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华为何要色解唐诗?让自己站在刀刃上?

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pgc-image/7efe52c929ed41fe8302798fe578f63d.jpg\”>

但是食指影响的是六零后七零后,这些人现在热衷茶杯里泡枸杞,热衷转发各种保健文章,所以,引发的风波不算太大。

悲哉!哀哉!闹心哉

一副无知无耻无良之心性

真是莫大的讽刺

后来虽然她也道歉了,但是,看那道歉的劲头,有点像我们村里的老娘们,和邻居打完架,村长出来调节,让她道个歉,说今后大家还要当邻居呢,那娘们会不情不愿的说句,对不起。

余秀华之所以敢站在刀刃上色解唐诗,与其自身的文化素养是分不开的。我曾经读过余秀华多首诗歌,《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应该算是她的成名之作。我反复读过多遍,除了“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这十个字之外,实在看不出这首成名作有什么高明之处!这首诗和色解唐诗放到一起,相信每一个读者对其文化素养和人格水平都心知肚明了!

白日依山尽色解成白白地日

虽然李银河致力于研究性学,隐隐有一种失去王小波的寂寞与空虚,但是人家的人文底蕴在那里摆着,其虽然尖刻的解读人性、袒露内心、展示欲望,但是总有一种深刻的人性本善、真美的光环在缠绕。

不知道余秀华有没有预设,色改唐诗会引起风波。她如果预设到了,又做了,那就是故意为之。

真让中国现代诗歌颜面扫地

余秀华在自己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秀华读唐诗】白日依山尽,你就白白地日啊》的文章,对这首千古名作的每一个字都进行了色解。“白日依山尽”这幅气势磅礴的北国风光!竟然被她恶意解读了成为:一般是这样的,白白地日不好,意思在白天举行…此文一发,在诗坛引起轩然大波并导致她所有粉丝强烈不满!

我们也应该包容一个不完美的诗人。

余秀华一定不如有些女人美,一定不如有些女人妖娆,一定不如有些人文凭大,不如有些人嘴巴上有道德,一定不如有些人笑里藏哭。这是肯定的。

当然了,我们都知道诗人的思想是十分开放和自由的。但是,如果为了提高知名度而违背道德的底线,晦涩经典,其结果就恰恰相反了!亲爱的友友们,我的看法您们认同吗?

余秀华为什么色解唐诗?江郎才尽或者怕被喧嚣遗忘吧。

其次就是她做为一个名人对社会核心价值观的认知程度,大家可以来看看她写下的所谓个人的人生“价值观”:“这人间,除了干一点龌龊的事,还美好他个屁。当然,我一直固执地爱着这人间,爱得稀里糊涂,如同我爱那些男人一样。”友友们,当你们读到一个所谓的“著名诗人”写下的这些文字,你们会对她有何评价呢?

人缺什么会补什么的。

我以为余秀华是在丑化唐诗

翻译其实有点像按照大纲再创作一遍作品,冯唐有几首诗,虽然故意翻得出圈,我觉得翻的还挺好。

有几个问题我在想。

她就是闲的,自不量力,写了几首带色的诗,就飘飘然了,唐诗,古代文人的伟大杰作,流传千古,岂是她这种水平的人可以渗透理解的,色解唐诗,就是亵渎文明历史,是会被人所不齿的。

历经宋元明清和民国

人们对泰戈尔的认知来自于郑振铎,来自于五四那些人给框定的框架。唐诗的框架比泰戈尔要大太多。

其实上苍原本给了她不健全的生理结构,再赋予她对文字的深刻理解,就是让她在孤独中去创造奇迹。谁知她辜负了上苍的美意,一旦有所成就,就立即堕入花红柳绿,去过度消费自己的芳菲。这个时候,她生命的不幸,才刚刚开始。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蔡元培的“兼容并包”是北大的宗旨。

我觉得余秀华色解唐诗和她因《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成名关系颇大。直白却露骨的爱欲被堂而皇之的放在殿堂展览,一时之间一举成名赞赏万千。她明白这首诗能够走红,恰巧迎合了这个情欲纷纷的时代。于是故技重施甚至变本加厉,

她的行为,又让人失望。

在我看来,一个优秀的诗人首先应该是爱国的!对千百年的文化应该心存敬畏之心!因为正是这五千年的文化底蕴才成就了现代诗歌的繁荣。而余秀华则不然,被捧红之后心态已经膨胀扭曲!完全没有把这些放在眼里。更让人不解的是,会在和粉丝对骂之后写出标题则为《前天在公号骂我的人,我问候你们祖宗十八代》的低俗文字!这和文痞有什么区别?简直就是一个低俗的没有任何素质的农村泼妇没有两样了!

诗之华秀之气全然丢失

一个色解,一个睡,丑得益彰

《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这次余秀华偏要标新立异,玩个与众不同。这就是在挑衅很多人的底线,当然会引起群嘲。

余秀华实在配不上诗人之称谓

唐诗是用的是汉语,《登鹳雀楼》意义直白,更是没有任何可以再创作的空间,余秀华偏偏想在这方面玩一下标新立异,当然会引起更大的风波。

往唐诗身上抹黑

对于色解唐诗,闹着玩儿的余秀华没认真,诗人们倒是认真了。

当年冯唐翻译泰戈尔的《飞鸟集》,把几首诗弄得色眯眯的,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三,时代进步,包容心怎么不进步?

 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浪潮愈加强烈,对文化领域产生了颠覆性影响。诗歌从高山流水的理想王国跌落到凡夫俗子的平常世界,戴着神圣光环的诗人被被拆下翅膀,被庸俗化、日常化。市场经济下产生的“非诗时代”。写诗不再是人们精神与心灵对话的方式,诗人不再担负社会责任、唤起道德正义、催醒生命良知的武器,相反却演变成“占山头、捞票子的工具”。人们尚来不及悼念诗歌的故去,已经迫不及待涌进沙滩淘筛金子了。原本崇高的诗歌被解构成碎沙,与混凝土一起被铸进水泥森林里,装点着当代国人鳞次栉比的欲望的天际线。

唐诗,距今已经一千三五百年之多

这个所谓著名湖北当红女诗人

其实第一次读她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时,印象还是挺不错的。觉得这是诗人的表现手法,通过这种内心的暴露与剖析,看似直白的表达着灵魂深处的呐喊。

由于写诗红了,滚滚而来的赞誉与成就和她普通的形象、孤寂的内心和强烈的欲望形成了反差,滋生出了灵魂深处的躁动。关键是,她俨然以为自己已经是权威了,总想释放内心的欲望与狂野,以致于不顾一切的要嚎两嗓子,引起大家的注意。如果因此可以招蜂引蝶,引来同样寂寞而充满欲望的“大种马”们的趋之若鹜,“以文会友”,那自然是阴阳和合、性命双修的极好的事情。

自媒体时代,不需要酒香不怕巷子深了,把你的诗歌拿出来走两步?

如果拿这些来比,五四以来的诗歌都不是诗歌。

余秀华选择色解唐诗,甚至认为李白都能日,除了自己渴了想喝水,解决一下欲望外,大约另外一个渴望就是渴望被关注。

于长白山下海兰江畔

以前朝代的文人墨客不是吃素的。不是某个人能色解,权衡左右得了博大精深中华文学。

但是我的调侃仅限于兄弟之间的喝酒助兴闲谈,从来都羞于将色解的具体内容公布于公众平台,更不会解读的那么直露而低俗。我们是遐想诗意所能够折射的生动色解意涵,描述出那些美好的想象空间,作为一种富有幽默感的风流,而不是直露出来的饥渴与下流。

余秀华玩的这出,有点像大街上脱唐诗的裤子。

但同时也招致了批评,食指批评她格局不高,未能宏扬主旋律,郑正西劝诫她文学修养不够,得多读书,这些劝解全都被余秀华反唇相讥,于是我们看到被捧上殿堂的诗人,伪装成斗士模样粗鄙的高声骂娘,似乎战上了道德的制高点,用你不懂和你不配作为武器大杀四方。

都是女诗人,余秀华会写出,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而舒婷写的是致橡树,林徽因写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有的人那样说余秀华坏,已经证明自己是一个好人了。难道好人就什么都是好的,你的诗歌也是绝美的?

我是喜欢余秀华的,《月光落在右手上》被我从书店带到了自家的书架上,但我不认同余秀华色解唐诗。色作为人性的欲望,唐诗宋词再崇高也不可能不涉及。譬如:一树梨花压海棠;十里春风等等。但仍比余秀华牵强附会的强行色解高雅许多。

再联系她那首所谓的名诗

余秀华哪里还有诗人的文雅

比如去年还是今年隔空对骂食指郭路生。食指算是一代人的精神领袖,骂他肯定会引起关注。

余秀华就不是这样的人,她被命运抛弃后,又被命运送上巅峰后,她依然是我行我素,始终相信这是自己才华所使。

黄河是指男人的东西,又细又长

对于余秀华的色解唐诗,我感觉很多人有点过于较真了,说实话,余秀华的所谓色解其实就是一种调侃和无厘头,我想余秀华心里肯定也知道,唐诗所表现的意境肯定不是她色解的那样。如果说,色解唐诗就是余秀华的真实表达,那么以她的鉴赏力和文学修养,显然是写不出好的诗歌。

关注余秀华的人,基本上都是喜欢诗歌,或者文学的人,也许是写诗的人更容易敏感,所以余秀华的诗和行为在诗歌界引起了极大的反响,除了少数推崇和欣赏的人之外,还是痛骂者多一些,因为余秀华颠覆了文学者理想中的诗人印象。

出一个名叫余秀华的女人色解唐诗

方法多的是,用诗经的句子,乐府的样子,唐诗的格式,宋词的长短,明清的曲儿来比照,余秀华的诗算个鸟,乌鸦都不算。

诚请悟空邀请: 余秀华为何要色解唐诗?把自已站在刀刃上?在此。作点个人简单的浅见。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掂量一下自已有几斤几两。不说是个小小的普通作家,就是古代现代的文学泰斗,文人墨客,都没有权利和本事色解唐诗。

但是,至少现在,我还没有看到有人在诗歌上比得上她。很多批评她的人,坐飞机都赶不上。

二,无不是以否定余秀华的其他来否定余秀华的诗歌,其他可以否定,余秀华的诗歌真没有人能否定的了。

在网络诗歌不断涌现的今天,不一而足的各种潮流纷至沓来,潮流间的纷争不绝,拥趸们的意见尖锐对立,大众看客则或睥睨或赞赏。诚然,渺小个体对生活略显疼痛的感受,宣泄了众多网友的体会,用文字给与的天分表达了内心隐秘的情绪,包括她令人同情的生事与身份,她的诗《给你》“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儿时在春末插秧的时候我妈曾教过我识别稗子,稗子是植物界的拟态高手,长的和水稻别无二致,却是杂草,与水稻争夺养分,除了根茎部分发白,较粗壮外,像幼儿园里哪些发育最快的小朋友,小小的年纪却比同龄人高出一个头。余秀华用稗子自喻,她的自卑与伤感很能引起人们的共鸣。在一众梨花体和乌青体中脱颖而出,也是情理之中。

林徽因是不会着急写性,写去睡谁的诗,因为不需要,即使是睡,也是别的男人撒泼打滚憋着睡林徽因吧。

奇怪不奇怪,冯唐易老吗?还没有人去惹他,女人就不说了。自己知道武功不是对手。男人呢?那么多批判余秀华的人中就没有一个男人么?

解唐诗则不同,因为唐诗是几乎每个中国人的记忆,引起的关注自然很大,而余秀华也经历旺盛的和每个质疑者对骂,很有农村泼妇越骂越勇的劲头。

比如余秀华色解“白日依山尽”这句意境美好的诗句,让我来解仅仅会变更两个字变成“白日衣衫尽”,其余不会再多说一个字,让听众自己去遐想、去领会,这也算是诗的境界吧。

至于她为什么要色解唐诗?个人认为: 一是怀有其个人某种想法和目的。不然不会这样,无缘无故狂妄色解唐诗。二是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心血来潮,神经紊乱。三是农村人说的不够桶,觉得自已飘飘然,不自量力。

诗歌任何一种手法,有它的利,就有它的弊。押韵能够朗朗上口,它却要伤意。这就是很多诗人打死都不写歌词的原因。

有生怕被信息大爆炸时代的喧嚣淹没的嫌疑。有情欲这个一技傍身,渺小个体的爱恨情仇被放大,有激赏这种不加掩饰的直接,和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自顾不暇的的愿望,也有人嗤之以鼻,阳春白雪成了下里巴人。

我甚至误以为这人应该跟李银河是一个路数的。在看到她进入公众平台,正式开始赤裸狂奔的时候,展示出了她的粗暴、狂野和饥渴。我才发现,她永远都不是李银河。

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被家人理想命运抛弃过得经历,只是深浅不同罢了。

文:薛白袍

这样的人生具有坐过山车一样的惊奇与惊喜,但是并没有环境与人帮她沉淀,所以显得总有些浮躁而德不配位。前半生的她,沮丧而卑微,人生太多不如意,不知道她会不会也学人怜惜自己红颜多薄命。

青天朗朗之中大放厥词

真是思维另类

余秀华大约没这种幸运性福,所以只能在诗里睡了,在一个渴望性的人的眼里,世界皆可日,又岂止唐诗。

但是余秀华就强调了两个字“白日”,还生怕别人看不懂,或者煽动不起“大种马”们的躁动,故意在公众平台上放声大吼“白白的日吗”?这不是文人之风骚,而是文痞之粗俗。

偏偏她的名字还占着秀华二字

文人相轻,这是迂腐的老毛病了。文坛里向来流行当面吹捧,背后捅刀,都有一种“老子写的就是好,其它人写的就是渣”的自信,自己得不到认可就喜欢埋怨读者不懂,怨恨别人有眼不识金镶玉。所以有很多文人,都容易从自信自负走到自大。

竟敢如此不尊重中华诗文化

冯唐的诗歌直白大胆,我都要读了被人剥蒜苗的感觉。他的诗艺术性没得说,用词也不给我面子了。更不要说那些挂牌道德家的裤裆都要飞了。

由于对余秀华这个人不大了解,也自从没有看过她的文学作品。不想作过多的评品。不过,从采辑余秀华个人图片来看,第一感觉没有好的印象。估计不是一个正常健全的人。

这也许是她硬伤,也许是她成就她独特个性地方。我们都可以圆滑,事故,变通。她不能。

诗人都是不完美的,海子,顾城,普希金,拜伦,如果像我们去寻找他们的缺点,一定比泰山还高。

佛教中有一个欢喜佛,专门从事男欢女爱。而余秀华就是现实世界中的欢喜诗人,专门描绘肉欲的情感。这一点,从她的成名作《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就已扬帆起航。。。也不能说余秀华文学功底不扎实。但是,余秀华的成名,确实拥有太多的机缘巧合。虽然,她也拥有过人的天赋。虽然,她也屡受生活的风寒。虽然,她更视创作为精神寄托,如同生命。。。余秀华成名前的环境,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底层氛围。如果没有诗,余可能一辈子要终老乡村,与大多数村妇并无不同。然而,余还是匪夷所思火了。并且,火到一塌糊涂。。。爱情,是文学创作中一个永恒的主题。而余几乎夜以继日吟唱她的感情,肆无忌惮,声嘶力竭。余的爱情诗,很少有中国传统女诗人的羞涩委婉,而是坦坦荡荡,干净利索,直奔主题。一句话,我爱你。紧接着:我们上床。这种原始的野性冲击力非常震撼人心,尤其出自一个卑微的村姑之手。瞬间,令余秀华力压一干诗人,成为中国诗坛最耀眼的明星。。。与此同时,余秀华难免由于各种原因,陷入膨胀之中。这仅从其屡屡与众多网友互怼,便可一观端倪。不客气讲,余自己感觉非常良好。听到奉承话,眉开眼笑,一旦听到不同意见,即破口大骂。。。这种盲目自信,常令其做出错误研判。更可笑的是,居然以诗坛舵手自居,并进而以欢喜诗歌思维对唐代诗歌大家作品进行歪解。岳飞思维断不会和名妓李师师一样,岳飞看到男儿,想到的是同仇敌忾,直捣黄龙。而李师师看到男的,琢磨的肯定是男女那点事。。。事实上,余秀华至今对色解唐诗,内心也没有认为不妥。前阵子,甚至在头条,公然对网友宣称,不许对其作品说三道四。且将自已与头条划等号,并警告:莫把头条当傻瓜。虚幻至此。。。对余秀华色解唐诗。老牛怎么看?权当听到一个笑话。嘴长别人身上,由她说去。。。

不管反对者有多看不起余秀华,不管诋毁的声音有多大,我们都得必须承认,余秀华的一些诗歌水平还是很高的,我还是建议大家不要只停留在去睡你和色解唐诗这些无聊的东西上来,多去关注一下她用心写的那些诗歌。

我们如果有过被抛弃,又被人救赎的时候是感恩戴德的。

黄河入海流更是色解荒唐

这是其个人的思想扭曲,对中华文化色解淫乱的一种侵犯。将会受到人类和历史文化的谴责。

唐诗宋词是中华文华国之瑰宝,是中华诗词最高里程碑。倾注了古代大量诗仙的心血。经历了几个朝代,千年以上文化洗礼。不断发酵沉淀浓缩成中华文学精华。

有些人看了余秀华的黄诗,几千年前的道德都拿出了,否定了余秀华,自己又是口诛笔伐的那个人。自己当然是道德的人了。就只差有人喊去拿道德风尚的牌子了。

红起来的她觉得自己是在起点那么低的情况下,依靠了自己的努力,成为高尚行业(写诗)的翘楚,难免有些顾影自怜,孤芳自赏。因此,昔日的自卑突然在气冲霄汉后变成了自傲,就成了后来这个样子。

历代赞誉不绝,褒颂至佳

唐诗,中国唐代诗歌,灿烂辉煌

为什么说余秀华是诗人?那么多人骂她,我看喜欢她的人不减反增。

但是我并不想点赞余秀华

唐诗是每个中国人的文化底色,中国孩子会说话几乎就会背唐诗了,像《登鹳雀楼》更是底色中的的底色,这首诗意思直白,没有存在歧义的可能,百千年来,不管谁去注解解释,诗的意思意境都是一样的。

自从穿越半个中国后,人们对余秀华的关注热情逐渐降低,所以她总是时不时的弄出点声响来,彰显自己存在的价值。

她原本很不幸,不幸的是她出生时因为倒产、缺氧而脑瘫。但是她又很幸运,因为先天性的缺陷导致她自卑而又孤独,只好与文字成为朋友,用文字诉说自己的快乐、欲望、寂寞与哀愁。最后终于因为喜欢写诗而成为草根诗人大红大紫。

身体有缺陷的人,有时候会有比常人更强烈的欲望,更加渴望引起人们的关注。

余秀华坏到顶点,她就不能有一点可爱的地方?

这就是人们对她又爱又恨,欲罢不能的地方。

好久没有说余秀华了,也看了很多人腮帮子鼓得象肚子一样骂余秀华者,也有孤军奋战挺余秀华者,少的可怜,可见是自发拼命的人。

但是眼里话里,没有一点对不起的意思,只有迫于形式的不情不愿而已。


一,冯唐写色诗数量动作直白是余秀华的几倍,为啥男女老少就找余秀华骂嘴?

我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被称之为“著名诗人”余秀华的竟然色胆包天,用色解唐诗的低俗下流套路,来吸引读者的眼球!!!

有些人始终要证明坏人就是坏,她不会有一点好。这种错误贻误大众很多年。还在继续。

余秀华因《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大胆的情欲成名,却误以为这是可以无限博得眼球的噱头,而忘了人们欣赏的是欲背后的对生活挣扎的共情。

诗:评余秀华色解唐诗

偏偏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究其色解唐诗的原因,窃以为如下:

为啥呢?

余秀华那首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我是看过得。也不见得就犯规多少。或许余秀华把诗歌名字改为《穿过大半个中国来抱你》,可能就满足那些人的意思了,或者再有猛烈的想法就是亲你,吻你,我看摸你都不能用。中国人就始终不相信人,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就不能睡着不乱?他们宁愿相信自己都不会相信他人。“两块肉的碰撞”,我想到的就是镇关西肉铺上的两块肉在风中凌乱。有些道德家自己的想象真的丰富,两块肉也能想到色得不成样子。要扫。

余秀华色解唐诗的事情其实很多人都干过,比如我也调侃过“停车坐爱枫林晚”;“野渡无人舟自横”;“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等等。

做为中国诗坛的一份子,写出如此恶劣的文字,简直就是给中国诗坛丟脸,是中国诗人的耻辱!对其做法我感到十分愤慨!!!

2019-11-29

她的诗,让人爱。

但是即使冯唐的这种再创作,因为和人们传统的认知不同,依旧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也许就是她不同于我们所在。

选一个女人,选一个残疾的女人 ,挑选的好。有眼睛。

周言 作

我们需要背诵千年前一个落地文人怅然失眠时写地诗,却不用去背乾隆的诗,在诗歌大浪淘沙的今天,我们是浪,也是刽子手。我们在扼杀和捧杀之间手指沾满了诗歌的鲜血。同时也为后人剔除了糟粕。现代诗仍缺少时间的沉淀,来拂去轻浮而廉价的泡沫。现代诗面对的嘲讽与诘难是诗人与生俱来便要背负的十字架。

如果写穿越半个中国去睡,算是大胆,会引起人们的好奇和窥私欲,但是色解唐诗就不一样了。

在中国,性一直算个禁忌,这些年虽然松动多了,但是这东西依旧很含蓄,家里看毛片算是欣赏艺术,大街上脱裤子还是要耍流氓骂的。

唐诗宋词是华夏五千年文化的精髓!《登鹳雀楼》这首气势恢宏、意境深远的哲理诗更是代表了唐诗宋词的鼎盛,算是压卷之作!千百年来一直激励着华夏儿女努力拼搏、昂扬向上!相信所有的炎黄子孙都能对这首名作倒背如流,并了解其真意!

有的人否定余秀华的诗歌,余秀华的不是诗。

她没有想到,权威也只能在认可自己的那一群人里是权威,而且大多数世人还是分得清什么是高雅、什么是低俗的,不会盲目的、无条件的附和、追随。于是她感到失落而又愤怒,所以对不同意见歇斯底里,不惜卷起裤管叉腰骂街,其语言与形象也就还原成了那个缺乏涵养的村妇,或许,那才一直是她的本真,只是一段时间被诗意装扮了而已。

她永远不相信友情,爱情,另一方面又在苦苦寻求。性格的无端分离。冷中寻求热,又不知道哪个是热?或许冷才是她生活的常态。

但每个人都受限于自身阅历和视野,“蝴蝶飞不过沧海,谁又忍心去责怪”。希望余秀华能够兼听则明,做益于自身和诗歌的事吧。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余秀华为何要色解唐诗?让自己站在刀刃上?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