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隆中到底在现在的哪里?

在躬耕地的争论中,“襄阳说”经常拿“隆中”“隆中山”来证明自己。例如“躬耕南阳如果不在隆中,为什么叫《隆中对》啊?”。笑话,且不说《隆中对》的名称清代才出现,以前都是叫《草庐对》,就是“隆中”“隆山”的地名最早也不是襄阳的啊!史书最早出现“隆山”的记载是东晋李兴的《祭诸葛丞相碣文》里的“天子命我,于沔之阳,听鼓鼙而永思,庶先哲之遗光,登隆山以远望,轼诸葛之故乡”。这个隆山毫无疑问位于文中所言的“沔之阳”,《水经注》则具体记载为今河南唐河县湖阳镇的蓼山。该山坡道平缓,马车可直上山顶,几十公里外的卧龙岗历历在目,与李兴所述丝丝入扣。而“隆中”之名则是王隐的《蜀记》引用李兴碣文的加注,由隆山变为“至隆中”,这是“隆中”地名的第一次出现,但并未言明此“隆中”在何处,如果仍指碣文中的“隆山”,应该还在沔之阳的湖阳。而此时汉水南岸襄阳西则根本没有“隆中山”、“隆中”的任何记载。100余年的襄阳人习凿齿才“号曰”了一个“隆中”。何谓“号曰”?就是“给它安个名”的意思,今天襄阳不也把泥嘴镇“号曰”成了“卧龙镇”了吗?“号曰”毕竟是嘴说,实地考察一下湖阳隆山和襄阳隆中山大家就明白了。今隆中就在隆中山脚下,登隆中山必先至隆中村,刘弘费那么大劲爬隆中山去“远望”什么?“远望”哪里的“亮宅”?刘弘为什么非要先去登山“远望”才能回过头来到山下隆中亮家“立碣表闾”?有这么笨的人吗?现在的隆中山峰峦陡峭,荆棘密布,牛车、马车能上去吗?可见,此“隆中山”必定不是李兴所言之“隆山”。各位看官如果不信,可以让隆中风景区弄一辆马车试试登上隆中山远望一下,必定是一场闹剧啊! 二十三,对于“隆中”这个地名,“襄阳说”有近乎于疯狂的宠爱,这我们可以理解,因为习凿齿之后一提“隆中”多数指的都是襄阳。但是,襄阳对“隆中”不分青红皂白的宠爱就不对了,有时候就会闹笑话,丢人品。因为在历史上,卧龙岗因“地势四面稍下,惟中岗隆起,故曰隆中,盖南阳伟观也。”(明叶桂章《武侯记》)“登其顶可瞰南阳,因势隆然,蜿而起伏,其为隆起之中,故名隆中。”(明赵均《金石林时地考》)南阳武侯祠明代《敕赐忠武侯庙规祭文祭品檄文》碑文也记载:“此亦隆中地。”另明代徐学谟《游隆中记》也有:“跨汉江南北不三百里而近,盖有两隆中云。”这些记载说明,“隆中”地名南阳卧龙岗也曾经拥有。当然,明代以后,南阳人可能更喜欢“卧龙岗”这个名称,故而“隆中”逐步为襄阳所有。当然,襄阳人现在占有“隆中”地名我们不反对,但一股脑把历史上的“隆中”都收入自己名下就有点“卑鄙”了。例如:《隆中志》第125页所收录的《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卷四百六十一,亦见《诸葛忠武侯集》卷一五的明代杨士奇《武侯祠记》有:“当汉之际,诸葛武侯隐于隆中,躬耕陇亩,讴歌梁浦,去南阳城七里,有冈焉,曰卧龙。”在诗词方面,《隆中志》第194页收录有明代薛瑄《望诸葛草庐》:“晓出南阳门,马渡消河急。举目眺西冈,林木半苍碧。及来隆中耕,日以老所益,贤哉刘豫州,三顾何汲汲。”另《隆中志》第214页收录还有清代樊王俊《谒武侯祠》:“千秋王业想英风,此日登临一拜公。数里平岗横野出,半椽茅屋坐隆中。乾坤鼎足胸先立,鱼水君臣志竟同。一去南阳耕钓少,白云流尽淯河东。”另外,清代戴上遴《谒武侯祠》诗:“隆中莘野皆三顾,淯水磻溪第一师。从容细看平沙处,可有先主旧马蹄?”(见于襄生《隆中志》第216页)“襄阳说”编者将这些古文、诗词收入《隆中志》就是认定此文写的是襄阳隆中,但稍有文字功底的人都能很明白的看出来这写的都是“南阳隆中”,“襄阳说”张冠李戴的收入《隆中志》,不是自讨没趣吗?这就是襄阳“文化名人”理解史料的水平?真不知道该怎么寒碜这些“主编”了。当然,看不出来只是水平问题,而偷梁换柱,肆意篡改就是道德问题了。有个襄阳丁先生曾经在《隆中志》中收录了唐代诗人胡曾的两首诗,冠名《隆中山》,其一:“乱世英雄百战余,孔明方此乐耕锄。蜀主不自垂三顾,安得先生出草庐。”其二:“岸草青青渭水流,子牙曾此独垂钓。当时未入非熊兆,几向斜阳叹白头。”(见《隆中志》第101页)咋一看,这两首诗应该是在隆中所作,但第一首诗南阳《卧龙岗志》也有,名称为《咏史诗•南阳》。这就针尖对麦芒了,同一首诗,同一个人,两个名称,两个地点,肯定是一个真,一个假,孰是孰非?查查这首诗的来源《全唐诗》一切就都清楚了。《全唐诗》卷六百七十四第二十八首为《咏史诗•南阳》,第三十首为《咏史诗•渭滨》,正是《隆中志》所收入的两首胡曾的诗,但名称不是“隆中山”。显然,《隆中志》在胡曾诗的收录上采用了“移花接木”、“指鹿为马”的错误手法,误导了读者。这些行径除了笑话就是人品了。在2002年的汉中诸葛亮研究会上,北师大博士生导师、中国秦汉史研究会会长王子今先生把“卧龙岗亦为隆中”的论据一经提出,襄阳方面便“拍案而起,怒而无言”。而王子今教授幽默地说:“怎么,只许南阳在隆中,而不许隆中在南阳吗?”一席话说得会场中一片哄笑!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指的是东汉末年诸葛亮结草为庐躬耕于南阳宛城西卧龙岗(亦称南阳隆中);著名的《草庐对》(《隆中对》)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汉
之南都,时势英雄》史学大家史念海、王子今、刘庆祝、王震中认为东汉南都宛城——今河南南阳,具备产生一代名相诸葛亮的政治土壤)

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4年初审通过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九年级上册语文课本的第23课和第24课分别是《隆中对》和《出师表》。所收《隆中对》选自《三国志·诸葛亮传》,课文对“隆中”的注释由“隆中,山名,在现在的湖北襄樊。”修改为:“地名,一说在现在湖北襄樊,一说在河南南阳”;而《出师表》对“南阳”的解释也由最初的“南阳,郡名,在现在的湖北襄樊一带”修改为“地名,诸葛亮隐居地隆中当时属南阳郡。‘’——换言之,这个“隆中”新注释也是两地说,并不特指今襄阳隆中。而北师大版语文课本对‘’南阳‘’的注释始终为‘’南阳,地名。今河南南阳。‘’

我不知道你问的是湖北襄阳隆中,还是河南南阳卧龙岗。

这些喷子们大概是忘了,汉末战乱年代,年少的诸葛亮是随他叔父诸葛玄、千里迢迢、专程去襄阳城 投靠刘表这一史实!而并不是去宛城(南阳郡治)投靠张绣或曹操这一浅显、基本事实!《汉晋春秋》、《咨资通鉴》等众多史籍明确(记住!是明确记载)记载,诸葛亮到襄阳之后,其家在“南阳郡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叫做)隆中。”因辖地变迁,今“隆中”已不属于南阳而属于襄阳,喷子们就开始乱喷了?!

南阳卧龙岗的沫黑文人们,在“南阳宛城卧龙岗”这一纪念性建筑,无法憾动、襄阳城西二十里的“古南阳邓县隆中”–是诸葛亮故居,这一国家层面认定,史学界共识,铁打的史实之后,又打起歪主意。要把“古隆中”从襄阳城西搬迁驾接南阳卧龙岗身上,说“南阳卧龙岗”就是襄阳的古隆中。见过脸厚的没见过这么厚,真是应了那句话,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说诸葛亮在襄阳西隐居的始于习凿齿

诸葛亮隐居于南阳郡邓县,今天襄阳城西二十多里地,《三国志》记录了诸葛亮随叔叔诸葛玄来襄阳,《魏略》(与诸葛亮同时代)最早确认在汉江南岸“刘备守樊城”与\\\”诸葛亮北行见备”;诸葛亮的《隆中对》最具权威性“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兵,以向宛(今南阳市),洛”说明宛已经被曹操占领,诸葛亮本人也不在宛县。

王隐《蜀记》成书之后近百年,东晋襄阳人习凿齿在其所著民史《汉晋春秋》里以转述传言(号曰)的方式把‘’隆中‘’做为‘’亮家‘’所在地放在了‘’襄阳城西二十里‘’的‘’南阳之邓县‘’,这与正史反复印证及习凿齿本人所著《襄阳耆旧记》里复述的南阳、南郡界汉水明显矛盾(‘’自汉以北为南阳,自汉以南为南郡‘’,汉水流经两汉南郡和南阳郡时唯一一段东西走向且做为两郡界河的河段,为汉水之茨河—东津段,古隆中位于此段汉水南岸,为南郡属地)。但隆中变成‘’亮家‘’专属地名则肇始于习氏的这个‘’号曰‘’。

某地在躬耕地争议中吃相难看‘’捞过界‘’,被公关、‘’充值‘’已变成某些支持襄阳说学者挥之不去的负面标签。现在在网上为古隆中摇旗呐喊的只剩下被丁潘之流过度洗脑、抱残守缺的某地吃瓜群众。

(诸葛躬耕地,山水南阳城)

探讨历史,关注望峰鸢,谢谢大家。

诸葛亮也被后人尊称为智圣。

阿头山(今襄阳虎头山)是隆中山

襄阳是为了争诸葛亮而叫襄阳(襄阳有2800多年历史,比诸葛亮早一千多年)

谢邀。西晋陈寿之《三国志.诸葛亮传》中,有南朝宋裴松之注引王隐《蜀记》曰:【晋永兴中,镇南将军刘弘至隆中,观亮故宅,立碣表闾,命太傅掾犍为李兴为文曰:“天子命我,于沔之阳,听鼓鼙而永思,庶先哲之遗光,登隆山以远望,轼诸葛之故乡……】——从王隐叙述不难理解:①隆山、隆中同指一地,是对亮故宅所在地的差异化描述,此处的隆中是隆山的泛区域化表述;③隆中位于‘’沔之阳‘’,在汉水北岸,与做为地名的襄阳隆中(1893年改名古隆中)无关。古隆中位于湖北襄阳西13.5公里的泥咀镇(2010年改名卧龙镇)山区。

古隆中到底在那里,要说清楚它的来龙去脉还是回到躬耕地上来,是先有躬耕地后有隆中,诸葛亮出师表叙述(躬耕南阳三顾茅庐)到晋朝才有隆中记载,隆中是隆起的地方,南阳卧龙岗是平原隆起的高岗才适合隆中面貌,襄阳本来是山,隆什么,在后来襄阳人习凿齿叙述(亮家在南阳邓县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真隆中何用号曰,此后才有争议,也就是隆中对,以后有人说(草庐对)也就是(隆中对)内容一样,但是(草庐对)是诸葛亮自己叙述,而(隆中对)是后人叙述的起码把诸葛亮叙述改了,后人不管怎么记载历史,只要是记载诸葛亮的应以诸葛亮叙述为主,不应另起炉灶把诸葛亮叙述更改。后人叙述在多也不如诸葛亮自己叙述。

到底是诸葛亮脑子有问题,还是喷子们为了争赢,已经不择手段在胡扯了?

南阳方面为抢走诸葛亮躬耕地,说了很多慌,一个不行就换另一个,可以没有一个成功的。一会说诸葛亮没去过襄阳隆中,就在今南阳躬耕;一会又说诸葛亮在襄阳住,在南阳躬耕,谎言太多,但不可能成真

诸葛亮在哪里躬耕,谁说了都不如他自己说了算!诸葛亮说“臣本布衣躬耕南阳”,诸葛亮又说“操…困于南阳”,难道诸葛亮眼里有两个南阳吗?毫无疑问,襄阳隆中根本就不是诸葛亮躬耕地!

另外,依“躬耕於南阳”,河南南阳市也有一个与诸葛亮有关的地方,叫卧龙岗。

隆中与卧龙岗在地理上并无异意。但总有些历史文化学者将两个地方混为一谈。

综合两家出版社中学课文对‘’南阳‘’、‘’隆中‘’的注释,今河南南阳权重已占到3/4。个别襄樊网友无视此明确事实,仍拿上世纪90年代某地运作勾兑的‘’专家结论意见‘’误导网友,其行猥琐、其心可诛。

(川大博导吕一飞应邀撰文力挺诸葛亮‘’躬耕‘’襄阳隆中,妄称‘’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出自《隆中对》,张冠李戴,堪称学界经典)

现附图片如下古邓县城遗址照片,三国初期南阳郡与襄阳城位置图,国务院关于隆中的定论文件,前国家主席提词








此后上千年间,典籍中出现数处‘’隆中‘’记述,位于汉水南北的不同地方,有实景存世的只有两处,一是始于魏晋、屹立近1800年的南阳卧龙岗,二是始建于清康熙年间、1893年改现名的襄阳古隆中。宋末元初大学者元好问写《丰山怀古》,有‘’炎精昔季兴,卧龙起隆中‘’之句,句中的隆中即指南阳卧龙岗(丰山位于南阳北郊白河畔,为南阳九架孤山之首、文化名山)。
(南阳卧龙岗武侯祠入口‘’
千古人龙‘’牌坊)

襄阳人说襄阳隆中是躬耕地,是因为后世襄阳说者把习凿齿‘’号曰‘’的亮家隆中秃噜(附会)成诸葛亮躬耕地,与南阳卧龙岗打起了嘴皮官司,无休无止,争扯数百年。

比习凿齿早的晋王隐的《蜀记》都定点于襄阳

南阳武侯祠本来是唐宋以后祭祀诸葛亮的地方,和很多地方的武侯祠都一样,但是南阳方面谎称诸葛亮躬耕地就是这个地方,最开始把南阳的八里岗改名卧龙岗,因为孔明号卧龙,想借此抢诸葛亮,但可惜的是,南阳县志写的很清楚,卧龙岗为假。

史料那么多,我列举过很多,自己也可以购买正版历代关于三国史书,和在网上查看未被南阳删减的史书,你会明白一切。

这些喷子们大概是忘记了,“隆中”是在汉水边。

南阳一些人惯用的谎言如下:

南阳郡只管汉江北(阴县,山都县在汉江南岸)

这两个地方,作为山东瑯玡人的诸葛亮都曾到访过,呆过一阵子;另外其还去过荆州、赤壁等多个中国城市。

如果“隆中”在宛城,喷子们,是不是诸葛亮在荆州治所–襄阳城见完刘表之后,再北行三百里,跨过刘表、曹操的军事分界线,一个人无依无靠回到战乱频频的 曹操 的地盘–宛城(南阳郡治)来种一块地?诸葛亮即然到襄阳城后,却不住在襄阳城附近(南阳邓县、隆中)的家,却要去曹操的地盘宛城住?历史依据在哪?

首先,说说叫隆中的地方,从古到今,只有一个。到目前,还没听说过有另外一个叫隆中的地方。即为现在湖北省襄阳市,史记为诸葛亮隐居地,2019年秋季新版教科书亦有注解。

明万历乙丑年间四月刻立的《重修卧龙冈草庐碑》,碑文上写着:“草庐在襄阳者为真,在南阳者赝哉!玄德屯军新野三顾孔明者,实在隆中,非今所称在南阳西七里(卧龙冈)者,故曰赝也。”清代以前的其他一些版本的《南阳府志》、《南阳县志》中也有许多与上述南阳卧龙冈武侯祠碑文的相同记载。如明、清多部《南阳县志》中,均记载《李东阳重修诸葛武侯祠记》说:“汉史称侯躬耕南阳,又曰寓居襄阳隆中,盖秦南阳郡即今邓州,而襄阳实在其界故也。”

整天吵球的啥?诸葛亮自已都说在南阳种地了,你们都木看见?难道活人像你们一样都是憨家伙。争死人的地盘,别吵了,看把你们能的。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古隆中到底在现在的哪里?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