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之祸后汉武帝如何报复残害太子的小人?天子之怒伏尸百万?

汉武帝6岁被立为太子,16岁登基,29岁才有的长子刘据。相比较十几岁就做父亲的其他帝王们而言,汉武帝可谓是“老来得子。”因此,武帝备感欣慰,加上同卫子夫正处于浓情蜜意之期,所以没多久就确立刘据为太子。

事实上,在这次巫蛊之祸中,卫子夫的外戚势力也遭遇了重大的打击,这似乎也验证了上述的猜测。

李广利死后,昌邑王彻底失去了继承权。

汉武帝时期外戚卫氏在朝中的权利非常大,尤其是卫青及霍去病对匈奴的天功,因此汉武帝觉得外戚权利太大。正当武帝坐立不安的时候,丞相公孙贺也就是皇后卫子夫的姐夫,他的孙子公孙敬声为人张扬,嚣张跋扈,最终被人告发为巫蛊咒武帝,并与阳石公主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于是汉武帝借势将公孙贺父子赐死,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皆坐诛。

其次,刘屈氂、李广利等人也是阴刘据的一类人,只不过他们不敢大张旗鼓罢了。因为只有刘据倒台,才能扶刘髆上位,他们在等待机会。

巫蛊之祸发生时,司马迁也去世了,《史记》没有相关内容。所以,最权威的著作只能看《汉书》。《汉书》在有好几个章节涉及巫蛊之祸,串联对照大致可以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巫蛊之祸”之后,武帝的身体也好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武帝才慢慢回味过来。太子得不到他的信息,又怕江充会害他,所以才起了兵;而后面也是因为害怕,所以才逃亡的,太子根本就没有过要谋反的心思!

帝王是高贵的,也是骄傲的,想想汉武帝的一生,可谓是波澜壮阔,但到头来,却被几个小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这不得不说让汉武帝勃然大怒,一场子虚乌有的“谋乱”,却记他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儿子。

首先,江充利用巫蛊之事,杀害了太子的姐夫公孙贺,株连杀死了卫青的儿子——卫伉。就此,太子刘据引以为靠山的卫氏外戚几乎被铲除殆尽。

汉武帝征和二年,汉朝国都长安,发生了一起由巫蛊之术引起的政治事件。汉武帝花费数年心血培养的接班人戾太子刘据,惨死于这场灾难中,许多政治上层人物被杀,国都内百姓有将近40万人受到牵连,一时之间,人人自危,都不敢站出来发声。这就是著名的巫蛊之祸。

为什么这么做?很可能是所有人都清楚,太子刘据真的行了巫蛊!这个结果不能告诉汉武帝,一是对汉武帝打击太大,二是这又将掀起一场杀戮。

因此,江充也得到了他应得的下场。

迫于无奈,刘据只好听从老师石德的建义,假传皇命,将江充及胡巫捕杀。随后,刘据调发母亲的宫廷卫队守备宫门。而一些不清楚内幕的人纷纷扬言太子要造反,于是引起长安城内一片混乱。这时黄门苏文趁乱逃出京城,到甘泉宫面见汉武帝,说刘据有作乱迹象。

西汉刚刚建立之时,刘邦称帝,并先后剪除异姓王,分封刘氏宗亲,形势一片大好。不过,还有一件事情令刘邦揪心不已,那就是吕后势力的庞大。

其次是江充和苏文。在田千秋的劝谏下,汉武帝彻底理解了太子的冤屈。于是他诛灭江充三族,并将苏文活活地烧死于横桥之上。

而此时的刘据倒显得形单影只,实力单薄,原因是:一、舅舅卫青已经去世;二、母亲卫子夫年老色弛,已不受汉武帝宠幸;三、姨夫公孙贺一家及卫青一部分后人均获罪被诛。所以到最后只剩下一些忠实敦厚的朝臣还能勉强为刘据呐喊站队。既然刘据陷入孤立无援,那么遭人算计已成必然,而汉武帝的态度犹为重要。

汉武帝的态度

首先是江充。作为导致刘据身死的罪魁祸首,她是首当其冲的被汉武帝清算。前91年,巫蛊之祸刚刚过去不久,汉武帝在有些之人的引导下,他幡然悔悟,知道自己冤枉了儿子刘据,由此大彻大悟下,他化悲愤为怒火,下令将罪魁祸首江充诛杀,并夷灭其三族

第二,卫皇后的姐姐的老公是丞相公孙贺,他的儿子目无法纪,私自挪用一千九百万钱军费,公孙贺为营救儿子,请求汉武帝准许他捉拿侠士朱世安将功补过。哪知朱世安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审讯的时候揭发公孙贺想用妖法害死汉武帝,汉武帝本就疑神疑鬼,最后命酷吏杜周审问公孙贺,公孙贺惨死狱中,此案株连到了汉武帝的两个女儿和卫皇后的一个侄子,由此也连累到了卫皇后和太子刘据。

  • 公孙贺

其实有人在背后中伤刘据,皇后卫子夫也是知道的,她曾经要刘据劝进汉武帝把江充这些小人全部诛杀,只是刘据没有同意,这个“一念之仁”,就给刘据埋下了杀身之祸!

后来,汉武帝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立刻把刘据推向更尴尬、艰难的境地。

那么汉武帝为什么不考虑李夫人之子刘髆呢?其实原因也不复杂,因为汉武帝向来对外戚有抵触情绪。所以李广利等人越是积极,结果事与愿违,刘髆在汉武帝心中凉得也越快。因此,正是由于汉武同太子刘据关系的微妙变化、及青睐幼子刘弗陵的举动,让刘据的威严扫地,更遭来一些人争相踩踏、算计。

算计刘据的人

汉武帝的皇后卫子夫,可以说在古代这么多外戚之中也是势力相当庞大的一支,霍去病,卫青,霍光等大家耳熟能详的人,都是卫子夫的亲戚,也就是所谓的外戚。

昌邑哀王刘髆的舅舅李广利,左丞相刘屈氂,水衡都尉江充,黄门侍郎苏文,小黄门常融、王弼,御史大夫商丘成、德侯景建、邗侯李寿、题侯张富昌、重合侯马通、侍中仆射马何罗、北军使者护军任安

太子临时组建的士兵自然不如汉武帝驱使的正规军,五日内,长安城内血流成河,死者数万人。刘据兵败后,只好突围而出,而留在长安的卫子夫只好绝望地自杀。

起初武帝并不相信,于是派使者召太子来问话。但使者不敢入城,转而回报说太子已经造反。此时,丞相刘屈氂一面向人禀报太子谋反,一面惊慌失措地逃离京城。此时,汉武帝终于相信儿子谋反,于是下诏命刘屈氂带兵平叛。

(汉武帝剧照)

汉武帝的儿子概况

涉事的江充下令被满门抄斩,苏文在横桥之上被活活烧死,丞相刘屈氂处以腰斩,其妻子也难逃一死,李广利当时正在前线打仗,当听到汉武帝逮捕自己的妻子,准备处置家人时,还想击退匈奴以此将功补过,可没想到带去的数万大军全军覆灭,自己成了俘虏,后被杀害。

为了调查太子的情况,汉武帝决定派人前往长安查探情况。但是使者害怕太子诛杀自己,根本不敢去长安,于是他半道而回并谎称:“太子反已成,欲斩臣,臣逃归!”

巫蛊之祸时,汉武帝相信奸人所言,认为刘据蓄意造反,便将部分兵权交到丞相手中,让其不惜代价抓捕主谋,后来汉武帝幡然醒悟,明白其中阴谋,为太子平反,数百人因此再受牵连,而这,都是因为汉武帝的一句话。

汉武帝,是西汉中期的一位皇帝,西汉帝国在他的手上得以名扬周边,威震四海。可以说,这样一位皇帝,应该是十分完美的。

于是车千秋等人不断跟汉武帝强调父子情,人伦爱,太子有错可以原谅,以举重若轻的手法,拼命淡化巫蛊之祸的影响力。出于人性的本能,汉武帝不希望太子真的对自己行巫蛊,所以,即便他有所怀疑,也只能强迫自己对大臣们的做法装糊涂。可是,心里的疙瘩,也没有让他完全原谅太子,所以到死也没有给刘据平反。

那么,巫蛊之祸真的这么难查吗?这场祸乱究竟死了多少人?

身在漩涡中的“刘据”他们都以为武帝其实已经死了,而江充就是秦朝的“赵高”在弄权!这事情就大条了,当年扶苏也是太子,后来就是因为不知道秦始皇的死讯,所以得到了一封假信就自尽了。刘据当然不想当“扶苏第二”,于是便按兵而起。

除了冲突,剩余的遇难者,是汉武帝“两边砍”的结果,把支持太子和反对太子的,几乎都杀光了。

在群小的诓骗下,汉武帝做出重大决定,即发兵讨伐太子,而领军者正是太子的敌人刘屈氂。而太子自然不甘被杀,于是他打开武库,将武器发给长安市民,并与汉武帝派来的官军作战。

汉武帝一共六个儿,即太子刘据、齐王刘闳、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昌邑王刘髆、少子刘弗陵。

第四,江充派人阻止太子刘据拜见汉武帝,导致汉武帝与刘据两父子没有及时沟通。

巫蛊之祸,最后导致了汉武帝与他的儿子刘据父子相残的局面。

至于所谓的巫蛊之术,来的突然,来的猝不及防,史书上虽然没有明确说是谁一手策划的,但是字里行间也透露了这件事情的诡异。

首先是李广利和刘屈氂。太子死后,李广利满以为汉武帝一定会立昌邑王为太子。因此他在出征前嘱咐刘屈氂,一定要劝皇帝立昌邑王为帝。

总的说,这13位跟刘据之死有关的人,他们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真的是应了那句话,最是无情帝王家,天子一奴伏尸百万啊!

一年,汉武帝巡游途经赵地河间,当地官员为奉承汉武帝,于是故意导演了一出“献美”的戏。官员说,此地有一赵家女子从小双拳紧握,从未有人能掰开过。

从这件事情上,也告诉我们,小人岂可贻祸千年?最后汉武帝刘彻在太子自尽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宫殿,名为“思子宫”,又造了一座高台,名为“归来望思之台”,借以寄托他对太子和那两个孙子的思念。可是人都死了,这样做还有什么意义?用来减少内心的愧疚感吗?

那么到底有多少人遇难呢?

太子临时组建的士兵自然不如汉武帝驱使的正规军,五日内,长安城内血流成河,死者数万人。刘据兵败后,只好突围而出,而留在长安的卫子夫只好绝望地自杀。

第一,汉武帝年纪大了,精神恍惚,疑神疑鬼。公元前92年,汉武帝在建章宫居住,仿佛间看到一个男子手持长剑闯入中龙华门内。公元前91年夏天,汉武帝为了养病搬往甘泉宫居住,一天中午躺在床上休息,看到很多木偶向他走来,将他围得严严实实的木偶手中都拿着木棍,最后还喊着口号,吓得汉武帝,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偏偏当时的人们深信鬼神之说,汉武帝就让江充彻查。

  • 汉武帝

事情到了这一步,皇后卫子夫也把她的长乐宫卫队调给了刘据,刘据打开了武库、搬走了武器、释放了刑徒,然后把他们武装起来。他手上握有一支军队之后,便向文武百官宣告江充的“谋反”之罪,在文武大臣面前斩了江充,并且把那些胡人神巫也一把火给烧了。

于是,江充给武帝上书,说皇上得病是有人在用“巫蛊”之术来谋害皇上的。当时的武帝的确也是老糊途了,他便把查办巫蛊的事情交给江充去办。江充拿着鸡毛当令箭,带着按道侯韩说、御史章赣、黄门苏文等人,从不受武帝宠爱的嫔妃开始查起,后来查到了刘据,他们在刘据宫中掘蛊,挖到了一个“桐木人”。

由于上述原因,太子刘据不肯坐以待毙,决定派心腹冒充汉武帝的使者,假传圣旨,捉拿江充,然后把江充斩首了。江充死后,刘据还是害怕,就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卫皇后,用她的马车运载武士和兵器,组成了一支队伍保护自己。

  • 刘据

而苏文呢?他从长安逃脱之后,来到甘泉宫去见了汉武帝。他把情况向汉武帝报告之后,汉武帝说道,“太子肯定是害怕了,他害怕江充等人害他,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变故。”于是派了一个使者去长安见太子,但这个使者可能也是江充一伙的吧,他连长安都没进,于是就回去向武帝报告说,“太子经造反了,他要杀我,我玩了命才逃回来的!”

此外参与害死太子刘据,将刀仞砍向太子的暴徒并封侯的人,如商成丘,景建等人的家人,全部基本上灭族。

这14人靠着巫蛊之祸,可谓是功成名就,都获得了十分丰厚的封赏,如左丞相刘屈氂,他原只是一郡太守,但因前丞相公孙贺被巫蛊所牵连,他得以直接升为左丞相;御史大夫商丘成,在巫蛊之祸前,原只是大鸿胪,但因平定所谓的刘据叛乱有功,得以升任御史大夫;马通、马何罗,他们本只是一个小侍郎,但就因平定叛乱有功,是一朝鲤鱼跃龙门,成为世袭王侯。

在诛杀太子事件中,有几个人格外卖力,其中马通因战功获封重合侯;长安市民景建俘获太傅石德,被封为德侯,擒获太子家律张光的商丘成被封为诧侯。

太子一家隐藏于湖县的一个普通百姓的家中。但是数月后,太子一家被人告发,湖县官吏纠集一伙暴徒,冲入室内。其中,山阳男子张富昌率先踹开了门。而收留太子的好心百姓,最终英勇地与暴徒们进行了格斗,最终力战而死。而刘据自知不免,于是只好上吊自杀。而新安令史李寿,则抱着太子的尸体,从绳索中解脱出来。

武帝好奇,于是驾临该户人家。见到神奇女子后,汉武帝轻轻一掰,小女子双手马上展开,并且露于手心一对精美玉钩。而小女子又生得艳若桃花,武帝即刻笑纳,后赐封婕妤。也就是著名的“钩弋夫人。”

再是昌邑哀王刘髆的舅舅李广利,及左丞相刘屈氂,这二人在巫蛊之祸中虽不是主谋,但却也算是从犯。当时,李广利、刘屈氂皆属昌邑王刘髆一党,为了让刘髆有夺嫡的机会,他们是明里暗里的支持江充去陷害刘据,并在武帝的面前是多次推波助澜,最终促使武帝害死来自己的亲身儿子。而后,当刘据被杀,储君之位空悬时,他们就按耐不住自己的小心思,意欲谋夺储君之位,但是他们的小算盘,武帝早就有了察觉。如此,在刘屈氂还未有行动时,武帝就先下手为强,将刘屈氂腰斩。而李广利因事前投降了匈奴,所以未被武帝清算,但因其投降匈奴一事,其族被武帝灭族。

关于巫蛊之祸,记载最完整的是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很遗憾,《资治通鉴》不是正史,是司马光个人对历史的解读,掺杂了司马光个人的“阅读理解”。所以,作参考可以,不能笃信。

征和二年的时候,汉武帝去了甘泉宫,得了重病,江充看到武帝像是要病死了,他特别害怕。因为汉武帝一旦去世,如果没有其它变数的话,那登基的就是刘据,刘据一旦当上了皇帝,那江充肯定是完了!

重合侯马通自知汉武帝必然不会饶过他,因此他先发制人,妄图行刺汉武帝。谁知汉武帝侍从金日磾发现马通神色不对,于是当场将其擒获。最终,马通被夷灭三族。

再加上汉武帝是个好色之人,卫子夫容颜衰老,失去了汉武帝的喜爱,巫蛊之祸就此爆发。

如果喜欢我的回答,请关注我,并给我点赞、评论和转发哦!

一、巫蛊之祸,江充不存在故意陷害太子,他顶多是想扩大“战果”以邀宠。江充此人跟当时的很多酷吏一样,只认皇帝,但也谈不上故意为难太子;

刘据死后,汉武帝通过调查,终于知道自己的儿子是被冤枉的。顿时震怒,毕竟刘据也是自己培养的接班人。看到自己的儿子被冤枉,导致父子反目成仇。

巫蛊之祸之后风波

三股势力见时机成熟,于是向太子发动了总共。公元前81年,汉武帝突然生病,不得不在甘泉宫疗养。而江充则趁机进谗言,说汉武帝的疾病是为巫蛊所致。汉武帝闻此,立即将授权江充全权处理此事,并让按道侯韩说、御史章赣、黄门苏文等助充。

(江充剧照左)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这几位皇帝,在古代这么多皇帝中,也是属于第一梯队的。与此同时,这几位皇帝也是大家最为熟知的。

因此,刘邦晚年发生的事情和汉武帝晚年发生的巫蛊之祸,本质上是相同的,不同的仅仅是结果罢了。

巫蛊之祸执行人江充的下场

正所谓天道有常,小人得计于一时,又岂能长久?好人受冤,又岂能永远被冤枉?多年后,当年在巫蛊之祸中幸存的刘病已,幸运地被霍光推举为帝,皇位重新回到了太子一系。

然而刘屈氂的进谏却迎来了汉武帝冰冷的目光。不久后,李广利和刘屈氂也受人诬告,卷入了巫蛊事件。最终,刘屈氂被腰斩于东市,妻子儿女皆被枭首;而李广利留在长安的妻子,也被汉武帝收押。

太子死后,有人直言进谏,终于使得汉武帝醒悟,不仅将江充满门抄斩,还修建了一座思子宫用来缅怀太子。

二、太子刘据存在行巫蛊的可能,有可能并非冤案!调查现场不光有江充,还有韩说等几方特使,互不统属,江充根本没机会造假,就连太子的老师石德都不敢确信太子是冤枉的;

而此时的汉武帝并不在长安,因此太子刘据当机立断,假传圣旨,直接就将江充给杀了。

其实巫蛊之祸本身不难查,我认为是以车千秋为代表的文官,达成了默契,故意不追查,拖黄了为止!

骨肉恩德因权失,父子情怀为利休。后来,汉武帝建立了“思子台”来怀念刘据,虽然江充等人伏诛,但一切再也无法挽回了!

身为皇帝,身边的人自然知道见眼色行事,钩弋夫人怀孕14个月,生下刘弗陵,尧也是孕育十四个月才出生的,汉武帝便以此为由,说道:“乃命其所生门曰尧母门”。这其中不难看出,他对刘弗陵的厚望,苏文见此便更加肆无忌惮,江充认为自己与太子和皇后有矛盾,便也伙同他们一起陷害刘据。

太子死后,李广利认为汉武帝会立昌邑王为太子,为此四处走动。不久后,这两人也受到诬告,最终刘屈氂被腰斩,妻女被枭首。而李广利妻子也被关押,此刻他正在攻打匈奴,最终投降了匈奴,但没过多久,就被杀了祭旗,李广利家人也是因为他的投降被灭族。很多人都会好奇,巫蛊之祸跟他俩有啥关系,因为他俩对在刘据死后对太子之位很不安分,甚至都想谋反,当然不是他们自己,而是自己的外甥、李夫人的儿子昌邑王刘髆,可谓偷鸡不成蚀把。

首先是李广利和刘屈氂。太子死后,李广利满以为汉武帝一定会立昌邑王为太子。因此他在出征前嘱咐刘屈氂,一定要劝皇帝立昌邑王为帝。

只不过,这个建议遭到了一批老臣的反对,刘邦只好作罢。当然了,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吕后年老色衰,戚夫人却年轻貌美。

公元前91年,汉武帝宠臣江充奉命查巫蛊案,用酷刑和栽赃方式让数万人因此而死。而且江充与太子刘据相处的不是很愉快,江充于是趁机陷害太子刘据,太子恐惧,起兵诛杀江充,后遭武帝镇压兵败。在诛杀太子的事情上,不少人也因此封王拜侯。刘据两个儿子也被杀,其他家室成员都被诛灭殆尽。

至此参与巫蛊之祸,心中带有坏心思的人都被杀头,其中还搭上了李广利出征匈奴7万的汉军。

但是,由于汉武帝在位时间太久,以致于刘据已过中年,并且儿孙满堂,却于皇位还是可望而不可即。如此一来,必然会“夜长梦多”、横生变故。原因很简单,汉武帝不止刘据一个儿子,而围绕皇嗣位置的竞争向来残酷无情。更何况,自从舅舅卫青去世后,刘据背后的势力在逐渐瓦解。

纸终究包不住火,知道真相的汉武帝并没有轻易放过他们任何一个人,相反,就像那次巫蛊之祸一样,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在司马光看来,帝王的任何举动,都可能动摇天下。当时皇后和太子具在,汉武帝却将命钩弋之门命名为尧母门,实际已经体现了他的废长立幼的之心。而苏文见此,也变本加厉地陷害太子。

巫蛊之祸,可以说是让汉武大帝“晚节不保”的政治决策,此事牵连数十万人,但伏尸百万却有点夸张了。

值得一提的是,被害太子刘据的孙子刘病已最后被霍光推举为帝,皇位重新归到太子一脉,可谓天道循环。

刘据先是隐藏在一户叫做“泉鸠里”的人家,最后消息泄露,被地方官吏围捕,刘据不愿身陷于污吏之手,最后自杀了。收藏他的那一户家主,与围捕刘据的官吏战斗致死;跟随刘据一起逃亡的两位皇孙一同遇害。王妃史良娣,长子刘进皆在长安遇害。

公元前91年,在强大的汉帝国中枢——长安,发生了一起史无前例的大型政治事件——巫蛊之祸。而这场事件,也给晚年的汉武帝,带来了无数的后悔与伤痛。

其次,汉武帝确实杀了不少人,史书提到的大约有十位左右。后来又杀了不少太子反对派,包括江充、苏文及追杀太子的李寿和张福昌,还有两面派任安。其中江充被灭族,太子一门被杀。可是这些数字离出说中的几万、几十万甚至百万相去甚远。

一开始,汉武帝不相信太子造反,于是说:“太子必惧,又忿充等,故有此变!”

这场巫蛊之祸到底死了多少人?

汉武帝这也是如此。

然而刘屈氂的进谏却迎来了汉武帝冰冷的目光。不久后,李广利和刘屈氂也受人诬告,卷入了巫蛊事件。最终,刘屈氂被腰斩于东市,妻子儿女皆被枭首;而李广利留在长安的妻子,也被汉武帝收押。

然而,无论巫蛊之祸是不是因为汉武帝的猜忌引起的,江充离间汉武帝和太子之间的感情却是事实。

说起巫蛊之祸的诱因,其实和西汉开国皇帝刘邦晚年发生的一件事情非常相似。只不过,在刘邦这里他是失败的,并没有引起什么动荡,而在汉武帝这里却是成功的,由此引发了巫蛊之祸。

当然,他们虽都依靠着巫蛊之乱,得以获得数不尽的荣华富贵,但其结局却都不怎样。刘据本就是被诬陷的,他会死,与这14人脱不了干系,对于汉武帝而言,他们都是直接,或间接的害死自己儿子的罪魁祸首,因此等汉武帝幡然悔悟时,他们自然就是首当其冲,要被清算的一群人。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他们最后或被杀,或自杀,或灭一族,或灭三族,或斩首,或烧死,总之是没啥好下场

就这样,坑害太子之人,皆遭诛戮,其中还搭上了出征匈奴的7万汉军。巫蛊之祸以杀戮而起,最终以杀戮作为结束。正所谓“天子之怒,流血千里,伏尸百万”。

其中刘据为皇后卫子夫所生;刘闳为王夫人所生;刘旦、刘胥同为李姬所生;刘髆为李夫人所生;刘弗陵母为赵婕妤。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江充蛊惑汉武帝说,宫中邪气很重,还有巫蛊作祟。为了使汉武帝相信,江充还找来胡人巫师一起忽悠。巫师的说辞同江充大同小异,而武帝总感觉自己精神恍惚,百病缠身,于是很快相信二人的胡话。接下来,汉武帝便派道侯韩说、御史章赣、黄门苏文等人协助江充彻查巫蛊。

其次是黄门侍郎苏文,小黄门常融、王弼,他们三人都是协助江充陷害刘据巫蛊武帝一事的主犯,因此这三人的结局最后也是悲惨至极。首先是黄门侍郎苏文,他是向武帝谎报刘据造反的第一人,也是“协助”江充在太子宫中“挖出”桐木人的主犯,如此武帝幡然悔悟后,就将苏文活生生的烧死在横桥之上。其次,小黄门常融、王弼也没有什么好下场,皆被武帝下令诛杀。

首先是御史大夫商丘成,他在后元元年,因被人诬陷诅咒汉武帝,最终畏罪自杀。其次是重合侯马通、侍中仆射马何罗,他们二人因惧怕自己会像江充一样被灭三族,所以合谋决定先下手为强,欲行刺武帝,但因马何罗为金日磾发觉搏拘,武帝提前知晓,最终重合侯马通、侍中仆射马何罗被诛杀,其族也被武帝下令灭族。

戾太子刘据,卫子夫侄子,也是汉武帝的第一个儿子。对于这个儿子,汉武帝起初对他倾注了所有的爱。为了培养他,曾花费了极大的成本。其后,刘据的舅舅卫青以及表弟霍去病在攻打匈奴的战争中立下了大功,也让刘据的太子之位变得稳如磐石。

巫蛊冤案真相大白后,汉武帝想到是自己错信小人,冤枉了自己的儿子,并且逼死了儿子和两个孙子,所以心痛不已,于是一怒之下,虽然说没有伏尸百万,但也把江充全族全部灭口,还将苏文放到横桥上活活烧死,江充的党羽和帮凶也都遭到了灭顶之灾,就连平定太子刘据的马氏兄弟也没逃过一死。

太子一家隐藏于湖县的一个普通百姓的家中。但是数月后,太子一家被人告发,湖县官吏纠集一伙暴徒,冲入室内。其中,山阳男子张富昌率先踹开了门。而收留太子的好心百姓,最终英勇地与暴徒们进行了格斗,最终力战而死。而刘据自知不免,于是只好上吊自杀。而新安令史李寿,则抱着太子的尸体,从绳索中解脱出来。

最后,汉武帝开始着手处理那些加兵刃于太子之身的暴徒,商丘成、景建、李寿张富昌等人的家族,相继遭到诛灭。

可能是墙倒众人推吧,首先对刘据发难的人是黄门苏文及小黄门常融、王弼等人。其实所谓的“黄门”不过是汉武帝的侍从,同太监的性质相差无几。而正是由于他们能靠近武帝的原因,所以便有了污蔑刘据的便利条件。

文——千古

所以,表面上看,刘据的太子之位安若磐石,实际上是危如累卵。好在汉武帝总是以一副“非刘据不传位”的姿态示人,如此才阻挡了一部分人觊觎的目光。然而,汉武帝真的是非刘据不传位吗?其实未必。

刘据去世的消息传回京城后,汉武帝才有所醒悟,于是派人彻查巫蛊之祸的来龙去脉、细枝末节。结果,证实刘据是被冤枉,完全是江充蓄意栽赃、逼迫陷害。而江充及胡巫之前已经被刘据杀死,于是汉武帝下令灭江充全族。黄门苏文则被置于横桥上活活烧死。另外,凡是对太子动过武的人一律满门抄斩。甚至连举兵观望的任安及放刘据出城的田仁也一同腰斩。

此时,李广利正率领军队攻打匈奴,听说汉武帝收押了他的妻子。于是他率领全部军队,突击匈奴主力,妄想立功以获得汉武帝的谅解。而李广利的军事才能远不如卫霍,他的鲁莽最终断送了汉军。七万大军全部覆灭,汉军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失败。而李广利则投降了匈奴,数年后匈奴人杀死祭天。

再则,对刘据下手的人就是江充等人。江充是著名的酷吏,专门充当汉武帝打击奢靡极欲皇亲贵胄们的工具。而江充为讨武帝欢心,所以一向“秉公办事”,甚至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因此,自然难免同太子刘据产生一些冲突。而现实的情况是,如果一旦刘据即位,于江充便是世界末日。所以江充在汉武帝的有生之年必须将刘据扳倒,方可性命无虞、前途无忧。怎么办?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继续拿“巫蛊”做文章。

巫蛊之祸始末

汉武帝听了之后,大怒,他派遣派左丞相刘屈氂率军攻打太子所在的长安城,长安城一时大乱,死伤数万人,后来刘据抵挡不住了,便逃出了长安城,大家不敢抓他,也没有人能抓得住他!

“太子反已成,欲斩臣,臣逃归!”

一日,刘据入宫探望母亲卫子夫,由于呆的时间久了一些。苏文便向汉武帝报告说:太子调戏宫女 。武帝非常生气,于是往太子宫邸追加二百名宫女。刘据明白缘由后,痛恨苏文。不久,苏文又指使常融告密,说听说武帝生病,刘据喜形于色、笑逐颜开。后幸亏武帝查实,常融完全是颠倒黑白,无中生有,所以怒斩常融。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汉武帝以为太子真的谋反,便和太子倒戈相向,最终太子失败,自缢而死。

赵婕妤怀孕14个月,生儿子刘弗陵。传说尧母怀胎14个月生下尧,因此汉武帝将赵婕妤的宫殿命名为“尧母门”。尧为“五帝”之一,武帝此举,等于是向人传递了一个传位于刘弗陵的信号。

三、汉武帝到死都不能确认太子是否受冤。壶关三老劝谏后,汉武帝第一次出现犹豫,但是都没有撤销追捕令,导致太子惨死。一直到汉武帝去世,太子唯一的孙子(汉宣帝)一直在牢中,甚至差点被杀,汉武帝始终没有赦免他。

以上细节说明,巫蛊之祸到最后都是糊涂账,汉武帝对此一直将信将疑,可是没人替他查清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内者令郭穰告发刘屈氂夫人用巫蛊诅咒武帝,并且还揭露了刘屈氂同李广利背后策划拥刘髆为帝的内幕。汉武帝下令调查,结果情况属实。刘屈氂被腰斩,家人被枭首示众。李广利叛逃匈奴,其宗族被灭。总之,曾经同刘据直接或间接有过节的人均被武帝杀的一个不剩。

面对江充的总攻,太子刘据毫无准备,手足无措,于是他就此事询问了自己的太傅——石德。石德认为,如今天子在甘泉宫,生死不知,谁知道是不是有人借助皇帝的名义,擅杀太子,想以此火中取栗。同时,石德提醒刘据:“你忘了当年的扶苏了吗?”

其实,让刘据身死名裂的巫蛊之祸是汉朝巫蛊之乱的发酵期。因为,征和元年(公元前92年),汉武帝已经查实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阳石公主(武帝女儿)、卫亢(卫青长子)等人行巫蛊诅咒自己的罪证,涉事人员全部被处死。

在这场残酷的屠杀中,太子的两个儿子皆遇害,而太子的其他家人也被诛灭殆尽,只剩尚在襁褓中的刘据之孙-——刘病已还未死。践踏着太子一家的鲜血,李寿和张富昌先后被封为侯。

然而随着汉武帝的醒悟,这群小人、暴徒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巫蛊之祸导致太子刘据自缢而亡,那么,巫蛊之祸为什么会发生的呢?我认为有以下原因。

征和三年,守卫汉高祖祭庙的郎官,田千秋上书为刘据鸣冤:“做儿子的擅自动用父亲的军队,其罪应受鞭打,天子的儿子误杀了人,又有什么罪呢?我梦见一位白发老翁,让我上此奏章”。原本对巫蛊之祸就心存疑虑的汉武帝,这下更是坐实了自己的想法,刘据果真是被冤枉的,于是他让田千秋当自己的辅佐大臣,开始着手惩戒残害太子的小人。

看巫蛊之祸,眼见着一个伟大的时代不可挽回的徐徐落下帷幕,都觉得心头滴血,恨得牙关紧咬。历史的大浪扑面而来,众生皆是蝼蚁,没有谁躲得过,螳臂亦无法当车。

巫蛊之祸

当时巫蛊之祸发生时,刘据曾经逃到一个家境贫寒的人家苟且偷生,那户人家为了奉养刘据经常编织草鞋来卖,后来有人来抓留刘据,那户人家为了保护他献身了。当时前来逮捕刘据的人,一个叫张富昌的男子被封为题侯,新安县令史李寿被封为侯,后来这件事情被平反后,他们都被满门抄斩。总而言之,所有蓄意以及残害过太子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刘据寡不敌众,只好矫诏释放监狱囚徒,同刘屈氂军队对抗。之后,刘据又四处“调兵遣将”,结果征集来的胡人部队被武帝的侍郎马通截流。于是刘据又持符节到北营军营请护北军使者任安出兵,结果任安闭门不出。万般无奈,刘据又强行组织市民同刘屈氂对抗,双方会战五天,血流成河。最终,刘据兵败逃亡,后被逼杀于湖县(今河南省灵宝市西北)一农户家之中。

残害太子刘据那些人的下场

(卫子夫剧照)

汉武帝一会儿杀“太子党”,一会杀江充、苏文,又建“思子台”,又不给太子平反。这种极端矛盾的做法,其实就是“明白”与“装糊涂”,双重心理矛盾的结果。

在诛杀太子事件中,有几个人格外卖力,其中马通因战功获封重合侯;长安市民景建俘获太傅石德,被封为德侯,擒获太子家律张光的商丘成被封为诧侯。

但是随着卫子夫的失宠以及霍去病、卫青的相继去世,刘据的地位逐渐变得岌岌可危。一方面,李夫人的儿子刘髆持续得到宠爱,而他的舅舅李广利更是权倾朝野,直接威胁到刘据的皇位;另一方面,刘据在治国理念上,与汉武帝多有不同,父子之间冲突不断。

此时,李广利正率领军队攻打匈奴,听说汉武帝收押了他的妻子。于是他率领全部军队,突击匈奴主力,妄想立功以获得汉武帝的谅解。而李广利的军事才能远不如卫霍,他的鲁莽最终断送了汉军。七万大军全部覆灭,汉军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失败。而李广利则投降了匈奴,数年后匈奴人杀死祭天。

李广利死后,昌邑王彻底失去了继承权。

就这样,坑害太子之人,皆遭诛戮,其中还搭上了出征匈奴的7万汉军。巫蛊之祸以杀戮而起,最终以杀戮作为结束。正所谓“天子之怒,流血千里,伏尸百万”。

跟太子刘据的死有关的,共有约14人:

最后是御史大夫商丘成、德侯景建、邗侯李寿、题侯张富昌、重合侯马通、侍中仆射马何罗、北军使者护军任安,这七人虽不是直接害死刘据的主犯,但却是间接害死了刘据,他们或是见死不救,或是推波助澜,或是在平定刘据之乱时过于狠绝,直白的说,他们的死多半是无辜的,他们只是听从武帝的命令,但因武帝对刘据的思念,并将这思念转换为怒火,这些曾经平定所谓的刘据叛乱的功臣,他们自然就被武帝记恨上了,并为此也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再是德侯景建、邗侯李寿、题侯张富昌,他们三人因擒获太子一党的要臣,并平定刘据有功,因此都得以封侯,但是之后因武帝认为他们三人是逼死刘据的罪魁祸首,所以最后以各种原因将他们三人处死。最后是北军使者护军任安,他虽没有参与到巫蛊之乱中,但因汉帝认为,任安见出现战乱之事,想坐观成败,看谁取胜就归附谁,对朝廷怀有二心,“怀诈,有不忠之心”,因此将其腰斩。

刘据也知道江充等人在陷害他,于是派家吏去向武帝和皇后请安,结果连武帝的面都没有见到。皇后卫子夫也派人去找武帝,但汉武帝是生是死,都没有得到确切的信息。

特别是武帝晚年,属昌邑王刘髆的实力最强。因为他有两大靠山,一个是舅舅、二师将军李广利,另一个就是丞相刘屈氂。李广利被汉武帝委以重任,刘屈氂则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子,也就是汉武帝的侄子。但刘屈氂同李广利如死党一般,走得最近。

汉武帝其实刚开始是非常维护太子刘据的,但架不住小人众多,江充、苏文等人经常在汉武帝面前讲刘据的坏话,讲着讲着汉武帝也就信了。

这么说是有证据的,比如审理官员之一邴吉,在他的传记就明确说,邴吉采取审而不决的手段,一直“磨洋工”,天天审案,就是不出结果,一直拖到汉武帝驾崩。

巫蛊之祸,从头到尾就是糊涂账,连汉武帝本人,到死都不能确认,太子刘据到底是被冤枉,还是确实行巫蛊了!所以对汉武帝大开杀戒,不能接单地认为是为太子复仇。所谓“伏尸百万”,更是夸张了!

一年后,这件事情便被汉武帝平反,所有牵扯其中之人,但凡有污蔑,伤害戾太子刘据之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当初参与巫蛊之祸陷害太子的奸人其实有两股势力:李氏外戚李广利和其女婿刘屈氂,利用巫蛊之术害人的始作俑者江充和汉武帝内侍,苏文。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刘据呢?

如果没有巫蛊之祸的发生,以卫皇后的家族实力以及汉武帝对太子的栽培,可以说他未来接班人的身份毋庸置疑,不过这场政治事件的发生,也不仅是因为奸人的挑拨,汉武帝性格的多疑,以及对儿子的不信任,也是造成刘据被害的重要原因。

刘据之所以遭人算计,其实同汉武帝的态度有很大关系。因为汉武帝连年征战、四处用兵,加上个人穷奢极欲的享乐,给百姓带来沉重的负担。所以,刘据主张还百姓休养生息,停止对外的扩张。但汉武帝的治国为政理念恰好同刘据相反。如此一来,刘据同汉武帝便在政见上产生分歧,以致于渐渐受到冷落。

但是这世上并不存在完美的人,就连汉武帝也不例外。而汉武帝的一生之中,最为人所诟病的,就是其晚年因其猜忌所引发的大型宫廷事件,“巫蛊之祸”。

巫蛊之祸的诱因

在这场残酷的屠杀中,太子的两个儿子皆遇害,而太子的其他家人也被诛灭殆尽,只剩尚在襁褓中的刘据之孙-——刘病已还未死。践踏着太子一家的鲜血,李寿张富昌先后被封为侯。

四、太子在巫蛊之祸中的举动,存在嫌疑。其实无论江充有多牛,他要想彻底切断太子、皇后与汉武帝的联络,不可能做得到。所以,刘据是有机会见到汉武帝当面解释的,江充也不具备翻天的本事,以江充谋反为由闹叛乱,站不住脚。

最后,汉武帝开始着手处理那些加兵刃于太子之身的暴徒,商丘成、景建、李寿和张富昌等人的家族,相继遭到诛灭。

人算不如天算,江充家里漏了一个小虾米苏文,他跑到甘泉宫,告诉汉武帝说刘据假传圣旨,,这时候汉武帝还是相信刘据是因为害怕才这么做的,就派使者去请太子,谁知使者胆小,在外听了一些谣言,都没见到太子,就回来告诉汉武帝说:“太子是真的造反了,我去请太子,他要将我斩首。”汉武帝就相信了小人的话,直至最后,太子走逃无路,被逼自杀,而两个儿子不久后也被杀。

汉武帝曾明确对车千秋说:巫蛊之祸什么也没审出来,但是你亲自问过,明白无误地发现了巫蛊……已经过去的事,不想追究了!

如果说汉武帝刚开始想借刀杀人,清除卫氏在朝内的势力,想废掉太子刘据, 倒不如说是他想敲打太子,把反对势力当做刘据的磨刀石,没想到最后局面变得不可控制,被小人翻了盘。

感谢朋友们的点赞关注!欢迎发表不同看法!

(钩弋夫人)

巫蛊之祸刚刚发生之时,江充陷害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指责他们行巫蛊之术陷害皇帝。

父子相残,最终让天下人笑话而已。刚好这个时候,有一个叫做“田千秋”的人再次为太子申诉冤情,汉武帝便同意为太子平反,并把田千秋升为了丞相。而江充呢,虽然早就死了,但汉武帝仍是把他的家门全部抄斩,苏文也被一把火烧死。

在皇帝的支持下,江充自然有恃无恐,于是他闯入太子宫,发掘出大量桐木人。很显然,这些木人都是江充派人埋下的。

为了给儿子报仇又或者是为了作为皇帝被手下人所戏弄导致的丢脸。所以汉武帝才开始暴走模式,疯狂清洗刘据生前的一切政敌,甚至是在巫蛊之变中平乱立功之人,也遭到无妄之灾。最终汉武帝再次大杀四方,血流成河,杀了江充三族,丞相刘屈氂等相关人物被以各种理由被杀或自杀,牵连甚广。

刘据是一个仁厚的人,当初卫子夫劝他向皇帝请斩苏文等人的时候,刘据就说过,“只要我不犯过错,他们再说什么坏话,我也不会惧怕他们的!”但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刘据最后也只能逃亡。

除了江充以外,汉武帝身边的宦官苏文,也想从父子之争中牟利。汉武帝巡游赵地时,“巧遇”了钩弋夫人。其后,钩弋夫人怀孕十四个月后,为汉武帝产下了刘弗陵。武帝以尧母亦孕十四月而生尧为由,“乃命其所生门曰尧母门”。

征和二年春,汉武帝查出阳石公主和公孙敬声私通,还企图用巫蛊之术来害自己,便下令将牵涉在其中的两位公主,公孙贺父子二人以及卫青的长子全部就地正法。这一下让刘据的势力有所下降,与此同时刘屈氂被晋升为丞相,这让拥护昌邑王的李广利一党蠢蠢欲动。

巫蛊之乱,前后有数十万人被无辜杀害,俨然帝王之怒,伏尸百万。斯人已去,汉武帝万般悔恨,然而能让他遥相凭吊的只有耸立在京城的一座思子台与孤悬于湖县的一座归来望思之台。

而与此同时,汉武帝将李广利的女婿刘屈氂任命为丞相。一时间,李氏外戚气焰大涨。

石德的提醒,让刘据恍然大悟,于是他立即派兵,诛杀了江充与其同伙韩说。但可惜的是,江充的另一个同伙——苏文却跑掉了。而苏文的逃跑,坏了太子的大事。刘据原本准备诛杀江充一伙,再向汉武帝负荆请罪。而如今苏文逃了,一向与太子为敌的他,立即向汉武帝禀告:“太子造反了了!”

汉武帝的担忧影响到了周围的人,于是,以江充为首的投机分子就开始迎合汉武帝,开始针对太子。

第三,江充得到汉武帝的信任大肆抓捕普通老百姓和达官显贵,以此试探汉武帝对他的信任程度,在知道汉武帝非常信任自己后,因为曾经得罪过太子刘据和卫皇后,所以谋划污蔑太子刘据用木偶等巫蛊之术诅咒汉武帝。

  • 江充

江充几个人沆瀣一气,活干的很卖力,皇宫被翻了个底朝天后,终于“找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桐木刻的小人儿与写在丝帛上的诅咒。刘据根本没有埋过这些“蛊物”,但百口莫辩。况且汉武帝尚在甘泉宫调养,刘据本想当面辩解,奈何江充横加阻拦。

其中,在汉武帝众子当中,齐王刘闳英年早逝,刘弗陵尚年幼,所以其他人都有角逐太子之位的资格。因此,各个蠢蠢欲动、蓄势待发。

举个例子,太子有个舍人叫张贺,事后被处以宫刑。以张贺这种太子核心人物都没杀,说明汉武帝并没有“丧心病狂”。虽然没有准确数字记载,案件审理中,算上被牵连的家属,不会超过几千人。

这场席卷汉朝的灾祸,实际上是一场权利的游戏,最终以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自杀而结束,自此外戚卫氏在朝中的势力基本上都被清理干净了。

对此,汉武帝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他首先派家吏伪装成了使者,去见江充,江充当时也弄不清楚这些使者是太子派的,他还以为是武帝派过来呢。结果被这些“使者”逮捕了起来,韩说怀疑使者有诈,却当场被斩杀,而章赣被砍伤也逃亡了。

首先,《汉书》说五天冲突死了几万人,很可疑。因为太子手上只有数百皇后宫中的卫队,剩余的都是被释放的囚犯,根本没有战斗力。《汉书》在另一处记载也说了,战斗一开始,太子的乌合之众得不到支持,一哄而散,所以几万人应该包括死亡和逃跑的人数,绝大多数是逃亡,而不是死亡。

刘邦担心自己晚年以后,吕后的势力影响到刘氏的江山,于是,他想到了废太子。废了太子,吕后就失去了依仗,也就失去了影响刘氏江山的资本。

重合侯马通自知汉武帝必然不会饶过他,因此他先发制人,妄图行刺汉武帝。谁知汉武帝侍从金日磾发现马通神色不对,于是当场将其擒获。最终,马通被夷灭三族。

其次是江充和苏文。在田千秋的劝谏下,汉武帝彻底理解了太子的冤屈。于是他诛灭江充三族,并将苏文活活地烧死于横桥之上。

一次,太子早上拜见母后,下午才回东宫。而苏文却立即向汉武帝禀报:“太子与宫女嬉戏”。事后,汉武帝立即赐予太子200个宫女。对于苏文的陷害,太子可谓是咬牙切齿。但是汉武帝明知苏文在坑害太子,但是却仍未对他做出任何惩罚。

就这样,陷害太子的三股势力产生了合流,他们分别是代表李氏外戚的李广利、刘屈氂,代表巫蛊群小的江充以及汉武帝的内侍——苏文。

后世很多历史学者认为,巫蛊之祸,但一定程度上是西汉由盛转衰的转折点。而其中最为可怜的还是要属太子刘据以及曾经冠宠后宫的卫皇后。

然而随着汉武帝的醒悟,这群小人、暴徒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巫蛊之祸时,汉武帝相信奸人所言,认为刘据蓄意造反,便将部分兵权交到丞相手中,让其不惜代价抓捕主谋,后来汉武帝幡然醒悟,明白其中阴谋,为太子平反,数百人因此再受牵连,而这,都是因为汉武帝的一句话。

所以,不能听信谣言!

父子之间出现了间隙,而这也给趋炎附势的小人们制造了猎取富贵的好时机。当时,汉朝内部多次发生巫蛊事件。而小人们借题发挥,开始大肆利用巫蛊之事,不断地攻击太子。而赵人江充,便是这群小人的首领。

伏尸百万太扯淡,但也不算少!根据《汉书》,太子作乱与刘屈氂在京城发生武装冲突,五天死了几万人。

在群小的诓骗下,汉武帝做出重大决定,即发兵讨伐太子,而领军者正是太子的敌人刘屈氂。而太子自然不甘被杀,于是他打开武库,将武器发给长安市民,并与汉武帝派来的官军作战。

正所谓天道有常,小人得计于一时,又岂能长久?好人受冤,又岂能永远被冤枉?多年后,当年在巫蛊之祸中幸存的刘病已,幸运地被霍光推举为帝,皇位重新回到了太子一系。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巫蛊之祸后汉武帝如何报复残害太子的小人?天子之怒伏尸百万?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