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过的最让你害羞的事是什么?

跟老公谈恋爱那会,那时还叫男友,一周来我这见一次,见面的晚上一般开个荤。平时都是男友买雨衣,但他那天下班晚,就叫我顺便买一下。

“你这根棍子挺好看的嘛。”父亲指了指我的拐杖问道。

这一问太专业了,我平时哪注意这个,都是我躺着,男友自己操作和清理,书到用时方恨少!我耳根更红,用蚊子都快听不到的声音说,一样来一个吧。

以前我也被父亲揍过很多次,但每次扛到父亲手中的‘武器’损坏,也就挺过去了。

老板一愣,抬眼打量了一下我的样子,才明白了我不是那种职业。然后又恢复镇定,各拿了一个给我。

我们那片地儿没超市,也没计生小铁盒,只能0就;就去那种门前挂着块布的性用品店买。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

但是夏天我真的很愁,你们也知道情到深处,真的很难控制自己。

“道可道,非常道……” 老道头也不回转身就走,我恍惚着觉得眼睛发花,头脑一阵迷糊。

一进家门,父亲正虎着脸瞪着我。

我和女朋友是异地恋,她是早教中心教师,周末上班,周一休息,周末我去看她,周一由于没买上车票,我就晚走了一天,她住的房子是和同事一起合租的三室一厅的房子。

传说这个古洞是道教白真人修仙得道的所在。

唉,最终没在一起,现在还是唏嘘。

那天我一上山,就去了仙人洞。

从此以后拐杖成了我的梦魇。

(文字原创,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则删!喜欢请关注我!)

“我悟你大爷!” 我朝着老道就是一脚。

“老头,你这念的是什么词呀?听着还挺带劲的。”我停下脚步,问道。

我最害羞的事是发生在2006年,那时我们驻地在河南,去山东打把!途中因需要给民用列车让道,我们军列途经很多地方,那一次经过一个有十三个隧道的地方,地名忘了本也不清楚,好像叫苗什么寨十三洞!风景很美像画一样,半山腰有一栋栋的小房子,袅袅的烟!我自认为很偏的一个地方,不过确实很美,忽然画风一转,大早上六点左右吧,秋风徐徐,因我是押车员,列车的平板车(就是没有车厢的那种)有军车和炮,列车还在行进中,我闹起了肚子,铺了一张报纸,两脚踩着报纸两边防止列车行进时被风刮跑,正当刚拉时,列车突然缓慢减速了,我本不以为然,突然又出现十来个老百姓站在一个像是公交站台的一个火车站台,有男有女的,吓的我一激灵,捂着脸,赶紧钻进去炮衣内了。炮都有帆布做成的炮衣。紧接着列车就停了,我也清理好了!待我出了炮衣后,看到我班长还有两个老兵咧着嘴对着我笑!那时因为小17岁,害羞的脸都红了!我下去平板后看到一个铁路小哥,他也是退役军人,一问才知道他们这个地方人坐火车不要钱,国家政府给补贴!因为地理偏僻,出行困难!至今那画面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那是我的青春,也不敢忘!现在每每想起都还抑制不住的激动!转眼间十三年过去了,还是忍不住的想起那件事!

但是我经常被她欺负得很舒服,她真的是一个小妖精。自从和她在一起,我才深刻太会到了为什么把那些长得好看又让男人痴迷的女人称为“妖女”了。

无巧不成书,那天老班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偏偏叫我回答问题,还让我和女朋友上去表演互相信任。

仙人洞是山上最有名的景点之一。

老道身形一晃,就轻松躲开了。

出手术室后,医生让我到输液室打一小吊瓶消炎药,也是她给我扎的针,临末跟我说了句一个礼拜不要碰水,我回了句好的,谢谢,她便又开始投入到她的工作中去了。

等到了村口,我在破庙找了好一会,也没找到书包。

我就按老班的指挥,和女朋友完成了那个活动,其他同学早已经沸腾起来了,老班也跟着凑热闹,看来经常做这样的运动嘛,很娴熟呀!

让女朋友背倒下来,让我接住。我刚走到讲台,老班就顺势给我把丝巾抽了,还来了一句,大夏天的,不怕长痱子吗?

我得意的把玩着拐杖告别了老道往家走。

在我十六岁之前,我挨了不知道多少顿揍。

“你的书包呢?”父亲继续问。

后来兜兜转转,两个人越走越近,却阴差阳错又越走越远。现在好多年过去了,我经历过那么多或者尴尬,或者喜悦,或者羞涩的事情,记忆最深处还是少女那柔柔软软的脸,那意味深长的眼神,那若隐若现的香味最让少年的我羞涩。

这次不行,这根拐杖简直就是件神兵。

再进一步那就是有一次,我当时坐她前面,练乐器嘛,腰酸背痛的,我就伸了一个懒腰,没想到,一伸手恰好摸着人家的脸了。那时候女生还都清纯,虽然脸上或有雀斑,或者暗淡,没有现在化妆之后的精致,但是那才是真实的少女的脸哎,柔柔软软的,还有轻轻的柠檬的香气(猜测是大宝SOD密)。当时我俩都一下子脸红的如同火上烤过的烙铁。我就讪讪地笑了笑,连道歉都忘了。好在姑娘对我也挺好,也红着脸笑了笑,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父亲把那根拐杖作为家法留了下来。

我去了以后和女朋友坐在后排,我都不敢动,倒是她一直给我做鬼脸。

最让我感到害羞的事有三件,那个场面好像空气都凝固了一样。简直是又尴尬又没脸见人!

只一棍,我的腿一阵巨痛,跪倒在地。

让我头疼的是她最喜欢“种草莓”,冬天我是不在乎了,反正我这种皮肤白,脖子长,腿长的美男子,穿高领毛衣最好看了。

我们家的小妖精给了种了一脖子“草莓”,我们舒服完了,我一看,我可怎么见人呢?

天很热,古洞里很凉爽,我在洞里玩了一会,找了块平坦的大石头睡着了。

“什么?”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低声问道。

我们班主任是毛概老师,今天要上那种好几个学院的学生在一起的大课,应该没有人注意到我。

一起身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白胡子老道坐在洞口。

她笑嘻嘻地找出了她的一天白色丝巾,你就围上吧,我别无选择,只要这样了……

我红着走了下来,我们家的小妖精人家还洋洋得意的,觉得自己很厉害呢!

“嗯,要不你再给我讲讲。”我说。

那顿揍让我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下床了走路也是一瘸一拐。

到了手术那天,一系列的检查和术前准备自然是必不可少的,等进到手术室的一刻,心里还是超紧张的,但是后悔也来不及了。等换好了手术服,刚好一个护士推着小车也进了来,虽然带着口罩,但是感觉也没有多大,她一边摆弄着小车上的器具,一边告诉我让我褪下裤子到膝盖准备备皮,我真没想到会来的这么直接,迟疑了几秒钟我还是照做了,过了两分钟她握着一把镊子沾着酒精棉球开始来回在我的腹部,手术部位和大腿来回擦拭,紧接着又拿出一把剃须刀,抓住根部开始刮毛,消毒的时候还能忍住,可是直接肢体接触的时候,一下子便有了生理反应,我扭过头偷偷的瞟了她一眼,正好撞见她的目光,感觉凶凶的,我轻轻嘟了一句不好意思,她睁了一会回了句没事,正常。终于等到事毕,一个30出头的男医生进了来,问了句好了没,她说可以了,于是打针,环切,我没敢看,整个过程只闻道一股淡淡的糊味,大概过了十来分钟手术便完成了。

“道可道,非常道……”老道见我从身边经过,嘴里开始念叨着。

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天然长成的,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说实话麻药劲过了之后,伤口便感觉火辣辣的疼,建议除非有包茎,否则没必要做这个手术。大概过了两天去换药,不知道是不是这边的医生巨懒,反正单子一开这些活都丢给了护士。我前脚进治疗室,后面就跟进来一个护士,又是拿手套让躺下裤子褪至膝盖,准备就绪,没有过多的话和多余的动作,俯下身开始拆纱布,没两秒钟就开始觉得要微微翘起,似乎她也发现了,便两指紧掐gt防止勃起,就这样左手掐着,右手消毒,重新包扎,才没有出岔子。

公司加班很晚,出来后已经凌晨两点多,半天叫不到出租车。那时候也没有滴滴打车。

那天下午,老道给我讲了大道稀声,大象无形…… 我听的入迷了,天快黑了才反应过来。

面对整屋子墙上画着的男男女女,我一下子懵了,愣是没找到雨衣在哪。不得已,我红着耳根,鼓起勇气问老板,你这今天没保险套了吗?

临别的时候,老道把他的拐杖送给我。 这根拐杖澄黄色的,很光滑。

但是,我还是很爱她,愿意被她这样欺负着!

也可能是她发现了厕所有人,所以她故意不走,想看看我到底在干什么,就这样又耗了一个小时,我觉她应该是故意的了,我就硬着头皮喊她了,我说让她回避一下先进自己的房间,让我先出去,然后她说你早说啊,干嘛非得一直呆在里面啊,我瞬间觉的又尴尬,又害羞!我觉的以后她肯定会在同事面前提前这事,至今回忆起来就想找个缝钻进!!!

挨一次揍,恨一次拐杖,恨一次送我拐杖的老道。

咳咳,走题了。那时候我也是一方闻名的文艺少年,琴棋书画,除了书那是样样精通,也是不少女孩子偷偷喜欢的小伙纸。嘿嘿嘿,咳咳,又走题了。然后呢,在我加入的乐队里,就有这样一个很美的小姑娘。当时小嘛,心里也天天偷偷关注人家。每次两个人不小心心有灵犀的一对视,就各自默契地一笑,然后红着脸偏转过去。

等到了村头,我把书包藏在破庙的墙缝里,跑到山上玩去了。

父亲没有回答我,一扬手,拐杖狠狠的打在我的腿上。

“行,那我就给你讲讲。”老道摸着胡须,笑盈盈的说。

最害羞的事应该是在09年去医院做包皮手术吧,那个时候还在念大学,也是一个暑期,就自己一个人到了医院,挂号,检查,交费,预约手术,懵懵懂懂的就完成了,其实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心大。

“留在班上了,嫌重。”我回道。

杀猪般的嚎叫声立刻响彻在全村上空。

老板见惯不怪,头也没抬,说,有啊,要带点的还是不带点的?

第一次是96年上大学的时候,一个人孤身在北京念书。本人是个男孩,本身就是刚刚离开家啥也不会做。衣服不会洗,鞋子也不会刷。更倒霉的是裤子左边裤兜开线了,更不会缝缝补补了!唉!将就这吧!就这样把零食,糖果都装在右边裤兜里。每天就这么混日子,盼着放假回家找老妈。又过几天,得!内裤也该洗了,先泡上吧。男生就这样,衣服泡上几天撒上碧浪洗衣粉,再等上几天闻到酸酸臭臭的味道后再用水一冲。将就吧!傍晚!哥我兜里装着大白兔奶糖还有瓜子,悠闲的在操场连吃再嗑。哈!过来两个女同学,还是关系不错的那种。我就掏了一把请她们一起吃,边吃边聊。结果吃完了她们还要,我说没有了。这两个生女子,硬是按着我去兜里掏。一把就伸进了我的左兜儿,这一抓天昏地暗从此名扬四海!当时我觉得空气都不会动了,两个美女同学也愣在那里。高喊一声:你都不穿内裤!臭流氓!当时我真的好想当只老鼠!!!那个羞耻心一直笼罩着我到了放假!

去到跟前,发现是个男老板,在自顾自玩手机。

我把拐杖递给父亲,说:“我路上捡的。”

我们镇子旁边的白石山,是道家三十六洞天的第二十一位。

“嗯,还挺沉的。”父亲掂量了一下,问道:“这个你怎么不嫌重?”

“跪下!”父亲突然厉声道。

最害羞的事情莫过于被女朋友大夏天的种了一脖子“草莓”,还让班主任老师当众说取下了围巾,引来了好几个学院的同学围观。

“你挨了这么多次打,悟到了吗?”老道笑着问。

唉,说起来都是唏嘘。

这样一说回忆就止不住的往外翻涌。有空就再更新吧。

直到现在想起这些我还是会害羞,不过现在懂了,其实这些都很自然的,没什么的。我也明白了,手术前一天是给我除毛,幸好当时我的生殖器还没长毛,所以不用除,不然我会更害羞的。

我付了款,带着我的红耳根飞快逃了,划出一道彩虹。

我女朋友就是这样一个磨人的小妖精,我们在一起半年,我经常被折腾的腿软,这些我都能忍受。

我最害羞的事就是大概12岁时,由于先天性心脏病,要做手术。手术前一天,我被带进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四五个女护士,她们让我脱掉衣服,只剩一条内裤,然后一个护士姐姐在我的胸前,腋下等部位涂抹一下药水,不知要干嘛,虽然这些女护士比我大得多, 可我毕竟是男生,只穿一条内裤面对几个女的,我感到很害羞。更让我害羞的是,一个护士突然将我的内裤扒下来,看了一眼我的私处,然后又给我穿上,速度动作非常快,我被吓到了,都来不及遮住(我真的想遮住)。那天我很难受,我就这么被几个女的看光光了。

最后服务生赶过来,经过一番沟通,才发现是误会。因为洗浴中心凡是进包间的都是做大保健的人,他以为我要单间就是想做大保健,所以还给我挑了一个身材气质都不错的妹子来服务。

这根拐杖真不是盖的!

“怎么回事,这么晚才回来?”父亲问。

事情还没结束,手术后一周,有个护士来给我拔尿管,还是女的,而且还更年轻,估计最多大我十岁!我更害羞了!她脱掉我的裤子,我下身完全赤裸着面对她,然后她还握着我的生殖器,一点点将尿管拔出来。我痛得哭了,也顾不了害羞了。护士姐姐看我哭了,不断地说:“乖,深呼吸,一下就好了,没事的!”妈妈也安慰着我。还好,很快就拔出来了。后来每隔几天,就有护士来,一来就脱我裤子,看这看那的。我那段时间很难受,我很疑惑,怎么就没个男的?为什么我作为男生要被女的看光光?男生不是应该让男的来护理吗?然后我看到女护士就害羞脸红,我感觉每个女护士都把我看光光了,我没脸见人了。

也不知道被揍了多久,要不是母亲从外面回来拦住父亲,可能那天要么我白日飞升渡劫成功,要么就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了。

说起最害羞的事,默默的点起一支烟,想起了前年发生的一件事:

等我睡醒的时候,天已经不早了。

前排的同学已经看到脖子上的草莓了,都尖叫起来了,我真的想挖个地洞躲起来,但是又不能把我家小妖精一个人扔下。

我那个小女朋友,真的是一个生猛青年,我一米八五,她一米五五,我们就是大家嘴里说的那种最萌身高差。

服务生顺从的给我开了一个单间,进去后倒头就睡。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摸我,腾地一下坐起来,发现一个穿短裙的妹子,竟然把我衣服脱光了。吓得我大喊大叫,差点报警。

我质问老道干嘛送拐杖害我?

真的是欢愉一时爽,事后火葬场呀!大夏天的,我怎么办?

经历过这两次之后,心里也淡定了许多,后来又换了三五次药,虽然还是护士操作,但是学会了转移注意力,整个假期也就在这样的尴尬也修养中度过了,现在想想有时还会感觉有点羞。

周一她和同事都去上班了,我还特意观察了下屋里没人了,我就光着身子去卫生间上大号了,谁知道刚蹲上,我就听到开门声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心里瞬间感觉完了,有人回来了,我当时不敢出声,心想她可能是回来拿东西,马上就回走,可是一等二等了半个多小时,她还是没有走的迹象,我也开始冷了,因为那是刚过完年,山东还是比较冷的,在厕所呆的时间长了就冻的身上都是鸡皮疙瘩,那个尴尬啊!

十六岁那年,我初中毕业,即将独自到外地打工。

又累又困,于是就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家洗浴中心,准备睡一晚上算了。洗完澡,做个足疗,大厅里放着武打片,人也很多乱哄哄的,味道还不好,于是喊过服务生,让他给我找个包间,好睡觉。

我爬起来准备回家。

无论是柔韧性还是坚硬程度都是出类拔萃的。

有一天早上,我背着书包假装去上学。

山上怪石嶙峋,峰峦叠嶂,好玩的地方多了去了。

临行前的一天晚上,我在村口又遇到了那个老道。

很多年前的事了。

“今天我值日。”我脸不红心不跳,淡定的回答道。

大家有没有这样一个让你欲罢不能,又让你害羞丢脸的女朋友呀,反正就算是丢脸了,还让好几个学院的都知道的!

“你觉得有意思?”老道笑着反问道。

紧接着,父亲手中的拐杖象雨点似的落在我的身上。

而我,则是真的想躲清静睡觉才要的包间,话说那时候我还是小处男一枚呢。怎么可能让那妹子做啥大保健?不过到底还是让她占了便宜!

要说攻略或者遇到什么状况之类的,当时也在网上查了一些,可是真到了医院,感觉什么都是浮云,依稀记得当时护士把我领进了科室,医生便让我拖去裤子坐在帘子后面,他戴完一次性手套便跟了进来,没有过多的询问,就把包皮使劲的往后推,说实话平常想翻开都会有点紧,他毫无征兆的一翻,当时那个疼真是有苦说不出,检查完了之后果不其然,属于包茎,建议手术。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尴尬的笑了笑。

故事从我初三的一个下午说起。那时候15岁恰是少年风流的时候,青春躁动的心咚咚咚的,一刻也不停。偏偏又是父母谆谆教诲,又是老师威逼利诱,我这颗躁动的心无处安放呀。

怪了,这书包被谁拿走了呢? 我边往家走,边想着怎么编瞎话。

上小学的时候,我经常逃课。

等清醒过来的时候,老道已经离开了我的视线。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经历过的最让你害羞的事是什么?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