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坐火车软卧时,在软卧车厢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去虎林出差回来的车上,同车厢下铺是一对母女,上铺对面是一个妇女带着一个七八岁男孩,男孩很淘气,乱跑乱动的让大家无法入睡。为了能睡着,我喝了半斤白酒和四瓶啤酒……半夜十分觉得有人在喊我,睁眼一看是下铺的大婶子,她说,听你刚才打电话你好像懂法律,有件事我想咨询,于是我就从相邻关系开始,滔滔不绝的回答着她的问题,兴致勃勃睡意全无……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发现她靠着在打盹,她发现了我看她,怯生生的问我“我太困了,睡一会儿行吗?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本来没有什么事情可咨询的,就因为你喝酒后呼噜声太响了,隔壁车厢的人都过来找了,没办法我们才想出这个主意,让我推醒你负责陪你唠嗑,他们好睡觉。”

我还是没有舍得松开她的手,也就几分钟,车到了终点站,我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

学问,学问,欲学必先问,有问方能学。

相较普通硬卧有哪些不同?

后来,她一直握着我的手,从握手最后到十指交叉相扣,都不放开。一直坐了三个多小时到终点站下车。但是她一直闭着眼睛睡觉的样子。我年纪小不懂得也没有做出其他的举动。

我们坐在司机后面的第一排,我们坐一个座儿,第一排前面有个保护乘客的扶手。

那时候的我真的幸福死了。但是因为年纪小不懂得,只知道没有将手收回来,也不敢有下一步的举动。

清晨醒来,父亲已经早起了。

父亲责怪我不该乱花钱,把票价相减之后,再换算成稻谷大米,数落我的不是。

我就和大胖子聊天儿 大胖子跟我说 老弟我打呼噜可厉害了 你可别睡不着觉啊

我这时才知道他这一路上想了这么多问题。

关注我的应该都知道,小柱子是做医疗器械的,每年都会全国各地跑展会、跑医院,坐高铁自然是家常便饭,有的时候比较赶就会选择坐软卧赶夜车。

我说你俩不睡觉唠啥嗑呀 我也唠一会儿呗

好在那人又回来了,父亲便不在说话。

火车不就熄灯了 熄灯我就睡着了 然后半夜起来上厕所 看到胖子和艺术家在外头坐着唠嗑呢

但他很聪明好学,开始拿退休金的那年,还觉得太清闲不习惯,想去学习修摩托车。

吃了泡面我就会闹肚子,所以第一天晚上我就不停地外出上洗手间。因为软卧车厢很多空余地方,洗手间门口也很空旷,尤其是在夜晚,也几乎没几个人。那天深夜,我还在顽强与肚子做斗争,没想到,我一出洗手间门口,就发现小苗和另一个小男生在亲吻(不是她男朋友),虽然有点昏暗,但我还是能依靠微弱的灯光辨认出他们俩。他俩见我出来也马上停止,我只能强忍尴尬侧着身子离开过道。

第二天我还是难忍自己的八卦之心,所以晚上我一直假借烟瘾犯了,一直在过道中守株待兔。过不出其然,大概晚上2点多,他们俩又出现,我以为还有我这个第三者在场,他们应该不会那么放肆,没想到他们却无视我的存在,继续他们的偷情之欢。

小柱有话说,今天给大家分享个小柱子坐卧铺遇到的奇葩事。

我若不犯错时,父亲从不当着外人面说我。

等那人一去洗手间,父亲忙问我,这个软卧是不是要贵许多钱?

她面朝着我依坐在座位上划着手机。由于男人的天性我玩着手机的余光总会时不时的瞄她一眼,但是抱着君子非礼勿视的节操,于是我转了个身背对着她继续玩手机。只听她在背后叹了口气:“只有两个人呀,好想睡双人床呀。”然后我就默默的收了手机,关了床头灯赶紧睡觉,一整晚如芒在背,就怕她半夜爬上我的床……

他的字东倒西歪,记述着昨天问我的问题。

有一次和朋友坐火车软卧从兰州去往乌鲁木齐,由于软卧票享有“特权”所以我们提前上车了,大慨等了五分钟,上来三个维族人抬着一个打点滴的老太太,不久又上来两人抬着一个坐着轮椅的病人也来到了我们的这节车厢,可能软卧席由于票价过高一节车厢就三个房间有人乘坐,空荡荡的车厢里显得异常冷清!两个病人在车厢的两头,我们正好在中间,半夜朋友对我说了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话:你说,那两个病人会不会是死人?我两次上厕所看见他们都一动不动……

和你睡一栋那俩小兄弟可是倒了霉了 人家一宿没睡光抽烟了

有次大概是三月份左右坐卧铺,因为刚过了年没多久,车上没什么人,整个软卧里面就我一个人,于是躺在床上玩起了手机。过了一会进来一个30岁左右的少妇,出于绅士风度主动帮她将行李箱放好。她开心的说了声谢谢,转身脱去了外套。呦呵!里面穿的非常时尚,或者可以说是暴露,因为三月份天气还是比较凉,所以印象特别深。

九五年去北京出差,返程买了个软卧,包间就我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傍晚上车,次日上午到达,十几个小时,总得找点话题吧,用普通话问她是哪儿的人,去哪里,她睁着大眼看着我象问木头似的,多问了几句,她反复说“轰空轰空”,我猜想是香港人吧,那该听得懂普通话呀,但怎么说毫无反应。后来列车员收票查证件,我看她拿出来护照,我问列车员这小姐是哪里的,列车员说是日本人,难怪听不懂中文,后来她拿出一本英汉日词典,我们象两个哑巴比比划划,终于弄明白她是日本早稻田大学护理系的学生,一个人假期来中国旅游。我请她吃水果她也不客气拿起就啃。全程我只用文革时期高中学的那点蹩脚的英语说了一句欢迎你来中国,她回了一句三克油,我中途下车时互相来了个拜拜。

去年有个阶段对我来说,人生很晦涩。

父亲说当年在岛上当兵,顶着台风都能站四个小时军姿。

我说没座票了,要站十几个小时。

故事就是从那个扶手开始的。

第一次坐软卧时,是因为公事出差,可以报销,自己才毫不忌惮买了一张五百多的软卧票。

快到终点站的时候,她突然睁开了眼睛,对我笑了笑。这个笑得样子,一直到现在我都记得。

大巴里边有点挤,但基本都有座儿。和我同座的应该是一位高中刚毕业的女子,比我大四五岁的样子,也就十八九二十多岁吧!为什么说她是高中刚毕业。因为我读初中的时候所读的中学是初高中都有的中学,在高中部,我见过这个女子,因为个子高挑,长的也好看,且着装成熟,属于校花一类的人物,所以我一直记得她。后来不见了,应该是毕业离校了。但我当时是个读初中的毛孩子,她印象里不可能会有我哦。

回答这个问题吧!我是在初中生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坐大巴。那时候的大巴也就坐二三十个人。

因为那个年代的路还是很不好走,大巴在路上颠七倒八的,所以手经常抓扶手。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代,大多孩子都很纯净,那样的举动就已经很大胆的了。如果放在现在,大家的胆儿也肥了,也许早就下车后去宾馆开房了。

后来我就长记性了 再买票再也不买软卧了 太耽误别人睡觉了

我跟大胖子是吧 大哥没事儿 我也打呼噜 然后声音有点大 你们多担待担待

……

父亲记事的本子,家里已经有一整箱了。

现在就是软卧上,上铺,睡不着,4个人,一个哥一直带耳机看iPad,另外两个是俄罗斯来的老外大妈。本身我也没跟他们说话,都上床了,10点半后都熄灯了,突然广播里面找医生,其中一个老外做起来,不知道咋回事,我顺口给她说they are looking for a doctor,恰巧另外一个下铺的大妈是医生,他们很热心,我于是陪他们去11车厢去看,那个病人估计40+,一年半前做过心脏手术放了个支架,包厢里面门一关很闷,他就受不了了,刚好带着药,我们过去他已经吃了药,好一点了坐在那里,刚好有个小窗列车员帮他们开着。医生大妈问以前有没有痛,头疼还是心疼,好在哪个人无大碍,聊了几句就走了。然后我回到包厢就和大妈聊了起来,大妈是英语老师,给移动公司,包括一些it公司员工做英语培训的。他们去了北京西安,说中国之行大大超出了他们的期望,很赞,不过也有抱怨说北京的一个服务员小哥不懂英语,她想要juice tea都听不懂,我费劲给他解释,好多人不说英语就忘了,他奇怪服务员为啥没有受过培训,这点都不会。还说北京西安物价比莫斯科还贵一点。他儿子学cs,还问我国内cs难不难,他说他儿子学的很痛苦。睡觉?

没想的也是我最幸福的感觉来了。这个姐姐还假装熟睡着,她的手却和我的手慢慢摩擦,甚至摸娑。

一开始她没有动,只是默认。那时候我不懂,也不知道女人的心态,心理也很紧张。只见她突然睡熟了的样子,眼睛也逼着,身躯随着汽车的摇晃来回摇晃着。那时我以为她真的睡着了,我的胆子也大了点儿,又想碰碰她的手,又向她手握的方向慢慢挪去。

这个门在晚上可不可以锁?

那年和父亲先去的商丘,然后返深。

当时和我一起上车还有两对小情侣,看样子他们应该都是学生,结对出行。其中有一位女生长得比较出彩,我在入站前就一直偷偷的注意她,但也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后来听他们好像叫她“小苗”。

“爸,记它干嘛呢?”我笑道:“这次要不是急着返深,否则这么贵的票,估计以后都不会坐软卧了。”

我承认,最早是我先勾搭的她。虽然我那时候还小,不完全懂得男女之事(要是现在,哼!早就……了),但对貌美女子有好感是出于本能吧。是我(那时还很小没长开的初中刚毕业的毛孩子)先屡次用我的手无意识的慢慢有意识的靠近她的手,挨着。又假装随着车晃动,又离开

“我知道。正因为以后不坐了,我才记下来,省的忘了。”父亲一边说,一边继续在本子上记。

然后火车就开了 等到第2天了嘛 就都起床了 这时候天都已经亮了 那俩人还在那唠嗑也不睡觉

时间过去二十多年了(不小心暴露了年龄了),但我一直记着我的那位女神。没到心旷神怡的时候,总想起这位高挑瘦美的姐姐来。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女神。如果我那时候胆子再大点话,也许我的初恋就会是她,我的人生命运轨迹会改变…!

上车后,发现我和他们同在一个车厢(其实同一个站点上车的人,很大几率是在同一个车厢)。看见这两对小情侣各自手挽着手,对于我这个单身汉来说,难免有点羡慕。

要开到什么时候才会查票?

正月里返深的车票不好买,若不是和父亲一道,我肯定会买无座的票站十来个小时。

第一次坐火车软卧是和父亲一道。

后来吃完饭 我有个同事在我隔壁那个包厢住

软卧在一列车上有几节?

瞒肯定瞒不住,硬座一百多,软卧五百。

有一年出差回来 没有硬座 票就只能买到软卧

他也很少主动和外人说话,怕干涉到别人,或惹人不快。

买好车票上了车,父亲看着四张床铺的封闭小房间,既新奇又心疼。

跟我说 说胖子你这呼噜打的太厉害了 咱俩隔着一道墙我都能听见了 睡不着觉啊

我凑过去看他在写画写什么?

临走的时候,她还是从我笑了笑。我那时候胆小木讷,终于没有鼓起勇气和她说话,要她的联系方式或名字什么的。哦,那时候还没有手机哦。

终于又挨住了,心里通通的跳。

说这些的时候,他的腰板绷的挺直,完全忘了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他趴在小茶几上写写画画。

这时四个人的卧铺里,只剩下我们俩个人。

对面铺上还有个人,父亲不好直接问。

那人一直坐到半夜,才在湖北境内下了车。

奇怪的是,下车后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再见过她。也许那次她离开了家乡,就一直没在回来过。

09年清明节前夜,我从广东顺德回家乡广西贵港给亲人扫墓,由于当时广州至南寧的高铁还没有开通,所以我是在晚上乘坐九点左右的软卧。当天傍晚即下大雨,女婿开車送我到火车站,下車进站时也免不了把褲子都淋湿了。我进入車箱时只有我一个人,快开车了也没人来,我以为外面大雨不停,可能只我一个人了。但是,列車啟动不久,房间门打开进来两个外国年青人,看他们的模样不像欧洲的白人,倒有点像中东某些国家的。由于不知道他们的语言,所以我只点了一下头。可是其中一位最年轻的,突然用相当流利的普通对我说:老人家您好!我表示感谢,并问他们从哪里来,乘车去什么地方?之后,年轻人热情地和我交谈起来,说他们是在香港某大学留学的中东某国人,趁学校清明节放假几天,刚从香港过来,乘车到南寕然后到越南玩几天。不知怎么的他竟然问我:你老人家是大学的教授吧?我只能如实告诉他,我在湖南某大学工作过,现在己退休。之后,他又介绍了一下自己在香港学习的情况。由于不熟悉他们的专业,所以没有深谈下去,加之有点累了,所以大家就休息了。半亱大概十二点左右,我听到有响声,虽然声音轻,但我也醒了,抬头一看,只見两个年青人都跪在地地板上,正在微闭双眼诉祈祷,口里发出我完全不懂的轻微唸经的声音。这种场面是找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后来清晨六点我将到家乡时,起床一看,又看到他们正跪在地面上进行祈祷。这使我很感动,不知道他们是阿拉伯的那门教,但是对宗教位仰的真诚,比我们很多国人对佛敖的信仰真诚得多。这次相遇,给我留下很深的记忆。

就这样一直握手三个多小时,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温暖和心跳,但是她一直在熟睡的样子,我也没敢有其他的举动。

后来见我很多问题也答不上来,父亲也就不问了。

父亲文化不高,有限的几个字都是在部队学的。

夜已深,我闭上了眼睛。

美女姐姐,你现在在哪里?我一直在想着你。希望你过得快乐!你过的好吗

一个包厢里不是4个人吗 一个是我一个大胖子和一个披头散发的艺术家

父亲见我没睡,开始连珠炮似的向我抛出问题。

他俩说没事你先睡 我俩睡不着觉

这次问的是火车的故事,我把我坐汽车的一次经历给搬上来了,因为这段经济太难忘了,一直藏在我心底,所以写了出来。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你在坐火车软卧时,在软卧车厢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