和拉面制成的辛辣炖菜。也被称为“约翰逊汤(炖)\’\’或陆军炖汤,这道菜的起源可以在朝鲜战争后的韩国较贫民区找到,当时穷人习惯从美国军事设施收集废弃的食物用于炖肉。

所以,美军根本不存在剩菜这种概念,因为根本就没有菜肴这一说!剩余食物基本接近于泔水。而且肯定是面包饼干豌豆泥非常多。但众所周知,部队锅里根本不会找到饼干、豌豆泥、面包片这种东西。所以,部队锅的材料根本不可能是从泔水里捞出来的,否则内容和口味会比现在复杂混乱得多!

通常韩国人会将搞到的美军食物与自己能弄到的杂粮混煮,在没油没盐的年代这种做法相当正常,反正大多数厨余残渣都是没有看相的,它们自己也早就混在了一起,那么干脆用乞丐饭的做法,自己再加点辣椒、白菜、杂面将之煮成一大锅,既保留了油水,又杀灭了细菌,还能全家分而食之。

此外这种“剩菜说”还有一个漏洞,那就是声称美军午餐肉是过期扔掉的。但不要忘了,罐头是很难过期的。

部队火锅是韩国??的一道菜。这道菜的来历还真和美军有关。

别看这点馊水,美军长期驻扎韩国,吃喝用度相当的大手大脚,那些过期被扔掉的面包,吃腻了扔掉的斯帕姆午餐肉,乱七八糟的炖菜和芝士、培根、番茄酱、剩下的罐头等等每天都有大量的“产出”,它们被毫不珍惜的当做垃圾倒掉或流进阴沟。

部队锅的关键成分,除了韩国传统的泡菜、豆腐之外,就是美军传统的罐头午餐肉和香肠。这些食物,明显是驻韩国美军在当地输出的剩余物资,但剩余物资和剩菜完全是两码事。

我们所了解的韩国文化,男人都有点大男子主义,不做家务,当然不做饭,也不会做饭,在家被老婆伺候着。可是离了家门,出门在外讨生活,就不是这个饭来张口的画风。就说当兵,平时有食堂,不至于饿肚子。可是总有缺饭的时候,譬如二战后的韩国军人,哪来那多吃的?很多时候就得自己想办法,搞到食物,煮了填饱肚子。

部队火锅和美军剩菜的关系。

结合热的部队火锅,烤菜将提供非常独特的跨文化盛宴,一定可以帮助你暂时忘记寒冷的天气。

因此,把部队锅说成美国军队的剩菜,甚至是泔水,完全是对别人的贬低和污蔑。别忘了,以当时美军的物资丰富程度,完全能将足够数量的午餐肉投放到韩国民间市场。

美军啃火鸡退,说实话我感觉火鸡肉是最难吃的肉,肉丝太粗了口感不佳,大概是美国人也不愿意吃它。

美军的“斯帕姆”午餐肉是美军标准的食品配给品,从二战期间就跟随着美军士兵,这种美国大萧条时期“穷人的肉”其地位就和今天的火腿肠一样,野战条件下几乎每顿都有!一直吃到美国兵对它极度的厌恶,经常是一盒340克的午餐肉罐头吃几口后剩下的就扔掉了,但美军厌恶的东西在不但缺乏粮食更缺乏肉食的韩国苦力眼里绝对是上等食物,在垃圾箱或者泔水桶里找到之后都要小心的包好,自己舍不得吃,拿回家里配上菜叶子炖在一起,一家老小其乐融融。

就这个一锅煮,煮出了“部队火锅”这道名菜。当时韩国军队食物尽管供应不足,但是泡菜和面还是有保证的,地方上豆腐也不缺。有了这三大主材,火锅基本成型,如果有肉就完美了。

部队火锅成了朝鲜族大菜名菜。

韩国人是个相当善于美化和包装的民族,能把过去一些破破烂烂,粗鄙不堪的生活方式包装成光鲜亮丽的高大上,能把美军吃剩下倒在下水道里的残汤剩菜包装成现在的部队火锅,可以看出这是个相当乐观的民族[捂脸],韩剧看看就好,千万不能当真,当时日本殖民韩国时,日本人看到韩国妇女穿着露乳的服装满街跑,大感辣眼睛有伤风化,发布命令严禁妇女再穿这种衣服,并且派出宪兵和警察,发现穿这种衣服的妇女当街打耳光并且罚款,过了一段时间这种暴露的衣服才慢慢消失了[大笑]


韩国士兵正在吃美军配给食物。

吉林延边属于朝鲜族文化,被称为“小韩国”,那里的火锅就叫“部队火锅”。这种火锅,有点像江淮地区的暖锅,很多的食材,荤的素的装满一锅,火炉上煮了吃。只是部队火锅里的食材少,没有江淮地区暖锅的丰富。

这真的是一个从垃圾到美味的饮食宝藏。

于是不少韩国人开始动这些美军厨余的心思,有关系到位的,直接从美军营里拖走垃圾,有实在贫贱不堪的,就去捞下水道的地沟油,甚至不少人借着“服务”美军的机会,想方设法的扒拉这些垃圾带回家,其中不乏有韩国的官员也在做这种事,借机弄一些看相不那么差的厨余带回家。

其实今天的有些部队锅或多或少的加入了日本寿喜锅的风格,或许其实韩国人自己也不明白究竟什么才是标准的部队锅,毕竟那个饥馑的岁月实在是不堪回首,也实在是令现代人无法想象。

现在寒冷的冬天总让人觉得很不舒服,而火锅的出现不仅可以暖身,它还能让一同挤着吃火锅的人感受到集体的力量,增加友谊。并且大家都知道很多食材在经过烹饪后都会流失大量的营养,而对于火锅来说,食材的营养几乎都可以完全吃进去,在冬天吃真是暖身。美味又营养呢,而且这自己在家做的火锅,卫生和新鲜成都可都是很有保证。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部队火锅真是用美军的剩菜做的吗?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