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个美国年轻人在网上说了些对他祖国形象不好的话会怎样?

首先要说的是,美国是一个联邦制的国家,联邦制度赋予每个州的权力很大,所以,美国每个州都会有自己的法律,这也就出现了,假如你在美国的纽约州做的这件事情合法,等你去到美国加州再去做这件事情时,很可能就已经违法了。

其实美国网友也并不是真的恶意诽谤和有目的的摸黑自己的国家,因为大多数上网者的语言素养不高,性格,品质和个人修为良莠不齐,很多需要表达的内容,就会顺着自己的情绪脱口而出。但只要是为了国家的利益,民众的福祉而发自内心的表述,还是能够得到宽容和理解的。

在美国,你很难看到有对政府,对总统,对官员有歌功颂德的声音。你是为人民办事的,坐在这个位置,就该好好做事,不然,养你干嘛?你做得好不好,看民调,大多数支持你,就说明你做得不错。批评的声音倒是不断,象奥巴马的医保改革,是有益大多数人的,还有税改,可反对者坚决反对,骂声不断,没有人因此受任何影响。象这次抗疫,也有不少表扬中国,骂美国政府的声音,从没有人认为这是卖国行为。这回特朗普被骂得很惨,他的推特后面骂声一片,一怒之下,特朗普把某人拉黑了,结果呢,人家告上法庭,特朗普输了。人家是骂总统,人民选你,你就要接受监督,拉黑就是剥夺别人批评的权力。

他在纽约介绍美国疫情的时候,亲自前往飞机场,车站,街区,医院等敏感场所,用真实的镜头和面对面的交流,甚至穿插了包括总统本人以及各种政治人物的言论,将物资短缺,床位不够,政客不重视,保险不完善,民众不配合等现实状况一览无余的展示给了观众。他的汉语说的基本上还算可以,但情绪激动的时候,也会磕磕巴巴的夹杂着英语来表达。从他的描述中,我们似乎感觉到美国真的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程度。如果是这样,那这个小哥也“太不爱国”了吧?

美国的言论在某些方面是自由的。譬如说:1、可以站在白宫门外骂总统、扔臭鸡蛋等;2、可以借助媒体对政府说三道四;3、可以在各非官方报刊上编撰总统和政府要人的花编新闻。

通过民调,特朗普支持率还上升了,说明做得还不错,骂归骂,大多数人还是满意的。

也正是在“言论自由”的法律保障之下,每一个美国人都能像郭杰瑞一样,看到或指出那些“不好”的事,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民众是这样,媒体更是这样,很多发生在美国“暗黑”与“龌龊”,并不是外媒的报道,反而是美国自家的媒体在披露。包括越战中期大量越南民众死于非命和美军士兵大批牺牲,以及美军在战场上使用橙剂的丑闻,都来自于《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我们经常看到来自美国穷人社区,大桥底下,街道两边那些穷困潦倒的流浪汉,卖淫女和吸毒者,也大都来自美国的自媒体。因为这些都是事实,如果刻意掩盖,反而拉低了美国自由与民主的“国家形象”。因为美国人认为,国家和家庭,个人有着共同的属性与素质,都会有黑白两面,好的无需赞美,仍然是好的,但不好的如果不指出来,有可能更坏。

还记得披露了棱镜门的斯诺登吗?棱镜门事件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开启的一项对全球的窃听计划。2015年的时候,该计划被斯诺登爆料。

而且,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比如,如果你是一个美国公民,你对州长或总统的执政感到不满,你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或看法,对他们进行批评和指责,如果你批评的有道理,就会赢得很多人的支持。即使你批评的没有道理,其他人也会一笑了之,认为你这个人是个刺头或是疯子。

美国就是这样国情特殊,特殊得非常不可思议,让我们看不懂。一个青年对祖国形象不好的言论又能算得了什么呢?美国人认为天赋人权,言论自由,同时更认为只有批评才能使国家进步,美国的强大正是来源于此。

事实上,美国人还是很爱国的,在美国也不可以口无遮拦胡说八道,弱势群体不可以伤害,比如女性,小孩,乞丐,少数族裔,有色人种,残疾人,灾难受害者等等等等,到处都是雷,一圈看下来,能放心大胆骂的只有总统了。你骂总统,是因为你爱国,感觉政府做的不好,但很少有人骂美国,也不会有人骂军人,同样,骂总统也是有原则的,可以适度丑化取笑,也可以抨击他的政策,但不可以人身攻击,也不能造谣生事,否则他一样可以反过来起诉你。

但是,倘若没有骂到点子上,不仅会受到惩罚,严重的还可能遭受牢狱之灾。比如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在种族问题上非常敏感,尤其是黑人和白人之间的不对等。

事实上,政府出台的每一项政策,几乎都有人反对。川普上台的当天,美国各地都有反对他的游行示威,网上更是“狼藉一片”,大名鼎鼎的麦当娜大妈甚至豪言:“川普要是不下台,老娘就炸了白宫!”。“狂妄”的麦当娜真的是不爱国吗?并不是,她只是反对川普“不尊重女性”。似乎在美国民众的眼里,政府就从来没让他们满意过。没办法,以个人为中心的人文社会,就是这样奇葩。

美国总统奥巴马是演讲高手,但他的演讲并不是每次都能赢得喝彩。

很多时候,美国民众如果“有话要说”,也并不是在网上,而是直接走上大街抗议示威。反对战争,游行!反对控枪,游行!失业率上升,游行!油价波动,游行!税收太重,游行!路灯不亮,游行!公共环境不好,游行!歧视有色人种,游行!虐待动物破坏植物,游行!垃圾桶不够用,游行!甚至连国际社会广泛支持的反恐战争,都有人表示反对而游行。

联邦最高法院1989年的这项裁决,自然引发了来自联邦国会、美国总统以及广大民众的强烈反对,之后国会两院很快又通过了旨在保护国旗的新《国旗保护法》,但仍被最高法院宣布违宪而取消。此后的几次修宪努力一直继续均是无功而返,直到在2006年参议院投票中因一票之差几乎翻盘。

对此,美国最高法院给出了坚定而又清晰的解释:表达自由是公民自由的基础,如果政府能够控制公民知道或表达什么,它就能操纵其观点,从而剥夺他们自己决定怎样管理自己的权利,因此应广泛禁止政府去限制表达自由。也正因为此,在几十年来美国国内不断爆发的反战示威中,没有一个人因表达反对政府的意见而被定罪,因为没有什么可以超越公民的表达权,只有每个公民的权利得到保障了,才是最大的国家利益,国家的存在和国家利益才有意义。

而这种行为在美国被标榜为言论自由,而一向喜欢拿自由说事的西方人,自然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国《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今日美国》、《纽约时报》等最具权威的报刊上,是不允许有损美国的言论和有损总统形象、政府要员报道的。

利用“封号”来控制言论是灯塔国最喜欢也是最常做的事情,那些写说美国“言论自由”的人,我敢肯定都是一些没有注册过推特、脸书、ins等社交账号的。再举一个例子,去年HK的事情,当时国内有很多网友在墙外的那些社交网站上为我们国家发声,然后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直接被封号,即使你说的是事实也没用,因为它们不喜欢听,它们需要的只是那些能够抹黑我们国家的言论,而不是所谓的事实和证据,单单是推特,在去年8月份就停用了上千个内地网友的账号,给出的理由是所谓“违反推特价值观”云云。所以,灯塔国什么时候有“言论自由”了?它们所谓的言论自由从来都是“双标”的,下面无脑吹捧灯塔国言论自由的是村里刚通网还是小学刚毕业?只会跟着公知的节奏去走?自己就没有分辨的能力?真的建议你们多读书,不要什么都不懂就来带节奏,丢人现眼。

给你讲两个个故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大概浏览了一些下面的几百个回答,果然有一大部分人还在吹捧灯塔国的所谓“言论自由”,都已经2020年了,难道你们对西方国家所谓的“言论自由”还没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吗?感情在这些人眼里,骂一骂总统、调侃一下政府就是你们这些人眼中的言论自由?呵呵,看来国内网络上的那些天天“口吐芬芳”的恨国dang需要给你们点赞了。

总之,网络是言论的集散地,思想的大染缸,人们可以通过这里表达自己的言论,插科打诨嬉笑怒骂,评世事无常,说天道人伦都没有问题。这不但是人之常情,也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但上网的时候,一定要提高自己的语言修养和自身素质,因为这里是公共平台,一句话对你来说可能是散文诗,但对于别人可能是一剂毒药,甚至有可能让国家蒙尘。


更有许多歌手在颁奖典礼之外,通过自己独有的方式反对特朗普。摇滚乐队“Highly Suspect”穿着写有“弹劾”二字的衣服或登台表演,或招摇过市,鼓励人们去弹劾特朗普。

总统到学校讲话更是被认为是“毒化”青少年思想

显然,斯诺登所披露的棱镜门事件,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天大的丑闻。不是标榜的言论自由吗?为什么敢做不敢承认呢?这就是被美国高层定义的言论自由。

原来,这是因为美国是一个民选社会。选民选出来的总统或者是州长,都要为选民所负责。因此,选民可以批评他们的措施,甚至直呼他们愚蠢。

至于说,如果一个美国年轻人在网上说了一些对他祖国形象不好的话会怎么样?实际上,美国的法律保障了人们的言论自由,就算一个美国的小伙,每天去对着特朗普政府一顿骂,特朗普也不能拿这个小伙子怎么样,毕竟,这是人家多言论自由和权利。

所以你放心,美国人批评政府是常态,政府与国家也分得很清。因为批评,贪腐与渎职也就很难发生,这也是一个各自为政的州联邦合众国能长盛不衰的原因。

最近在网上很火的一位美国小哥叫郭杰瑞,在B站和头条的粉丝加起来超过了1000万。当美国新冠疫情爆发的2月底,他在网上发布了一段视频。他认为:我觉得美国没有准备好。第一,医院没有准备好。第二,城市管理的人员不够。第三,我们的口罩不够。

1、美国各州都是自行立法,其中很多州的法律里,都有明确规定,不允许焚烧美国国旗,有个小伙子,在街头抗议时当众焚烧了美国国旗,结果被警察抓了,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陪审团认为,美国宪法有保障公民言论自由的条款,焚烧国旗可以看做是通过行为表达意见,既然向国旗致敬被认为是一种表达,那么焚烧国旗也是,虽然这是一种不道德的表达,但法律不限制道德,不能只允许正面表达。因此,最高法院判决无罪,同时判决凡是禁止焚烧国旗的州都属于违宪,必须立即修改,删除相关条款,让他骂,这是保障宪法赋予公民自由表达的权力。

2、美国人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抨击政府,取笑总统。所以特朗普的推特下面全是骂他的回复,有个人骂的狠了,总统挂不住了,就把他拉黑了,这老哥很执着,居然去法院把总统告了,说宪法赋予我言论自由,我骂你,实际上是行使我的公民权力,对美国政府的行为发布意见,你拉黑我,等于剥夺了我说话的权力,所以我必须告你。法院审理后,判决特朗普败诉,作为美国总统,他必须让得他骂,因为他骂的是美国政府,而不是你,马上解除拉黑,保障他骂你的权力。

如果一个美国人说美国不好,没事的,根本没人在意。如果说美国政府不好,还会有大批附和的声音。美国270多年历史,就是在各种批评反对的声音中发展壮大起来。

在网上说这些事是没有什么不利的后果的,但不能越界,不能威胁要采取行动,那样的话就有麻烦了。因此这种事情只能说说而已,不能大嘴巴。有些年轻人不明深浅,特别是个别青少年愣头青,一激动起来在网上胡说八道,要拿起武器之类的,没多久就会吃上官司,这样一辈子就完了。

美国与我们的社会制度不同,因此法律法则大相境庭。西方对人权的理解和我们的理解完全不同。我们认为人权就是人的生存权是第一位的。而西方则认为人权最重要的是人身的自由权,如人身自由权,最主要的是言论自由的权力。西方人非常看重言论自由,有很多法律保护人们的言论自由。但是对言论的自由是有限制的。比如说:不能宣传暴力革命,不能说带有种族歧视的言论,还有纳粹主义和恐怖主义等。但是对祖国负面的言论比较宽容。对负面言论一般人们会去分清是非和真假。如果说的对会引起大家的关注,如果子虚乌有,人们也会一笑了之。这主要在于各囯的国情不一样,人们的侧重点不同,人们关注的重点就不一样。在西方发达国家以经解决了人们的基本物质需求,在生活上比较富有。对于他们而言人们的生活基本要求以经得到了物质的满足。不需要再为基本的生存而努力。它们的福利制度可以保证每一个公民的基本生活需求。因此他们就把目光投入到精神领域,更关心人们的精神生活和环境。所以他们更关心人的自由,对人们的言论自由的需要,是人们在一个民主社会争取自身利益的一个重要工具,通过言论自由可以充分的表达每一个人的诉求。

尽管美国总统本人,对这些“讨厌”的媒体和“爱挑刺”的民众也很头疼,但他最多也就发发牢骚:“你是个糟糕的记者”,他不能把这个“坏记者”怎么样。如果我们在网上看谁“不顺眼”,可以拉黑了事,但美国总统不大敢这么做。前不久川普因为不堪被“骂”,一气之下拉黑了网友。这下惹了大祸,7名网友联名向美国法院起诉了他,理由是总统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因为,推特对于普通人来说,也就是个一般的社交账号,但在总统的手里,推特是一种政治工具,总统必须给民众以交流,反驳和发言的机会。

民众是这样,甚至总统也是这样。希拉里指责俄罗斯滥用“化学战剂”,违反了化武公约。当法新社向川普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川普出人意料的说:“你以为美国就是白莲花吗?”。尽管这种匪夷所思的极端“自黑”是对希拉里的讽刺,但按照常理来考量,这就是对祖国明目张胆的“指责”和“摸黑”,但他的“疯狂”言论好像也没引来国内反对者和民众的讨伐。

所以在美国,家长要教育孩子明白这个界限。年轻人动很多事情看不惯,特别是社会上的种种不公,发牢骚是可以的,参加左派的政治活动也没问题,就是不能说出威胁的、要付诸武力的话。

年轻人进入社会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就会渐渐成熟了,诸多看不惯逐渐少了。我儿子大学毕业后工作一年多,在这方面就成熟多了,虽然对美国的很多事情还是看不惯,但渐渐能够客观地看问题,这也是年轻人步入社会和成熟的一个必然的阶段吧。

加利福尼亚一位名叫路易斯.布兰代斯的大法官说过这样一段话:那些为我们争取独立的先贤们深信,国家的终极目的是协助人们自由,全面的发展。自由思考,畅所欲言,是探索和传播真理不可或缺的途径,如果没有言论自由,所谓理性商讨就是一句空话。反之,有害学说可能就会蔓延和传播。

宪法所保护的言论自由,在这个众口难调,日趋多元的社会里,无疑是加深理解与增进互信的纽带。但是,在既定的规范之下,人们还是需要坚守法律的底线,保持冷静的思维。

这问题问的,除了那些被教会洗脑的年轻人之外,难道美国还有年轻人在网上维护他祖国的形象?

崔娃是美国脱口秀节目的一位主持人,之所以火遍全美,就是因为经常用幽默的风格和犀利的语言,来讽刺美国总统特朗普。那么他出事了吗?

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这个年轻人既不会被公众责骂为“美奸”、“卖国贼”,在网上被人肉搜索,更不会有所谓“组织处理”、“国家法办”之类事情发生。

美国人连国旗焚烧都没有事儿,何况对祖国发发牢骚

美国的年轻人大多数对国家和政府持批判的态度,这一方面是年轻人的特性,另一方面和教育有关。美国的中小学教育在这方面提倡独立思考、不盲从,使得美国人对涉及政府的事情凡事持怀疑的态度。与儿子和他的朋友交流,对美国及政府都是持批评态度的。

美国总统布什在任时的一次经历让人大开眼界。当时是7月4日美国独立日,布什在第三任总统杰弗逊位于弗吉尼亚州莫蒂塞罗的故居发表贺辞,同时还有72人在当天的仪式上成为美国公民。 正当他盛赞自由,并歌诵爱国主义时,突然台下一片骚动,总统演说被一些抗议人士打断,有人高喊:“弹劾布什”、“布什是法西斯主义者!” 。一时气氛颇为尴尬,谁知布什反应很快,不仅不生气,而且还笑着说:“即将成为美国公民的同胞们,我们深信言论自由。”很快就化解了我们眼里的一次“严重事件”。

针对特朗普的贬损甚至可以用“火药味十足”来形容了。2017年2月13日第59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上,首先是英国知名喜剧演员、歌手和主持人詹姆斯·柯登一出场就点名特朗普,他唱到:“让我们纵情狂欢吧,因为有了特朗普当总统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更火爆的“反特朗普”一幕则来自黑人歌手和组合Busta Rhymes、Anderson .Paak和A Tribe Called Quest三方的联袂演出,他们直接把特朗普比作越战时期美军对越南平民使用的化学武器“Agent Orange”,同时对特朗普要把黑人、穆斯林、墨西哥人和同性恋都赶出美国的政策大加痛斥,呼吁大家团结起来共同抵抗特朗普。

因此,美国大部分人都会自觉地规避有关于种族制度的相关问题。即使对种族制度有个人偏见,也不会拿到台面上来讲。因为一个搞不好,可能就要被千人所指。

2011年9月8日,在全美公立学校中小学生开学的第一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向中小学生发表电视演讲上演“开学第一课”,则成了他演讲的“滑铁卢”。

当天,奥巴马的开学演讲《我们为什么要上学?》,从自己的亲身经历谈及每个人的教育、新学年的打算,声情并茂,言辞恳切,给了孩子们一些关于人生发展的嘱托和忠告,激励青少年要为自己的人生发展奋斗,在学校教育中成就自我。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奥巴马决定和“祖国的花朵们”谈谈教育的重要性,希望凭借个人魅力来鼓励他们为自己和国家担负起学习的重任来,这无疑是一次三观很正的演讲。 然而事实是奥巴马的开学演讲,在美国引起了轩然大波。


1984年,一位反对里根名叫约翰逊的得克萨斯州青年,在市议会门口焚烧美国国旗当然是被告上法庭。然而最终结果却是约翰逊被宣判无罪。 法院认为国旗确实具有崇高的地位和象征,可是不能以此来压制任何人表达自己的观点。法官们认为“如果说,在第一修正案之下有一个基本原则的话,那就是,政府不能仅仅因为一个思想被社会视作冒犯,不能接受,就禁止这种思想作出表达。对此原则,我们不承认有任何例外,即使我们的国旗也被牵涉其中。” 言论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不能因为国旗就限制言论自由。

不过,美国也有一些话是绝对不能说的,比如,涉及到种族歧视的言论 绝对不可以去说,如果有人整天去说关于种族歧视的言论,必然会遭到绝大多数人的抵制和反对,另外,弱势群体或少数族裔,更是不可以去伤害,如果,你伤害了弱势群体或对其进行了人身攻击,一定会遭到起诉。

关注小柳聊聊兵,更多精彩内容观看

假若美国人在非官方网上发泄对美国不好的言论,也没有人来管你,但有一些与该美国人观点不同的人会站出来驳斥你、批评你的网友会层出不穷。但是,如果你的言论涉及到公共安全方面的问题,联邦调查局(FBI)会主动找到你。被FBI盯上,基本上你就失去了自由。

而在披露计划之前,斯诺登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甚至还提前规划好路线。随后,斯诺登辗转多地,最后来到了俄罗斯。一直到现在,斯诺登仍然待在俄罗斯。

当然,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言论也不是信口开河。美国在言论上也是有禁忌的,比如涉及种族歧视,色情传播,恐怖煽动等言论,不仅民众会反对,很可能会涉刑。你可以骂总统,骂议员,但你不能嘲笑胖子和残疾人。还有,如果言论自由真的涉及国家安全和利益,那就不是民众怎么“看”的问题,而是违法行为,比如阿桑奇和斯诺登。尽管他们的大胆揭露让全世界为之叫好,但他们的确是违反了美国法律。

其实,这也是分情况而定的。就拿咒骂总统来说,如果说到点子上了,可能还会成为知名人物。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的一位脱口秀演员——崔娃。

并没有,因为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崔娃延续着这种风格。直到现在,连美国总统特朗普都知道崔娃的存在。显然,崔娃这是骂到点子上了。

总之呢,没文化、学历低就是这些人的硬伤,被一些公知、牧羊犬给忽悠瘸了都还不自知,只知道人云亦云。不说远的,就上个月的事情,看上图,我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的官方推特账号就无缘无故地被推特公司给封掉了,通过2次交涉之后才恢复了正常使用,然而推特公司给出的理由就是所谓的“技术失误”。这就是你们眼里的所谓“言论自由”,都双标成什么样了你们难道不会自己看么?

我们知道,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保证了民众持枪的自由,但比持枪自由规格更高的是第一修正案:“新闻与言论自由”。具体内容为: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限制宗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的权利。

再有一点,美国是个言论自由的社会,各种五花八门的言论都有生存空间,多年的积累形成了庞大的信息网络,特别是媒体,不受政府控制,他们做的最多的就是抨击政府,挖掘政要的丑闻。在这种环境下,谎言竞争不过事实,正是因为人们得到信息的渠道多,所以才有足够的判断力去辨别真伪,谎言不攻自破。美国人曾经拍过一部纪录片,把911事件说成政府阴谋,说世贸大厦是被人为炸毁的,即使这样,美国政府也没有理他,结果呢?根本没掀起什么舆论浪潮,当个娱乐片看故事而已。

但是了解美国历史的朋友会发现,美国所谓的言论自由是被高层定义的自由。如何理解这句话呢?就是我说你自由就自由,说你不自由就不自由。

什么叫说了对国家形象不好的话?这个范围就比较广了,上可以批评体制,下可以咒骂总统。那问题来了,如果做了这样的事情,结果会如何?

但我们从他焦灼的眼神和夸张的肢体语言中可以感觉到,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在为他的祖国和家乡担忧。进入3月,当美国的防疫工作逐步完善起来的时候,郭杰瑞也实事求是的予以了肯定。我想他的同胞应该也都看到了他“对祖国不好的话”,但我们没有听到他被美国人民“声讨”或者“搜索”,他的视频仍在更新。实际上我们都能看得出来,他爱他的国家和人民,但他更敢于指出不足,揭开负面。他不是“黑美国”,而是在“提醒美国”。

即无伤大雅的言论,就是自由的言论。而一旦触碰到利益的言论,就是不自由的言论。而这种所谓的言论自由,到底骗了谁呢?

关于“政府”与“国家”的权限,美国开国元勋托马斯·杰斐逊是这样定义的:“异议才是爱国的最高形式”,因为政府不是国家,政府应该是为国家和公民服务的,公民要时刻提防政府这样一个人类制造的怪胎权力过大而损害国家利益,所以必须拥有表达权的自由。

如此这么多年过去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出现了——自从美国允许烧国旗了,反倒烧的人少了。联邦高等法院关于“德克萨斯州诉约翰逊案”的判决历久弥坚,更加说明表达自由并没有搅乱美国社会,相反却是社会稳定的基础。

美国人骂总统更是稀松平常

首先是当时在野的共和党人群起发难,他们认为奥巴马要借此机会推销自己的政治理念,搞“个人崇拜”,甚至将他和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相提并论。其次是遭到了众多家长的抵制,他们群起而攻之,怀疑总统别有用心,是想在演讲中灌输自己的政治思想。 一名妇女在接受CNN记者采访时,因担心总统“毒害”自己的孩子,竟然痛哭失声。更多的家长则是给学校打电话、发邮件或只身前往,要求学校不得向学生们转播奥巴马的演讲。

再次是美国公众的敏感认识。因为在他们看来总统不等于领袖,而更接近于政客,政客可以在成人世界作秀,但不能主动跑去发表带有政治色彩的演说,“毒害”未成年人的思想。著名的加图研究所的副所长GeneHealy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嗨,总统先生,不要打扰孩子们》,他认为宪法并没有赋予总统高于教育的权力,强调当孩子们足够大的时候,我们会鼓励他们批判性地去听去分析总统们的演讲。就连一位洗衣女工都对美联社记者表示:学生们不需要总统来告诉他们责任是什么,那是家长而非政府的责任。阿灵顿教育中心的一位老师明确而又坚定地认为:“教育若想远离政客的影响,就必须保持它的独立性。” 因此美国许多学区对教育部的通知不理不睬,决定在学校不转播奥巴马的演讲。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源于美国学区的自治传统。因为学区对美国公立的中小学校负有管理责任,基本不受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制约,关键是办学经费主要来源于学区内居民的房产税,其委员会人选也由民众选举产生,州政府无权干预。 当然还有一些学区在看到演讲词后改变初衷,决定给予学生们接受总统鼓励的机会。有的学区则把决定权交由学校、老师和家长们去商定。

看到了吧,贵为总统还是演讲天才的奥巴马竟然因为一次演讲“自讨没趣”,惹得鸡飞狗跳,简直有点可怜兮兮。

(图片来自网络)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如果一个美国年轻人在网上说了些对他祖国形象不好的话会怎样?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