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婺源原是徽州地区的,不管方言,还是徽派建筑都是一脉相承,他们还想回归故里吗?

我是土生土长的婺源人,回答这个问题,不代表别的婺源人想法。

诗画人生,相约篁岭。专注文旅,净化心灵!我很是赞同条友“烟雨江南”的看法:我们婺源人想回的是“徽州”,也就是说题主问的这个故里,我的理解应该是指“徽州”,而不是“安徽”!

唯一的遗憾,随着改革开放 几十年过去了,新一代的年轻人,已经对于徽州这个名词,显得相当陌生,也丝毫表达不出那种像我们那一代人对徽州的亲切感。

可是徽州如今已是支离破碎,婺源划归江西,绩溪已归宣州,千年的古老徽州已被一座山代替,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至于婺源的名气是否是江西打响的,这更无须解释,徽州六县千年一体,徽州文化本来就灿烂,划到江西的婺源比起徽州另5县也没任何优势,无论是城市建设、经济发展、还是文化之保护。举个简单的例子,婺源所在的上饶市其人均GDP只有徽州继承者黄山市的60%,经济上的差距可想而知,对于婺源是留在江西上饶市,还是回到安徽省黄山市,其损益与否自不言之明,还用多说吗?

婺源在江西的管辖之下,还算很好地保留了徽州特有的风格,没有被江西临近的地方所同化,这是幸运的。

综合这些因素,婺源回归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觉得现在讨论该不该把婺源划回徽州,根本就是伪命题!现在还有徽州吗?如果安徽人真的认为徽州文化是安徽的重要文化内涵,那么怎么会把徽州整没了!还什么徽州一府六县?皮之不存,毛之焉附!那都是历史了!现在的婺源就是江西的!婺源在江西的治理下百业兴盛!这就是现实!尊重现实吧!

唐立宗:《省区改划与省籍情结———1934 至 1945年婺源改隶事件的个案分析》

如果说婺源是杭州的,我想大家肯定都赞成。你徽州也不怎样,凭什么要回婺源

1947年报刊《地理教学》中婺源回皖的报导

其次婺源在江西得到的发展机会,比在安徽绝对要大得多,从各种角度来说,婺源留在江西,比回到安徽有更好的前途

婺源县是徽州六县之一,他的传统的母亲是徽州。然而今天的徽州已经不存在了,叫黄山市。虽然两者之间有一定的区划继承关系,但不能够完全划等号。让婺源回归,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徽州名称的回归问题没有解决呢?

有些人,一说到婺源回归,恨得咬牙切齿,我问你,婺源回归,回的是安徽省,还是徽州地区?

我们姑且先不讨论婺源为什么划给江西,换个思路,看看民国以后婺源地区著名的“回皖运动”,所谓“回皖运动”,顾名思义,就是要回到安徽。

况且,徽州都没了,婺源人真要回归的不是安徽这两个字,而是徽州,婺源曾经的老家!






第三点,黄山归属问题。

1934年报刊《人言周刊》关于婺源改隶江西的讨论

第一点,难度问题。

九十年代的时候,犹记得第一次去屯溪坐火车,我们去饭馆吃饭,老板听说我们是婺源人,马上就说:“老家人来了!”态度特别热情,加上风俗大都相同,除了语言不同之外,就觉得在屯溪就和我们在县城没有什么区别,那时候的很多屯溪人根本没把我们当外省人!

徽文化在安徽省的命运是悲惨的,全省各市都在剽窃徽文化,它们混淆“徽”字的概念,以“徽”代“皖”偷梁换柱,强令徽州改名黄山市,身在江西的婺源更应挺身而出,为徽州文化被安徽省剽窃仗义执言,身处安徽省的徽州5县之人一直都呼吁徽州复名,无论成功与否,江西的婺源也是徽州的一份子,这是一千年来改变不了的事实。

故梦难忘,这是安徽人的夙愿,梦醒之后,还要回到现实,承认今天即成的地区化分,婺源属于江西省,而且永远就是这样。

说到省界调整,至少有内蒙与黑龙江的加格达奇地区,以及河北廊坊的北三县问题,这些哪一个不比江西婺源县突出?他们都不动了,婺源县能动得了吗?

但真是这样吗?婺源两度被划出安徽省,这是两党中央政府的决定,和乡土亲情没关系吧?否则当初婺人的返皖运动怎么会如此决绝且热烈?否则徽州5县同乡如胡适为什么要大力奔走支持返皖?

后来,红军“二野”解放婺源,后来解放江西的“四野”进驻,为方便管理,遂将婺源划归江西,新中国成立时,婺源被江西接收,遂至今一直划归江西。

1934年,国民政府正式公布将婺源划归江西,由此引发徽商的强烈反对。民国时期,商人组织有很多,像商会、会馆、不同行业的同业公会以及在外省的各地同乡会。首先反对的就是这些商人组织,尤其是婺源旅沪、徽宁旅沪、安徽旅沪同乡会以及上海徽宁会馆的商人,他们强烈要求收回成命,言及徽州六县千百年来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早已融为一体,不容分割。他们的反对最终引起了蒋介石的重视,故有《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令婺源县政府文》,其核心意思是正值“剿匪”的关键时期,婺源与江西的浮梁、乐平、德兴三县地域犬牙交错,且有两条重要公路,均分隶两省,不利于剿匪,所以婺源划归江西不容有改。因为蒋介石的强硬,“回皖运动”陷入低谷。同时,当时江西省长熊式辉和安徽省长刘镇华都是政学系成员,是蒋介石的铁杆粉丝,所以,“回皖运动”陷入低谷和他们也不无关系。此后,又经抗战等,婺源始终隶属江西。

婺源话安徽人能够听懂吗,估计一个字也听不懂,安徽人听婺源话就好像中国人听日本话一样,雲里雾里。但是江西上饶地区的人能够听懂,因为婺源话属于上饶地区的方言。

徐建平:《互动:政府意志与民众意愿——以民国时期婺源回皖运动为例》


所以,我想说的是:从有形的地理位置上来说,婺源好像已脱离了徽州这个母体,但那无形的文化基因却从未远去!



其实我发现很多婺源人对解放前婺源被划出徽州心中不满,在言语上有所过激言语,我能理解,必竟自己是被抛弃的。对于某些江西人对于婺源是否回归安徽省,充满冷潮热讽,我也能理解,好像婺源的名气是江西打响的。

徽州一府六县,至于婺源在以前的确是古徽州的,但是我们问题要反过来想一想,徽州被安徽自己都整没了,你让婺源回来归谁呢?如果安徽重视徽文化,那么安徽现在又在做一个什么事情呢?在肢解歙县,徽文化的核心其实就在歙县绩溪休宁,不在黄山(屯溪、太平),把歙县拆分成很多的地方,包括把岩寺化妆成徽州区,绩溪也分出去了,这样子做的结果就只能把徽文化由一个整体打的七零八落,如果这样,那婺源回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1946年,中华民国还都南京,国民大会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主张回皖运动的各团体均认为抗战胜利,婺源划归江西的主要原因已经不存在了,所以均以国民大会为契机,准备以婺源回皖。为此,他们主要做了以下几项工作,其一,成立专门的组织,即回皖运动委员会,下设总务组、宣传组等六个小组;其二,组织婺源、徽州等在外的商人组织负责联系国民大会代表,希望在大会上提议回到安徽;其三,组织县内各商人团体等筹集经费;最后,鼓动婺源县各界以罢工、罢课等形式请愿。声势浩大的运动最终引起了国民政府的注意,确切地说是警觉,国民代表大会召开在即,担心这次的请愿是别有目的的活动,但所幸江西省及婺源县的报告均表明是纯粹的请愿活动,回皖运动遂得以继续。最终在国民大会召开时期,引起了包括徽州籍胡适等的重视,由胡适提交了请愿书,与此同时,婺源县继续进行罢工等请愿活动,国民政府遂同意与1947年初派员实地勘察。1947年8月,国民政府最终同意将婺源划归安徽。并且,回皖运动影响的不仅是婺源,还有1934年同时划入江西的福建光泽,也同时划归福建。

参考文献

婺源也在这几十年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经济和沿海发达城市有很大的差距,但在内地来说,还算一般,老百姓过得也算安居乐业,衣食无忧,对于想不想回安徽已经不重要了。

爷爷是纯粹在婺源被安徽管辖的年代长大的,他对徽州情节特别深,虽然在被婺源改制江西管辖的几十年后,依然恋恋不忘自己是安徽人。

现在的黄山市,实际上管辖了五个古县的范围。徽州六县只余其四,除婺源划归江西,绩溪县划给了宣城市。黄山市还管辖了一个以前不属于徽州的县,就是现在黄山市黄山区,古代叫太平县,是属于宣州(宁国府)的,也就是现在的安徽省宣城市。

我要想讲三点

黄山虽然是旅行宝地,但是,上饶的三清山,鹰潭的龙虎山,别有特色,不也风景如画吗?

说到婺源,我知道江西还有一块飞地在安徽,江西彭泽县杨梓镇双彭村王屋组,位于安徽东至县青山乡境内。一个小小村子,四面皆是安徽境,六七百年却誓死不做安徽人!婺源呢,为什么甘心并入江西?意味深长啊!

幸运的是这些年来国家越来越重视古老文化的传承,婺源也被纳入“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但愿这个实验区能成为一个鲜明的个案,在发扬和传承徽州文化方面能做出优异的成绩!

这个问题涉及到省界调整的问题,就太大太大了。要知道省界的调整涉及面广,是通着天的,没有最高层的批准,是根本不可能的→_→

第三,历史上婺源的组成也是有两个地方组成的,由徽州的一部分和江西的一部分组成合并而成的婺源,并不单纯全是徽州,的那么婺源是不是要一分为二呢?

第二点,徽州的主体问题。

那时候我们刚上学,就知道有这么一句话,“宁为安徽人,不做江西鬼!”我们还不懂得这句话的意思,但婺源曾为徽州的部分,从此,就根深蒂固地成为了脑海里不可忘却的一种徽州情节。

安徽宿松县的沿江一带原本是赣地,与湖北的小池口一起,他们也想回归故里吗?以前江苏,上海都是安徽的,中国当时的第一强省,咋不去把富的流油的苏沪要回来?,偏偏要盯着个小小的婺源说事?

可能是从小受到爷爷的熏陶,在我们还是懵懂无知的年龄,他就和我们说:“我们是安徽人,可别忘了自己的故乡!”

徽州文化简称徽文化,不是安徽文化,徽州与安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关系,无论是在经济层面、文化传承、民风语言上,徽文化是江西东部、浙江西部与徽州六县共同创建的,唯独与安徽省无关,婺源回归安徽省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如今,徽州改名黄山,徽州这个当年曾经在中国大地,显赫一时的称谓,似乎已经被历史的洪流逐渐淹没了。

现代社会不同于古代社会,中国现代的行政区划格局是近代以来170多年逐步演化而成的,是以现代交通体系和工业格局作为基础的,有其内在的合理性。历史的倒车不可以重开,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对于故乡的历史有浓厚情节,但情节并不能取代现实。

婺源人愿不愿意归属安徽呢?可能没有一个人愿意,因为婺源人就是江西上饶地区的人,怎么舍上饶繁华之地而归微洲山区呢?

如果要婺源回归,徽州六县仍然没齐,绩溪回不回?同时,你不能搞双重标准吧?太平也回归宣城?这一回归不要,把黄山带走了,这就麻烦大了。

所以说婺源回归徽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也是一个假的命题,一个假设,如果要回到徽州,那么首先安徽你得把徽州弄完整了。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江西婺源原是徽州地区的,不管方言,还是徽派建筑都是一脉相承,他们还想回归故里吗?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