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帝为什么要杀他的谋士智者戴铎?

众所周知,雍正登基以前,曾做了40多年的皇子,也参与了十多年激烈的皇位之争。在这个过程中,他的一些“藩邸”旧臣为他出谋划策、建言献计,立下了汗马功劳。戴铎就是其中的一位,被称为是雍正的重要谋士。

  都说伴君如伴虎,尤其像雍正这样的不苟言笑,狠毒刻薄的人,更是不好伺候。而戴铎虽有有高智商,但是情商却很低,没事就发牢骚、抱怨,又经常把夺嫡的事挂在嘴边,留着他在,雍正自然也不放心,因此干脆处决,一了百了。

不光是戴铎,雍王府那帮人基本也没有活下来的。甚至连昔日的陕甘总督年羹尧、九门提督隆科多,他们在夺嫡成功后,一个成了西北大将军,一个成了中堂大人,可是他们也都被雍正给收拾了。

当然了,对于大臣们,雍正也是极尽笼络,希望他们为其所用,为自己暗中蓄力。礼部侍郎蔡珽是一个小心谨慎之人,从不轻易卷入皇子们的储位之争中,雍正为了拉拢他,派手下去请他赴宴,蔡珽深知康熙厌恶官员和皇子们结党营私,婉拒了雍正的请求。

从戴铎的结局,我们就能理解作者为什么要给邬思道安排那样的结局了。邬思道给雍正夺嫡出了太多的点子,最终不仅没有得到雍正重用,还差点被雍正杀了。作者这是借邬思道的名义,给戴铎这样的谋士伸冤,让邬思道归隐山林,也算是不错的结局了。

雍正帝为什么要杀他的谋士智者戴铎?在这儿我们来聊一聊,嘿嘿,不必象写论文一样,谈谈自己的看法。

参考资料:《雍正皇帝》

首先,他竭力掩藏自己的争储之心,将自己伪装成与世无争的人。在胤礽第二次被废后,雍正就将自己包装起来,自称是“天下第一闲人”,终日和僧侣们厮混在一起,号称“破尘居士”“圆明居士”,表现出一副与世无争的面孔。其实,雍正无时无刻不在为储君之位而努力。

戴铎曾经给尚未夺嫡成功的雍正,写过一封很长的夺嫡策略。可以说将雍正夺嫡的整个套路都给分析了出来。

  此后戴铎又三番五次表明想回到京城,就算没有官职都行。越是这样,越遭雍正的厌恶。因此等到他坐上了皇帝,对这个衷心的谋士也没有任何宽待。先把他发到很远的地方做官,后来又给他戴上贪污的帽子,直接处死了。

他希望雍正能够将部分可靠的门人,逐渐提拔起来,要么在外成为封疆大吏,要么在内成为内阁九卿,这样一来,至少有一部分人是可以真正在未来帮到雍正的。

可以说是戴铎一手策划了雍正夺嫡的戏码,因为他是雍正最器重的谋士,雍正做了皇帝以后,戴铎连根毛线都没有捞到,不久还被雍正给处死了。

  在戴铎到福建做知府的时候,还曾经给雍正回信,说自己在这边的山中遇到一个道士,行踪非常神秘,说的话也很特别,等我下次看见他向他问问您的事。这样的书信,就像说评书的一样,一段讲完,还要留个“扣儿”。雍正向来崇信道术,对戴铎这样的书信自然非常感兴趣,赶紧回信问他都说了些什么。但是在对方的回信中,也只说了一半,说道士回复个“万”字,等更详细的事,待我回京再告诉您。

因为雍正比戴铎聪明,比戴铎的眼光更为长远,他早就在实施争储的计划了。

在戴铎看来,康熙那些皇子,没有哪个是省油的灯。因此直接进攻皇子,那是下下策。讨好康熙才是正经事。

这些人未必个个受到提拔后,就都能够成才,但是其中好歹有那么一些人,将来可以成为雍正的左膀右臂。

最后,雍正不忘反复叮咛戴铎“凡此等居心语言,切不可动,慎之,慎之”。话说白了就是,你闭嘴吧,别再泄露天机了!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戴铎算天算地,自己的死法却毫无预见。加之,“革命”成功后戴的尾巴傲起来了,甚至摆出老师的架子,关键是此人口风不紧,瞎吹起来,把他知道的事儿说出去了,那还了得?

这些建议可谓金玉良言,字字珠玑,确实是雍正争储的金点子。雍正也深为赞许,甚至和雍正的计划不谋而合。

  雍正的心机非常重,他在康熙末年,故意表现的对皇位漠不关心。他不像其他皇子一样,着急立功,还编写了一部《悦心集》,让人感觉他毫无夺嫡之心。其实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虽然表现上风平浪静,实际暗地里他却有很多谋士,为他出谋划策、打探消息,戴铎就是最衷心的一个。

(戴铎剧照)

大清的十二位皇帝中,最不容易的皇帝就是雍正。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在一场轰轰烈烈的“九子夺嫡”中,以最不被人看好的身份,绝地反击,最终赢得皇位。大清的历史中,再没有比雍正继位更惨烈的皇子之争。他一向被后人评价为是最勤奋又最苛责严厉的皇帝。曾经有一谋士,一心助他登基,但是当上皇帝后,雍正却对他恩将仇报。

  在雍正计划夺嫡的过程中,戴铎起了很大作用,他充当雍正的谋士,在康熙末年不断为雍正出谋划策,分析时局。八年间,他写了10封信给雍正,每封信中,都是以理论和实践结合的方式,告诉雍正应该如何处理他与父兄之间的关系。

  信中提到“不露其长,恐其见弃,过露其长,恐其见疑”就是要提醒雍正,做人做事要懂得分寸,太平庸了会被弃用,太锋芒毕露,容易引起兄弟的警觉。这样的提醒,确实分析的很透彻。这话虽然对雍正有帮助,但是在回复信件中,他却摆出了另一幅架势“语言虽则金石,与我分中无用。”

至于左右近御之人,俱求主子破格优礼也。一言之誉,未必得福之速,一言之谗,即可伏祸之根。主子敬老尊贤,声名实所久著,更求刻意留心,逢人加意,素为皇上之亲信者,不必论,即汉官宦侍之流,主子似应于见面之际,俱加温语数句,奖语数言,在主子不用金帛之赐,而彼已感激无地矣。—戴铎

可惜戴铎一世聪明,却最终死在了自己的小聪明上。

首先,戴铎分析了当时雍正的处境。

戴铎确实不愧是一个才高八斗的谋士,他叮嘱雍正,处理和父皇及皇子关系时,要“不露其长,恐其见弃,过露其长,恐其见疑。孝以事之,诚以格之,和以结之,忍以容之”。处理和大臣们之间的关系时,要“破格优礼也”,要广结善缘,争取众大臣的支持。

  明摆着雍正是怕夺嫡不成或事情败露,消息泄露出去,自己被牵连,因此在信件表明的意思是:你说的确实是非常宝贵的建议,但是对于我没什么用“皇帝乃大苦之事”,我并没有贪恋皇位的心。

戴铎直接参与了夺嫡,是最重要的策划人。

过去感情再好,一旦出现矛盾点,那过去的一切都白搭了。好在雍正是可以甩掉戴铎,所以雍正就把戴铎给杀了。

因此,戴铎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要想夺嫡成功,首先就要以孝顺对待康熙,以真诚、和睦来团结兄弟,加上自身的能力,遇到事情要懂得容忍,这样做才能达到一个谁也不得罪的地步。

戴铎的确很聪明,但是聪明人也有犯糊涂的时候。尤其是遇到事关自己的事情是,他们更加分不清方向。所以说他成不了邬思道。

  这个人就是戴铎,很早的时候他就投靠了雍正。雍正继位的时候已经44岁,为了得到皇位,他做了充足的准备,筹谋了很长时间。但是康熙子嗣众多,而雍正当时并不出色,要从弟兄之中脱颖而出,必须要做出更多的努力。

康熙48年,皇子们争夺太子之战已愈演愈烈,其势已到了无法遏制的地步。年老的康熙心力交瘁,为了避免手足相残的局面出现,他又复立胤礽为太子,希望暂时填补储位的空缺,平息诸子争位之战。

雍正手下的门人不在少数,这些人大多数都起于微末,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其中也不乏一些有才智之人。

那么,既然雍正的夺储方略几乎,和戴铎的计划如出一辙,他又为何会对戴铎如此反感呢?

这在雍正那儿可是必定要倒霉的。这一点,在这方面二月河的“雍正王朝”中塑造的文学形像张廷玉便是做得极好的。而现实中的张做得也是不错的。而年羹尧在某些方面也与戴差不多。耍掉脑袋比截瓜容易。哈哈。

(雍正剧照)

戴铎还做着出将入相的美梦,雍正已经对他动手了。

雍正说,哪个舅子想当皇帝嘛,我落得个清闲多安逸?快不要劝我了。——说归说,雍正却正经同戴密商起来。由此可以知道雍正的城府是非常深的。

不过,这位对主子忠心不二的人,在雍正继承大统后,却没有迎来飞黄腾达的高光时刻,反而遭到了雍正的弃用,直至最终被以贪污罪处死,这是为什么呢?

其三,雍正极为谨慎地对待其它皇子们。对威胁最大的胤禩、胤禔、胤禵、胤礽等人,雍正处处隐忍,处处表现得亲切和善。康熙55年,雍正陪同康熙外出巡视,恰逢胤禩生病,雍正听到消息后,多次奏请康熙回京探望。对于两度废立的胤礽,雍正对他的态度也一如既往地尊敬。甚至在胤礽二度被废时,他还心急火燎地上奏康熙,希望尽快恢复他的太子之位,以固国本。

那么为何说雍正杀戴铎是极可能发生的呢?其实怨那戴某人知道雍正的私密事(尤其是不太光彩的事)太多了。当初,雍正表现出一副不想争大位的超然世外的样子,戴铎劝雍正“争是不争,不争是争,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二月河的\\\”雍正王朝\\\”把一段表现得淋漓尽致。

从府邸的一个谋士,一下子成为朝廷命官,到底给他多大的官合适呢?过去他手握雍王府大权,是雍正身边最重要的谋士。但是现在他入了朝堂,是不可能立刻就被加封为宰相的,甚至连入阁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其他人不服。

  在戴铎到福建做知府的时候,还曾经给雍正回信,说自己在这边的山中遇到一个道士,行踪非常神秘,说的话也很特别,等我下次看见他向他问问您的事。这样的书信,就像说评书的一样,一段讲完,还要留个“扣儿”。雍正向来崇信道术,对戴铎这样的书信自然非常感兴趣,赶紧回信问他都说了些什么。但是在对方的回信中,也只说了一半,说道士回复个“万”字,等更详细的事,待我回京再告诉您。

直到康熙47年,康熙对胤礽彻底绝望,痛下决心废除了他,致使国之储君一直空悬。让诸皇子似乎看到了成为储君的可能,从而引发血腥的太子争夺战。

只要胤禛能做到以上那些事情,那么他们就会先跟其他对手争斗,最后才会想到胤禛。可是到那个时候,胤禛可能羽翼已经丰满了。

其次,戴铎希望雍正能够善待康熙身边的人。

这一点雍正并没有采纳,他不仅没有重用府上那帮参与夺嫡的人,而且把这帮人基本都给杀掉了,理由很简单,知道的太多了。

  不过这个戴铎,虽然对时局分析得很透彻,却不会看人心。他的大嘴巴,已经令雍正非常厌恶。雍正是一个非常谨慎严肃的人,对于与谋士之间的沟通,都防备的非常严密,就恐怕出现纰漏。偏偏这个戴铎还是一个牢骚满腹的人,有事没事都要跟雍正唠叨两句,言语之中还总是露出雍正就是未来的皇帝这样的说辞。

但复位之后的胤礽不但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害怕再次失去储位更加疯狂。他为了能早日登上皇位,竟然纠集旧部,勾结其党羽对康熙不利。康熙大失所望,于康熙51年第二次废除了他的太子之位。

  他还在信中满腹牢骚,说在福建水土不服,又说穷苦难捱,就想早日回到京城。雍正对他这样没出息的话语也是非常厌烦,再加上他吊着自己的胃口,于是也故意回信揶揄他,怎么能说这样没志气的话?

这是因为雍正害怕戴铎泄露天机,害怕他的心思被别人窥破,而戴铎不但窥破了雍正的计划,还将这些想法写成了文字,当然会引发雍正的反感了。

一方面跟康熙处理好关系,是很艰难的事情,另一方面跟兄弟们竞争也是很困难的。世上最难处理的关系,其实就是皇家父子之间的关系。

康熙52年,戴铎认为雍正的机会来了,便给他上了一封千余字的长信,对如何正确处理他和父皇的关系、如何平衡他和皇子之间的关系、如何网罗收买大臣人心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并叮嘱雍正道:“当此紧要之时,诚不容一刻放松也!否则稍为懈怠,倘高才捷足者先主子而得之。”

(九子夺嫡)

一直等到雍正继位后,戴铎都没能飞黄腾达,反而被雍正发配到年羹尧的军队里。之所以将他“发放与年羹尧军前效力”,是因为他们二人都是雍正夺位的知情人,要让他们互相监督。

此招果然奏效,不久后,年羹尧就举报了戴铎私藏当年雍正的密折一事,让雍正抓住了把柄,最终以“贪污”为名,将戴铎处死了。

首先与雍正和戴铎两的性格有关有。大家都道,雍正非常多疑,而且多疑本就是几乎所有的最高统治者的通病。当然,这不难理解。一般人多疑,是老板的,大不了砸了饭碗,是朋友大不了从此心生间隙,影响了今后的交往。

不过那邬师爷是个文学形像,二月河把邬与戴的事迹弄在一起,塑造出“邬师爷”的成功的文学形像。最先,戴铎“劝进”胤禛时雍正做着很高尚的样子,但对雍正而言不过是“正合吾意”而已。

戴铎很早的时候他就投靠了雍正。雍正继位的时候已经44岁,为了得到皇位,他做了充足的准备,筹谋了很长时间。但是康熙子嗣众多,而雍正当时并不出色,要从弟兄之中脱颖而出,必须要做出更多的努力。

  在雍正计划夺嫡的过程中,戴铎起了很大作用,他充当雍正的谋士,在康熙末年不断为雍正出谋划策,分析时局。八年间,他写了10封信给雍正,每封信中,都是以理论和实践结合的方式,告诉雍正应该如何处理他与父兄之间的关系。

不久后,雍正就找了一个借口,将戴铎调离京城,发配到福建一带任职道台,以免他祸从口出,坏了雍正的大事。此后,戴铎还三番两次地耐心请求调回京城,雍正都拒绝了。

因为康熙是个圣明的君主,儿子又那么多,你如果不表露出自己的才能,可能康熙就会忽略你,从而再也看不上你。可是如果你表露的才能太多,那么康熙又会对你产生怀疑,认为你这是在邀宠献媚,是想要夺嫡。这当中的程度,是很难把握的。

  明摆着雍正是怕夺嫡不成或事情败露,消息泄露出去,自己被牵连,因此在信件表明的意思是:你说的确实是非常宝贵的建议,但是对于我没什么用“皇帝乃大苦之事”,我并没有贪恋皇位的心。

此外,康熙生了三十多个儿子,其中二十多个长大成人,有9个直接参与夺嫡。那么这些兄弟当中各有各的特长,有些人善于读书,有些人善于打仗,还有些人善于理财,很难在这么多有才的兄弟中脱颖而出。

到时候人家追问起来,说不定会引出夺嫡的一些细节来。所以雍正对戴铎的态度,一下子就冷淡了,过去的功臣,现在成了累赘,咋整?当然是废了。

所以戴铎希望雍正能够多接近康熙身边那些人,哪怕是一些小太监,小侍卫都要给予优待,为什么?

其次,他竭尽所能地取得康熙的信任。雍正对康熙的脾气十分熟悉,深谙取得康熙宠爱之道。他从胤礽的废立中吸取了教训,知道康熙特别讨厌对权力贪婪的人,处处在康熙面前表现得谨慎小心,丝毫没有流露出争储夺权之心。

最后,戴铎提到了门人的事情。

最高统治者就不一样了,他不高兴可以象割韭菜似的割掉任何人的脑袋。比如雍正,他对至亲骨肉砍起脑袋来大概从没有过愧疚过,何况他人!

总结:戴铎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成不了邬思道。

即便康熙在封赐他为雍亲王时,他仍然百般推辞,并站在其它被封为贝子的皇子立场着想,希望康熙能收回成命,将自己的爵位和赏赐分给其它皇子,以免“引来兄弟不睦”。

(参考资料:《清史稿》等)

最终目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夺嫡的过程中,能够妥善地保护自己。夺嫡路上,那些皇子又不是只有胤禛这个一个对手。

戴铎的意思就比较明显了,他这是在为自己求官,也是在为那些跟自己一样为雍正效力的人求官。当然了这也是为了以后能够多些人可以帮助雍正。

最先胜出的是皇次子胤礽,他在刚满周岁时就被确立为皇太子,是清朝历史上唯一一位明立的皇太子。不过,这位深得康熙宠信的皇太子,长大成人后却乖戾暴躁、骄横无礼、不可一世,越来越让康熙失望。即便在此情况下,康熙也没有放弃他,除了剪除他身边的小人,频繁调换东宫官员外,没有对他采取更进一步的惩戒措施。

于是,雍正在读了戴铎的来信后,马上回复他道:“语言虽则金石,与我分中无用。我若有此心,断不如此行履也。况亦大苦之事,避之不能,尚有希图之举乎?”意思是说,你说得很好,但对我没用,我根本就没有争储之心。

雍正见蔡珽不肯前来,又派年羹尧出面,但蔡珽依然不买年大将军的账,雍正只好暂时作罢。直到最后,雍正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见到了蔡珽,双方在一番推心置腹的深入交谈后,蔡珽马上成为了他的心腹。

这就好比《三十而已》里许幻山过去十分喜欢林有有,可是后来林有有掺和到了他的家事,那么许幻山忽然就觉得林有有成了一个累赘,甩都甩不掉。

  他还在信中满腹牢骚,说在福建水土不服,又说穷苦难捱,就想早日回到京城。雍正对他这样没出息的话语也是非常厌烦,再加上他吊着自己的胃口,于是也故意回信揶揄他,怎么能说这样没志气的话?

但是有一个原则必须要遵循,那就是不要跟朝中各部的人员来往过密,为什么?因为康熙最讨厌的就是党争。康熙认为明朝就是因为阉党和东林党之间的党争才亡国的,所以他自然不能让自己的子孙后代里再出现有党争的情况。

康熙共有35个皇子,活到成年的只有20个,这些人当中,能力出众又功勋卓著者不乏其人。他们个个觊觎皇位,为能有朝一日登上大位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斗争,上演了史上有名的“九子夺嫡”好戏。

  不过这个戴铎,虽然对时局分析得很透彻,却不会看人心。他的大嘴巴,已经令雍正非常厌恶。雍正是一个非常谨慎严肃的人,对于与谋士之间的沟通,都防备的非常严密,就恐怕出现纰漏。偏偏这个戴铎还是一个牢骚满腹的人,有事没事都要跟雍正唠叨两句,言语之中还总是露出雍正就是未来的皇帝这样的说辞。

而不知孝以事之,诚以格之,和以结之,忍以容之,而父子兄弟之间,无不相得者。我主子天性仁孝,皇上前毫无所疵,其诸王阿哥之中,俱当以大度包容,使有才者不为忌,无才者以为靠。—戴铎

  雍正的心机非常重,他在康熙末年,故意表现的对皇位漠不关心。他不像其他皇子一样,着急立功,还编写了一部《悦心集》,让人感觉他毫无夺嫡之心。其实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虽然表现上风平浪静,实际暗地里他却有很多谋士,为他出谋划策、打探消息,戴铎就是最衷心的一个。

不光是戴铎,但凡辅佐雍正登基的那几个重要的帮手,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戴铎也就是《雍正王朝》里邬思道的部分原型。

  此后戴铎又三番五次表明想回到京城,就算没有官职都行。越是这样,越遭雍正的厌恶。因此等到他坐上了皇帝,对这个衷心的谋士也没有任何宽待。先把他发到很远的地方做官,后来又给他戴上贪污的帽子,直接处死了。

因为这些人整天在康熙身边转悠着,早晚是能够跟康熙说上话的。他们的嘴直接决定了康熙会接收到什么样的信息。他们说你好,虽然你未必就能立刻得到好处,可是一旦他们说你不好的地方,那肯定会在康熙心里扎下祸根。

我觉得这一招才是雍正夺嫡取胜的关键所在,康熙身边的人,都被雍正给拿下了,他们对雍正非常敬重,自然是会有意无意地说一些雍正的好话,这才使得康熙对雍正好感倍增。

不过,雍正虽然深为赞许,但他也异常反感,这是为什么呢?

雍正登基以后,戴铎志得意满,是时候得到回报了。结果和电视剧里邬思道的情况一样,雍正压根就没想到给他什么名分。

  信中提到“不露其长,恐其见弃,过露其长,恐其见疑”就是要提醒雍正,做人做事要懂得分寸,太平庸了会被弃用,太锋芒毕露,容易引起兄弟的警觉。这样的提醒,确实分析的很透彻。这话虽然对雍正有帮助,但是在回复信件中,他却摆出了另一幅架势“语言虽则金石,与我分中无用。”

  都说伴君如伴虎,尤其像雍正这样的不苟言笑,狠毒刻薄的人,更是不好伺候。而戴铎虽有有高智商,但是情商却很低,没事就发牢骚、抱怨,又经常把夺嫡的事挂在嘴边,留着他在,雍正自然也不放心,因此干脆处决,一了百了。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雍正帝为什么要杀他的谋士智者戴铎?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