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历史上有过哪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实验?

我是老威,我来回答。

前苏联曾经在40年代末进行过一次恐怖的睡眠实验,由军方和科研人员组成,为了研究士兵在战场上究竟多久可以不睡觉。但是这个实验确实相当地恐怖

如果天气不够寒冷他们就制造冷风,带人体受冻后用木棍敲打被冰冻部位,直到敲出与木板一样的声音,再研究人体冻伤过程。

  • 日本731部队曾经做过一个实验,名为“母爱实验”,这个实验被曝光出来的时候,西方舆论界一片哗然,惩办战犯的呼声达到了最高。

    据日本人记载,为了测试梅毒抗生素的威力,日军首先将怀孕的女“马路大”作为感染梅毒的实验体,之后再进行活体解剖,就连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放过。她们被剖开肚子、取出内脏,然后悲惨地死去。而日军会把她们的心脏、脑子以及其它器官制成标本,浸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

    讽刺的是,这些731部队的成员,战败后连夜逃离东北,回国后加入了日本的医疗组织,有的甚至成了日本医学界的高层,不受任何罪责地活了下去。1959年,67岁的前731部队首领石井四郎,在东京因喉头癌去世,至死都没有受到任何的审判。

    (写到这里我已经双手颤抖了,整个人快炸了,但是我必须写下去,务必让更多人知道这些禽兽所为。)

    731部队这么“出名”主要除了他们禽兽般的事迹外,还有个原因是当时被日本电台曝光过,但很多人不知道在中国犯下累累罪行的除了731部队,还有日本别的部队。

    这实验的残忍就在于其违背人性,可以说想出这个实验的人,一定是人格不健全的人,其缺乏为人最基本的感情。

    双胞胎父母悲痛欲绝,四处求医诊治,就在这过程中,他们遇到了约翰.曼尼博士,他用自己的科学理论说服了男孩父母,愿意把小布鲁斯交给他“诊治”病情。

    没想到这个科学名人不但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曙光,更是把他们引向了更深的深渊。

    一般别的国家做生化武器,大致都是用的老鼠或者是兔子、青蛙等等,可是他们却是用的活生生的人,还都是中国人。为了更好地观察实验结果,他们会在人清醒的时候,用刀慢慢地刨开人的肚子,然后进行活体解剖,手段无比的残忍血腥。

    有个好事的还以为是埋在地里多少年的美酒呢,于是斗胆喝了一小口,但是除了有点苦涩没有其它什么感觉,可是晚上回去就不能吃饭了,半夜开始浑身水泡,痛苦的嚎叫不断,天没亮就死掉了,而另外接触液体的人夜里都迎来人生恶魔时刻,浑身上下疼痛难忍,有的甚至满地打滚,送到医院更是满身水泡,痛苦异常,难以医治,没几天又死掉两人。
    模拟当年人体实验场景

    人类历史上让人毛骨悚然的实验非常的多,如:孤儿恶魔实验、美国核爆炸平民小白鼠实验、奴隶实验、连体婴儿实验、同性恋改性实验等等,在这些实验中人类被当成比小白鼠还不如的试验品。

    直到23岁时,布鲁斯还成功的和一位女性步入了婚姻殿堂,并相继收养了三个孩子,看起来也是幸福满满。

    抗日战争时期,在日军731部队的驻地哈尔滨关押着众多从中国东北、朝鲜、苏联等地抓来的无辜女性。其中很大一部分被作为“马路大”使用。有一些漂亮的女“马路大”,在被日军施暴后不幸怀孕,但仍然不能逃脱被杀害的命运。

    可是日军侵华开始,就是一群野兽,没有半点人性。从旅顺大屠杀开始,日本军队就充满野蛮。

    北支甲1855部队;

  • 将人置于不同距离和位置下进行投掷手榴弹爆炸研究。

    • 冻伤实验

    1. 来自于社会上各类人群议论的压力,更是看到孩子的痛苦,布鲁斯父母断绝了和约翰.曼尼的联系,更愿意支持孩子的意愿,恢复男儿身。

      在人类的进化论上,一直都认为人是由灵长类的哺乳动物进化而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有一些疯狂的科学家,做出了一些惨绝人寰的杂交实验。这其中最为有名的莫过于前苏联科学家伊万诘夫主持的伊万诘夫生命科学计划。

      约翰.曼尼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是一位性与心理专业的博士,当时在加拿大科学研究方面特别有名,经常被邀请在各大电视节目讲座上,他宣扬的是“性别中立理论”,主要阐述人类性别认知是后天培养,如果幼儿在出生后对其性别有指向性引导,他们会逐渐摆脱先天性别思维。

      儿童在出生时是无性别差异概念的,对性别的认知几乎都来自于后天的环境和教育。如果从小对儿童进行“性别的再分配”,并加以正确的培养,他们都能摆脱原来的性别。

      他们首先把浸透了哥罗仿(麻醉药)的脱脂棉捂在那个躺着的中国少年的嘴和鼻子上进行了全身麻醉。然后再用酒精擦干净少年的身体。

      其实在1981年11月,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所著《恶魔的饱食》一书已经在日本出版发行。作者倾尽十多年心力,冒着生命危险采访了原731部队人员,还越洋渡海前往美国,费尽周折挖掘出美国、日本等密不外宣的大量档案资料,并赴中国进行现场查证,彻底揭开了关东军满洲731细菌战部队在中国进行活体实验以及细菌战的恐怖的全貌,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震惊。

      毛骨悚然的实验 罪恶滔天的事实

      他们不但用男人男人实验、也用女人、老人。有刚分娩不久的妇女被做冻伤实验,他们将她的手放在水池里泡,然后再在寒冬里冰冻,最后再自然解冻。就这样反复冻伤、反复解冻后,她的既肌肉全部坏死,手臂以下的肌肉全都脱落,只剩骨头。

    • 活体解剖

    1. 活体解剖的必须要让对象处于绝对清醒状态,也就是说被实验者不能打麻药。日本的军医认为被麻醉后所得到的数据是不真实的,因此解剖时,那凄厉的惨叫声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2. 他们还对囚犯进行外科手术,拆除被实验者的器官,而这些手术的过程都是要对象还活着的时候,其中被摘除器官者包括男人、妇女、儿童、婴幼儿以及孕妇和婴儿。
    3. 还有些囚犯被迫研究腹部手术,他们把囚犯的胃切除后将食道连到肠子上,来研究囚犯吃的食物时怎么样消化,还有些人被移除脑、肺、肝等器官。
    • 他们有的被强奸、殴打、圈禁、无麻药手术、改变性格、改变性别等花样百出,而这些一个个生命的逝去却造就了那些“屠夫”的名利双收。

      比起这些残忍的实验,731部队对中国人的各种实验才是真正的罄竹难书,这是一桩桩历史无法抹去的罪证,他们堪比地狱里的魔鬼。

      据说,\\\”马路大\\\”在日语中的意思是\\\”圆木\\\”,意为可以被任意劈砍、丢弃和焚烧的木头。可见在这些罪恶的日本人眼中,这些女性的生命就如普通的木头一样,被他们随意践踏。

      第三天省里来专家调查,结果发现这就是臭名昭著的日本731研究基地,透明液体可能是遗留的炭菌(通常叫芥子气),很多村民只是远远的闻到气味,结果晚上就出现腐烂、疼痛、器官损坏 ,当年的日本法西斯违背战争公约,拿活人进行细菌感染、病毒培植实验,战争魔鬼有多可恶可见一斑!
      当年的照片
      湖南衡阳被日军杀害者的头盖骨

      可能有人不了解日本731部队,这里金兔简单介绍一下,731部队是二战期间日本专门负责生化武器研究的部队,又称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表面上研究防疫疾病以及净化饮水,实际上是用抓来的中国人、盟军战俘做生化武器的活体实验。

      记住历史,并不是延续仇恨,只为了记住民族的苦难,希望那样的悲剧不再重演。

      20世纪60年代,加拿大科学家约翰.曼尼做过一例小男孩变性试验,把小男孩装上女性生殖器,长期喂食雌激素,并与双胞胎哥哥床上性别演练,其过程令人毛骨悚然。

      士兵想把这4个人强行带出屋子,但是这4个人拼死抵抗,他们不愿意出去,希望留在这个屋子里,在抵抗的过程中,有一个士兵的脖子被抓破,流了很多血而死,还有一个士兵的腿部动脉被咬破,也是流血过多而死。

      第二次他分别对雌性黑猩猩和一名非洲女人进行人工授精,黑猩猩注射人类精子,非洲女人注射黑猩猩的精子,据说黑猩猩和非洲女人都成功受孕了,只不过结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这位人员断断续续地说道:“即将往室内送毒气时,偎依在母亲脚下的那个女孩还抬起头来,从玻璃屋内以好奇的目光环视着四周。母亲用双手静静地按着这颗放射出天真目光的褐色头发的小脑袋。这时,女孩把头贴在母亲的怀里,一动也不动……正在这时,毒气喷射进来了。”

      说一个前苏联关于人兽杂交的实验,笔者认为这种反人类违常理的实验,最让人毛骨悚然。

      即使是再“限制级”的恐怖片,恐怕也拍不出比这更血腥残忍的景象,对于731部队来说这就是他们所谓“圣战”的一部分,这就是他们口中的“大东亚共荣”。本书也记录原731部队人员的证词。

      在这些恶魔的回忆中,当年的“实验”情况又是怎样的?
      惨绝人寰的毒气实验

      原516部队人员作证说:“和实验室相连接的粗管道中有一个用铁板制的气闸……电风扇一转,气闸一拔,毒气就流进关着\’马鲁太的小屋里……由于风的压力,每次往外拔气闸都要费很大劲。要拔出这块铁板,必须按照命令行动,还得要快速,通常是由两个士兵一齐用力才能拔出来。……大实验室里安装有一台岛津制作所制作的毒气浓度计,可以测定\’马鲁太的死亡与毒气浓度相关的数值。”

      研究人员受不了,一枪击中了他的心脏,最后实验对象说了句“好接近自由”,然后就死了。

      日本现在虽然经济发达,可是其民族性决定,这个民族无论怎么发展,就是不能发展成一个大国。因为其民族性已经决定了!

      屋子里还有一个单向的窗,外面可以看到里面,但里面看不到外面。为了保证这5个人一直保持清醒的状态,科研人员往小屋里释放了一种毒气,这种毒气在剂量非常小的情况下能够让人保持清醒,但是量大了就会把人毒死。

      这5个战犯被关在了一个封闭的小屋里,这个小屋里有床,但是没有枕头、被子。有一个书架,有很多的书,有足够的水和干粮,够5个人吃30天。里面有麦克风和喇叭,以保证外界的科研人员和里面的人进行交流。

      提起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防疫给水部队,就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它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累累罪行。这支部队是日本在侵华战争中进行细菌战的急先锋,同时也是一支热衷于用人体进行恐怖实验的魔鬼部队。

      在最初的5天里,这5个人表现的都很正常,并且彼此之间都有交流。

      2018年1月21,日本的NHK电视台播放了一部揭露日军丑行的纪录片《731部队——人体实验是这样展开的》。 其中就提到,日本731部队在侵华战争中一直致力于研发各种细菌战武器。他们喜欢把细菌注入水果,然后把这些水果分发给饥饿的“马路大”们吃。等到这些实验者感染细菌以后,再对他们进行活体解剖实验,以观察这些细菌在人体的生存情况。

      随着布鲁斯的一天天长大,一天天的食用雌激素药物,他的胸部开始有了明显女性特征,而且通过长期观察,发现布鲁斯相比于布莱恩更加的爱干净,讨厌脏乱,更加的有女性气质。于是约翰.曼尼赶紧写下论文,告知全世界自己的理论是正确的,是有说服力的。

      第十五天,科研人员完全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于是就和军部商量进去看看情况,军部也同意了,于是就切断了毒气,换上了新鲜空气,士兵们也来到了实验室的门前,就跟屋里面说,所有人都趴在地上,我们要进去检查设备,如果你们配合我们就提前释放你们,如果你们不配合我们就击毙你们。这个时候屋子里却传出了说话的声音,“我们并不想被释放。”这个声音很平和,没有歇斯底里。科研人员和军方就更加感到奇怪了,马上就打开门冲了进去,冲进去后,马上就响起了被实验者的尖叫,然后又听到了士兵的尖叫,因为他们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惊了。5个被实验者中有一个人已经死了,躺在床上,身上的肉都已经没了,很多他身上的肉被堵在了屋子里唯一的排水口里,因此导致屋子里积了大约4厘米厚的水,这种水混合了多少血液、多少屎尿都不清楚了。剩下的4个人状态非常差,按照医生的说法,这4个人不能算还活着!他们身上有很多伤痕,如手指指尖上的骨头都已经露了出来,肚子都破开了,肠子都流了出来,非常恐怖!

      这部纪录片之所以引起无数波澜,在于记录内容的真实与残酷令人害怕,纪录片详细揭露了日本731部队当年在中国进行的细菌武器研究以及进行活体实验的种种滔天罪行。

      所以说原子弹下无冤魂,日本军国主义下的日本民族,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因为每个日本人都在为其战争服务。

      即便是妇女和儿童,也没有摆脱这种惨无人道的遭遇,虽然有时候他们会被救治,但救治的目的是用于另一项人体实验,直至死亡为止。据亲历的日本士兵讲述,被用于实验的囚犯哀嚎不断,现场的景象更是惨绝人寰。

      “我们后二道沟住着50户人家。有39户人家感染上鼠疫而死亡。村子里最早死的人叫张颜延。在中国,谁家里有事,大家都去帮忙,我的小叔也去帮忙处理张家的丧事。当时他二十四五岁,身强力壮,办完丧事回家就不舒服,两天内大腿根长了脓肿,痛得无法走路,两天后就死去了。接着祖父和他的弟弟、姐姐、父亲,我弟弟、婶子和婶子的弟弟先后都死了。有时,一天中两个亲人死去,大家处于极其悲惨的状况之中。一想起当时的情景,心中就难过极了–眼巴巴地看着亲人相继死去,却束手无策。我姐姐脖子周围长了脓肿,越来越大,为了防止感染的危险,把她放在一间小仓库里进行隔离,眼睁睁地看者她痛苦万分却不能给她任何帮助。弟弟在感染后一天就死掉,连句话也没留下。奶奶活下来了,她总要到亲人的坟前去哭泣。”

      一位原731部队人员这样作证说道:“母亲个子不高,一头金发,30岁左右;那个女孩最多不过三四岁……两个人穿的都是白色的裙子。我们问,拉她们来这里干什么?回答是:\’部队再不撤退不行了,你们下狠心给处理掉吧。……于是我们把母女两人架上了台车,没有给她们戴手铐,也没有把她们绑在柱子上,就推进了实验室。看样子,这位母亲已横下了一条心。”

      而这样的荒谬理论在当时缺乏科学证明,他也一直耿耿于怀,想要寻找合适的科学载体证明自己理论的伟大,而在加拿大他也找到了这样的科学实验品。

      “救护队身穿上下连在一起的白色防护服,戴着头巾、防尘眼镜、胶皮手套、口罩等,穿着胶皮长统靴,进行全身防护。作为紧急措施,封锁了流行病地区,进行了消毒,还给居民打预防针。”

      日本731部队的活体实验。

      (来源网络,侵权联系)

      “凡是用氰酸气毒死的\’马鲁太无一例外地呈现出鲜红色……用芥子气毒死的\’马鲁太,全身都起水泡,皮肉都被烧得烂乎乎的,令人惨不忍睹……通过我们的实验获知\’马鲁太的生命强度,大致上和鸽子差不多。鸽子死时,\’马鲁太也断了气。我们整天都进行实验,在731部队一共进行了50多次。”

      日军修建一个长3米、宽2.5米的水池,让被实验者站在水池了受冻,直到上面结冰后再把冰敲碎,把人带回实验室研究冻伤情况。

    • 这个恐怖的实验也是有根据的,但具体情况已经不可考。上世纪苏联确实做过很多关于睡眠方面的实验,他们想制造一种药物能够帮助士兵更长久地在战场上战斗。

      就这样,22个月大的小布鲁斯被约翰.曼尼用作了他的科学实验,他把男孩的睾丸切除,并安装上了女性生殖器,且嘱咐孩子父母要时常引导布鲁斯的女孩行为及思想,而布莱恩就被用作实验比对,在他看来简直完美。

      “可怜的母女俩人紧紧地靠在一起先后断气了。母亲的手始终放在女儿的头上。真是残酷极了!当时我的工作是……握秒表,测母女咽气的时间……那双放在孩子头上的母亲柔软的手掌……37年后的今天,当时的情景依然浮现在我的眼前,久久不能离去……”


      2017年8月13日,日本NHK电视台在夜间黄金时段播出了一部纪录片,该纪录片一经播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这部纪录片名为《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者与人体实验》。

      在纪录片中,那些可恨的日本人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完全没有把中国人当成人看,就好像是在面对一些畜牲一样,拿它们做活体实验。下面,就让我们简单的来描述一下其中的一个片段:那是发生在一间十分潮湿、昏暗的屋子里,有一个身穿白大褂的日本人,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救人性命的医生,却殊不知,他就是一个杀人无数的恶魔,死在他手里的中国人已经不计其数了。

      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这个母亲是会拼命保护孩子,还是会将孩子垫在脚下,以求自己可以活下去!

      手榴弹实验

    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曾采访过731部队的原队员,他们讲述的内容令森村诚一震惊不已,据他们讲述,实验人员会把孩子活活解剖,并拿出内脏称量,放到福尔马林瓶子里,孩子的心脏还在跳动。

    “喂,还活着呢……”

    这个母爱实验就是将母子放在一个密封加热的房间里,地上是加热的铁板,让抱着孩子的母亲待在里面。

    虽然这些事已经成为了历史,但我们不能让历史尘封这些人的罪行,让我们永远记住先人的悲惨遭遇,勿忘国耻啊!

    日军将百姓关在装甲车内,用火焰喷射器对这装甲车炙烤,让人活活烫死,以检测火焰喷射器的威力。

    • 我们来看下731部队对中国百姓进行了那些惨绝人寰的残忍研究:

      • “我的一家19口人,被救护队从死亡线上救出了7口”……

        恶魔部队阴魂不散

        人畜杂交

      日本在战争期间共生产了约7,000吨化学武器,主要为芥子气和刘易士毒气。自1945年以来,日军遗留的化学武器已造成人员伤害事件上千起,受害者已超过2,000人。

      总结语

      在这样没有人性的部队面前,伟大的母爱竟然也显得如此悲壮和无助,即使对于幸存者来说,也被这挥之不去的梦魇纠缠不休。本书采访了受731部队散播鼠疫迫害的无辜老百姓。

      这一只只被“改造”过的小老鼠带来了什么样的灭顶之灾?

      我国名著《聊斋志异》中讲过很多鬼怪将心挖去,将脑袋换来换去的故事。近年来各国的科学家也进行过相关的实验,实际上人活着的标志就是一个脑袋活着,

      俗话“得到你的人得不到你的心”,这个“心”是脑袋、思想、情义的记忆,很多人都在探索人生的意义,这个脸面和脑袋以及社会关系和地位才是人生苦苦追求和依赖的东西!
      能让人扬名立世的不过是功德和一个有趣的灵魂!

      “在玻璃屋里,这位母亲尽力把孩子的头按在地上,拼命用自己矮小的躯体庇护着孩子,然而,不断喷进室内的氰酸毒气像一只魔爪,先夺走了女孩的生命,接着又把这位母亲杀死了。”

      据说,那个“生化武器”就是鼠疫病菌,在日本731部队成功拿中国人的生命做完实验之后,便用这个鼠疫病菌来对付那些抗日军人了。在纪录片中,还有非常多类似的片段,即便是妇女和儿童都没有摆脱灾难,死在了“活体实验”当中。其中,还包括了一些死死抱住孩子的母亲和两岁的孩童。根据亲生经历过的日本士兵讲述,整个731部队的实验室到处都是充满了囚犯的哀嚎声,这个声音从早到晚就没有断过,走进去看的话,现场的景象更是惨绝人寰,让人感到恐惧。

      其余的部队是分支部队,但罪行不比731部队少,其中包括:

      • 在当时来说,没有监控摄像头,所以对于屋子里面发生的事情,只能通过窗户看到。封死了窗户之后,里面的人就不再嘶吼了。

        1910年,伊万诺夫就梦想着要做跨种族杂交实验,他先后多次发言演讲阐述杂交的观点,渴望得到国家的支持,不过他的计划遭到了国内舆论的强烈反对。但是也有个别的神秘财团悄悄出资支援了他的研究。

        更多被活体解剖的人,在解剖结束后,只剩下一堆肉,已经看不出人形。而这些用于人体实验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时刻记住历史,以史为诫,不让历史重演,胆敢来犯,也能“犯我强国者,虽远必诛”。

        关东军659部队;

      • 这部纪录片大大的讲解了当年日本731对中国犯下的罪行,其中,一些很爱国的日本人并不相信这个事实,于是便亲自采访了一些731部队的原队员,这些原队员并没有否认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十分坦然的讲述了自己当年所犯下的罪行,还表示自己愿意以死来赎罪。

        3个人中有1个人不能说话,剩下的2个人一个人不停地哼唱,另一个人蜷缩在床上,头不敢碰到床头,不停地眨着眼睛,随着体力逐渐不支,身体也渐渐展开,头就碰到了床头,马上就死了。

        伊万诺夫有过多次的动物杂交的经验,而人兽杂交还是第一次实施,他先是采集了一个非洲人的精子,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注射到雌性黑猩猩体内,虽然黑猩猩怀孕了,但是最后流产了,实验失败告终。

        在当时加拿大的一个普通家庭里,出生了一对双胞胎兄弟,布鲁斯和布莱恩兄弟俩,然而因为包皮过长,他们排尿困难,需要做手术处理,在手术过程中,由于医生的操作不当,小布鲁斯的丁丁被电灼针烫伤,几乎失去了一切生理作用,依照当时的医学水平,重建生殖器属于天方夜谭,根本没有可能实现。

        他们收到了当年医疗事故医院付给的赔偿金,也停止了继续让布鲁斯服用雌激素,更是把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了他,愤怒之后,布鲁斯决定切除自己两个类似女性的胸部,更是接受了男性生殖器的再造手术,变回了一个真正的男儿身。

        第十三天的时候,又一个人开始嘶吼了,另外三个没有嘶吼的人当中有两个人拿起书,一页一页地把书撕下来,然后把自己的粪便粘在撕下来的纸上,再把纸粘在镜子上,如此外面的科研人员就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情况。

        在前两年,也就是2017的时候,日本某电视台曾经在夜间黄金时段播出了一部纪录片,这部纪录片所描述的就是当年731部队的真相,那一个个残酷到令人发质的片段就这么播放在电视台上,让人们真正见识到了日本731部队在中国所犯下的滔天恶行,这个纪录片一经播出,就立即在我国引起了轩然大波。

        关东军100部队;

      • 细菌战实验

      日本军医把带有鼠疫病菌的物品装上炸弹,然后再人群中引爆。由此产生的霍乱、炭疽、鼠疫,造成超过40玩中国百姓死亡。1940-1942年,日军对宁波、常德、浙赣铁路进行了生物武器空投,造成大量军民死亡。

      • 对于这样丧失人性的日本部队来说,他们的所谓“武士道精神”中不存在失败这个词语。当他们意识到末日将近的时候,不仅没有丝毫收手之意,反倒变本加厉的开始布置在中国细菌战的“后续工作”,给中国人民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抗战胜利63年来,日本部队遗留在中国境内的化学武器成为了危害中国人民生命安全的重大隐患。

        从这个沉睡的少年身上依次取出肠、胰、肝、肾、胃等各种内脏,分别计量之后把它们丢进了桶里。放在计量器上的内脏还在蠕动,所以指针在摇摆,队员很难看准刻度。接着他们又把丢进桶里的内脏放到一个装有福尔马林液的大玻璃容器里,盖上盖子。沾满少年体液的手术刀闪闪发光。由于雇员熟练的“执刀”,少年的上半身在流血中几乎变得空无一物了。取出的内脏,泡在福尔马林液中,还在不断地抽动,进行着收缩运动。

        强迫女性与马、狼、狗交配,寻找所谓的劣等民族优化的办法。

        所以说日本这个民族无论怎么进化,其骨子里的野蛮都是磨灭不去的,其文化就是有小礼而无大意。

        在西方至少有基督教条在约束着西方,使得西方士兵,即便是德国纳粹士兵,也会有真正的愧疚感和恐惧感。

        其实只有布鲁斯的父母知道,布鲁斯性格上更愿意和男孩玩耍,也更加喜欢男孩玩具,而且做事风格也更像男孩子一样以武力方式解决问题。

        呆在一旁的人员把装有少年内脏的容器一个个地拿走,而对这个被迫死去的少年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在他们看来,甚至连判刑都不需要。少年只不过是摆在恶魔餐桌上的一块肉而已。队员双手捧着玻璃容器在走廊上一走,由于摇晃,内脏在溶液里不时作响,收缩了起来。由于容器重,生怕摔倒,他们使出全身的力气,捧着它,缓慢地走着……

        但是科研人员还是可以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因为在屋子里面有一个检测氧气消耗量的装置,通过这个装置显示,这5个人还是活着的,而且这5个人应该是活的很兴奋的,因为当时的氧气消耗量就相当于5个人在大量活动之后的氧气消耗量。

        拔起气闸的同时,站在玻璃实验室外的731部队人员,手里拿着秒表,贴近玻璃,自始至终地观察“马鲁太”的变化情况。这时,16毫米摄影机也跟着转动起来。被绑在台车上的“马鲁太”,吸进了从管道送进来的氰酸气,发出猛兽般的吼叫声,疯狂地扭动着身体。片刻之后,嘴里向外吐着白沫,瞪圆了两只眼睛,把四肢硬直一挺,脑袋立即耷拉下来,这个“马鲁太”就断气了。

        经过医生的抢救4个人中有3个活了下来,有1个在挣扎的过程中死去了。这3个人的状态也非常不好,研究人员建议军部安乐死这3个人,但是军部并不同意,军部认为实验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于是这3个人又被送进了屋子里,屋子也重新通上了毒气,这3个人马上就平静了下来,也不像在医院的时候那么挣扎了。

        纪录片中说到,日军将伤寒细菌注入水果中,等细菌繁殖成功后,就给抓来的百姓吃下这些水果,还会把他们关进房间,散布鼠疫病菌,致使抓来的囚犯全部感染。

        翻开《恶魔的饱食》,731部队令人发指的行径历历在目,很难想象作为高等生物的人类竟然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中国少年按照命令脱光了上身,躺在解剖台上。这位少年还不知道自己身上即将发生什么事情。然后脱掉他的裤子。…这位少年年龄约为十二三岁。

        731部队的存在,放眼世界也仅仅是日本人做了出来,即便当时日本已经西化了将近半个世纪,可半点博爱思想都没有学到。

        到了第六天的时候,有些人就出现了妄想症的症状 ,他们也不再交流,而是走到麦克风那里小声地说话,他们说话的内容大多都是攻击剩下的4个人,似乎是要取得研究人员的信任。

        因为人类和黑猩猩的基因相似度达到惊人的99%,所以伊万诺夫选择了黑猩猩和人类进行杂交。为了寻找优质的黑猩猩,伊万诺夫秘密前往非洲的几内亚,同时花钱雇佣当地人捕猎黑猩猩,并在几内亚建立了实验基地。

        为了解决被梅毒困扰的日军部队,731部队利用女性对梅毒进行研究。他们强奸女性使其感染上梅毒病菌,然后再研究被强奸的女性身上各器官的变化,有的女性还被迫怀孕以检测病毒对婴儿的感染性。她们大都遭到惨无人道的活体解剖,并在手术中死亡。

        • “拿走!”

          因为伊万诺夫将黑猩猩和非洲女人带回苏联之后,在实验结果没有出来的时候,他的实验被曝光了,伊万诺夫遭到指控,同时他开始了逃亡生涯。有传闻说伊万诺夫在死前曾把一些“怪物”放了出去,而也有人在山里看到一些野人的踪迹。

          因为这个实验是人类有记载以来,最反人性、反道义的一个实验,很难想象开化几千年的日本民族,骨子里居然还是这么野蛮。

          原731部队和516部队人员一致证明,每逢在玻璃小屋里进行实验时,同“马鲁太”一起放进去的还有小鸟、土拨鼠、狗和鸡等动物。根据使用毒气的种类和浓度的不同,“马鲁太”的着装也有所不同。

          而且从小两孩子就在约翰.曼尼的的指导下,进行性演练,让他们更加早的知道、懂得自己的身体特征和区别,如今看起来,简直是残忍万分。

          它对外号称是“防疫给水研究731部队”,实则它们根本就没有做什么防疫给水,这个名字只不过是用来掩饰罪行的而已,它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将一个个活生生的中国人给绑在一起,然后拿它们来做生化研究。

          军部指挥官见状,下了命令,把研究人员也关进这个屋子,一名研究人员马上拔出枪,爆了指挥官的头,然后又拿枪打死了那个不能说话的实验对象,如此实验对象只剩下1人了。他用枪指着这个唯一活着的实验对象问道“你究竟是什么?”

          杀人于无形的鼠疫

          “马鲁太…..少年并没有进行什么抗日运动。后来,我才知道解剖他是为了取得一个健康的男少年的心脏。由于这个缘故,这个少年就活活地被解剖了……”,后来,一个原731部队人员回忆当时解剖情境时这样说道。

          火焰喷射实验

        不过还是在38岁时,因为穷困潦倒,把自己的故事卖给了当时的一个电影商人,而导致被骗,妻子打算离婚,生活没有经济来源,从而导致了他的自杀。

        一位资深的雇员从围绕着解剖台的田部班成员中走出来,手握手术刀靠近这个少年,然后他沿着少年的胸腔用手术刀开出了一个Y字型。再用止血钳进行止血,鲜血不停地流出,露出了白色的脂肪,活体解剖便开始了。

        “鼠疫流行时,我家周围出现了许多黄色的老鼠。用木棒敲打老鼠皮,跳蚤就直往下掉。正当我们在死亡的深渊里进行挣扎的时候,中国人民政府派来了救护队。”

        这些分支部队都参与过人体解剖、细菌实验等活体研究。

        将要进入青春期的这个中国少年的姓名,恐怕同无数“马鲁太”一样,至今无人知晓,他本人也不会知道自己被活生生地解剖的理由。在被迫短短的假寐状态中,他丧失了一切……

        将身体强壮的人抽去大部分血液,此刻人全身痉挛,几个军医都无法按住。然后他们立刻输入马的血液并观察情况,结果这些被实验者全部当场死亡。

        • 荣字1644部队;

        • 波字860部队;

        • 医生在对他们身上的伤痕研究后发现,他们身上的伤痕都是自残造成的,而且有人还吃自己身上的肉,屋子里明明留了很多的食物但他们都没有吃,他们吃的是自己身上的肉!

          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很普通的苹果,然后在这个苹果里面打入了它们最新研究的生化武器。在这个生化武器也就是一种“细菌”在苹果内成功繁殖之后,他便将这个苹果喂给了一个中国人吃,那个中国人根本就不愿吃,可是却被另外两个日本人强行打开了嘴巴,逼他吃完。这个中国人吃完了苹果以后,就被这些日本人给带进了一个住满中国人的屋子里,结果没过多久,这一屋子的中国人全部都被那个苹果给害死了。

          人马血液互换实验

        注:“马鲁太”系731部队内对在押活体实验用人员的称呼,日语“MARUTA”原意为“圆木”,在这里把人视为任其随意使用的实验材料。一旦被送进了731部队,无论哪国人,都不再称呼人的姓名,而称XX号“马鲁太”了。

        不知是谁这样说道,这可以再造一个活人。取掉胃,切除肺部之后,中国少年只剩下头部,一个小小的光头。凑班的一个人把它固定在解剖台上,在耳部到鼻子之间,横切了一刀。在剥开头皮之后,开始锯头,头盖骨被锯成三角形之后取了下来,露出了脑子。部队人员用手插入柔软的保护膜,像取豆腐般地把少年的脑子取了出来,又迅速地放入装有福尔马林液的容器中,解剖台上的少年只剩下四肢和一副空躯壳了。到此,解剖结束。

        第十天的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开始大声地吼叫,他连续吼叫了三个小时,直接吼破了嗓子,而另外4个人对此毫无反应,他们还是轮流对着麦克风说话。

        纪录片中还提到,进行这些惨无人道实验的人员,大多是从东京大学、京都大学等日本高校招募而来的医学人员,他们接受了日本政府的巨额资助,转眼从治病救人的医者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他们为了知道人究竟可不可以不睡觉,人长时间不睡觉究竟会怎样,于是他们就找了5个战犯,对他们说,如果他们能够30天吧睡觉,那么他们就可以被释放。当然这本身就是一个谎言,但是这5个战犯听了觉得也不错,非常地开心,因此在一开始的时候是非常地配合的。

        他们不用老鼠,不用兔子青蛙,而是用活生生的人,为了更好地观察实验结果,甚至在人清醒的时候刨开人的肚子进行活体解剖。

        研究对象突然就说了一句非常有哲理的话\\\”我们其实就是你们,是你们内心的邪恶。”

        大概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东北某个村里正在盖新房屋,突然挖出像个酒坛的玩意,大家都感觉好奇纷纷上前观看,罐子不像古代物品,但是又没有具体日期,大家打开罐子发现有白色透明液体。
        原731部队成员回顾历史

        冈字9420部队;

      日军也是世界上屠杀俘虏最多的国家,其完全违背了国际法,完全违背了一切道德准则。

      每当我们一说起,在人类历史上有哪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实验,我们就不得不提到日本的731部队了,这支部队经常会拿中国百姓来做“活体实验”,堪称是残忍至极,也许有些人对这支部队还不是很了解,那就简单的介绍一下这支部队。

      更令人发指的是,光在1938-1944年间,日本的731部队在东北地区对大约四万多名女性进行了\\\”人畜\\\”杂交实验、梅毒感染实验。为了观察胚胎变化,他们甚至直接解剖活体孕妇。这些受害女性多是中国人,也有少数苏联人和朝鲜人。她们无一例外地被称为“马路大”。

      强奸与梅毒实验

    20年前,电影《黑太阳731》上映,片中这支恶魔部队丧心病狂的“活体实验”行径,让人至今想起来都头皮发麻。

    现在看来,这个残忍实验更是折磨在人性上,它让一个本该快乐的童年男孩变的更加的痛苦。自身的伤痛,周围人的嘲笑,社会的舆论,家庭的误会等,最后使得布鲁斯以结束生命来结束了这个故事。

    当然了,它们现在还依然活得好好的,根本就没有拿死赎罪,在他们讲述的内容当中,有一个最令中国人震惊的事情,那就是这些实验人员会把孩子活生生的解剖,然后再拿出它们的内脏称量,最后再完好的保存在瓶子里面。它们一般不会拿成年人的心脏,只会幼小的孩子心脏,在这些新鲜的心脏被装入瓶子当中时,它们还在里面跳动,依旧散发着生命的气息,到目前为止,所有被抓到实验室的人,都无一生还。

  •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人类历史上有过哪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实验?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