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的人称蓖麻为生化武器?

蓖麻竟然可以成为生化武器,看到这样的问答题目,不免有些震惊,震惊之余也只能感叹自己的孤陋寡闻了。

  蓖麻虽含有毒,但还是有些经验老到的采药人说,把蓖麻子捣烂后敷在脸上是可以治面瘫的。但切忌别用手直接剥蓖麻子,如此做法会导致指甲缝里被钻入蓖麻仁,届时会影响大拇指血管和胳膊大臂血管的畅通,严重点会危及生命。

  相关的科学研究表明,蓖麻毒素的毒性非常强,只要皮下注射1微克,就能致人死亡,准确的说其毒性是氰化物毒性的1000倍。之所以 蓖麻毒素的 毒性如此之强,主要是因为蓖麻毒素的单条A链能在1分钟内迅速破坏掉人体细胞内的1500个核糖体,但自身不会受到细胞的任何同等作用的反噬,以至于它们常常会肆无忌惮致生物于死亡。

至于说蓖麻是生物武器这个话老张不是很认同,因为印象当中的生化武器那都是非常恐怖的,毕竟现在很多人都看过美国大片《生化危机》,所以蓖麻对人造成的影响远远比不上真正的生化武器。再加上现在顺着整个河滩走好远,也看不见有蓖麻了,因此这些东西就让它彻底的留在记忆当中吧。

长大后,才知道蓖麻有毒的并不是叶子而是蓖麻子,蓖麻子蕴含着世界上最毒的植物蛋白,蓖麻毒蛋白及蓖麻碱。蓖麻毒蛋白能引起肝肾功能损害、损伤内分泌腺体、导致水电解质紊乱、凝血功能异常等。中毒后有头痛、胃肠炎、发热、白细胞增多、无尿、抽搐、呼吸困难、虚脱等症状,生吃7毫克蓖麻毒蛋白即可使人死亡。哪怕是被奉为剧毒的眼镜蛇神经毒,也仅仅只有蓖麻子毒性的三分之一大。

蓖麻也叫草麻,是一种农村常见的农作物,过去在陕西关中种植面积还是很大的,蓖麻长得非常粗壮,叶子也很大,果子球形,有软刺,成熟时开裂,主要用来榨油和做麻绳。这几年见的少了,前年我妹妹在医院生孩子,大夫还建议她吃蓖麻油炒鸡蛋,说可以帮助顺产。虽说蓖麻有很多作用和好处,但说它是生化武器,一点也不为过,了解它的人都知道它的毒性。

不过那会儿我们这有一家人可能比较贪心的缘故吧,做饭的时候就用了很多的蓖麻子,结果家里人吃了之后口吐白沫,似乎是中毒了,那会儿乡下看病主要依靠的是赤脚医生,而且都是中医,因为那会儿西药根本就供应不上,好在以前的中医比较给力,一碗中药下去上吐下泻,这样这家子才算捡回来一条命。

原来蓖麻籽里含有一种剧毒物质蓖麻碱,这是一种破坏人的大脑神经的生物碱。

在1978年的时候,一名伦敦的保加利亚记者在等公共汽车时,被别人的雨伞戳伤了小腿。但是这名记者像得了急性肠胃炎一样,在连续发高烧3天后不治而亡。

  那是个普通的早晨,当时马尔可夫正在等公交车,忽然身边有个拿着雨伞的陌生男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就用雨伞轻微的碰了碰他,连连道歉后便打着出租车离开了。

  虽然该说法看似夸张,但实际上可以毫不夸张的说, 蓖麻子就是颗致命的种子,说它是“生化武器”是个非常贴切的比喻,一点都不为过,事实也确如此。

曾经随处可见的蓖麻

最后我们免不了的是一顿挨打,大人们对我们说这蓖麻种子是不能吃的,吃了会中毒的,而那位邻居小孩也辛亏没有咽下去,如果没有那位大人的话,祸事可能要发生了,而我们到现在都是很庆幸的。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农村随处可见的蓖麻,竟然被有些人认为是生化武器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子来回答。

蓖麻被人们认为是生化武器,一切还要从一场暗杀说起:

蓖麻叶可以用来制作环保的杀虫杀蚊剂,这是因为在蓖麻叶中含有蓖麻碱、蓖麻毒蛋白等有毒物质,可以将蓖麻叶晒干碾磨成粉,然后加上足量的水,就可以制作成天然的杀虫杀蚊剂了。

我觉得蓖麻碱是一种生物碱,有些植物中本身就含有这种毒素,不过含量有多有少,称蓖麻籽是生化武器有点儿危言耸听,照此说古代的“鹤顶红”也是生化武器了?毒蛇里的毒液算不算生化武器?

  比如数年前,英国有家公司因为使用鸡母珠制成手链在全球发售进而引发了广受争议的中毒事件,后来该公司只能被迫从全球召回了所出售的所有鸡母珠手链。

对于蓖麻有毒在民间还有一个传说。这个传说是农村的小两口关系不是太好,生活期间经常闹矛盾,结果其妻子红杏出墙,其相好的正是村里的一个郎中。妻子想毒死丈夫,与这个郎中名正言顺的跟着这个郎中,但又不能用真正的农药毒死。于是就告诉了郎中自己的想法。

  蓖麻虽然含油量比较高,产生的经济效益也够好,但因为它全株有毒,尤其是种子里的毒性最强。更要命的是,它体内含有毒蛋白,只有让其处于高温时,才会因会变性而丧失毒性。

关于中蓖麻毒的原理

实际上在那个时候蓖麻油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因为把蓖麻掰开之后,里面有四瓣黑色的种子,这个种子里面含有大量的植物油,那伙家里面穷,基本上家里面老人们都会让孩子放牛的时候收集一些蓖麻子,这样家里面做饭炒菜的时候,用石窝捣碎几颗蓖麻子,然后放进热锅里面翻炒一会就会有油出来,这样将就着炒菜。

  可以说在目前所有已知的毒菇中,毒鹅膏算是最毒的,其中最著名品种,莫过于被称作“毁灭天使”系列的 死亡天使、 鳞柄白鹅膏以及白毒伞,只要进食约30克左右或者半个菌盖,便足以致命。

给大家讲一个关于蓖麻的真实的事,大家自己体会:

  实际上,自然界中类似于蓖麻的剧毒植物还真不少,它们表面上看似鲜艳夺目又或是平淡无奇,但体内往往“毒如蛇蝎”,不得不让人敬而远之:

  而行霜后的顶尖花絮就不同了,此时毒性极强,牛羊狗等畜生吃后,一旦中了毒,便会立马趴在地上,但此时还是有救的,关键在于这些畜生食用蓖麻叶子是多还是少,如果吃得够多,必死无疑;如果吃得少,属于轻微中毒,那么你要尽量想办法让其来回走动,以便加快毒素扩散。

这是因为蓖麻全身上下都是宝贝,比方说蓖麻的茎皮可以用来制作麻绳,这种手艺在以前我们老家,连小孩都知道怎么制,制成的麻绳很结实耐用。

最初农民知道蓖麻籽能榨油,但不知道它有毒性。到后来农民养的羊吃了大麻籽立马就死了,都没有抢救的时间,这才意识到大麻籽毒性很厉害。

  相反的,如果误食量较大且经过了充分咀嚼,那么结果将大概率会威胁到生命安全,何况目前医学界还没研发出任何专门用来缓解蓖麻毒素的特效药。

过去农村的蓖麻都是随处可见自由生长,现在因为各种工业上都能用到蓖麻油,所以有很多人专门种植。蓖麻在5~8月份开花,10月份结果,不知道作为精密仪器原材料的蓖麻油是不是收购特别贵,只是咱不要随意乱摘着吃,这可是要命的东西。

  比如上世纪时,马尔可夫因为对保加利亚当局表示强烈不满而发表了大量批评以及讽刺之词。因为他巨大的舆论影响力已严重诋毁到了当局的执政形象,很快他便遭到了当局的监视和暗杀。

  其实鸡母珠的外形与我国的海红豆无异,但因其体内具有鸡母珠毒蛋白而危险无比。只要人体吸入3微克鸡母珠毒蛋白,便会顷刻间毙命,一颗鸡母珠的含毒量则要大于3微克。

  此外,人们还经常靠种蓖麻来养蚕,相信许多老人年轻时都吃过蓖麻子,感觉很香,因为里面有很多油,有点类似于花生油,但口感要明显比花生油更好,但没人能避免吃了中毒的问题,随即头昏呕吐,严重者会昏几天几夜的也有,主要看毒素含量,不得不说蓖麻这东西实在神鬼莫测。

关于蓖麻毒素来投毒的著名事件

在九几年的时候我和邻居小孩在玩捉迷藏,由于蓖麻杆子高高的,于是邻居小孩藏在蓖麻杆子里面!等到我们找到他时候,这时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就摘了一颗蓖麻种子放在嘴里去了,然后咯嘣一声竟然咀嚼了起来。而我们也准备吃这蓖麻种子的时候,村里的一大人看见了,连忙制止了我们,并让邻居小孩把蓖麻种子给吐了出来,并把我们交给家长。

除此之外,蓖麻还可以入药。从这些方面来看,说蓖麻浑身是宝不为过吧。

  有些地方叫它大麻籽,植株不能做麻绳,种籽出油率很高,因此才被用作航空航天领域的高级润滑油。贫穷时期仍有人经常少量食用,用籽仁串成串,可以点燃做油灯。

好好的蓖麻又是怎么和生化武器扯上的关系呢?原来,蓖麻子中含有蓖麻毒蛋白和蓖麻碱,这是两种毒性物质。其中的蓖麻毒蛋白7毫克就可以使成人死亡。而产自非洲的蓖麻子只需2粒就可以导致成人死亡,致死儿童仅需1粒。保加利亚记者乔治·马科夫就是被人使用蓖麻毒素作为生化武器暗杀的。1978年,马科夫流亡英国伦敦时,在一次等待公交车时,被人用“雨伞”戳伤小腿。3天后表现为胃肠炎和高烧症状的马科夫不治而死。救治他的医生在其伤处发现了上面有2个小口的极其微小的一个空心金属球。足可以装下0.28立方毫米的毒物,医生据此肯定地判断,如此微量就能致人死亡的毒物可能就是蓖麻毒素,事实也是被验证。马科夫死后,蓖麻毒素被列入潜在生化武器行列。

农村随处可见的蓖麻,竟然是生化武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蓖麻毒素的毒性是眼镜蛇毒素的2——3倍,是氰化物毒性的6000多倍。据说,毒性极强的蓖麻毒素提取比较容易,任何一个刚刚毕业的药剂师都可以成功完成蓖麻毒素的提取工作。这也许就是蓖麻毒素近年来常常被恐怖分子用作生化武器进行暗杀的原因。1991年有4名名为“爱国者委员会”的极端组织成员在美国被捕,1995年一男子在加拿大被捕,都与蓖麻毒素有关。1997年,美国在调查一起枪击案时,也发现过蓖麻毒素。2018年10月2日,在寄给美国白宫的2份邮件中也曾检查出蓖麻毒素,邮件的收件人分别是美国国防部长和海军作战部长。

蓖麻喜欢高温的气候,不耐霜寒,在华北地区和东北地区生长比较多。从外表看蓖麻长得有点像小鹌鹑蛋,还有花纹,小时候小孩子会用来当珠子玩。不过蓖麻子只能玩可不能吃,这可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吃了会中毒,严重的还能有生命危险。小孩子如果吃了,就仅仅一颗都可能会致命,有可能会头疼、发烧、冒冷汗,这威力可真的跟“生化武器”差不多了。

为什么以前在农村有很多人都种蓖麻呢?

蓖麻籽有毒不是蓖麻碱的错,而是别有用心的人没把它运用到正确的地方。

蓖麻在我们农村里确实是随处可见的,特别是我小的时候,蓖麻是很多的,它们散布在房前屋后,田间地头。由于我们不知道蓖麻是什么东西,因此就不拿蓖麻当一回事,而正是这样的不懂事,却险些酿成一场大祸。

马科夫事件后不久,蓖麻毒素就被列入潜在的生化武器行列。但同时,恐怖分子也把目光转向了它。1991年,一个名为“爱国者委员会”的极端组织的4名成员在美国一个州被捕,罪名暗杀一位美国元帅,方法在汽车门把上涂上自制的蓖麻毒素。

  于是为了保险起见,医生便让他拍摄了X光,很快便发现被雨伞碰到的地方竟生出了个怪异的小黑点,当时医生以为是伤口而已,就没太在意,于是只能按照常规方法对其进行治疗,后来让人震惊和不可思议的是他在痛苦了3天后便离世了。

  所以有经验的老农平时放牛羊时,都不敢选那些长有蓖蔴的地方放。还有当蓖麻叶子变绿时,毒性最强,千万别长时间在蓖麻地理上放羊。

因此医生断定,导致记者死亡的原因就是这蓖麻毒素的暗杀,如此小剂量的蓖麻毒素就能对人有很大的损害,而记者马科夫由此成了世界上第一位死于蓖麻毒素暗杀手法的人。

有过80年代农村经历的人,谁不认识蓖麻啊!可是,忽然看到说蓖麻是生化武器!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小时候农村房前屋后田间地头,荒地道边,只要是有闲散的土地,基本上都有蓖麻。说实在的,现在想想当年农村种植蓖麻,很少有人知道蓖麻籽能干什么用。

古代有一种剧毒叫做“鹤顶红”,是武林高手暗杀对手的独门绝技,据说“鹤顶红”就是从一种植物中提取的生物碱,其实古人早就开始运用这种毒素。

  毒芹和水毒芹可谓是自然界中两个大名鼎鼎的“杀手”,它们属于 胡萝卜家族, 其中水毒芹含有的毒芹素能够迅速破坏中枢神经,并间接导致误食者癫痫发作,症状包括丧失意识,以及肌肉剧烈收缩等,直至最终死亡,曾被列为“北美地区毒性最强的植物”。

  一般情况而言,如果只是不经意间误食了少量的蓖麻籽,只要救治得当,那么大概率还是可以治愈的。

蓖麻籽中的生物碱,后来被外国科学家提炼浓缩,成了暗杀对手的毒药,只要沾上一点儿就会丧命。

当然了,蓖麻主要不是用来催生,而是用于各种高级润滑的,过去舰艇上的润滑油就是用的蓖麻油,还有缝纫机缺油的时候也是用蓖麻油来补充。所以蓖麻虽然说有毒,但是也很有用处,能在这些高级机械上用的油可不是一般的油,都是很金贵的。

常言道“女大十八变”,想不到蓖麻籽也有这种潜在功能,早知道蓖麻籽如此神奇,当初就应该多囤积一些,这可比种粮食收入强多了。

由于医生对这名记者的死也是非常困惑,因此就寻找原因。在不懈努力后终于在这记者小腿的伤口处发现了一个微型的金属圆球。当医生对微型的金属球里面的物质进行提取后,却意外的发现了里面的蓖麻毒素。

蓖麻虽然经济价值很高,但是蓖麻植株中隐藏着致命的毒素,其最毒部位在蓖麻子,作为蓖麻的种子,它含有对人体有毒的蓖麻碱以及蓖麻毒蛋白,其中蓖麻毒蛋白对人体最毒,是强烈的天然毒素之一,研究表明蓖麻毒蛋白对所有哺乳动物都有毒害作用。

当初俄罗斯有一个特工逃到了美国,泄露了俄罗斯军事机密,普京下令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惩罚这个叛徒,经过多年的跟踪,俄特工在这个叛徒外出购物的时候,射出了一枚毒针,毒针就是在蓖麻碱中浸泡过的。

蓖麻毒素不但强,且无药可解 ,现已被列为潜在的生化武器

  正因为发现了蓖麻毒性如此之强,欧美中东的许多暗杀组织、极端主义分子、情报局等才通常使用该毒素来对付自己要打击的对象。

蓖麻作为一种农作物在过去是经常见到的,可以说田间地头都有蓖麻的生长,还有一些地方是农民专门种植蓖麻,主要是卖蓖麻籽和蓖麻秸秆的外皮。即便是现在老人去世以后,子女披麻戴孝就是用的这个蓖麻秸秆皮做成的。那个时候农民种植蓖麻是为了换取一点钱,因为蓖麻籽可以榨油,蓖麻的皮可以制作麻衣也可以制作绳子来使用。

  1.毒芹和水毒芹

蓖麻是大戟科蓖麻属植物,原产于埃及、埃塞俄比亚和印度,现已广布全世界热带地区并栽培于热带至温带各国。我国的蓖麻引自印度,我们华北地区和东北地区原来是栽培蓖麻最多的。中国的蓖麻主要用作油脂作物,蓖麻油在工业上有广泛的用途。

  即便没人愿意种植,但蓖麻本身的生命力是极其顽强的,就算是没有拔除干净的蓖麻种子,仍旧在广大农村地区生根发芽,以至于现在还可以许多相对偏远的农村地区发现其身影。


1995年,一名阿拉斯加男子携带有价值9.8万美元的枪支和一听装满白色粉末的罐子,在入境加拿大时被捕,后来这些粉末被鉴定出是蓖麻毒素。

过去常见的大麻子,时至今日很难觅到它的踪影,更不知道蓖麻籽摇身一变成了生化武器。

由于蓖麻毒素是很容易被提取的,一名刚刚毕业的药剂师都能提取出来,而且其具有低成本的优势,因此也被一些恐惧分子所拿来利用,所以这蓖麻毒素也被美国疾控中心被列为潜在的生化武器。  

郎中听到这个消息如五雷轰顶,感觉的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就问起做饭的经过,结果没有发现其他投毒的现象。又问这个女子是走哪条路送过去的,这个女子说是走路边种了蓖麻的那条路。当时正是炎热的夏季,蓖麻的长势非常的高,而且也正在开花。此女子路过路两边生长着蓖麻的那条小路时,蓖麻花瓣被风一吹落在了女子送的菜里面。这个郎中才恍然大悟。这个事实就说明了蓖麻花也是有毒的,接出来的果实那也是有毒的了,毕竟这个植株身上就含有着毒素,聚集在蓖麻籽或者是花瓣上。

  蓖麻曾经属于我国的经济作物,因为含油量丰富且耐高温,于是便被用作航空航天领域的高级润滑油,因此在上个世纪时,因为航空航天领域发展的需要,农民曾被鼓励用自家田间地头乃至屋檐角落来大量种植种植该经济作物,甚至有些学校还教小孩子怎么种植蓖麻,并布置了大量关于种植蓖麻的实践作业。

  死法虽离奇,但影响力还在,于是当局便决定对其尸体进行解剖,只是解剖后才发现,其身体里的大量器官都已明显呈衰竭状态,毫无疑问他死于急性中毒。此外,法医们还在其腿部发现了一个小钢珠,小钢珠虽小但有镂空。

  八十年代以前,每隔段时间,就有小孩子因误食蓖麻种子而中毒的事件层出不穷,尽管大人们已再三叮嘱自家小孩说蓖麻有毒不能食用,但因为蓖麻在中国农村随处可见,难免被不识货的人误食。

一次次有关蓖麻毒素事件的出现,让研究恐怖主义的生化专家对恐怖分子运用提纯的蓖麻毒素进行恐怖袭击的方式已经越来越担心了。蓖麻本无罪,恐怖害死人!

据记载,蓖麻是从印度传过来的一种热带植物,植株、叶子比较大,成熟的蓖麻籽被一层毛茸茸的果皮包裹着。

由于蓖麻毒素容易被制备,所以这种强烈的天然毒素容易被恐怖分子利用进行破坏活动,也可能被制成破坏性极大的毒素战剂武器。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一位BBC记者被暗杀,凶手所使用的武器就是由蓖麻毒素制备而成的毒剂,凶手将毒剂放入特制的暗杀凶器雨伞中,凶手在假装弯腰拾起雨伞的时候,射出针头大小的小圆柱体,小圆柱体内藏蓖麻毒素,进入人体后释放毒素,达到暗杀目的,据尸检结果显示,导致这位BBC记者死亡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被注射了约0.45mg的蓖麻毒素,可见被提纯之后的蓖麻毒素是多么的毒。

  所谓的蓖麻毒,其实是种具有两条链的植物凝血素:即A链和B链,需要注意的是,A链有毒但B链无毒,但B链会常常与细胞受体结合起来并允许A链通过。说通俗点就是, A链想进入细胞里时,必须以 B链为媒介才行。

蓖麻这种植物看起来就比较吓人,老远一看身上长有很长的刺,实际上蓖麻刺并不是很硬,也不是有多么扎人,但是就是看起来比较吓唬人。

结语

蓖麻的叶子具有药效功能,不知人们是故意为之还是什么原因?过去一些老农晾干蓖麻叶当烟抽,据说和烟的味道差不多。

对于题主所说的蓖麻是生化武器。也就利用了蓖麻毒素的毒性非常的大。根据一些研究报告来看,碧麻油的毒性超过了蛇毒几千倍,超过了氢化物几百倍。蛇毒大家都是了解的,但氰化物有可能一些读者不是特了解。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间谍,一般在衣领上放的一包毒药,一旦间谍被逮捕或者发现以后,为了不泄露其所拥有的机密,就咬那一小包的毒药,瞬间就会七窍流血死亡。从这一点可以知道氰化物的毒性有多大了,但是蓖麻毒素比这个还要厉害。蓖麻毒素是从蓖麻籽粒提炼出来的一种是物质,但是蓖麻油却是一种防冻的飞机专用的生物润滑剂,所以现在亦就是有好多农民在种植地嘛。

那个时候在河滩上放牛,家长都会告诫孩子们,不能给牛吃蓖麻,实际上牛也不会去吃蓖麻叶子,或许这就是动物趋利避害的天性吧,动物们都懂得自己能够吃什么,不能够吃什么,不像我们现在有些人,能不能吃的都往自己嘴巴里吃,结果吃出来了非典,又吃出来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害人害己。

2003年01月09日1信息时报报道,1978年,一名流亡伦敦的保加利亚记者乔治·马科夫在等公共汽车时,被雨伞戳伤了小腿。随后,马科夫就有了急性肠胃炎的症状,并且发高烧,3天后死亡。医生在马科夫小腿的伤口处发现了一个微型、中空的金属圆球,上面还有着两个小口,圆球里面是空的,但足以装下0.28立方毫米的有毒物质。医生断定如此小剂量就能致命的毒素只有一种,那就是蓖麻毒素。

那时候,农村家家户户养土狗,一家好几条,吃狗肉的时候,老人们就用蓖麻籽捣碎了喂狗,狗就死了。这些年一直以为狗是因为和蓖麻子犯冲致死,根本就没想到它有毒。因为小时候母亲还用蓖麻子榨的油给我们炸过油条哪?尽管想起来蓖麻子油条的味道有点怪,可万万没想到它的毒性那么大啊!原来蓖麻的毒素竟然那么强,毒素是眼镜蛇毒素的2-3倍,是氰化物的6000多倍。一般情况下,成人误吞20粒就可导致死亡。

这就好比用菜刀砍人一样,人有错,但菜刀并没错。利用好蓖麻碱可以造福于人类,反之也可能会成为一种生化武器,这完全取决于人的善恶,不知大家赞同我的说法不?

  但因为A链能使细胞里的核糖体失活,因而使细胞丧失了基本功能,直至死亡。当人体内的大量细胞被 蓖麻毒的 A链破坏后,人体便会自然而然的表现出明显的中毒特征。

文/秉烛读春秋

2018年5月27日,东莞市一家三口把野外采摘的蓖麻子当作零食生吃,每人进食十余颗,下午3时许,一家三口出现恶心、呕吐、腹泻症状,被送到医院紧急抢救,差点要了命,

蓖麻的生命力很强,适应性也很强,以前小的时候在老家所在的村落,房前屋后但凡有一小块空地的地方,都会被老乡们种上蓖麻,真的是随处可见,而且蓖麻这种植物适应力很强,有一块差不多的地就可以长得很旺盛。小的时候不知道蓖麻子是有毒的,还经常摘下来扔在小伙伴身上,因为蓖麻子的外面包裹着小刺一样的东西,可以粘在衣服上,以前经常摘这个玩。

  起初他并不在意,但当天晚点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腿上莫名多了个红块,而且当天夜里他还发了高烧,后来去医院检查时,也没检查出个结果。

  就容量上看,小钢珠所能容纳的毒药可谓少得让人不敢置信,光靠这点含量的话,就连最毒的氰化物都无法毒死一个人。直至后来时,人们才知道原来这种可怕的毒素竟然是蓖麻毒素。

马科夫由此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死于蓖麻毒素暗杀手法的人。原来随处可见的蓖麻,千分之一克的蓖麻毒素就足以毒死一名成年人。又因其蓖麻毒素十分容易提取。普通一名刚毕业的药剂师就能把蓖麻毒素从蓖麻籽中提取出来,看后不免使人胆战心惊。

  2.鸡母珠


再者,1997年,美国情报部门在调查一起枪击案时,在一个地下室里发现了一个简易的实验室,里面有一些有毒的物质,包括了蓖麻毒素和烟碱硫酸盐。

  如果只是少量误食而已,蓖麻毒素便会被人体中的肠胃吸收掉一部分并被降解成人体所需的氨基酸,也就是说如果非要食用蓖麻毒素,还得需不少于100毫克的毒素才会起到致人于死地的作用。

  得益于该种植浪潮的推动,以及当时缺食用油的缘故,有些人直接去地里采集蓖蔴籽,并去皮,然后炒熟,接着用布包住压炸出油,只要二三斤的量即可替代炸油糕。尽管经验丰富的老农们常常提醒说不许吃,吃了会头晕,严重过敏者可能会直接晕倒,但少吃就没问题。尽管如此,有些人食用少量后,还是觉得头晕得厉害。

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发生了严重的自然灾害,自然饥荒也就随之而来,我们这里河比较多,而在河滩上边会长满密密麻麻的蓖麻。

到目前为止,尚无特效的解毒药物,只能根据病因对症治疗,所以在治疗前要第一时间确定病因,否则将延误最佳的治疗时机。在确定是蓖麻毒素中毒后,第一时间进行洗胃与导泄,同时补液利尿,利用血液灌流技术,尽可能地排除体内毒素,达到救治的目的。

  综上所述, 平时遇到蓖麻或其他类似于蓖麻的剧毒植物时,尽量少食用吧,莫天真以为年轻力壮就没事,人的生命经不起一时的疏忽大意或对毒性知识的无知,应该慎之又慎才是。

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很穷,基本上每个人都整天饿得眼冒金星,家里面的孩子用饿的皮包骨头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吃饭也是一半米一半汤,有时候汤和菜比米还多。

  历史上著名的苏格拉底之死就与毒名远扬的毒芹有关,其含有的毒素能够迅速让中毒者的呼吸系统陷入瘫痪并致其死亡。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砒霜也是一种中药材,如果说能够用得好的话,也可以救人的。因此,即使蓖麻子有毒,也不妨碍其在工业和医学上的应用。但也要提醒大家,不要野外随便采摘植物乱服用,否则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伤害。

  当然除了马尔可夫外,当时还有许多具有影响力的正义名流们也都遭遇了同样手段的暗杀。更耐人寻味的是,曾经还些人出于对美国的报复,直接将蓖麻纤维制作成“毒信”,随即寄往美国白宫,但因为白宫的保卫非常森严,这些信才未对人造成致命伤害。

相关知识延伸:除了蓖麻外,剧毒植物还有哪些

  可以说在那个年代里,几乎各家各户都在种蓖麻。但后来因为粮食价格不断上涨,以及市场对蓖麻的需求急剧下降和误食蓖麻中毒事件层出不穷,因此愿意种植蓖麻的人逐渐变得越来越少。

蓖麻可以用来催生这点确实是真实有效的,原来我们家有个邻居,预产期已经超了15天了还没生,在医院住了几天没动静,如果再这样下去,大人和孩子可能都有危险,后来医生建议家里人给做了个蓖麻油炒鸡蛋,上午吃了,下午就立马生了,就是这么立竿见影。不过蓖麻油不能随便吃,如果真的要用也一定要先问问医生,遵照医嘱使用。

郎中知道了这个妻子的用意,感觉的这个女子非常的毒辣,也就拒绝了这个女子的这种想法。郎中还奉劝其妻子好好的照顾丈夫。毕竟其丈夫天天在地里干活非常的劳累,人也非常的忠厚老实,是一个举家过日子的人。这个郎中为了让其丈夫有一个好的生活,就让其妻子用猪肉炒白菜,然后再煮大米送给地里种地的丈夫吃。这个妻子听了郎中的话,第二天这个妻子按照郎中的说法做了,然而出现了这个丈夫死亡的现象。

过去农村闲散地,大坑旁边都种着一些蓖麻 ,农村人管它叫大麻子,在我的印象中,我的老家(北方农村)整片地种植大麻的并不多。

小时候,一群小孩去野地里放羊和牛,父母总千咛万嘱咐,别到蓖麻地附近去,说是牛羊吃了会中毒。其实我们小时候,因为蓖麻叶子大,为了图省事,给牛羊摘过蓖麻叶子吃,但牛和羊根本就不吃。但蚕吃蓖麻叶子,所以我们小时候,用它养过蚕。

蓖麻是世界十大油料作物,亦可称之为“能源植物”,蓖麻子里蕴含着丰富的油料成分,即便是在普通的制作工艺下,出油率就可以达到45%左右。蓖麻油是一种黏性淡黄色无挥发性的非干性油,生物降解性非常好,因为它来自于植物,所以非常的环保。蓖麻油制备而成的蓖麻润滑油燃烧点高、凝固点低、比重大,因此它常作为天然的润滑剂被广泛的应用在化工、轻工、机电等各个领域。而且特别是精炼过后的蓖麻油,还可以应用到航天、军工中。

有资料显示,即便是野外的生蓖麻种子,儿童如果误食2-7粒就可能导致死亡,成人误食20粒就可能导致死亡,误食蓖麻子导致中毒,中毒后潜伏期也很长,大多数在误食后3-24小时开始出现症状,症状表现为:发热、呕吐、恶心、腹痛腹泻、咽喉刺激,严重者出现高度发烧、便血、脱水以及酸中毒现象,患者伴随有嗜睡、头痛、抽搐、蛋白尿、血尿等病状。

  当然了,其他植物中也同样含有构成蓖麻毒素的A链和B链 ,就拿小麦来说吧,它本身就含有容易让人中毒的A链,但好在小麦不含B链,使得A链无法进入细胞内部以避免了中毒的可能。

虽然蓖麻种子有毒,但是还是被人们所有效利用的,特别是蓖麻的种子,它是可以榨油的。由于蓖麻炸出来的油粘度高,凝固点低,既耐严寒又耐高温,在零下8~零下10℃不冰冻,在500~600℃不凝固和变性,具有其他油脂所不及的特性等特点。因为蓖麻有也是化工、轻工、冶金、机电、纺织等行业的重要用品。

蓖麻籽富含油脂,榨出的油脂耐高温和低温,由于其化学性质很稳定,因此蓖麻油用处很广泛,比如用作化学原料,以及航天飞机、深海作业船舶上的油脂,属于一种工业用油。

  3.毒鹅膏蘑菇

对于蓖麻籽是生化武器这个问题,我翻阅了有关资料,资料记载蓖麻籽本身有毒,小孩吃一粒蓖麻籽就会中毒死亡,成人两粒就会送命。

过去蓖麻可能在农村随处可见,但是现在,可真是不好找了,最初认识蓖麻,是知道它可以用来催生,可没听说过这还是生化武器,如果那样可真是厉害了,不过这种事可不能胡说,至于为什么有这种说法,我想可能是因为蓖麻有毒的缘故吧。

因此来说,虽然蓖麻种子是有毒,但是我们可以把蓖麻有效利用,还是能给我们人类做贡献的。至于农村随处可见的蓖麻,我们不让小孩随便去弄它们,告诉他们有毒尽量远离它就可以了。所以来说,虽然蓖麻是生化武器,但是只要好好的利用它,它对人类的工业价值还是很大的。

  据相关数据统计,目前人类因毒菇中毒而死亡的所有事件中,毒鹅膏蘑菇所占的比例就已超过了半数。归根究底,完全因体内含有毒性物质α-鹅膏蕈碱, α-鹅膏蕈碱又常常对肾脏和肝脏造成致命伤害,而目前尚未发现自然界中存在针对该毒素的解毒剂。

近十年来,研究恐怖主义的生化专家对恐怖分子运用提纯的蓖麻毒素袭击的方式越来越担心,因为它的毒性实在太厉害了,而且可以以气态的方式出现。而且目前为止,还没有对付蓖麻毒素的解药和疫苗。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为什么有的人称蓖麻为生化武器?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