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经典悖论,忒修斯之船为何如此细思极恐?

外国人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他们没有实行车架号、船架号的制度。

忒修斯之船是古希腊的一个经典悖论。事情起源于一艘战功赫赫的战船–忒修斯之船。这艘船在几百年的服役过程中不断的替换自己的零部件,诸如烂掉的木板,撕裂的船帆。于是,在公元一世纪,就有人提出一个问题:当他把自己身上原本的零件全部换掉一遍之后,他还是那艘么?

这种问题要跳出来看。

当90%的木板被换掉的时候,就有人开始动摇了,有人认为这艘船还是忒休斯号,很多人认为不是。

这里导致悖论的原因就是换木板的过程,换多少木板才算一搜新船,而且新船也叫忒休斯号的话和原来的特修斯号有什么不同。

问题的答案,要么是,要么不是,不可能既是又不是。从事实来看,现在的这艘船与原来的船完全不同,没有原来船的一块儿木板。是不是从原材料的组成上就可以否定了?非也。要知道,这艘木船的腐烂木板被替换有一个持续的过程,它并不是一下子被完全替换的,而是随着岁月的积累,逐步完成的。当一块木板被替换的时候,替换的那块木板,充当了之前被替换木板的功能。所以,它依然是忒修斯之船。每一块木板都不能称为忒修斯之船,只有组合在一块儿,才可以称呼。每一块木板(部分)是小于整体的,并且以整体的意义来确认自己的意义。

这就很简单了,我们拿来了一块新的木板直接替换了原来的由一块木板组成的特修斯号。这一块新的木板上特修斯号吗?

他就还是忒修斯之船,直到世上无人知道这条船的来处及经历……

这个悖论的矛盾点在于人们对 忒修斯之船的定义不一样。忒修斯之船也是个模糊的概念。忒修斯之船 究竟为啥叫忒修斯之船。是因为造船的人还是因为显赫战功又或者是因为每一个部件,但凡不是因为每一个部件而命名成忒修斯之船的不管更新成啥样子依旧是忒修斯之船 。

忒修斯之船是古希腊的一个经典悖论。事情起源于一艘战功赫赫的战船–忒修斯之船。这艘船在几百年的服役过程中不断的替换自己的零部件,诸如烂掉的木板,撕裂的船帆。于是,在公元一世纪,就有人提出一个问题:当他把自己身上原本的零件全部换掉一遍之后,他还是那艘么?

它当然是特修斯号,因为我们是用它换的特修斯号的旧木板,但是没有改变船的名字。

一块木板就是一艘船,省去中间步骤,就简单多了。

这种问题,对于我们杠精来说,证明起来太简单的,随便跳出一个纬度都可以有不同的答案

我有一张木床。每天晚上我都会睡在我的木床上,之所以叫木床是因为每一个部件都是由木头做的,所以叫木床。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木床的很多部件都坏了 我只能去市场买部件,很不巧 木头部件都没了,我只能带回去铁部件给我的木床上安装。那么问题来了 他还是我的木床嘛?我之所以叫我的床为木床是因为所有零件都是木头。如今他不在符合木床的条件。自然不能说是木床。

如果我的父亲把我的床的旧部件全部收集并组装成一张新床。虽然它每一个部件都是我的床掉下来的且我也睡过,但是这张组装的床, 它不属于我故而并不能命名为我的床。

从你的出生地、经历一贯行为、个性等等来认证你就是你。只要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记得你、认识你你就还是你。

一个人活在世上,每隔7年左右他体内所有的细胞就会被替换一遍。那么这个人还是原来的那个人吗?

先来看看这个悖论是如何产生的,随着这个悖论的思路走,大家脑海中肯定想象出了一搜木船,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木船上的船板一块块被换掉。

那就是假设特修斯号只是由一块木板组成的。那么我们更换一块木板就更换了整条船,没有中间过程。

再把我的床换成木床就会有截然不同的结果。木床之所以叫木床是因为部件都是木头做的。如果我父亲把我木床的旧部件全部收集组装成一张新的床(都是由木头做的) 这样的前提下 这张组装床叫木床。因为木床是由每一个部件的材料而命名的,我父亲组装的床符合了这个木床的条件,所以可以命名为木床且如果允许世界上可以同时存在很多张木床。

国家都有规定的玩意,变更发动机号或车架号要去车管所登记,说明换了发动机或者车架就不是原先那辆车了呗,全换掉你就有两辆车了,毕竟都是你花的钱

换走的那块旧木板还是忒休斯号吗?它当然也是忒休斯号,因为它原名叫特修斯号,只是被替换掉了。

悖论的核心是换多少块木板才算新船?这个是没有固定答案的。就像一粒沙子肯定不是一个沙堆,十万粒沙子肯定能组成一个沙堆,但是从多少粒沙子开始算是一个沙堆呢?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同理,忒修斯之船也是一样的,只要世上还有人记得这条叫忒修斯的船在航行,记得他曾经换过了无数的船板,知道他换过船板的样子。

这让我想起高仿做旧,截取古董一段经得起碳14

当10%木板被换掉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认为船还是原来的那搜忒休斯号。

其实,所谓忒修斯之船,有三种层次上理解的意义:第一,是指由许多块木板组成的整体。第二,是指对这个整体进行的命名后的意义与象征。第三,是指这个名字。当然,这里面之间的关系不是非此即彼,也不是完全割离,它是互相交融,混合在一起的。简单说,就是主观与客观的彼此相依。我不能脱离这艘实际的船来命名,也不能脱离命名来表述这艘船的存在,更不能凭空去述说这艘船的故事与意义。所以,有一部分人就认为,既然木板已经被完全替换,那么这艘船在物质意义上就完全是另一艘船了。

当50%木板被换掉的时候,很多人还是会认为这艘船是忒休斯号。

第二,这艘船的意义变了没有?

在我看来答案是肯定的,一个人之所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在于社会对他的认证。

第一,这艘船的归属者有没有给他改名字?

有些结论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木板全部被替换之后船还是忒休斯号,只是不是原来的那搜了,可以换一个新的名字也可以不换。用旧木板拼成的船也是特修斯号,是原来的那搜忒休斯号。

[抠鼻]一个人的细胞,会更换。难道这个人就不是原来的人了?

在打一个比方。每天晚上我都会睡在我的床上。然后……我的床又坏了。我又要去修。但无论我是否用原材料或者新材料。我的床依旧会是我的床。我之所以叫我的床为我的床是因为它属于我。不管改成啥样子。它依旧属于我。所以依然是我的床。

这是偷换概念,也是错觉,而且有个最简单的解决办法,把步骤分开就很容易理解了,不算是经典的悖论。

其实这个悖论有个最简单的解决办法,那就是用极限的思考方式。

哈哈,提这个问题或者认为纠结这是个问题的人,就已经输了,已经陷入死循环了

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忒修斯之船拆掉的部件重新组装成船 那么这个船的零件都是忒修斯之船的零件并且是原装。那么这个船有着忒修斯之船最初的样子。也是最原始的样子。问题就是说这个船和之前那个船究竟那个是忒修斯之船 。如果忒修斯之船是因为显赫战功而命名的,那么这艘组装的船不是忒修斯之船,因为他没有显赫战功,所以不成立。说个好理解的。

我们直接说正题。我想了一个晚上。并认为这是个个定义的悖论。之所以会有人想发不一样是因为人们对忒修斯之船的定义不一样。首先要知道忒修斯是什么意思。忒修斯是指希腊神话中的英雄。雅典王埃勾斯之子。生于异乡,其父归国时留剑和鞋在巨石下。成年后遵父嘱,获取剑和鞋去雅典相认。途中屡建功业,威名大震。后获知克里特王强迫雅典人每年向牛头怪物进贡少年男女各七人,即奋勇前往杀死怪物。回国时误挂黑帆,其父以为儿子遇难而投海自尽。忒修斯遂登王位。 这就是忒修斯的来源。接下来就好理解了。忒修斯之船 又可以叫英雄之船,为什么因为战功显赫, 所以叫英雄之船,如果这艘英雄之船不停更换零件直到变成一个全新的船 那么它依旧是英雄之船。因为更换零件不影响它战功显赫 所以依旧是那艘英雄之船。如果忒修斯之船是因为每一个零件而命名为忒修斯之船的话 从第一个零件更换起他就不是忒修斯之船了 。我们打个更简单的比方 。

当100%木板被换掉的时候,会有更多的人认为这艘船已经不是忒休斯号了。

你活一辈子还不到一百年,每天脱皮换皮,头发长了剪掉,指甲长了剪掉,牙齿18岁前换光,细胞新陈代谢,你生下来叫二狗,几十年后你还是二狗吗?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一个经典悖论,忒修斯之船为何如此细思极恐?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