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遇到过“世外高人”,可以说说吗?

我的一次经历

这个人神吧,我听说后也觉得神,他就是世外高人吧。

恨的人也确实恨死,比如我妈。他可以敞着大门火上烧着水出门溜达,打电话不回那种。跟他过日子,不仅没有帮助,反而需要人给他擦屁股。

大家都很奇怪,吃辣椒还能治病。他回家了,还是喜欢吃辣椒,不管什么酒席,必须找干辣椒做一碗,尤其是白白的更好。

中间我就插了一句话:“给我这个朋友看看他身体有没有问题?”,

大师看了一眼就说:“前列腺肥大”,我又追问了一下:“再细看看还有其它问题吗”,

4天后我又在他家里聊天,聊完后他送我出门,车都开动了他叫住我给我说:“你赶紧给你养殖场的朋友说一说,这个人太年轻,遇难后太可惜了,不要弄成事后诸葛亮”。我在回城里的路上就给养殖场的朋友打了电话,说了来龙去脉,最后决定第二天早上见面。

他说:我实在难受,打针也打累了,就想着到外面一个山里的亲戚家呆着,等着死就完了。然后,我到了亲戚家,他问我想吃什么。我看着墙上挂着的干辣椒,就让亲戚用油炸了一碗。吃完就睡了。晚上还想吃,又来一碗。就这样,把他家里三年前存的干辣椒都给吃没有了。后来,整个村子里的干辣椒,不管存多少年的,我看到就想吃,吃完了就感到舒服。就这样,到现在。想家了,才回来。

大师看了后用他自己的手在肺部比划说:“这个地方很不美(口头语,很严重的意思)”。我随口问了一下:“怎么个不美?”,大师训我说:“你看你问的话,有些事不能说的太明了”。

我太爷就是水上能人,游泳时水再深不漫过其腰部,一口气潜水可潜四十分钟,是当地第一水上高手。当时刚刚解放,有党内人员淹死余河道,让当地玩水好手去河里捞尸体,一群人捞了一上午,没捞到影子,最后他们推荐我太爷,我爷爷那时胸口长了个疙瘩,当地医院没法治,我太爷让他们治好我爷爷的病就答应给他们捞尸体,他们答应了。我太爷就下了水,其实我太爷之前就不怎么下水了,因为经常在水下待,待的时间越长总会碰到奇怪的东西,有的人天生有特殊感应能力,周围有特殊的东西可以感应得到,太爷之前在水下作业时,曾经感觉身后有人一样大的东西靠近他,反过身来居然没有看到,这就很有问题了,因为太爷的水上功夫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每次下水总是拿根绳子穿一大串各种大鱼虾,他的感应几乎从未出过错,怀疑是水下脏东西就赶紧上岸了,上岸后就没有这种感觉了,还有一次是水下抓鱼虾时,洞口被一个大龟堵住,半天推不开,最后快没气时刻大龟才走开,从此太爷就不再下水。但是此次因爷爷而下水打捞党员尸体,就换了一口气,太爷就四十多分钟才露头,把当时那个党委书记吓得要死,以为太爷也挂了,尸体被找到掐在一个漩涡下面的石头缝里,拉不到,要了根麻绳给绑了尸体,一起拉上来的

任何知识,无论是自己阅读,还是听高人宣讲,甚至是我说过的,都不要轻易相信,要用自己的学识和智慧去分别 验证。——《佛陀转》

哇靠原来贴条的人是高人呀

爱他的人会爱到死,因为会的很多东西确实是普通人一辈子都不敢想的。

不知哪天,他从医院跑了,轰动一时。矿里人都说他受不了折磨,跑出去自杀了。他这一跑,就是一年不见踪影,具体报没报失踪,大家也不知道。反正当时派出所都归矿区自己管,企业就是一个小社会吗。

我没有遇到过所谓世外高人,听老爸老妈说有一个人的传奇,他把自己从死亡线上“吃”回来,好像前几年刚去世,太神了。

但他是那种长处很长短处很短的人。

遇到过,05年冬天在路上遇见一个扎着头发的一个男士,大约有四五十岁吧,他让我站住说有话说,当时我是跟老妈一起的,老妈催我赶快走,人家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为什么叫你,因为你年底环境有一次大的改变,老妈还是生气的就催我走,我就走了,后来到了年底我老公去世了,老妈都能后悔死,以后在路上还特别留意想找到这个人,再也没遇见过。

我说的高人是一个我的朋友,认识两年多了。去年冬天在他那里聊天无意聊到我一个开养殖场的朋友,他顺口说到:这个养殖场在路边,这个人个子不高,胖胖的。顿了一下又说:你这个朋友养殖场建的地方不好,最近会有大难!让我通知一下养殖场的朋友。

小区楼道里这几天不知谁放了几袋白菜和土豆,弄得大家上下楼都很不方便。一天晚上下班,突然看见土豆和白菜没有那么多了,而且每个袋子上面都贴了张用电脑打出的字条内容如下(要吃自己拿)心想好人呀估计是人家怕吃不完浪费了又可惜,我就拿了些,第二天一大早就听到有人骂:“谁这么缺德啊我的土豆白菜一个都没了,

为啥回答的都在说算卦的?我来说个不一样的吧,本人喜欢打拳,10年在南京的时候遇见过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大爷,那时候年少轻狂,认为拳怕少壮,并没有把这老大爷放在眼里,后来有一次老大爷给我讲螳螂拳,我说了两句不尊敬螳螂拳的话,老大爷当即说跟我切磋切磋,我一拳打出去,老大爷反应比我快好几倍,我连他的衣服都没碰到,也根本看不清他什么动作,只感觉到他一指头戳在我腋下,我整条手臂顿时麻了,过了得有十分钟才缓过来。还有,16年在北京某公园晨练的时候,遇见过一个六十四的大爷,一米五几的个头,其貌不扬,身子骨却挺结实,他自己说从六岁开始练手上的功夫从未间断过,他的绝活就是掌拍搬砖,跟劈砖不同,大爷是把板砖平放在平地上,没有任何翘点,一巴掌下去,那板砖好像被锤子砸了一样,碎成好几块,我摸过大爷的手,那老茧硬邦邦的,我感觉比我指甲都硬。说的这两个算是比较典型的,还有好几个交集不是很多就不说了,总之,电视上那些打比赛的,跟我见过的根本没法比,另外,我想奉劝那些侮辱国术的傻逼们,不要拿你的无知在众人面前献丑,当你们隔着屏幕侮辱国术的时候,实际上你们连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大爷都打不过。

我二十七八岁的时候,记得是秋天,因工作上的琐事,和一个小人争竞起来了。不想那家伙暗中使绊,设套陷我于不义!虽义愤填膺却又无计可施,情急之下,找上门去,欲与其分一高下。不想半路被一人拉上一辆小面包,好言抚慰,恍惚间到了一间茶社,清茶两杯,酒意渐消,睡意袭来。待睁眼看时,那人早已踪影不见。努力回忆方知避免了一场两败俱伤的斗殴。起身回去,也不见了对头小人。三十多年了,我始终没能想出那人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如果这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打死也不相信包工头有这能耐,高人啊!太感谢他了。

第二天都去了,养殖场两口子,做过肺癌手术的朋友,我家两口子。大师朋友给养殖场的朋友就说了一下情况,最后决定第二天早上到养殖场处理。

医生听说了,到他家找他,拉到医院,一通检查,病居然好了。大家都奇怪,问他吃了什么仙药。

我爸。

他叫工友带我回工地宿舍,叮嘱我:不要沾水,明天早上八点正准时诉掉包贴。

他的话让我犯难了:不通知吧以后出了事我会后悔,通知了吧让他处理后就不出大难验证(处理事要花钱的)?搞得我前也不是后也不是,我就到我村里另外一个朋友那里,这个朋友和养殖场的关系也很好。我就把我的顾虑给他说了说,他就说还是给养殖场的说说吧。我纠结了4天也没说。

年轻时在内蒙古插队,自己一个人鼓捣了一个小型发电厂,买的柴油机给整个连队发电。当年不到二十岁。

回家后还是觉得纠结,就想到了一个办法:让我那个村里的朋友作证人,以后不论是好是坏,不要把我搞得里外不是人。最主要的还有一点:村里的这个人有肺癌,做过手术,会看事的大师朋友说他能看到人体内是否有病,这个机会刚好可以做个验证。

一年后,就在大家渐渐淡忘,认为他死了的时候。他活蹦乱跳地出现了,不仅看不出有病的样子,反而神采奕奕的。

依他所言,第二天早上八点正,我拍不及待坼掉包贴,感觉伤口痒痒的,拆开一看,天哪!奇迹:只见手指上有一条红色的凹痕迹,里面己生出新肉芽,嫩嫩的,怪不得这么痒,伙计们都说太神奇了,在医院如果处理不好还会发炎,才一夜之间就长出新肉了。

86年和同伙跟了一个包工头来到茂名石油公司做零工,当时包一个避雷针坐坑的挖掘工程,是人工挖掘,八米宽八米深,一天早上,施工正在进行时,我手握铲把,突然感觉左手食指被什么撞了一下,接着鲜血直流,原来是身边的伙计把他的铲撞到我手了,一阵疼痛后感觉两眼昏黑,差点失去知觉,意识到自己要摔倒了,先俩个伙计左右扶着我,慌乱中包工头跑过来辦开我手指一看,只见半边指肉要掉下了,只有一点皮连着,当时我脑轰轰的,听到包工头说:别怕,不要慌…他一边说一边在周围手里不断摘叶子,植物的叶子,只见他一边摘一边往口里塞,他转了一圈也不知道摘了多少种,回到我身边时从口里吐出一把湿湿的青叶泥,往我手指伤口一按,紧接着把我工作服衣角处撕了一块布条,几下就帮我抱好了,当时感到一阵凉意直透心,半支烟时间后感觉不那么疼了,精神了好多,

听老爸老妈说70年代的时候,医疗水平并不发达,很多疾病看不了,人就没有了。在老爸的单位有个大爷,得了重病,在医院住了好长时间,天天要死要活的,不打针就睡不了觉。

我觉得我妈可能遇到过高人,大概是五,六年前吧,我妈从小是青光眼,视力不大好。我小舅的同学在江苏那边搞了个垃圾发电厂,当时叫我爸去那里做活挣钱,我爸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干了一辈子农活从未出门打过工,主要原因是我妈眼睛不方便,不然他年轻的时候早就出去打工了!但那一次我小舅打电话叫我爸去他那里干活我爸居然同意了,(可能我爸觉得在家干农活确实挣不了什么钱就同意了),我爸带着我哥刚要上车的时候我妈叫我把他们喊回来,我说怎么了,我妈就跟我说,(由于我妈眼睛不方便,年龄也有点大了,所以走路的时候就柱了一根木棍,我给她买了一根拐杖她没用,老年人节约惯了!)她从街上回来的时候,走到十河堰的时候(十河堰是我们那里一个丁字路口的地名,以前我们那里枪毙犯人就在那里)一辆黑色轿车停车她前面,从车上丢下来一个塑料袋砸到我妈脚上,我妈眼睛不太方便,就问车里的人,这是什么,车上一个白胡子老头说,把你家里的那两个人叫回来,不然有血光之灾,还叫我妈把塑料袋捡起来,我妈就问塑料袋里是什么,那个白胡子老头说,叫你捡起来就捡起来不要问那么多,我妈就捡起来拿回家了,我一看塑料袋里有一百多元钱,有一百元的,有五十的,有二十的,有十元的,五元的,一元的,伍角的,一角的。后来我就打电话把我爸和我哥喊回来了,(最后我小舅那边那个垃圾发电厂也没搞成,由于那边居民意见大!)我觉得这件事挺神奇的,(当时我妈说白胡子老头一左一右还坐了两个年轻人)!

做过肺癌手术的朋友竖起大拇指悄悄给我媳妇说:“这个人有真本事!”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你有没有遇到过“世外高人”,可以说说吗?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