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发明的火焰喷射器为什么被称为一战“魔鬼”武器?

喷火器、火焰枪、火焰喷射器portable fIame thrower
(国产74式喷火器)

当然,在那些被喷火器完全点成行走火炬的倒霉士兵之外,还有更多的士兵仅仅只是被火焰所伤,他们有幸留得一命,但也许接下来才是最大的折磨。

到一战结束时,火焰喷射器的使用已经扩展到了坦克,火焰喷射器的使用延续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直沿用至今。 火焰喷射器就像毒气一样,是一种心理上可怕的武器,导致德国军队在战争中的300多次战斗中使用它。在战斗过程中,英国人和法国人也采用了火焰喷射器。由于火焰喷射器的可怕后果,也被称为魔鬼武器。

最早的喷火器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世纪。这些喷火器采用充满燃烧的煤或硫磺的长管形式,其使用方式与喷枪相同:通过向管子的一端吹气,里面的固体物质将被推向敌人。


火焰喷射器在1914年~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早期被德国军队使用时,给法国和英国士兵带来了恐惧,两者都很快采用了这种武器。 火焰喷射器的基本思想是通过发射燃烧的燃料来传播火焰。

根据后世的统计,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火焰烧伤占据了整个战伤比例的1%,而燃烧弹滥用的二战这个数字也不过2-3%,这还包括了疯狂的李梅火攻和两颗原子弹造成的的烧伤,可见一战的士兵是生活在怎样的一场战争中。

1914年和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可以说是人类运用热武器、自动武器进行的第一次规模最大的战争,这场大战包含了堑壕战、心理战、消耗战、毒气战等,给参战士兵带来了极大的身体和心理创伤。而主题的喷火器之所以被称为魔鬼武器,也正是因为当德国军队初次使用火焰喷射器时,它给法国和英国士兵带来了极为恐慌的心理,造成的破坏对士兵来说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因为眼睁睁看到自己身边战友被活活烧死时的惨状可以极大摧残士兵的心理甚至导致精神崩溃。


英国土兵惊慌失措,在紧随其后的德军步兵的攻击下放弃了自己的阵地。敌人通过使用一种新式液体燃料火焰喷射器,成功地在居高临下的山脊上获得了一块立足之地。这种设备既有物理上,也有心理上的杀伤力。英军高级指挥官在震惊和沮丧之余,命令立即夺回制高点,虽然英军多次反击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还是没有夺回失地。

现代版喷火器可靠性、发射距离、发射连续性显著提高。

号称步兵的……噩梦。

到战争结束时,喷火器的使用已经扩展到坦克上,这一政策一直延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整个一战期间,德军发动了超过650次食用火焰喷射器攻击,但可惜的是英国和法国这边没有针对这种武器的伤亡数字。

即便治愈,烧伤都会造成极为痛苦的肢体后遗症,会出现长期的旧创疼痛,在后半辈子的时光里持续的折磨人。有些士兵被烧伤毁掉了面容,造成肢体残疾,几乎连做人的尊严都没有了。

英国人又将火焰喷射器称为“液态火”,它的使用不过是将技术运用于战场,以期获得战术上的优势。但它也被联军视为如毒气和潜艇一般的“魔鬼”武器,类似的争论也是双方道义论战的部分。

但是这并未阻止英法方面发展自己的火焰喷射器,就好像他们同样也发展化学武器一样。但协约国方面占据道义上的制高点,因为并非他们首先使用这类武器。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人们甚至没有合用的抗感染药物,磺胺类药物在1932年才被初步研制(百浪多息),1937年后才得到真正的发展。

事实上,德军自世界大战爆发的头几个月就已经开始轮番的投入喷火器,从凡尔登到弗兰德斯再到索姆河,到处都充斥着喷火器的身影,人们攻阵地会用它,守阵地也用它,只要火焰一开始狂喷,再坚固的阵地和再勇敢的士兵也会崩溃。

更大的型号不适合单人使用,但其最大喷射距离是较小型号的两倍,它还能持续燃烧40秒钟,当然它的燃料消耗非常昂贵。 在1900年测试了“火烈鸟”之后,德国军队从1911年开始在三个专业营中部署它。

火焰喷射器由可燃罐和火焰枪两部分组成,分可发射燃烧液体式和可发射燃烧气体式。

火焰喷射器实在是一件令人胆战心惊的武器,光是使用这种武器本身,就已经非常考验人的神经了。简单的说,它毫无人性,无论是使用者还是受害者,它都会严重的摧残其神经,可谓泯灭天良。

二战电影《狂怒》中那个坦克连长在“朗森打火机”被打爆后,能咬牙掏枪给自己来一发痛快的,也算是个硬汉老兵了,他绝没少见同僚被火烧死。

从1914年10月,它在西线东南区被首次用于战时对抗法国人,但它的使用相对零星,基本上没有大的报道。第一次引人注目的使用是在德军对英军在佛兰德斯的胡格发动的突袭中。1915年7月的胡格战役,火焰喷射器是发动攻击的先头部队,并对英军造成了极大恐慌。尽管后来英军守住阵地,收复了失地,但此次战役展示了燃烧武器的潜力,让人们看到了希望,它或将打破西线日益加剧的相持僵局。德军在1915年7月30日凌晨3点15分发动猛攻,有效地利用了便携式喷火器。对英军来说,这次突然袭击的损失被证明是非常大的,他们的防线最初很快被击退,但在当晚又重新收复了回来。在这次激战中,英军共损失了31名军官和751名士兵。

德军士兵为了更加方便使用喷火器,一般采用一人背负,另一人负责射击模式

更小、更轻的火焰喷射器代号“火烈鸟”,是为单人携带的便携式使用而设计的。利用压缩空气和二氧化碳或氮气,能喷出一股长达18米的燃油流。

弗莱明在1929年才发现青霉素,1941年牛津大学才发明提纯方法,1943年方完成工业制备。

与此同时,火焰喷射器的操作士兵也过着极其危险的生活。除了操作这个装置的烦恼——装燃料的圆筒可能会意外爆炸外,他们背着的大灌灌还会被英法军队特别标记,成为战场上首要击杀的人员。如果他们被俘虏,操喷火兵也将不会得到宽恕。因此,他们的平均寿命都很短。

一战结束,距今整百年有余,火焰喷射器是在一九一五年被德国人使用,在当时讲确实足够先进。个人理解在某种程度相似于现代激光武器。只是激光武器与之相比更先进,作用更大,杀伤力更强。

火焰喷射器仍然是现代作战部队的标配武器装备,继续在战场上发挥作用。

再加上防火衣和沉重的燃料罐,以及手上点燃明火的喷枪,以及被安排站在普通步兵前面的阵容配置,喷火兵们非常容易成为被集火的对象,惨叫着被打成火人。

1915年7月30日,防守在伊普尔附近的霍格地区的英国士兵听到对面德国人的战壕里传出阵阵细微的声音,随后火焰和黑烟铺天盖地地扑了过来。

根据德军的统计数据,他们发动了650次比较大规模的火焰喷射器攻击,英法两国的数字不会比这低多少。

据说啊,是据说,在1898年,俄国就有一个叫基格尔的工程师,向军方提供了一个喷火器的设计图,军方认为没什么实用价值,结果这项发明荣誉被德国人在1900年夺得。德国人R·菲德勒与莱比锡的消防主管H·雷德曼两个人一起,设计了一款给消防队用来在消防演习时用的器材,被德国军方发现有实战使用意义,遂成为现代火焰喷射器的鼻祖,并在1912年,组建了世界上第一支喷火兵分队,这第一支喷火兵分队有48个人,全部是原专业消防兵。

到1915年,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第二年,德军在比利时的伊普尔与英军僵持住了,于是在2月6日,在贝朗古尔特区战场,首次使用了喷火器,火焰喷射器的第一次露面,单纯从战果上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仅造成英军800官兵阵亡,但战绩却是该地区英军阵地彻底崩溃。这个亮相让参战各国都开始研究自己的火焰喷射器,五个月后,俄国也拿出了自己的产品。至于为什么说火焰喷射器是一款魔鬼武器,也许从它的第一代发明人和使用者都是消防官兵,就可以看出点端倪。这款武器一直发展到今天,也依然是步兵武器中最危险的武器,没有之一,而且这款武器的危险属性,至今都有很重的不分敌我的成份在里面。现代强国军队当中,喷火兵训练的再精锐,技术再老辣,在使用这东西时,都得提心吊胆,到了战场上,别说喷火兵的喷火罐被击中有什么后果,单是战场环境各种爆炸激波造成的小范围气流紊乱,对喷火兵来说就是每一次喷火,都是拿命在博效果,训练时各种风向观测、风向变化的掌握,到了战场上,尤其是双方实力差不多的焦灼战场,一个喷火兵上场,对双方都会产生巨大心理压力,喷火兵自己也会很茫然到底会为那一方建功立业。

这个兵种自从第一次在德国出现,世界上就没那支部队喜欢跟他们一起行军,不是绝对优势的战场,被派去掩护喷火兵的步兵,下来直接就是三等功!在1942年美国哈佛大学团队研究出凝胶汽油之前,各国喷火兵使用的那种一两个人操作的轻型火焰喷射器,攻击距离普遍只有十几米,这种距离在现代战场基本就是白刃战的距离,一个人背着二十多公斤,装满汽油的的罐子,进到这个距离去攻击一个机枪堡垒,他的意志比董存瑞、黄继光能差到哪里去?!
人上战场,命不如狗,但是要说在战场上哪一种死法最惨,被火烧死怎么着也能排到最前列,在古代战场,无论西方的希腊火,还是我们东方的猛火油,都是被认为最歹毒的武器,尽管到现在也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希腊火或者猛火油到底用的是什么物质,不过普遍认为是天然石油,这种东西跟现代战场上用的化工燃料比,真的弱爆了,现代喷火器发射出来根本就不叫火,得叫爆燃物,差不多就是现代炸药与古代劣质黑火药的区别,然而古代希腊火就已经号称地狱火了,那么现代火焰喷射器被称为魔鬼武器,一点都不奇怪。

德军后来还出现过一些拿喷火兵做牺牲品的说法,他们利用大量招募的消防员喷火兵去吸引火力,让己方部队完成在另一边的突破,从而让喷火兵的牺牲更是雪上加霜,凄惨无比。

这些抗生素“神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连影子都没有,人们顶多对烧伤进行开放式的处理、草药治疗、病灶切除或者用油脂涂抹,因此,被喷火器烧伤的人员基本得不到良好的治疗。

但是,连英法自己都在仿制和开发火焰喷射器,并且用之给德军同样带来了极为惨烈的杀伤。英国甚至制造了一个重达2.5吨,长17米,配有火车轨道的4个巨型喷火器“Livens Large Gallery Flame Projector”,它们在索姆河被炸掉两个,剩下两个喷出80米开外,一口气夷平了德军一大块阵地。

同样,法国人也开发了他们自己的便携式单人喷火器,比德国的构造更好。它在1917-18年间被用于进攻战壕。在1917年德国人生产了一种轻量级的改进型火烈鸟Wex,它的缺点是会自燃。 战争期间,德国人发动了超过650次喷火攻击,英国和法国的袭击没有统计数字。

随着喷火器攻击的成功,德国军队开始在所有战线上都广泛采用了这种武器。它们在战斗中通常是六人一组使用,每台喷火器由两个人操作。它们主要用于在德军进攻开始时清除前方的防御者,先于他们的步兵同行。不可否认,它们在近距离使用时是非常有用的,但在更大范围内的有效性有限,特别是在英国和法国克服了最初对它们的使用的恐慌之后。

被喷火器击中的人,会在油料的包裹下遭遇烈焰焚身的痛苦,衣物、皮肉、脂肪、毛发都会被点燃,直到被烧死为止,你都会感受到这世上最煎熬的火刑之苦,除非有人能给你个痛快。

火焰喷射器、恐怕是人类发明创造的低成本、设计既简单、杀伤力、危害最大最变态的武器装备。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火焰喷射器是个非常非常普遍的武器,尽管我们在一些文章、影视中很少看到它们的戏份,但这不代表它们很少存在。

它是在20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设计和研发的。研发先驱是里夏德・菲德勒,他和莱比锡消防主管赫尔曼·雷德曼(此人在日后成为西线火焰喷射器部队的一名军官)合作开发了火焰喷射器。


联军将初始报警纳入实战防御措施后,火焰喷射器的作战效能也就逐渐下降了。事实上,如果有一颗子弹或者横飞的弹片正好击中储油罐,那么毫无疑问,火焰喷射兵的生命会在顷刻间结束。

而且喷火兵还是个非常不讨好的高损失兵种,一战时的喷火技术相对落后,燃料罐很容易被打爆,喷火兵还需要组成2-6人小组运动,即便是被称为“单兵喷火器”的德国Wex 1917,实际上也搭配了两个人一起使用。

所以,战场上的士兵对喷火器存在着一种又恨又怕的复杂情感,再加上生物与生俱来的对火焰的恐惧,说火焰喷射器是“魔鬼武器”并不为过,它杀伤的人数虽然远比不上毒气,但带来的痛苦并不比毒气差多少。

1915年7月30日凌晨3点15分,德国人将便携式火烈鸟喷射器气瓶绑在操作手的背上,每个喷射器上都有一个点燃的喷嘴。 这次突然袭击对英军来说是可怕的,尽管他们最初被击退的战线在当天晚上就被稳定下来。在两天的激烈战斗中,英国在袭击中损失了31名军官和751名士兵。

喷火器的基本思想是通过发射燃烧的燃料来喷射火焰。最早的喷火器记录在公元前5世纪,以长管的形式充满了燃烧的固体(如煤和硫)。20世纪初,德国军队测试了两种型号的火焰喷射器,一种大的,一种小的,都是由理查德•菲德勒开发的。较小、较轻型是为单人携带的便携使用而设计的,利用压缩空气和二氧化碳或氮气它喷出的燃油流长达18米。另一个是基于推车型号,它不方便单兵携带,但它的最大射程是单兵型的两倍,它还可以维持火焰长达40秒(当时),尽管它的燃料使用非常昂贵。在1911年它们被正式列入德国陆军装备。

德军组建了特种先锋营来操作这种新式武器,1914年底,他们在凡尔登附近进行了第一次实战实验。尽管实验的效果喜忧参半,这种新式武器喷射的猛烈燃烧的火流还是对战壕中的敌军在生理和心理上造成了猛烈的打击。

魔鬼武器

因此,火焰喷射器操作手的死亡率很高。 英国人被火焰喷射器的性能所吸引,建造了四个相当大的型号(每个重两吨),直接建在离德国线只有60米的壕沟中。 尽管在1916年7月1日(索姆河战役开始前)有两座被炮火摧毁,但每一座都是一块一块精心建造的。其余两个各有90米射程,按计划于7月1日投入使用。清理战壕的效率也很高,但实际上并没有更大的好处。它们的使用因此被放弃。

后期、德国组织专门力量不断改进完善设计、使“35型”喷火器作战性能不断提升、新“35”喷火器可连续短点射15次、发射距离达25~30米、重量38kg。
(美军二战时期也研发了m1a1、m2系列型号的喷火器)
二战中参战国相续研发装备了大量的喷火器武器装备。

霍格是火焰喷射器第一次大胜的地方,英军损失了31名军官和751名士兵。英国人试图在夜幕降临前稳住破碎的防线,但德军通过坚定的反击,牢牢地守住了阵地。这场地区性的胜利应归功于德军对火焰喷射器的广泛使用。正常情况下,火焰喷射器由6名士兵操作,经常被用在进攻开始时,扫清协约国联军阵地。整个一战中,德军一共进行了逾650次火焰喷射器进攻。

就连敌人都不会原谅喷火兵,因为德军的喷火兵给协约国带来了巨大恐慌,因此英军干脆将喷火兵当成了泄愤的对象,凡是在战场上抓到同盟国的喷火兵,他们都不会留下活口。

还有些情况比结束战友痛苦更令人揪心,堑壕中被点燃的士兵会丧失理智,四处乱跑,他们很容易会造成更大的骚乱甚至抱住另一个人,于是人们不得不在他们疯狂时尽快将其处决。

因为会被集火和爆炸燃烧的属性,许多己方士兵都会敬而远之的避开喷火兵,哪怕这些人会帮助他们更轻易的夺取战壕和毁掉堡垒。

从1914年10月开始,德军在西部战线的东南部用火焰喷射器对付法国人,尽管它的使用只是零星的,而且基本上没有被报道。 火烈鸟第一次引人注目的使用是德国人在佛兰德对英国人发起的突袭。

实际上,比起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那些毒气弹、机关枪、重炮,火焰喷射器就是个弟弟。

不可否认,它们在短程使用时是有用的,但在更广的范围内效果有限,尤其是当英国人和法国人克服了最初的恐惧后。“火烈鸟”的操作者也过着最危险的生活。 除了担心操作这种装置外,装载燃料的钢瓶可能意外爆炸,英国人和法国人蜂拥而至步枪射击进入使用火烈鸟的攻击区域,如果他们被俘虏,对手对火焰喷射器操作手不会有任何怜悯。


他们的发明有两个基本型号:两人操作的小火焰喷射器和射程40米、但却笨拙不实用的大型火焰喷射器。小火焰喷射器最常用的组件包括一个喷火管和钢瓶。这套设备最远可以将火焰喷出18米开外。

许多在喷火器攻击中幸存的士兵,都有不得已干掉自己战友的经历,当你的亲密战友被点成了满地翻滚的火炬,痛叫嘶嚎着的时候,要么你等他被活生生烧死,要么咬着牙给他两枪结束痛苦,这是件极为残酷也没有办法的事情。

即便在今天,战场烧伤也是个麻烦到要命的问题,烧伤远比子弹、炮弹击伤更难治愈,部分烧伤尽管仅仅表现在皮肤上,实际却对皮下组织、肌肉、神经、血管、脏器、骨骼、血液循环、免疫系统都会产生很大影响,动辄就会要人性命。

烧伤治疗从来都是医学中最麻烦的科目,尤其是战地烧伤治疗,人们缺乏必要的器械以及足够专业的医生,更没有动手术的时间,因此许多烧伤的士兵都会死于接下来的烧伤炎症。

但喷火器杀人过于残酷,它不像毒气那样靠防毒面具、防毒坑道、上风头能躲避,也不像机枪大炮那样很痛快的把人干掉。光是观看人被烧死,就让许多士兵从此开始恐惧肉类食物。

(那些反胃的图片我就不放了,烧伤的任何一张图片,哪怕痊愈图都足够让人吃不下饭,也希望这个社会给严重烧伤患者更多的关爱和帮助)

随着火焰喷射器攻击的成功,德国军队在所有战线广泛采用了这种装置。在战斗中倾向于六人一组使用“火烈鸟”,每台火焰喷射器由两人操作。在德军进攻开始时,它们主要用于清除前方的守军。

可燃烧罐内充满可燃汽油、或者混合增稠燃料、气体燃料。
喷火器起源于一战时期,由德国人“理查德.费德勒”1901年发明、1911年德国军队开始装备
“喷火器”早期型号命名为“35型”火焰喷射器,初期型号射程只有18米、连续发射只有2分钟。

只要想想一战时那些士兵的战壕足都无法得到良好处理,就能明白许多烧伤者会是什么下场了。

一战的这个“魔鬼”在当时并没有完全迸发出真正的力量,在二战时,因为铝热炸弹、凝固汽油、白磷弹的大行其道,士兵们才真正的进入到了焦热地狱之中。

德国在“35型”喷火器基础上开发出“40型”、“41型”、46型”火焰喷射器、在二战战场上广泛应用……
喷火器……是一种对付调堡、坚固工事、地下掩
体的有效杀伤性武器装备。

后来英国和法国都开发了他们自己喷火器,法国的便携式单人Schilt火焰喷射器比德国的更先进。1917年至1918年期间,它被用于堑壕战的攻击。1917年,德国人生产了一种轻型改良版的火焰喷射器,使其具有自动点火的优点。

尽管现代火焰喷射器是在20世纪初发展起来的,但不可避免地经过了几个世纪的改进和发展。德国军队测试了两种型号的火焰喷射器,一大一小,都是由理查德·费德勒开发的。

德军火焰喷射器

谢邀,火焰喷射器在战场上使用起来过于残酷,所以被称为魔鬼武器!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德国人发明的火焰喷射器为什么被称为一战“魔鬼”武器?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