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泽乡起义的陈胜吴广到底是不是农民?

h1>大泽乡陈胜吴广农义起义,是中国历史上封建社会的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战争,此次起义沉重地打击了秦朝末期残暴的苛政统治。鼓舞了劳动人民反抗压迫和剥削的信心,为后来项羽、刘帮灭秦创造了有利条件,在中国农民战争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他们尽管失败,却是率先举起反秦大旗的功臣,是吹响号角的人。

陈胜吴广起义是中国封建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他从根本上动摇了秦帝国的统治e68a847a6431333431373331根基,为“群雄并起而亡秦”的局面打下了结实的基础。但“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轰轰烈烈的“大泽乡起义”却只持续了短短五个月。他“宛若流星划过天际的绚烂”已然被历史学家所记载,但他“猝然而兴,暴起而卒”的教训却鲜有人关注。

陈胜建立的政权叫做张楚政权,他们最初就是以故去的楚国大将项燕,作为他们的标杆。由此可见陈胜和楚国之间,其实是有一些缘分的。

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庸者笑而应曰:“若为庸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史记》

我们看史记,会发现这么一句话:大楚兴,陈胜王。这个时候陈胜吴广还没有起义,还在造势阶段,由此可见,他们本身就是有名有姓的人。

  1. 我们的汉高帝刘邦,最初可是没有名字的,因为他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就叫刘季。后来功成名就了才有了名字。可见陈胜和吴广的出身并不简单。
  2. 除了名字以外,陈胜和吴广居然还有字,这就更能证明一点,他们的父辈或者祖辈,都是贵族出身的人。先秦时期,普通人家谁会给孩子起了名还有字的呢?
  3. 尤其是吴广这个人,从始至终,司马迁都没有说他是农民出身。他们在布条上写上了陈胜王三个字,再塞入鱼肚子里。

陈胜,吴广是不是农民不重要,但他们发起的这个历史性起义,一定是农民起义。

陈胜和吴广都是\\\”屯长”,即手下有50个兵的小官。陈胜吴广服兵役但改变不了原来的农民身份,所以说他们是农民。

陈胜,吴广并非农民!

所以我认为,陈胜吴广就算当时是农民,那他们也应该跟韩信一样,是落魄的贵族。过去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只是后来家道中落了而已。

关于陈胜、吴广的真实形象,往往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豪言壮语而掩盖。进而根据自己的需要将其塑造成一个“敢于反抗,勇于牺牲”的平民英雄的形象。对此,我个人始终觉得这是一种极不理智的做法。在那样一个王侯将相“世代簪缨,钟鸣鼎食”,贫民百姓艰苦劳作尚且不能衣食果腹的时代里。即便历经春秋战国五百余年的大乱之世,但很多东西却依然稳定而坚固。譬如,当时社会的普遍现象是“贵族有名有字有号,贫民有名无字无号”。就此而言,有名有字,识文断句的陈胜,在那个时代里实在太过奇崛突兀。换言之,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陈胜绝非普通百姓,至少也应该是个没落的贵族子弟,而这也就足以解释,为何他刚被征戍就被任命为屯长。

在灭国之战的时候,不排除有人从楚国逃窜到其他地方去。陈胜家族会不会就是这个时候,从楚国逃出去的呢?

这种随时都可能失业的职业,一般都是流民才会干。正儿八经的农民祖上都有田产留下来。为此陈胜家极有可能是逃难到了当地,在这里扎根后朝廷也不分土地。

有秦一代,当官为吏必须有爵位的,秦朝律法,基层官吏是由豪帅担任的,不会随随便便从间左贫民中随意挑出充任,一般贫民也没有资格任任何官职。陈胜、吴广被任命为屯长,说明他们要么是地方豪强,要么是有爵位的人。[吃瓜群众][吃瓜群众][吃瓜群众]

《陈胜传》则记载说:“人所聚日屯,其为长,帅也。”即一屯之主将或统帅,是秦代军队中的下级军官,属于秦二十级爵位中的第五级爵位大夫,职棒是二百石,是仅次于县尉的带兵干部,这样看来,这个“屯长”绝不是一般贫苦农民可以担任的。

什么是屯长?好歹也是秦朝军队中的下级军官,级别再低,那也是正儿八经的公务员。那个时候公务员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担任的,必须要足够的关系和背景才行。

有人或许要问,陈胜小时候\\\”佣耕”,长大了又干的啥?

而当昔日的难兄难弟,因为听说陈胜创业成功而前来投靠时。已然功成名就的陈胜为了不使自己的威仪受损,对着当年一起辛苦劳作的泥腿子兄弟有的不是“他乡遇故知”的热泪盈眶,而是满满的嫌弃和鄙夷。不仅如此,为了一劳永逸的免除此类攀富贵的亲戚朋友, 陈胜索性将这些当年的“工友”尽数诛杀。

一:出生非比寻常的陈胜其人

为此陈胜家里就一直给人家做雇农,那么他们家过去是干什么的呢?藏得这么深,或许是担心被人报复。此后陈胜打着楚国的旗号,所以我认为陈胜跟楚国有一定的联系。

秦朝实行的是普兵制,根据《编年记》记载,男子年龄到了17岁都要去服兵役。陈胜当的是步兵。秦朝的步兵编制分为六级,即:五人为伍,设伍长一人;二伍为什,设什长一人;五什为屯,设屯长一人;二屯为百,设百将一人;五百人,设五百主一人;一千人,设二五百主一人。其中,“二五百主”也称“千人”,已属中级军官。

有关陈胜吴广的身世问题,巜史记.陈涉世家》中有两处记载:

司马迁的这一段描述,很明显地说明陈胜吴广同为农民。司马迁是中国史学之父,他以治学的严谨性和真实性而著称。许多的学术观点具有很高的权威价值,我们没有必要去怀疑司马迁的史料真实性。

《陈涉世家》是司马迁为农民起义领袖陈胜吴广所作的传记,此文记述了陈胜吴广起义的全过程及其胜败兴衰。描述了起义军的浩大声势,肯定了陈胜吴广在反抗秦王朝残暴统治斗争中的丰功伟绩。

\\\”佣耕\\\”,就是被雇去干农活。秦朝末年农民贫富悬殊,那些沒有土地或很少土地的农民,只能靠\\\”佣耕”生活。这部分人就是过去农村中俗称的\\\”长工”丶\\\”短工\\\”丶\\\”觅汉”。陈胜小时候曾去\\\”佣耕”,说明陈胜出身农民,而且家中很穷,你想正是读书的年龄却出去打工挣饭吃,家里不穷不会这样。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雠。”正当“张楚”国内人心惶惶、战兢危惧之时,秦将章邯已经率领骊山囚徒气势汹汹的朝陈县杀奔而来。恍然惊觉的陈胜只能拖着疲惫之躯仓促应战,大败亏输之后有被自己的车夫庄贾割去脑袋做了进身之阶。至此,轰轰烈烈的“大泽乡起义”宣告失败。但他们所点燃的反秦焰火却越烧越旺,最终吞噬了偌大个秦帝国。

总结:识字、有名字、有计谋、有威望,很难想象他们会是纯粹的农民。

虽然没有足够的史料证明这一点,但是从陈胜的行为表现来看,的确是这么一回事。陈胜是楚国后裔的身份,虽然无法确认,但是可能性比较大。

陈胜和吴广都是识字的,而且他们各自都有各自的名和字,这一点就已经跟一般的农民不一样了。

陈涉瓮牖绳枢之子,氓隶之人,而迁徙之徒也……蹑足行伍之间,而倔起阡陌之中,率疲弊之卒,将数百之众,转而攻秦;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天下云集响应,赢粮而景从。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

陈胜的身份,在史记里其实是有明确记载的。他在河南驻马店的田里干活,闲着没事儿了就拉着一大帮兄弟聚在一起唠嗑,表示这田种的实在是没意思,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楚国和秦国之间的恩怨,实在是太深了。当年王翦带领60万大军南下,经过了艰苦卓绝的战争,这才灭了楚国。

陈胜、吴广领导的起义被称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他们揭竿而起,点燃了人们心中抗秦的怒火,一时间云集响应,大秦帝国最终灰飞烟灭。

御中发徵,乏弗行,赀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谇;六日到旬,赀一盾;过旬,赀一甲。其得(也),及诣。水雨,除兴。(在征戍的过程中,役夫耽搁不出徭役的,罚二甲;迟到三到五天的,斥责;迟到六天到一旬(十天)的,罚一盾;迟到超过十天,罚一甲。如果下大雨影响正常施工建设,就免除征发)。

除了这一点,陈胜和吴广在起义的时候,不仅很有威望,而且用了不少计谋。一个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人,是很难达到这种标准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原就距离“道德毁弃、礼崩乐坏”的战国时代不远的秦末,陈胜的“背信弃义”无疑加速了“张楚”政权的瓦解。受命奔赴各地培植党羽以亡强秦的使臣,或自立门户,割地称王;或援引六国遗族,建立政权;或索性不偏不党,划地为牢,自成一派。除此之外,自相残杀,以下凌上,杀官冒赏之事更是层出不穷,屡禁不止。

为此要想成为屯长,管理50个人的小集体,那也要有爵位才行。如果陈胜和吴广过去一直在家种地的话,那么他们的爵位是从哪儿来的呢?

是农民也好,是鱼夫也好,是猎户也罢,是牧民也罢,适者生存。大泽乡起义是一种精神反抗,紧接着就是精神被摧毁和更多无辜生命被葬灭。

为什么那帮人愿意跟随陈胜起义呢?因为当天吴广故意激怒了秦朝的士兵,使得士兵抽打了吴广,这么一来吴广身边的农民当然要保护吴广,结果吴广跳起来把秦朝的士兵给杀了,这才促成了起义这件事。

其故人尝与佣耕者闻之,之陈……或说陈王曰:“客愚无知,颛妄言,轻威。”陈王斩之。诸陈王故人皆自引去,由是无亲陈王者。陈王以朱房为中正,胡武为司过,主司群臣。诸将徇地,至,令之不是者,系而罪之,以苛察为忠。其所不善者,弗下吏,辄自治之。陈王信用之。诸将以其故不亲附,此其所以败也。

秦国经历了商鞅变法以后,要想做官可以,必须要有相应的爵位才行。而这些爵位,一般都是为秦国立下功劳才能得到。

我认为古代的人们从皇家官员商人到普通百姓都是穷人,这个定位和称谓比较公正公平客观。

可以说,这次的起义运动完全是在陈胜吴广两人别有用心的操作之下,通过煽动、诱导、裹挟等不光彩的手段发动的~

大泽乡起义的陈胜吴广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其二是“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谪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

参考资料:《史记》

都说“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反之亦然,半途夭折的“大泽乡起义”无疑给后世的效仿者们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因为无论后来者们形势多好,功业多大,成果多丰厚,都鲜少有能成功开国立极,定国建邦的。究其原因,是因为他们无一例外的都继承了陈胜“事未成而先享乐”的弊端,并经过不断演化而成为中国历代农民起义军的通病——目光短浅、贪图享乐、同室操戈、自相残杀。

六国都被灭了,凭什么就打着楚国的旗号?河南只有一小部分南边的地方是楚国的,剩下的大多数都是魏国的,为什么不打着魏国的旗号?这样不是能招揽更多的人?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他们尽管失败,却是率先举起反秦大旗的功臣,是吹响号角的人。

由于吴广没有确切的身份,我们就来看看陈胜吧。陈胜的身份是很明确的,那就是雇佣农民,也就是没有田地,给地主干活的雇农。

要说,在那个风云激荡的时代里,后来的项羽、刘邦不过都是趁势者,而陈胜却是实实在在的造势者。他野心勃勃而自命不凡,好吃懒做而满心怨恨。机智果决而心思敏锐。面对刚刚崛起的亘古未有的庞然大物,陈胜留心注意、分析研究、综合筹划,时时刻刻惦念着、寻找着出人头地的机会。

陈胜任命自己做将军,吴广做都尉,进攻大泽乡。攻克之后攻打蕲县,又接连进攻周边几个县市,一边起义一边扩张队伍,很快就拥有很多的兵车,骑兵,而队伍发展到好几万人。

(1)“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

也许是秦帝国积怨已深吧,就这样一支事起仓促、毫无纪律、装备、战术可言的乌合之众竟出现了“沛然莫之能御”的场面。起义不过旬月的陈胜吴广已有区区数百人发展为拥有数十万军队,近千辆战车的庞然大物。此外,随着六国诸侯贵族的趁势而起,原本只是地方性暴动的叛乱随即演变成了有“燎原之势”的烈火。而陈胜帐下大将周文更是一路高歌猛进,破关直抵戏水。当此之际,崛起草野的陈胜竟然有了取秦而代之的态势。

由此可见陈胜的确是农民出身,至于吴广,其实关于他的职业,史记里并没有给出交代,只是提到了他是阳夏人,也就是现在的河南周口市境内。

秦二世元年(前209年),阳城(河南登封)的两名地方官,押着900名农夫送到渔阳(北京密云)去防守。两名解押压官从农夫中挑选两名办事能干的人当屯长,管理其他人员,这两个人就是陈胜、吴广。

陈胜吴广都做过屯长,这个职位是怎么来的呢?

在行程的路上,天下大雨,道路不通,已经误过了到达规定的期限。过了期限,按律该斩。陈胜吴广都意识到:往前走命当该斩,不走也是死路一条。与其都是一死,不如揭竿而起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即死战死沙场,也是一条英雄好汉,死得其所。陈胜吴广一拍即合,杀死两名解押官,带领900名农夫举兵起义。

秦时的闾左住的是贫民,闾右住的是富人。古时有“凡层以富为右,贫弱为左”的说法。“屯长”一词很关键,从此词可以推侧出陈胜与吴广当时的身份和地位。

如果陈胜和吴广都是很普通的农民,那么他们后来是很难得到大众认可的。而且他们在秦朝能做到屯长,其实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2)巜史记.陈涉世家》记载\\\”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答案告诉我们陈胜长大后当兵了,并且还混了个\\\”屯长”官职。

二:被陈胜哄骗起来的农民起义军

他们能够在后面搞起风风火火的起义,而且是带头反叛秦朝的,可见他们自身就很有能力,此外不排除吴广不是农民的身份。而且陈胜即使是农民出身,也不能排除他有贵族的背景。

这个“公”字,在古文中对自己来说是一个谦词,表示对别人的敬重,而“等”字则点明了人数较多。同时它还表明了陈胜与他的对话者的身份是根本不同的。接下来“藉弟令毋斩……”中的“藉”字的含义,与今天我们常用的“即使”、“即令”相通,有表示退让的意思;

所谓“身在局中坐,焉能局外看”,深受秦法熏陶的陈胜因为害怕手下将卒“依样画葫芦”的背叛。一方面,他充分汲取“苛暴”的秦法,以左右为亲信,使之监察群臣百官,稍有异动就肆行诛杀,昔日为反抗暴秦而诞生的义军领袖,现在为了保护既得利益,却又理所当然的搞起了白色恐怖。残暴狠辣更甚强秦。历史的诡异,想必莫过于此。

这件事看似是一件小事,却暴露了陈胜和吴广识字的事情。那个年代有多少人能识字呢?非常少,刘邦作为一个亭长,都不怎么识字,更别说农民出身的陈胜了。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人为的制造恐慌,而在人心惶惶不可宁日的时候,又充分利用人们的迷信心理,装神弄鬼的在鱼肚子里塞“陈胜王”的纸条,而后犹在荒草丛中伪装能说人话的狐狸,做出“大楚兴,陈胜王”预言。就这样,一整套组合拳下来,已然眼花缭乱的戍卒已经对“天下将乱,王者陈胜”的谶语深信不疑。出于对秦法的恐惧,和对荣华富贵、功名利禄的野望,原本老实本分、贪生怕死的戍卒也变得热切而激动。而眼见得人心可用的陈胜吴广,于是刻意激怒负责押解的校尉并斩杀之。于是,背负了“失期、杀官”之罪的戍卒纵然万般不愿也只能随同陈胜揭竿而起。开中国历史之先河的农民革命“大泽乡起义”就此爆发。

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其一是“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还发出了“苟富贵,毋相忘”的自我宽慰与愁叹。

陈胜字涉,吴广字叔,这本身就不简单。

这段话的完整的意思应该是:诸位遇到天降大雨,戍边已经失期,按法律都得杀头,即使兄弟我下令不斩,你们的前途也十分悲惨,因为戍边的死者占十分之六七……“藉弟令毋斩”中的“令”字,没有一定权势是说不出来的,更何况还是“令毋斩”!

三:还没得志就得意忘形的陈胜

吴广以为然。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陈胜、吴广喜,念鬼,曰:“此教我先威众耳。”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罾鱼腹中。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固以怪之矣。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史记》

后来建立西楚政权的楚霸王项羽,他就是项燕正儿八经的孙子。他这辈子也是为了灭亡秦国,恢复楚国。

《史记》在另外一些细微之处透露出了陈胜、吴广与普通农民间巨大的身份差别,起义前,陈胜的第一句话是“公等遇雨……”

陈胜是楚国贵族之后,自幼饱读诗书,熟读兵法,才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等名言传世。

公元前209年秋,一直被派往渔阳戍守的队伍因连日大雨而被困守在大泽乡。密切关注天下大势,野心勃勃伺机而动的陈胜终于找到了下手的机会。心思机敏的他马上联络副手吴广,准备利用戍卒不懂秦法的特点,在队伍中宣扬“延误军期要被杀头”的谣言。

由此我们可以分析出来,陈胜吴广的他们的真实身份:城邑平民出身,有冠还有字(汉高祖刘邦当时都没有字),有特殊背景,掌握着九百名戍边农民的命运,绝非无地、无宅、无地的三无贫困人员,更不是农民[抠鼻][抠鼻][抠鼻]


四: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

“苦心人天不负,有志者事竟成”原就矛盾重重,重症缠身的秦帝国,在秦始皇意外崩逝之后。由于胡亥、赵高、李斯等人的争权夺利而产生了巨大的裂痕。

当起义军逼近咸阳,秦二世惊慌失措。放出骊山的囚犯和奴隶,组编一支声势浩大的队伍向起义军反扑进攻。此时原被灭掉的六国起义队伍都想重新复辟,占山为王,他们的起义军就不愿出兵增援陈胜吴广。这让他们意想不到,措手不及。结果不到六个月的时间,陈胜吴广的农民起义宣告失败。陈胜吴广也就死在秦兵的乱剑之下。

那么吴广是靠什么来关爱身边的那些农民的呢?在我看来,吴广肯定是平日里给了他们一些照料,最好的办法就是吃的喝的。要想弄到这些东西就必须要有钱,由此可见吴广应该是比较有钱的那种人。

鉴于反秦斗争的大好形势,陈胜罔顾张耳、陈余“缓称王”的劝诫。在陈县自立为王,号“张楚”。至此,一介盲流陈胜终于实现了“鸿飞九重”的梦想,稳稳当当的做起了“楚王”建立政权之后的陈胜,俨然完成了命运的华丽转身。从此过上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日子。

陈胜、吴广领导的起义被称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他们揭竿而起,点燃了人们心中抗秦的怒火,一时间云集响应,大秦帝国最终灰飞烟灭。

陈胜,吴广所处时代,生产力不发展,社会弱肉强食,什么都不发展,日子稍为好过点儿的所谓:富家官家皇家等在上流社会的人们,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个时代也就不可能分农民了,工人了,商人了,公务员了等等瞎乱胡安的名称?我看都是些穷人。希望不要把现代歧视农民阶级的观念强加给东汉末年的陈胜吴广头上!

陈胜和吴广,都是有名有姓的,这在当时那个年代来说,本身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很多人说这是他们功成名就以后才取的,其实并不是。

陈胜吴广是否是农民,历史早有结论,何必疑问。司马迁《史记》中的《陈涉世家》有了明确的答案: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荀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而“弟”字则更是在众人面前对自己的谦称,这更加说明陈胜的身份与戍边农民是有区别的。

陈胜年少时,恰逢楚国亡于秦国,家道中落,但其志比天高,依然希望能够像祖辈一样建功立业。

现代的中国,高度发展,国富民强,是个人都要整辆车开着玩,从轿车到SUV,各种电动车,就是清朝的祸水慈禧老佛爷都没有现代人优越享福,她那多少人抬的轿子且能与现代的车相比?难道不是吗?一个轿子如何能与轿车相比?舒适度?一切都无法此。

也算农民起义,陈胜称王的历史意义在于,使平民从此走上了政治舞台。

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刚才说吴广这个人不简单,是有原因的,他在起义之前,就十分关爱身边那帮农民兄弟,因此得到了很多人的拥护。

所以不要用阶级的尺度去评价古代陈胜吴广是否农村农民身份?是不是有些荒唐事?可笑!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大泽乡起义的陈胜吴广到底是不是农民?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