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刘姥姥进蘅芜院后为何一言不发?

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tos-cn-i-0022/123cde90fea0486fa6f8d93a5ace6391.jpg\”>

刘姥姥第二次进大观园,碰巧投了贾母的缘,留她住了几天,并在贾母带领下,跟着一群人兴致勃勃地游园,一路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贾母笑指黛玉点明说:这是我外孙女的屋子。

这段对蘅芜苑景色的描写是非常恐怖的,这个景象就如同一块巨大墓碑立在坟前一样,遮住了后面的坟丘,整个蘅芜苑院子的外观就是一个墓地,立着一块大墓碑,周围环绕着很多小墓碑,所以蘅芜苑这个院子是死人住的地方,原文形容说:阴森透骨,两滩上衰草残菱。已经明说了蘅芜苑这个地方不适合活人居住。

这和林黛玉的精致闺房形成天壤之别。这么朴素没品味的屋子实不是大家族女孩子所应该有的,是很伤贾母等的面子的!


这就是刘姥姥的圆滑乖觉之处。

宝钗平时罕言寡语,安分随时。

相信大家现在已经基本清楚了,蘅芜苑这个院子象征着鬼仙山鬼居住的地方,而薛宝钗就喜欢这样的蘅芜苑,暗喻了薛宝钗就是一只痴情的山鬼。

《终身误》里一句,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以及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都是在强调说明薛宝钗是一只痴情的山鬼转世投胎后,这一世成为薛宝钗,苦苦等待着贾宝玉这位怡红公子前来赴约,贾宝玉和林黛玉一个是神瑛侍者,一个是绛珠仙子,而薛宝钗却是一只山鬼,说明贾宝玉和薛宝钗没有任何缘份,薛宝钗只能在漫长的岁月里苦苦的等待煎熬。

刘姥姥是乡下的山村野民,自然听说或者见闻过山鬼的事情,别人或许不认识蘅芜苑这些异草,但刘姥姥生活在乡下,对这些罕见的奇花异草一定认识的,看到山鬼喜欢的花草竟然种植在蘅芜苑里,刘姥姥当然知道这是最不吉利的,刘姥姥甚至可能怀疑薛宝钗就是一只山鬼转世投胎。

这就是刘姥姥看了蘅芜苑的内外的景色后,什么都没有说的根本原因。

还有一点,贾母一进宝钗的卧房,就表示不喜欢这个风格。明白了贾母对宝钗的态度。

至少,在衡芜苑里的不言语,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她的聪明智巧,也看到了她为人,不乏真诚,甚至有原则的一面。

都是有头有脸的有钱人,刘姥姥根本就说不上话,而且林黛玉等人的漠视,更使刘姥姥无话可说。

山鬼是传说中的山精鬼魅,在民间也被称为鬼仙。

一家之言,仅供闲看,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头条号:小涵品读红楼梦

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深山里有一个女山鬼,身上披着薜荔,腰间束着碧绿的藤萝,含情脉脉嫣然微笑,性格温柔可爱体形容貌美丽漂亮。前边有红色的火豹开路,后边有花狸护卫,辛夷做的花车,车上插满桂花饰旗。上面披着石兰,结着杜衡。

于是刘姥姥大致能明白薛宝钗是亲戚,从贾母的语气里又很难揣摩对宝钗的态度,刘姥姥不敢轻易表态,万一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就不好了。

以答谢为名义,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带着新鲜瓜果蔬菜。适逢贾母正想与一位积年老人说说话,二人恰好投缘。贾母留住数天,携同游览大观园。刘姥姥虽是乡野中人,却老于世故,深谙世情,知礼识趣,愚中有智。游园过程中,自然随机应变,人情练达,处惊不乱,化尴尬于嬉笑中。

“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有陈设,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了来”“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若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往马圈里去了。”

三、面对这样一所素净的屋子,贾母已先开了口。

谢谢邀请

贾母精明,这一番言论就等于也道出了刘姥姥的心声。贾母作为贾府地位最高之人,她先开了口,并在话里透出把刘姥姥当亲戚之意,那刘姥姥实在没有再开口点评的必要。

文:祁门小谢

而宝钗罕言寡语,刘姥姥摸不到她的性子,也不好轻易与她说话。

刘姥姥第一次见贾母是什么情形?

刘姥姥便知是贾母了,忙上来陪着笑,道了万福,口里说:“请老寿星安”。

。古语云:“人到七十古来稀”,刘姥姥的恭维恰到好处。

凤姐评价说:不干己事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

此时的读者们,我相信没有一个人看得起刘姥姥这个人物,顶多也就是怜悯其贫困,卑微而已。

何况此前老太太对黛玉是骄傲的宣称“我的外孙女”,叫探春是“我的三丫头”,对宝钗则是以“薛姑娘”称呼,姥姥察言观色,也应知宝钗和她同是客,自然不必谁说谁。

年轻姑娘住处如此清冷,更觉不详。

刘姥姥留神大量黛玉方言道:

这那像个小姐的绣房呢?竟比那上等的书房还好。

她未必能领悟大道至简的趣味,只看得到宝钗屋里啥都没有,而黛玉屋里“满屋里的东西都只好看,都不知叫什么”。

宝钗有时穿青鼠坎肩外套看,文本内也只有守寡了的李纨也穿这种颜色的衣服。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蘅芜苑里栽种的这些奇花异草,都是山鬼在自己的墓穴周围,喜欢栽种的植物,山鬼出行时,也最喜欢佩戴这些奇花异草。

贾母在探春的秋爽斋时,和刘姥姥说,我这三丫头好,就是两个玉儿可恶。贾母管孙女叫三丫头,显然是喜欢的,而且也表扬了探春,说明贾母喜欢探春。除了表扬探春,贾母还特意把宝玉和黛玉并列到一起,贾母说他们可恶,实际上是说他们“可爱”。

虽然宝钗是不喜欢这东西,也不想麻烦人,但是住在别人家,像今天这样来了亲戚看着也不像话,觉得丢脸。

然后贾母笑指黛玉说:

这是我外孙女儿住的屋子

贾珠之后,此时宝玉也十三,四岁,文本也说他生得雪团一般。贾母王夫人亦信佛之人,这番言语自是深信不疑,亦契合深心。

从衡芜苑内雪洞一般的情景,以及她平日里的穿着,是让刘姥姥看出来了宝钗为人之刻意与寡淡,确实不是有福之人。

而且刘姥姥并且给王熙凤的女儿起了名叫巧姐,从此遇难呈祥逢凶化吉。

这些描写,说明刘姥姥不仅能从园子的布局和风景中看出一些门道,而且也懂得民间一些治理鬼怪邪祟的方法。

(图源皆自网络,侵删)

表面上,是临机应变的结果。贾母为了让刘姥姥开开眼界,见识见识大观园。大家第一个到了林黛玉的房间。大家进屋后反应是不一样的:王夫人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他称林黛玉为姑娘,用的是尊称。刘姥姥试探地说这房间应是位公子哥的书房后,贾母开口说是自己外孙女的房间。确认这一信息后,刘姥姥便开始了自己的表演:先是上下打量了林黛玉,而后笑着表扬林黛玉的房间是上等书房。这些话贾母亲和林黛玉都喜欢听,因为在男尊女卑的社会里,说林黛玉的闺房比上等书房还好,其实是表扬林黛玉是个有身份的人,是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到了薛宝钗的房间后,大家的表现又迥然不同,这次第一个开口的是贾母,感叹薛宝钗的房间太朴素,在王熙凤和王夫人解释后,竟然对自己进行了自贬嘲讽,意思是按照薛宝钗的标准,自己只配住马圈了。这里面明显有满的情绪,刘姥姥自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乱说话。

那刘姥姥心里估计也很疑惑为什么这个姑娘的屋子咋这么摆设呢?因为她是客,并且是个贫苦的没一点身份的客人,只能察眼观色,只捡好听的话讲了,那么出现这种局面,她只能闭口不言,说任何话都是不合适的。况且贾母等一干人你说了我说我说了她又说,那有她插言的机会,坐了一回儿,贾母就领着众人出去了。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一回,有关于蘅芜苑的具体描写:

一所清凉瓦舍,一色水磨砖墙,清瓦花堵。那大主山所分之脉,皆穿墙而过。
步入门时,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四面群绕各式石块,竟把里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而且一株花木也无。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隙,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飘,或如金绳盘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芬气馥,非花香之可比。
两边俱是超手游廊,便顺着游廊步入。只见上面五间清厦连着卷棚,四面出廊,绿窗油壁,更比前几处清雅不同。

这是我曾经写过的一篇原创文章。主要理由有两个:

因为一进到蘅芜苑,贾母便叹道:“这孩子也太老实了,你没有陈设,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了来。”说着,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又嗔着凤姐儿:“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这样小器”王夫人凤姐赶紧解释了半天。贾母因何说出那番话?那是因为宝钗屋里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一个土定瓶,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贾政认为此处可“月夜读书”。

这一回里,我们窥见一个与上次出场时,一个略微不一样的刘姥姥。

实质上,是暗写林黛玉的真性情和薛宝钗的无情。红楼梦中林黛玉和薛宝钗同为十二钗之首,但两性格截然不同。林黛玉是真性情的人,所作所为往往出于真心真情,哪怕是被世俗偏见所不容的,也要活出自我来。薛宝钗则不同,她善于藏拙,做人处事往往以别人的标准来要求自我,大部分时间算是个影子人。两个人的闺房实质是她们的人生象征,林黛玉的房间透露出是诗书礼仪,是大家风范,是充满人情味的;薛宝钗的房间如同雪洞一般,是变了味的朴素,缺少了人世间的温暖,也失去了生活的温情。借刘姥姥的不同反应,写出他们的不同,更显得深刻。

贾母要给黛玉换霞影纱,凤姐马上取了来。

首先,刘姥姥是送地里现摘的瓜儿,果儿来答谢贾府的救助之恩的。

一、刘姥姥是从乡下过来的,清贫人家的屋子她定然看过不少,从之前贾母、黛玉、探春等人装饰繁华的房间一路看过来,雪洞一样的蘅芜苑就好比另外一个世界,而这样一个朴素的世界,是姥姥常接触到的。所以,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这一处,我们再一次看到刘姥姥的聪明灵巧了。直接夸赞黛玉,显得过于唐突,以问引答,再赞黛玉之不俗,果然令贾母喜笑颜开。

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隙,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飖,或如金绳盘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芬气馥,非花香之可比。贾政不禁笑道:“有趣!只是不大认识。”有的说:“是薜荔藤萝。”贾政道:“薜荔藤萝不得如此异香。”宝玉道:“果然不是。这些之中也有藤萝薜荔;那香的是杜若蘅芜,那一种大约是茞兰,这一种大约是清葛,那一种是金簦草,这一种是玉蕗藤,红的自然是紫芸,绿的定是青芷。想来《离骚》《文选》等书上所有的那些异草,也有叫作什么藿纳姜荨的,也有叫作什么纶组紫绛的,还有石帆、水松、扶留等样,又有叫什么绿荑的,还有什么丹椒、蘼芜、风连。如今年深岁改,人不能识,故皆象形夺名,渐渐的唤差了也是有的。”

年迈之人愈近死亡之期,所以欲渴望寿命长远,刘姥姥之称呼,一则有恭维之意,二来亦是祝福之语。

贾母是一个讲究排场子的人,喜欢热闹而又不乏张扬。薛宝钗居室的简陋让贾母感觉很没面子,心里很不高兴,甚至认为住蘅芜苑还不如住“住马棚”。

这番话不仅合了贾母的心意,也合了王夫人的心意。

刘姥姥进潇湘馆,她明知是黛玉的住处,却故意问:

这必定是哪位哥儿的书房了。

刘姥姥因依着女儿女婿过活,眼看着年关将近,家中贫困难以过年,于是思谋着去贾府攀亲,稀图得到些许支持,得以度过年关。

刘姥姥是极会察言观色的人,作者这样写她:

凤姐儿笑道:“果然不错,园子里头可不是花神!只怕老太太也是遇见了。”一面命人请两分纸钱来,着两个人来,一个与贾母送祟,一个与大姐儿送祟。果见大姐儿安稳睡了。

此时的刘姥姥异常卑微。从进贾府讨好门人,恭维周瑞家的,谨小慎微奉承凤姐儿,终得二十两银子而心喜难耐。

刘姥姥进荣国府,两眼一抹黑,打秋风得看主人脸色。进了蘅芜苑后一言不发,是因为她揣摩不到贾母的态度。

此处,我们看到刘姥姥并不是一味贪婪索求之人,而是让我们看到了贫困阶层的,一个小人物的知足与报恩之心初露端倪。

这些话里面,我们看到一个庄稼丰收了的农民的喜悦。也让我们思度起前番进贾府,若不是为了饥寒交迫,谁真的又愿意求亲告友,低下宝贵的头颅呢?

刘姥姥便知道黛玉是外孙女,贾母很喜欢她。

我们回忆一下贾母这个人,专业的女先人说书,她尚且嫌弃恶俗,但唯独对刘姥姥的乡间趣闻甚是得趣。

刘姥姥对贾母的心思揣测得还是很准的,她怕说错话惹得贾母不高兴,干脆当个透明人。

别看刘姥姥是乡村老妪,她也是积古的老人,精明得很,她善于察言观色,投其所好。她分辨得清那些千娇百媚的侯门小姐对她的态度。

刘姥姥不想得罪宝钗

在继续看第十七回原文对蘅芜苑的描述:

进入蘅芜苑,贾母说:这是薛姑娘的屋子?这一句薛姑娘,让刘姥姥看出了贾母对薛宝钗的态度。客气多过喜爱。

薛姨妈又补充说:她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

谢大圣书童邀!

文本内刘姥姥这一回里说自己已经七十五岁了,世间上的事情也是见得多了,看人自然也经验丰富,目光毒辣了。

到潇湘馆时,刘姥姥夸黛玉的房间比上等书房还好,满屋里的东西都好看;到探春屋里时,姥姥想必也是看的眼花缭乱,但当板儿指着纱帐上的花木草丛辨认的时候,反被她打了一巴掌,“下作黄子,没干没净地乱闹。倒叫你进来瞧瞧,就上脸了。”可见姥姥还是知礼节,懂分寸,不该碰的不能碰。

再者,雪洞般的屋子也不吉利,贾母能高兴吗?贾母不高兴发话了,刘姥姥又怎么敢言语?插科打诨也得看情况吧。

刘姥姥离去之时,王夫人赠银一百两,应该是这个故事,合了她的心意,给予到了王夫人一种精神上的鼓励。

这是初步显露刘姥姥的人品。

而黛玉屋内,窗下案上设着笔砚,书架上磊着满满的书。

在第四十二回里:刘姥姥道:“小姐儿只怕不大进园子,生地方儿小人儿家原不该去。比不得我们的孩子,会走了,那个坟圈子里不跑去。一则风扑了也是有的;二则只怕他身上干净,眼睛又净,或是遇见什么神了。依我说,给他瞧瞧祟书本子,仔细撞客着……。”

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四面群绕各式石块,竟把里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而且一株花木也无。

然后对屋内陈设不满。

等到了宝钗的蘅芜苑,看见这如“雪洞一般”,及其朴素的住房,作者于此时没有写姥姥的任何反应,何故?

贾政没进门的时候,觉得“此处这所房子,无味的很。”进去之后,又感悟:此轩中煮茶操琴,亦不必再焚名香矣。

这类人和人接触的时候,很容易就能看出对方的脾性,便会投其所好。

刘姥姥到了蘅芜苑一言不发,说明刘姥姥从蘅芜苑的布局和景色里,一定看出来一些不吉利的东西,但是刘姥姥通过贾母的言行举止中,也看出贾母不喜欢薛宝钗,所以刘姥姥即使看出蘅芜苑不吉利的地方,刘姥姥也不会告诉其他人。

下面和大家一起探讨下,薛宝钗居住的蘅芜苑到底有什么不吉利的地方。

再看屋内,宝钗屋里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作者:长安月。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蘅芜苑主题风格

原来此家也有一子,死后菩萨又送一子,十三,四岁,生得跟雪团似的。

接下来吃完茶,刘姥姥说了些乡下趣闻与贾母听,贾母甚是得趣。

所以,贾母的话语,不仅是贾母自己的心声,也是刘姥姥的心声。

作者:润杨阆苑 还有关注!欢迎留言探讨!

刘姥姥是乡间老妇,早年丧偶,膝下无儿,依傍女婿王成生活,生计艰难。想起与贾府的王夫人娘家连过宗,就带外孙板儿到贾府,希望得到一点帮助,此行不虚,收获二十两银子和一吊钱。这对于女婿王成一家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改善了窘迫的家庭境况。

我们注意分辨。贾母,凤姐称其老祖宗,诸人称老太君,僧你成其老菩萨。而刘姥姥称其“老寿星”

四、此前在饭桌上,姥姥逗得大家哄堂大笑,但宝钗没笑,不管她是出于善意还是自矜,面对这样一个庄重的人,刘姥姥心里明白,不是什么人自己都可以与她说笑,所以她明智地选择不发一言。

这一对比,别说刘姥姥,我也想去黛玉屋里坐坐,也不想走,毕竟我也没见过世面。

二、宝钗的身份

贾母邀请刘姥姥游大观园,在宴席上,刘姥姥出乖卖丑,逗大家一笑。林黛玉更是笑得一塌糊涂,而且和宝玉取笑刘姥姥。看起来似乎林黛玉瞧不起刘姥姥,可是刘姥姥敏锐的发觉还是林黛玉率真,对她的表演,林黛玉十分配合。宝钗不同,她罕言寡语,心思难测,对于自己的表演,宝钗全程无视。这让刘姥姥对宝钗有所戒备,因此她不想自己乱说话惹恼了宝钗,所以进入蘅芜苑后,刘姥姥一言不发。

刘姥姥不想让贾母不快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回答这个问题,窃以为要从刘姥姥的人物性格说起。

村姥姥是信口开河,情哥哥偏寻根究底

平儿答应着,一径出了园门,来至家内。只见凤姐儿不在房里。忽见上回打抽风的那刘姥姥和板儿又来了。

来到蘅芜苑,贾母看到宝钗房中雪白如洞,心里很不高兴。

而到蘅芜苑时,贾母先说:这是薛姑娘的屋子?

刘姥姥是一个高情商的人,随着老太太他们逛园子,一路上见好说好,言行随着贾母的兴致而锦上添花,

文本第三十九回:

而到了衡芜苑,文本说:

阴森透骨,两滩上衰草残菱

适合刘姥姥人物的身份与心情。

再看潇湘馆的模样:

忽抬头看见前面一带粉垣,里面数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
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上面小小两三间房舍,一明两暗,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出去则是后院,有大株梨花兼着芭蕉。又有两间小小退步。后院墙下忽开一隙,得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

此时,刘姥姥因何一言不发?

———丸——–

这说明刘姥姥不仅是个说故事的好手,也还说明刘姥姥这个人见识亦不俗,不然也难入贾母的法眼,更别说得趣了。

因为今年家里不缺吃的了,所以刘姥姥并没有,有所索求,而是急着要出城,要回家。

黛玉真性情,情绪容易外露,所以刘姥姥敢和她说笑。

让读者们看见了一个为了生活,而低下头颅摇尾乞怜的小人物形象。

于是赞扬黛玉就是顺着贾母的心思,哄贾母开心对刘姥姥此行十分重要。

我觉得这里不仅是因为贾母也不喜欢衡芜苑。而是刘姥姥自己也觉得此处不详。

文本内也提到了,刘姥姥是个有些见识,又积年的老寡妇。

衡芜苑内秋情甚足,而年高之人大多喜红色,俏色,视之为吉祥之色。明显衡芜苑肃杀凋零之相,刘姥姥不喜欢。

刘姥姥这次来并没有想着再捞取任何利益,用她自己的话说:

好容易今年多打了两石粮食,瓜果菜蔬也丰盛…

再来,我们看一看刘姥姥的智巧。

通过刘姥姥打秋风的故事,作者写出了贾府的豪华,与普通百姓生活的艰辛。粗人与细人的故事,穷人与豪门的交道,在滑稽嬉笑中展开,透露出背后穷人的心酸,使人认识到当时社会的贫富差距,笑过之后,后背发凉,心里作酸……

文本第六回: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会来事。

说明蘅芜苑就是山鬼最喜欢的居所,而屈原的《山鬼》这首诗讲的是一只痴情的山鬼,喜欢上了一个公子,天天等待公子前来赴约,但是公子却再也没有来。

刘姥姥来到蘅芜苑一言不发,是因为刘姥姥从蘅芜苑的景致布局中看到了不吉利的地方。刘姥姥有个非常厉害的本事,有很多读者可能没注意到这些细节,这也是作者借刘姥姥这个人,来说明一些事情。

俗话说人老成精,刘姥姥虽然粗鄙,可是见多识广。

大致如此了。

通过原文描述,我们知道了蘅芜苑种植了很多奇花异草,这些奇花异草都是《离骚》中记载的,这些奇花异草到底有什么作用,种在这里究竟有什么含义,当我们读完屈原的《楚辞·九歌》里的一篇《山鬼》,相信大家立刻就明白了。看下屈原的诗歌《山鬼》的一段原文:

贾母要三样东西,鸳鸯却说不知道收在哪,改天再取。

看下第十七回里对蘅芜苑的描写原文:

二、刘姥姥并非愚昧无知的老村妇,她年纪大,有见识,懂世故,她懂得在什么场面下该说话,什么场面下该保持沉默,如果她一进蘅芜苑,看到这番模样,就吐槽一句:真寒酸哪,还不如我们乡下。岂不是当众打贾母、凤姐等人的脸?对此,姥姥当然有分寸。

从刘姥姥的眼光来说,蘅芜苑是一定不如潇湘馆的了。

在这里,我们其实也可以看出刘姥姥虽然一边奉承贾母,但倒也不违心恭维他人。

贾母叹道:“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有陈设,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了来。”

凤姐和鸳鸯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贾母的态度,所以刘姥姥察言观色,只是奉承贾母,在蘅芜苑没有开口说话,害怕说错了话惹贾母不高兴。

三、宝钗的性格

来“打秋风”的刘姥姥,自然要使出浑身解数来恭维贾家上下。

刘姥姥虽是个村野人,却生来的有些见识,况且年纪老了,世情上经历过的。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随贾母游园,来到黛玉居住的潇湘馆,贾母笑指黛玉说:这是我的外孙女。刘姥姥随之讨好,慈和地细看黛玉,临走时还说舍不得走。而到了宝钗居住的蘅芜苑,一言未发,原因还在于贾母的颜色。一到蘅芜院,贾母介绍:这是薛姑娘的屋子。然后又对屋内的陈设有些不满。刘姥姥一时不明白宝钗这亲戚与贾府的亲近程度,从贾母的语气中,又揣摩不透,怕开口失语,于是一言未发。

要是传出去小姐的闺房这么的素净,还不如普通的人家,人家会怎么想,明明有现成的东西,可薛宝钗却不用,这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贾府没规矩呢。

刘姥姥这个人物相当不简单,是红楼梦里面的灵魂人物。

尤其是她说的故事:

我们庄子东边庄上,有个老奶奶子,今年九十多岁了。她天天吃斋念佛。谁知就感动了观音菩萨。夜里来托梦说:“你这样虔心,原来你该绝后,如今奏了玉皇,给你个孙子”…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刘姥姥真的是个很会来事的人,知道看人,看场合说话。是聪明伶俐之人。

又说整个屋子雪洞一般。一色被褥半新不旧,贾母也嫌弃过于素净。

刘姥姥的圆滑乖觉处也正在此,只有不言不语才是最合适的。而林黛玉房中的精致是令贾母等引以为荣的,她当然也会跟着赞叹不已!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红楼梦》刘姥姥进蘅芜院后为何一言不发?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