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技术的原因,定陵的发掘痛失了哪些珍贵文物?

定陵发掘出来,后面毁坏的基本是三种东西。

金丝楠木的好处就是质地坚硬绵密,它们对保护条件要求最低,可惜在棺椁复制品制作完成后,当时的定陵博物馆办公室主任不知道是接到谁的指示,还是自作主张,认为原来的金丝楠木棺椁“没有用了”,让工作人员予以破拆,只留下了棺椁的铜环,然后把棺椁木板全部扔下了山崖。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1959年9月30日,定陵博物馆成立之后,工作人员复制了新的棺椁,将原有的棺椁扔进了山沟之中,随后被村民捡走。

那这个尸体有什么用呢?他有很大的史料研究价值,可以查出很多万历年间的事情,比如万历不上朝,是不是因为身体原因?比如有人说万历曾经抽过鸦片,但从史料中无法证实,如果尸体在,化验一下就知道了。

把万历皇帝和两位皇后的金丝楠木棺椁随意丢弃,充分印证了文物保管人员的无知,目前,定陵地宫里面那三口红色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棺椁都是复制品,毫无历史价值。

当年10月,考古队组织机械作业,这是考古发掘中极为罕见的。在强大的机械面前,地宫终于被打开了。 考古队跳入地宫,发现了两扇石门。

2012年,国家决定斥资3000万元在定陵修建了地下文物库。

1、损毁最严重的的就是丝织品

从古到今,由于丝织品的保存难度过大,所存现世的古代丝绸少之又少。而在万历皇帝的棺椁中竟发现多达69匹的独立成卷的丝绸,而丝绸上的织物巧夺天工,技巧多样。

如今史学界公认:““明定陵的发掘是考古史上的一场悲剧,某种程度上它也是个正剧,因为它的前车之鉴,我们再也不主动挖掘帝王陵了。

具体的发掘过程,我在这里就不详细说了。

打开棺椁的时候,虽然万历皇帝和两位皇后尸骨腐烂,但是骨架完好,当时有一位苏联专家毛遂自荐参与修复工作,他曾经帮助北京博物馆修复过两个古人类头骨,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最后决绝了这个请求。当时对万历皇帝的遗骸和头发进行鉴定,认为万历皇帝生前为驼背,身高1.64米,AB血型,跛足,这样从侧面印证了万历皇帝28年不上朝的背后原因。

最难的就是当时打开七道地宫大门,由于有自来石的阻挡,考古队费了很大一番周章。最后,考古队还是通过查找史料,发现了一种“拐打钥匙”,才最终打开了地宫的七道大门。

一些没有经验的考古系学生,在处理这些文物时缺乏经验,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坏。

此后数百年,万历皇帝的定陵先后经历了满清入主北京、八国联军侵华、北洋军阀混战、中原大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变故,却始终完好无损,也没有被人发掘。

1956年春,发掘工作队对十三陵再一次进行全面的实地勘察,意外的发现了定陵地宫入口。

除了技术原因,也有一些是态度问题。

这三口棺椁都是用金丝楠木做成的,一个成人伸腰探进去,摸不到底,棺木清理完毕后,博物馆就做了一个水泥复制品,领导要去视察,真的棺椁放到那里反而影响观瞻,妨碍打扫卫生,用镐劈了很多下,劈不动,然后几个民工给抬出去扔到山沟里去了。几天后,消息传到夏鼐耳中,这位大师气的全身发抖,脸色煞白,打电话让人回去找,山沟里空荡荡的,已经被老百姓给捡走了,据说,这几口棺椁曾经夺走几条人命,一对老夫妇捡回去给自己做棺材,很快两个人就去世了,另一家更惨,用棺木做了个大柜子,结果四个孩子跑到里面玩,全憋死在里面了,虽然是谣传,没有证实,但是皇帝的棺椁,普通百姓的确是消受不起的。


这里面的丝织品极为珍贵,诸如龙袍、锦被等等,颜色鲜艳如初。可是,这些丝织品极难保存,一旦接触氧气,便迅速氧化,失去最初的色泽,然后慢慢萎缩、变质。

然而,由于长陵规模太大,在考古工作队队长赵其昌的建议下,想先找一个小陵尝试一下,于是决定发掘明仁宗朱高炽的献陵。结果由于找不到墓葬入口,吴晗和夏鼐决定,改为发掘万历皇帝的定陵。

当时,已经研究古代服饰的沈从文前来定陵查看,他发现了这一问题之后,内心愤怒,但又没办法表示反对。

但是在文革中,文革小将们将万历和两位皇后的尸骨用铁丝穿起来,然后拉到街上批斗,最后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让人无不痛心疾首。

长陵埋葬的是永乐大帝朱棣,规模非常之大,挖掘难度非常之高,考古委员会为稳妥起见,决定先挖一个小墓试试水,丰富一下挖掘经验。

不主动发掘帝王陵墓是考古界的基本常识,凡是考古界的人士都知道这条行规。

这3口金丝楠木棺椁,不仅质地坚固,而且虽然历经几百年,仍然完好无损,可谓是价值连城,但在文革中,它们被直接扔到宝城之外的山沟中,后被让农民捡回去劈了当柴烧。

(定陵地宫)

消息传到国家文物局局长的郑振铎和考古研究所所长夏鼐的耳中,他们大吃一惊,立即找到报告发起人之一的北京市副市长吴晗,希望他劝说那些专家,收回这份报告。

沈从文当场指出,要研究反面,也不需要全部露点出反面,只需要露点出数公分不贴就好了。

在定陵发掘之前,民间很少见到明代丝织品,存留至今的实物更是凤毛麟角。但在定陵中,陪葬的各种袍料、匹料和服饰等纺织用品达600多卷,且每卷上都有“腰封”,写着尺寸、时间、产地、质地,极为难得。

万历皇帝的龙袍

2、万历皇帝和两位皇后的棺木

定陵是万历皇帝的安眠之所,但是在1958年有一批不速之客野蛮地闯去了皇陵之中,以考古之名行着强盗之事。虽在定陵中出土了3000多件的明代珍宝,其中金银器有数百件,各种服饰品高达600件,乃定陵之得,但所失去的珍宝更让我们所痛惜。细数那些在技术不成熟的情况下化作飞灰的一些国宝,永远只能存在于考古工作者的脑海中了。

珍贵如万历皇帝的龙袍

除此之外,还有定陵出土的三具金丝楠木棺材,尺寸高而深,成年人弯腰伸手还摸不着底部。然而一些工作者把该棺材挖出来想存放到仓库的时候,由于仓库已满就干脆把这些棺材给丢在山脚了。数日后,考古专家得知此事,派人去寻回时,这三具金丝楠木棺材早已被山民们捡走了。

第二次是多尔衮的报复行为,明晚期统治者曾拆毁房山的金朝皇帝陵,企图挖断女真族的“龙脉”,多尔衮就把定陵的功德碑亭等建筑全拆了,顺治四年,为了缓和矛盾,安抚明朝遗老,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对定陵、德陵进行大规模修缮,并派人看护。

却因在挖掘前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也没有足够的保护丝织品防氧化的技术,万历皇帝的龙袍如昙花一现般氧化,颜色发黑,残破不全。

精美如69匹珍贵丝绸

当时清理好棺椁后,定陵做了一个水泥复制品。那真的呢?真的太大了,仓库放不下,就直接给扔到山下了。

更大的伤害是,在文革期间,以夏鼐为首的考古学家们被迫离开了岗位,已经打开的皇陵就那样被搁置,这600多卷珍贵纺织品,就这样被直接暴露于自然条件下,于是迅速干枯腐败,最后绝大部分都成为尘埃,让人痛惜不已。

我们没有证据说考古队员是有意的,但事实是这种暴力发掘,给定陵里面的文物造成了不可逆的重大损失。

1956年,随着政治运动的兴起,考古队停止了手头的工作,开始进行政治学习,并进行自我批评和检讨。

定陵曾遭受两次大规模破坏,这一次彻底摧毁。

总而言之,由于当时考古工作队都缺乏经验,闹出了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比如由于民工和村民迷信思想作怪,纷纷制造灵异事件来阻止考古队工作,再加上他们打开金刚墙的时候,害怕有毒气和暗器,有人用鸡血来“厌阵”等等。

开挖之前,国内大部分人都抱着保护文物的心态,希望能把一批历史文物保护起来。可万万想不到,偏偏走上一条“弄巧成拙”的错误路线。当定陵的地宫石门被敲开之后,外面的空气快速而入地宫,把密封600多年的明朝陵墓一吹而朽。虽然考古人员在陵墓里发现了数不尽的金银珠宝、玉器、铜器、丝织品、还有皇后凤冠、金丝翼善冠等约近有三千多件器具,五千多粒珍珠,但是这些珍宝一经出土,就面临了一个重要的技术保护难题。

20年后,到了1955年,吴晗已经成为北京市副市长。吴晗给国务院写信,力求挖掘长陵(永乐皇帝陵墓)。

随同烧掉的还有一箱帝后画像和考古照片等资料。从而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

万历皇帝的棺椁竟然被扔进深山

但是考古人员经验不足,使用了“聚甲基丙烯酸甲酯”(塑料)加入软化剂,涂抹到这些半腐的衣物上,虽然是暂缓了氧化速度,但是没有完全杜绝氧化,时间一长,水分蒸发,完全变黑、变硬、变脆,而且存放文物的库房过于简陋,四面透风,根本达不到恒温、恒湿、避光的要求,绝大多数的丝织品都是支离破碎的。

经过半个多月的挖掘,随着最后一扇门被打开,长眠近三百多年的定陵终于重见天日,中国政府特意向世界公开发布消息:“明十三陵中定陵已打开……明朝第十三位皇帝朱翊钧和他的两个皇后尸体腐烂,骨架完好,头发软而有光。尸骨周围塞满了无数的金银玉器和成百匹的罗纱织锦……”

现在展出的都是复制品了。

定陵发掘后,三千多件文物在小平房里呆了近六十年,一直到2015年,才被移入专门的新建地下文物库中,在这段期间,由于保存条件较差,很多的纸质典籍也遭到了不可逆装的损坏。

在中科院考古所所长郑振铎和副所长夏鼐等人的建议下,领导人全面停止了对帝王陵墓的发掘热潮。

通过对尸体骨骼的研究,发现万历有严重的足疾。而孝端皇后的尸体是侧卧的状态,头部朝西边,脚部朝东边并且交叉重叠,双手放到腰部。

1955年,在时任北京副市长吴晗的力推之下,定陵考古挖掘工作轰轰烈烈地展开了,其实最初,考古委员会首选目标不是定陵,而是长陵。

按照古代丝织品的保存要求,只有在20度恒温和55%的湿度下,才能保持丝织品的原貌。可是在定陵发掘中,根本没有条件做到。

可是,当时我们国家根本没有这项技术。怎么办?考古队副队长白万玉老人只好用上他年轻时,跟随瑞典考古学家斯文·赫定和安特生等在西域考古时所学到的技术,那就是升起火炉,把白蜡放到火炉上的平底铜锅里,待白蜡溶化后,将木佣放进去,进行“蜡炸”。

作者: 冯生

由此,开始了历时十余年的发掘和清理工作。

定陵发掘遭遇各种曲折,但考古队并非不注重文物保护

而当时的技术条件确实不成熟,也不知道采用什么方法去保存好,只是简单的加了一些防腐剂。定陵还没有发掘完,第一次起出的丝绵品已经出现了变硬、变脆、变色的现象,原本十分鲜艳的刺绣出现了黑斑,并且开始发霉。这些东西都是不可逆的损坏。

在这些权威们的坚持下,成立了郭沫若、吴晗为首的“长陵发掘委员会”。

当时,考古队从地宫中发掘的孝端皇后、孝靖皇后的刺绣服饰和织锦陪葬品,只是对这些丝织品涂上了玻璃溶液和简单的处理,然后就全部放在了十三陵的仓库之中。

在1958年之前,郭沫若虽然想挖帝陵但苦于人微言轻,到了1958年郭沫若出任中国科学院首任院长,并陆续担任国内一系列要职,这样身兼数职的郭沫若说起话来就有底气了,同年他就和吴晗等人向国务院正式提出挖掘定陵的意见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虽然批复下来了,但当时国内很多考古学专家都曾极力反对挖掘定陵,因为当时的挖掘技术和对文物的保护技术都太落后了,毕竟那时候新中国刚成立不久,百姓的生活还很艰难,国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发展民生经济上而不是考古。

第三次:如果说之前的数次破坏还属于表面行为,这一次的考古挖掘行为则是对定陵地宫内文物的“痛彻肺腑”的深入破坏。原因在于当时的文物保护能力,受到了时代的局限性影响,既有技术性因素,也不乏思想意识方面的因素。

这次定陵挖掘,堪称一场文物劫难,那么,到底损失了哪些珍贵文物?

文革期间,定陵被当做\\\”牛鬼蛇神\\\”批斗,万历皇帝及两位皇后的尸骨被付之一炬。三口金丝楠木棺椁也被扔至宝城之外的山沟中。

有一种痛叫做“定陵之痛”,有一种失叫“定陵之失”。

但是,等到1955年10月,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吴晗作为发起者,联合当时的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等人上书政务院,请求发掘明成祖永乐皇帝的陵墓长陵,很快就获得周总理的批准。

于万历十二年(1584年)动工,历时6年完成,共耗用白银八百万两。

当定陵地宫的顶砖被一块一块的扒开时,地宫里冒出了一股黑气。

现场指挥夏鼐说:“这是地宫里面腐烂发霉物质的气体,只要放出来,就可进入地宫了。”

北洋政府时期和日本侵华时期,重修后的定陵祾恩殿、祾恩门都遭到破坏,但地下部分没受影响。

(机械开掘)

因为技术的原因,定陵的发掘痛失了哪些珍贵文物?(关注葛大小姐,天天历史故事!)


第一次:李自成攻陷北京之前,先是打到了昌平的十三陵地区,烧毁了定陵在内的三座明帝陵墓的部分地上建筑。

就边当年力主发掘定陵的夏鼐先生,在定陵发掘三十年之后也发出了感叹:“如果现在挖,后果会好些,再推迟三十年也许更好。”

在仓促地打开地宫的金刚门后,墓里面无数在低氧情况下存放的珍贵的字画,也在突然遇到氧分子时迅速碳化,破坏严重,绝大多数无法复原了。

自从人民解放,新中国成立以来,各方面的领域得到较稳定发展,而国人也发现了大量古墓遗址,这些被发现的陵墓大多被国家保护起来,起初并没有去挖掘。到了1955年,知名作家、历史学家、政治家郭沫若先生,以需要勘察明朝历史为由,上报提议发掘明朝第十三代皇帝朱翊钧的定陵,该消息被众多考古学者知道后,表示目前国内的挖掘跟文物保护技术尚未成熟,恐怕挖出来会“暴殄天物”因此不支持挖开定陵,可是当时63岁的郭沫若对挖掘定陵的态度异常坚决。

以夏鼐为首的考古学家们也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岗位,打开的定陵就摆放在那里,很多的布料和木料都直接暴露在自然条件下,很快干枯腐败。

出土的三千多件文物中,丝织品占比最大,除了万历皇帝和孝靖皇后、孝端皇后身上的服侍,还存放了数百匹的绫罗绸缎,共有644件, 每匹丝织品上都有“腰封”,写着尺寸、时间、产地、质地,这是极其罕见的。

这其实就是装裱的错误,可见技术人员也是不懂装懂。

金丝楠木是稀有的木料,连古代达官显贵争着抢着,打造成万历皇帝的棺椁竟全由金丝楠木打造,更何况还有着特殊的历史价值,可见其珍贵程度。

(万历剧照)

而最早提议挖明朝陵墓的是有一个叫吴晗的公务员,据说他早在1934年的战乱时期就对考古专业的同学说过,自己将来一定要挖开明朝十三陵墓去研究明朝历史。后来吴晗在政治仕途十分畅顺,20多年后就升到了北京副市长,于是1955年他就给上峰写信,想极力促成挖永乐皇帝的长陵。而郭沫若等官员却认为挖定陵比较好,最终郭沫若一方胜出,于是就派遣考古队去挖开了定陵的地宫。

第一种是丝织品。这在定陵中是极为珍贵的文物,这里面包括了大量的龙袍凤衣,还有绵被等东西,因为长期埋在地下,颜色极为鲜艳,但这类东西也是最难保存的。因为一接触到空气就会发生氧化。

在三千多件出土文物中,除了一帝二后身上所穿的服饰,还有成百匹的罗纱织锦,加起来有六百余件,是这次出土文物中最多的种类。当时的考古人员也并非没有保护丝织品的意识,事实上他们也采取了措施,比如装裱。可惜,装裱之后,著名文学家沈从文先生前来观看的时候,发现很多服饰却装裱反了,反面朝外;装裱的时候,考古人员使用了未经实际效果证实的掺有塑料的软化剂,时间一长,水分蒸发后,织物变硬,无法展开,形同废品;仓储方面,很多织物被放入了临时简易房,根本不具备最起码的文物保存条件,导致它们被加速氧化毁坏。

至此,那些侥幸没有发掘过的皇陵,终于可以长吁一口气了。

1957年 5月19日,经过整整1年的发掘,定陵地宫终于暴露在考古队面前。

最让人觉得荒唐的是,万历皇帝的棺椁竟然被扔进了深山。

万历皇帝朱翊钧和他的两位皇后尸体虽然早已腐烂,但全身骨架完好,后来被考古人员用铁丝联结固定后,放置在了定陵博物馆内。定陵挖掘后没过几年,就赶上了动乱时节,内部的小将们在一次冲击中,号召聚起的众人先是用大石块把它们砸烂,后来干脆付之一炬。

随后,就是考古队对地宫内,尤其是对陪葬物进行清理和保存。

定陵发掘使考古专家们满足了好奇心,也掌握了皇陵的第一手资料,引起了海内外考古学界的轰动。

定陵是明十三陵之一,是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和孝端、孝靖两位皇后的合葬陵墓。

门后的封门“自来石”把大门顶得紧紧的。

原本通过对万历皇帝尸体的研究,可以对研究历史有更大的进展。但是到了1966年,随着运动的出现,万历尸骨也难逃被毁坏的命运。

1958年,迄今为止中国唯一由国家有计划挖掘的帝王陵墓。但这次唯一的开发却给考古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定陵挖掘损失珍贵国宝无数,实乃考古史上的一大悲剧。正因为这次的定陵的教训太过惨痛,痛定思痛后中央才发出红头文件,明令禁止挖掘帝王陵。

对于万历皇帝来说,最悲哀的不是被打扰死后安眠,甚至连全尸都不能保全。由于当时处于WG时期,打着扫除封建残余的名号,把万历皇帝的尸身一把火焚得干干净净,连陪葬的两位的皇后也未能幸免。掘人坟墓,辱人尸骨,这不仅是技术原因,更是思想原因。

所有的考古出发点都应是抢救性挖掘,而非主动性挖掘。没有受到盗墓的人为损坏,就不应该主动去开挖,一如秦始皇陵仍保持完好。而在那个特定的年代中,出于明面上的学术动机或是背地里的窥私欲,好奇心没有限制,技术没有成熟,带着轻率的态度去面对庄严的考古,才有了不可挽回的定陵之灾。

万历皇帝的棺材是上等的金丝楠木,当时万历皇帝遗骸出土之后,工作人员给他量身定做了一口新的水泥棺材,金丝楠木棺材因为体积太大,仓库放不下,结果被扔到了山脚下。

定陵在历史上先后遭受三次大规模破坏。

站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上,其实也并不具备这种大规模文物的发掘和保存基础,当然,也反映出来了当时技术人员的不专业,所以我们在后世能看到的万历皇帝下葬时身穿的龙袍,几乎已经成为破破烂烂的乞丐装,知道的说它曾经属于皇帝,不知道的还以为它属于丐帮长老。

还有就是万历皇帝和他的两位皇后,他们死前风光无限,死后的下场却非常的悲惨,由于定陵已经被挖掘,所以到了1966年,定陵被当做“牛鬼蛇神”批斗,万历帝和两位皇后的三口金丝楠木红漆棺椁被人们拖出陵外随意遗弃,最终也难逃被劈的命运,而三人的尸骨也被他们一把火烧掉,真是挫骨扬灰。

(皇后凤衣)

后期,北洋政府和日军侵华时,一些地面建筑受到破坏,但地下部分没受影响。

这是万历皇帝的诅咒吗?

也许是郭沫若挖皇陵上瘾了,1958年他居然又向国家申请发掘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合葬的乾陵。幸运被高瞻远瞩的周总理拒绝了。

文物虽多,但由于保护措施不到位,甚至连存放文物的库房都无法达到恒温,恒湿,避光这些最基本的要求,所以很多文物被运出定陵后很快就氧化并造成永久性损伤了,主要就是丝织品和书法画作,像万历皇帝的缂丝十二章衮服龙袍,孝靖皇后的罗地洒线绣百子衣等丝织品,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都是后来的复制品!

比起吴晗、郭沫若发起的定陵挖掘,那些破坏活动都是抓皮挠痒。

这次定陵挖掘,堪称一场文物劫难,那么,到底那些珍贵文物损坏了呢?

郭沫若对万历皇帝的尸骨非常重视,他认为,通过检测万历皇帝的尸骨,可以印证史书上的某些记载,也可以检查万历皇帝身上具有什么疾病,还原那个时代帝王的生活方式。1958年,郭沫若曾与妻子于立群亲自来到定陵进行查看。

事发一周后,帝后棺椁被扔的消息传到了中科院考古所副所长夏鼐耳中,夏鼐赶紧找人去搜寻,早就踪迹全无。

除了丝织品之外,最可怕的损失就是对万历皇帝尸体和棺椁的处理了。

原创文章,喜欢的请点赞、关注!谢谢

(万历骨架)

三、帝后遗骨。

报告要求对明长陵进行考古发掘。

第一次破坏是李自成攻陷北京前,打到昌平十三陵,把定陵在内的三座明帝陵地面建筑大肆破坏。

此外,棺椁里面出土的道袍,也因为技术人员没有经验,用“聚甲基丙烯酸甲酯(塑料)”加入软化剂进行的处理,但时间一长,软化剂开始蒸发,衣服颜色变深,质料变硬,不能再次将其展开。最后,也导致了不可逆的毁坏。

3、帝后的遗骨

吴晗回复说,他和新中国考古界的权威郭沫若已仔细研究过这些问题,认为新中的的专家和新一代大学生,有能力完成这项工作。

但是郭沫若等人执意挖掘定陵,就这样他们打开了定陵的大门,也给定陵打开了一条万劫不复的道路。

事实上,对万历皇帝尸体的研究,的确有了很多发现。比如,万历有严重的足疾,走路一瘸一拐,他身体的问题,并不完全如史书记载,是沉溺酒色导致的。此外,万历皇帝还患有严重的龋齿和牙周病等。

很快,政治运动到来了,1966年8月24日,一群小将把万历皇帝等人的尸骨拖到博物馆大红门前的广场接受批斗,公开砸烂,然后焚烧,同时被毁打的还有一箱帝后画像、资料照片,紧接而来的倾盆大雨冲的荡然无存。

为了安全的进入地宫,发掘队经过了多次争论,最后决定在宝顶开一条深沟,直接从宝顶进入。

再加上当年的文物库房太过简陋,四面漏风,根本谈不上恒温、恒湿、避光,以至于后来出版的考古报告里,大多数丝织品只能呈现支离破碎的损坏状态,包括万历皇帝的缂丝十二章衮服龙袍和皇后的罗地洒线绣百子衣都残败不堪。

定陵,是明朝第十三位皇帝万历帝朱翊钧和他的两位皇后合葬的陵寝,位于北京市昌平区一片山谷中的十三陵陵区。万历皇帝10岁登基,22岁亲征后开始修建自己未来的寝陵,六年后建成,共花费当时明朝整整两年的财政税收。

后来经统计,定陵里面总计随葬物品3000余件,这些文物中有衣冠服饰、袍料匹料、宫廷器物和丧葬仪物,品类丰富,世所罕见。

这一举动遭到了文化部文物局局长郑振铎和已经是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的夏鼐反对。他们认为,新中国建立以来,百废待兴,全国都在进行基础建设,比如修路、盖房,抢救性发掘已经应接不暇,很难再进行主动发掘。

定陵的发掘被认为是中国考古史上最大的悲剧。

定陵发掘始末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发掘长陵马上改成了发掘定陵。也许对这些专家来说,无论打开啊一个皇陵,都能满足他们的求知欲吧。

第三类万历皇帝尸身。

后来,吴晗和郭沫若又申请挖掘秦始皇陵,结果被周恩来断然拒绝了!

定陵挖掘一波三折,那时的技术实在有限,没有像样的挖掘设备,没有像样的专业人才,也没有像样的保护措施。

经过了半年政治学习之后,考古队再次回到定陵,开始对万历皇帝的棺椁进行发掘清理。

第三类就是尸体。当时起出了万历皇帝以及两位皇后的尸体,初步研究了后就放到了仓库里,后面,小兵们冲进仓库,把这些尸体拖出来,坐了一把飞机之后用石头砸、大火烧,把这些尸体烧成了灰。

这个方法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暴力的,但没有人提出异议,所有人都想马上进入地宫,看一看这种宏大的皇陵里面有着什么。

棺材里的万历皇帝并不是仰卧平躺的,而是身体侧卧,双腿微曲,呈现出睡眠状的‘北斗七星’葬式。

更为难得的是其保存完好,色彩绚丽,历百年尤新。但,如同万历龙袍一般,昙花一现,从精品无双变得如今的残破不全。

罕见如金丝楠木棺椁

当时没有人能够意识到,当地宫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无数国宝在氧化作用下,化为了灰烬。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些织锦当然被破坏得很严重。

当年因为保护技术问题,使得很多出土的文物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损坏。比如解放初期,考古人员从定陵挖出来的文物就是因为技术问题,从而痛失了不少珍贵物品,那当时到底损失了哪一些保贵文物呢?

可是,当时的技术人员经验不足。他们将丝织品托裱到纸张上时,竟然将反面朝上。

这是一次极为惨痛的教训。

但是,在地宫被强行打开的那一刻,龙袍和女衣等600多件丝织品迅速风化,绝大多数化为灰烬。

第二次:同年,清军入关,多尔衮率军来到十三陵地区,把定陵已经焚毁的部分地上建筑和陵前的神功圣德碑亭拆掉了,那是因为明朝晚期曾经拆毁房山地区的金朝皇帝陵寝,目的是为了挖断女真族的“龙脉”。多尔衮此举多少有些报复意味。但清朝统治者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种报复会影响到他们坐稳中原的前景,于是反其道而行,厚葬崇祯帝,重修十三陵。

技术人员答:研究结构不也应该看反面吗?

在郭沫若指导下,万历的棺木被打开,这个数百年前的皇帝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吴晗是明史研究的权威专家,他一直主张通过挖掘明十三陵来促进明史研究,但此时的他人微言轻,1949年,他以清华大学历史系主任身份出仕北京市副市长,机会终于来了。

然而由于经验不足,考古人员用“聚甲基丙烯酸甲酯”(塑料)加入软化剂,涂抹在半腐的衣物上,结果仅仅出土几个月,这些纺织品就全变黑、变硬、变脆。

经验丰富的郭沫若指导队员们做了一个弯曲的“拐钉钥匙”,勾住自来石,打开了大门,进入了玄宫后殿。

万历皇帝的棺椁之内,原本有很多丝织品服饰、冠冕、串珠等等,为了让丝织品长久保存,工作人员必须要进行技术处理。

发掘定陵最早的倡议者其实是明史专家吴晗(当时在清华大学就读,因写作明史文章小有名气),早在1934年就曾经对同学夏鼐(后成为著名考古学者)说,他未来想挖明十三陵做考古研究。

1955年12月,在吴晗的坚持下,再加上主席的首肯,最后成立了“长陵委员会”。

(郭沫若指导挖掘定陵)

当时这其中还有一个插曲,主张保护文物的一方,主要时郑振铎、夏鼐等人,主张选择了一个更小的皇陵献陵当做“试掘”目标,但被郭沫若和吴晗等人被否定,于是轰轰烈烈的挖掘定陵运动拉开序幕。

我国古代是一个盛行厚葬的封建社会,因此历代的许多陵墓都陪葬着数之不尽且价格不菲的陪葬品。这些珍贵物品引来无数盗墓贼的日夜惦记,因此国家在合适的情况下不得不提早挖掘出来,以便及时进行文物保护。

由于大家都进行政治学习,没人进一步处理,这导致丝织品开始腐烂发霉,全部都开始变硬、变脆和变色,然后萎缩,出现大面积的黑斑,发霉发烂,用手一摸,就变成碎渣。

但这一招在定陵地宫之中并不奏效,等到木佣拿出来冷却之后,随着水分的流失,全部收缩变形,原本一个个活泼可爱的少男少女,全部都萎缩成了可怕的老头老太。

总之,开掘定陵,由于经验不足,的确有很多宝物最终被毁坏。有了定陵的教训之后,中国的考古事业几乎不再进行主动发掘,往往都是抢救性发掘(比如,哪里修路发现墓葬,或者盗墓贼光顾之后的墓葬),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进步。

定陵当年是在郭沫若,吴晗等人的推动下挖掘的,郭沫若非常热衷于挖掘帝陵,曾说过自己这一辈子最想挖的帝陵是秦始皇陵,李治的乾陵和朱棣的长陵,但由于之前没有挖掘帝陵的经验,所以他们调查研究后决定先挖万历皇帝的定陵积攒一下经验(试试水)。

为了避免悲剧再次重演,国务院于1997年下发了《关于加强和改善文物工作的通知》,明确了“由于文物保护方面的科学技术、手段等条件尚不具备,对大型帝王陵寝,暂不进行主动发掘”。

我们从发掘完定陵之后,国家就不再主动性发掘帝陵的规定就可以知道,定陵的考古发掘完全是为了满足极少数人的私欲、好奇心和沽名钓誉的结果,不知道当年一力主持发掘的那个特级专家,那个铁骨铮铮的某老,如今在九泉之下,如何面对华夏子孙?

2015年3月,十三陵文物搬家工作正式启动,历时8个月,定陵出土的3000多件文物终于有了新家,重回地下,永久保存。

定陵里的珍贵文物确实很丰富,各种珍珠5000余颗,各类器物3000多件,包括金银玉器,丝织品等,像著名的金丝翼善冠,孝端皇后凤冠就是出自定陵。

一、首当其冲的就是丝织品。

但是,吴晗一意孤行,他认为我们现在有老一辈的考古学家,还有刚毕业的大学生,从人力物力来看都可以胜任。

定陵是唯一一个经国务院批准主动发掘的帝王陵墓。也是至今最后一次主动去发掘帝王陵墓。

因为郑振铎清楚的知道目前中国的考古技术水平还很低,根本无力进行针对帝陵的大规模的发掘,即使强行挖开,陵中的文物保存、复原方面也缺少相应的技术。

扔到山底的棺椁木板被一些当地人捡起,有的老人把它们改制成了自己的棺材,有的山民把它们改制成木箱木柜,据说他们家里的小孩子调皮,钻进木箱子里,因为盖子太沉顶不动,后来被憋死在了箱子里。

里面有三个硕大无比的朱红色棺椁,静静地排列在棺床上。这就是万历和他的两位皇后长眠之所。

(破损的万历龙袍)

1955年,文化部文物局局长郑振铎、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夏鼐获悉有人向上级请示准备挖掘明长陵(明成祖朱棣墓),大吃一惊,苦苦阻拦,最终计划被批准了,但是,不是挖掘长陵,而是定陵(万历皇帝墓),因为“长陵太大了,找一个小的试掘!”,之所以选择定陵,主要是定陵建设年代较晚,地面建筑完整,容易修复,而且万历皇帝统治48年,史料会更多一些。

第一个遭到损毁的是万历皇帝棺床南北两端,8只木箱内的陪葬木佣(7只木箱内是人佣,1只是马佣)。由于地宫之内较为潮湿,经历了400多年,木箱和木佣早已腐烂变质,完整的只剩下300只。

由于当时我们的技术手段较为落后,考古发掘没有经验,再加上当时社会环境较为严峻,于是就造成了很多定陵出土的文物没有得到及时保护。

吴晗开始并没打算挖定陵,而是想挖永乐皇帝的长陵

数天跑,专家到山下去找,结果也没有找到,被山下的群众给捡走了,捡走后也倒了大霉,一对老夫妇捡了些,给自己做出两口棺材,棺材做好就去世了。另一家更惨,用这些金丝楠木做大棺子,结果家里的四个孩子跑到里面玩,被扣在柜子里活活闷死了。

出土的妆花织物是专供“上用”的御用品,大多数是皇帝的龙袍和龙袍料,数量之多、用料之考究、织造之精美、配色之华丽,举世罕见。刺绣有衮服、龙袍、女衣,甚至是小件膝袜,多达118件,各种织品出土时颜色鲜艳。

那个特殊的年代,万历皇帝刚出土没多久,就被勇敢的小兵们,当做活生生的反封建教材捣毁了,拖出来之后,用火少,用石头砸,用脚踹,这个封建社会的大毒草被连根拔除了。

第二种东西就是万历包括两位皇后的大棺材。这三口大棺材是用金丝楠木做的,一个人伸腰进去,根本摸不到底。

二、帝后的金丝楠木棺椁。

于是,一个超豪华的“定陵发掘委员会成立了”,包括:科学院院长郭沫若,文化部部长沈雁冰、北京市副市长吴晗、人民日报社社长邓拓等9人。

第二类是棺材。

而考古队员没有充分掌握保护丝织的知识,仅采用普通的装裱手法进行防护,不料装裱完后,文学家沈从文过来一看,就看出这些明朝衣服被装反了,特别是工作人员在装裱过程,采用了一种未经专业考究的塑料软化剂,这些药剂在挥发掉水份后,直接就把出土的明朝皇族衣物给硬化了,最终让文物惨不忍睹。

而且郑振铎说,当时我们古物的保存、修复技术不过关,对大型陵墓进行发掘,连发达国家都都感到头疼。

现在摆的就是新做的。

到了1965年,以郭沫若为首的一批史学家再次提出发掘长陵,希望能挖出《永乐大典》,被周总理及时否决。

定陵发掘后,考古界挖掘帝王陵墓呼声高涨,幸亏在郑振铎、夏鼐的极力建议下,国务院下文,停止对一切帝王陵墓的发掘工作。

我们以万历皇帝的龙袍为例。龙袍在出土后就开始逐渐碳化,失去了原来的色彩,折痕处很快变黑、碎裂,感觉整件衣服都已经“酥”了。可是它还是出土的丝织品中保存较为完整的了。

由于当时的文物保护技术落后,首先导致刚出土的明朝丝织锦布严重损坏,本来这些丝织物处在地宫密封空间里丝毫不动,一旦脱离这种环境,那么空气的水分跟氧分等化学元素就会入侵,使得文物迅速产生霉朽形成劣坏,甚至有的文物一遇空气就瞬间化为一滩灰尘。据说当时出土的3000余件文物里,有明代皇帝跟两个皇后的随身服饰以及上百段罗纱锦织,约近600件,属于出土种类最高的文物。

考古队员们知道后,却也无能为力。后来,夏鼐专门跑到仓库去看,留下了两行老泪,但也无可奈何。

万历皇帝尸骨,最后竟然被大火焚烧

有人说,当时考古队是不注重文物保护的,这句话大错特错。当时,考古队的队员们都是考古专业毕业,他们当然知道保护文物的重要性。只不过是缺乏经验,才导致很多文物最终损毁。

因技术手段的欠缺,陵墓中的木佣全部缩水变形

(万历皇帝)

这些大棺材都是不可多见的帝王棺材,就算不要,车成珠子也比扔了强啊。

定陵中万历皇帝身穿的缂丝十二章龙袍,龙袍上所绣的精美绝伦的图案,复杂的缂丝工艺,珍贵的材料,都堪称是一件艺术品。可见当时手工艺的发达,制作这件龙袍,需多个纺织好手连续不断织造10年才有这龙袍之精美,是无数匠人的心血。


选来选去,选定了明仁宗的献陵,但考古队挖掘了几周之后,却始终找不到入口,于是临时决定挖掘万历皇帝的定陵。

1956年5月19日清晨7时,随着发掘队副队长白万玉一声令下,中国皇陵第一次主动地用考古方法进行的挖掘行动开始了。历史是如此的巧合,一年后的5月19日,定陵地下玄宫的入口金刚墙显露在发掘队员的面前,打开墙壁的那一刻,“扑”的一声闷响,一股黑色的浓雾弄洞中喷射而出,霉烂潮湿的气味弥漫开来,雾气渐成缕缕轻烟,砖一层层抽掉,露出了用整块汉白玉做成的两扇地宫大门,历经300年仍洁白如雪,没有机关,更没有暗器,地宫一开,所有的珍藏品都大白天下。


后来,附近的老乡将棺材运回家了,拆解之后,重新打造了两口棺材,然后棺材打造好了之后,有几个调皮的孩子跳进里面玩耍,结果闷死在里面了。

因此,考古队必须赶快对这些木佣进行清理。按照国际上通用的保存方法,这些木佣应该放置到零下200℃的气温中,将水分脱去,然后放在玻璃箱中保存。

这就是定陵三大被破坏的东西,还是蛮可惜的,所以定陵之后,中国就不再挖掘帝陵了。

欢迎关注、转发、评论,葛大小姐和你一起读有趣的历史!

歪眼小史工作室出品

尸体还铺上一层织金妆花绸缎。 所有的人注意力都在棺椁中的万历和皇后身上,没有人注意到棺中的陪葬品应该怎么长久保存。

最后,就是万历和他两个皇后的尸骨,虽然历经百年,但骨架却仍然保存完好。

1955年10月4日,由郭沫若牵头,茅盾、吴晗、邓拓、范文澜、张苏等文化大咖联名的一份《关于发掘明长陵的请示报告》送到了政务院。

然而现实很很的打了这个委员会的脸。 经过多次寻找,别说发掘,就连长陵的地宫入口也没找到。

当时的工作人员并没有找到合适的保存方法,只是想当然的加了一些防腐剂,结果可想而知,丝织品刚一出土就变色、萎缩,不久之后开始发霉,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坏。

不过,由于当时中国对文物保护的技术还不成熟,也造成了很多珍贵文物严重受损,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丝织品。

所以说挖掘定陵不仅是对先人的大不敬更是我们中华文化的一大损失,也因此周总理后来了解到挖掘定陵的具体情况后便下令停止对定陵的一切挖掘工作,尽最大努力恢复定陵原貌并决定今后不再挖掘其他帝陵,除非能完全保证陵墓及陵墓内文物的完好无损。

木佣的失败,拉开了文物损毁的序幕。

因考古队进行政治学习,万历两位皇后的丝织陪葬物全部发霉腐烂

万历的棺椁为松木精制而成,虽然过了400多年已经腐朽,但仍是有价值的文物。

当时,沈从文想去看看这些织锦,去的时候,发现技术人员在装裱的时候,露出来的是反面。沈从文觉得奇怪,说不应该露出正面吗?

其次,第二让人痛惜的文物,是万历皇帝和两位皇后的3口由上等金丝楠木制成的巨大红漆棺椁。

不过,由于长陵建造面积实在太大,一时难以找到墓道,考古学家们只好放弃原有计划,决定先找一个小点的陵墓进行试掘,等积累经验后再发掘长陵。于是在经过一番调查后,他们偶然发现定陵有塌陷漏洞,由此定陵便成为他们挖掘的对象。

献陵有幸逃过了一劫,定陵的灾难开始了。

消息一经公布,引发了海内外无数艳羡的目光和赞叹之声。据统计,定陵地下宫殿共出土了各类器物3000多件,其中有金器、银器、玉器、珠宝、金冠、凤冠、兖服、冕旒、百子衣等,其中尤以万历皇帝的缂丝十二章衮服龙袍和皇后的罗地洒线绣百子衣最为珍贵。

第一类是丝织品。

考古人员对服饰进行装裱保存,结果很多都装裱烦了,沈从文先生观看的时候,当场指出来,很多都是反面朝外。

可悲的是,万历和两位皇后的棺椁居然就随便遗弃在地上,其他的稀世珍宝出土后就被保存在定陵地面上的老文物库房这几排小平房里。

至此,定陵文物终于离开了存放60多年的小木屋。

在小将的围攻下,当时定陵的仓库保管员不得不交出钥匙。小将们将考古队员们花费一年努力,用铁丝穿起来的尸体毁坏,然后上街批斗,最后一把火烧掉

定陵的宝贝刚刚出土,就遭到了灭顶之灾。

1965年他再次向周总理提出发掘长陵。周总理则以一句“我对死人不感兴趣”彻底否决了这个提议。

说起对定陵的发掘,那真是一段比较痛心的历史。

可是,如此珍贵的棺椁,却被当时的考古人员弃之不顾,如垃圾般被扔到水沟中,再不能修复,怎能不生唏嘘。

悲剧如万历尸身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因为技术的原因,定陵的发掘痛失了哪些珍贵文物?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