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组织聚会,你会去参加吗?

我是85年11月入伍,86年的兵。

战友会战友,就是喝大酒,我那天喝散了几桌,也不知道喝多少,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后来听说是我们会长打的送回家的。

我,八五年度兵,八十年代末退役在部队驻地结婚成家之后,原部队没换防时,经常去部队找认识的战友玩,九四年部队换防之后就很少和战友联系了。我们一个乡镇一起当兵的就在驻地有三个,平时也很少来往,人家过的比较好,有些瞧不起咱。

我是79年12月到83469部队的,战友情深,参加过多地多种形式的聚会




先说说一个车皮坐去的战友,也是老家的,仅仅是新训了三个月,我就调到了某机关,和他们没有多少联系,再后来我又到汽车团去学车服役两年,用他们半开玩笑的话说,我一个“外来户”,想跟他们亲近真的不容易,后又调回机关服役至转业。

一四年又参加了一次,我们每届每人拿二百块钱,除吃喝消费,剩下的钱由协会掌握,谁家有个红白喜事,婚丧嫁娶,协会都出份子钱。一六年战友聚会通知时,我因腿摔坏住院呢?聚会那天我拄双拐去的,交份子钱时,会长不让收我的份子钱,并和大家说:有些人通知他们的时候,总是找各种借口搪塞,人家住院还能拄着拐来,他是来奔吃喝的吗?他是在意战友这份情谊。当时我感动的快要哭了,那天协会还发了纪念品,每人一件短袖衬衫。

不去,与钱无关。战友聚会除了喝酒唱歌,还有什么?喝醉了就搂一起说谁对不起谁,说什么什么战友情深,全部是吹牛侃大山。要不就是一堆大肚子中年油腻男,端着碗啤酒一起干,还不行喊个醉口号醉对列,有什么屁用!!!醒来后你还是你,各走各的路。大家如果聚一聚,喝点茶,聊聊如何工作、发财和互相帮忙提升自己,这样的聚会才值得。都几十岁的人,搞些系毫无意义的东西有屁用!

回家多少年,战友们也有飞黄腾达的个例。我自己混的很一般,也有过靠战友能力帮一把的想法,可是渐渐明白那是自己安慰自己的。战友情已经被社会的一些习俗污染而淡化,自己不努力腰杆挺不直,永远就是笑话。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已经成为过去时,在经济社会的大潮中已经变得红尘滚滚,还是上面一个连长说的那样,相见不如怀念只能在自己的内心里祝愿每个战友身体健康。

一八年回老家伺候瘫痪母亲没参加,今年二零年应该是第十一届了,不知能否赶上。战友,战友,亲如兄弟,肩膀头平齐论弟兄,仰着脸Ben别人下巴时,或拿热脸贴冷屁股就失去战友情了,还有什么亲如兄弟呢?

他们已经举办六届了,每两年一届,我参加这次是第七届。那天战友聚会,大多数都是生面孔,除几个原部队面熟外,还有几个职业兵退役的较熟悉,其它的都不熟。我们会长把这届新参加的一一介绍给大家。这次战友聚会人数最多一次,一百好几呢?通过大家自我介绍,我感觉是混的最差的,绝大多数都是转业干部,一些职业兵退役的都是事业单位上班,可咱还是个无业游民,靠登倒骑驴生活。

肯定地说我会去的,我们已经聚会一次了,那是2016年的八一,我们连的战友从63年到85年入伍的总共七十多人参加,我们聚会战友之间没有贵贱之分,也没有炫富的,见面后最多的语言就是:这不是那谁谁谁吗,哎呀几十年了还是当初那模样,就是头发白了哈哈……场面气氛特别的友好!特别的怀旧!正所谓相见恨晚。应该说在世间我们有缘才能共同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吃住,战友情也就是生死情,和平年代不太明显,如果在战争年代,身边的战友倒下了你的感受如何?肯定会不顾生死也要为战友报仇!满腔的怒火仇恨的子弹会一起射向敌人!和平年代在一起生活有时会发生一些磕磕碰碰也会有些小小矛盾,但想想比起战友情和生死情那算得了什么!我们多数人虽然没有参加过战争,但是当兵就意味着随时准备打仗,随时准备为保家卫国而牺牲一切,但想象一下假如我们遇上一次,我们身边还能有这么多战友健在吗?肯定地说牺牲的是你我他……和那些参加战斗牺牲的战友相比我们是幸运的,我们有幸还能相约聚会有说有笑,那是祖国强大才避免了战争,我们才没有失去身边的战友,所以我们一定要珍惜战友情,更要珍惜战友之间的生死情!

本来要发个战友的合影照,考虑了许多,还是不发为好,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首先,战友情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情感之一。之所以能够成为战友聚会,那就是因为大家都曾经是战友。而战友,是世界上唯一一种要把自己的生死托付给同伴而产生的关系。在和平时期,战友情是在共同度过艰苦的训练、共同完成任务过程中形成的,有共同经历、有共同思想、有共同心理特征基础上形成的一种情感,这种情感脱离了利益、地域、时间等的限制,凡是有过当兵经历的人的最看重的情感。

这时候我已经是连队文书。回到新营房后,通过一年多的轮战大家全部熟悉和亲切(因为在阵地是各班分散执行任务)又在宁夏吴忠呆了一年多,这时候战友的关系已经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能说的在一起,不能说的找自己的圈子,我是文书,也不和谁走的近,所以把战友们看的比较透彻。

在2009年我们全连在一个战友比较多的家乡组织了一次聚会,聚会比较成功,也相对和谐,包括连队的领导基本上都参加了。当时大家的热情比较高涨,相互交流各自退伍后的家庭工作孩子等等。但是就是这一次聚会将战友一下子划分了三六九等,最后各自寻找自己可以利用的关系战友,家庭条件不好的,一般的,内心自卑的,春风得意的,时来运转的分的一清二楚。

战友们聚会会参加吗?我很肯定的告诉你,不会!

岁数大了,这些事情看的更淡了。唯一遗憾的是我们一个班同生共死过的几个战友现在是天各一方,期待有生之年能去看看他们,聚一聚。

战友聚会我也经常去,最后能说到一起的还是部队有交往的,机关的战友比基层战友势力、现实,最后大家吃吃喝喝,照一张像,留下联系方式散伙。

我是戴钢盔的ZZZ。我会去的。

不怕你们笑话,一个县的都不聚会我也听说他们聚会都是有工作的在一块从不邀请农村种地的,狗鸡巴战友。

从那时起再也没有一次聚会,策划了几次聚会计划,终因种种原因而流产。所以到现在都是几个相近的战友平时没事的时候坐坐。

进入聚会现场的时候,发现绝大多数都不认识,看着几个发起这场聚会的组织者兴高采烈,似乎是无意识显摆自己的一切,我觉得那种场景和战友之间的情感已经远离。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要孤独相伴吧。

可能我的情况比较个例。我们这批人去云南服兵役的人不少,不知什么原因就我们村的两个人和我一起被分到了一起,其他的在另外一个地方提前下了车。新兵连结束后,我独自一人被分到侦察连,因为侦察连训练的特殊性,很多的时间在外面边境训练,就是和同村的两个人也见面很少。

就这样,我们总共在云南前线呆了一年半多的时间又换防到宁夏吴忠,

我只所以交代这些,当了12年兵,所谓的战友几百上千人,私底下要好的战友没有5个。

从86年退伍到现在三十多年了,我只参加过一次战友聚会。

从军12年,待了4个单位,从基层~军区机关,战友聚会无数,只是谈谈我的感受,不喜勿喷。

通过这次战友聚会,认识了很多在政府职能部门工作的战友,有时有事时找他们帮忙却不冷不热的,但我的老排长和曾经给我当过几个月的老连长帮我很多次,每次年节去答谢时他俩却拒收,再有事咱也不好再求人家了。

其次,战友情是最珍贵的情感。也许在部队的时代体会不到,但退役后,你会发现,战友情是最单纯、最直接的,大家能够聚在一起,就是因为有过当兵的经历,大家彼此之间的关系最简单、最纯洁,因此也最值得珍惜。

一二年夏天在街上登车偶遇当兵时的排长,聊了一阵,彼此留了电话。初秋时排长给我打电话参加战友聚会,时间是七月二十六号在某地集合。

我是73年的兵,湖南省军区独立师的,78年部队解散,至今42年那时靠书信联系,几十年无音信,我连保持连队荣誉编入独立团警通连,因两个连合并,超员,除干部和新兵其余老兵退伍,2017年有广州边防总队大校(现离休)组织在原湖南省独立师旧址战友聚会,我们一个连的战友们有民政厅的领导,有军分区司令员,团以上干部20几人,有农村务农的有工人,全连聚会达到53人,当时连长指导员,排长,电台台长班长,炊事员,文书,我是通信员,都按当时的职务称呼,花费AA制,10个省的战友,最小的65岁了,关系非常好,今年5月份在泰安第二次聚会,还是和上次一样,战友情不能比谁行谁不行,人是一样的人,我们都老了,见一面少一面,何况己经去世了20几个了,珍惜啊

路还是自己走着踏实,这个圈子的战友聚会再也没有参加过。呵呵!一些人说我清高,还为一些参战优抚的事情上为我使绊子。就不说了。反正我无愧于心。

那应该是二十多年前了,全县范围同年入伍兵大聚会,有四五十人吧。

退伍回来多少年,我一直很努力,但是过得一般,看着他们的眼神,我自卑,很尴尬。

我当这个兵比较特殊,入伍一个月就赶上轮战,在86年1月到的云南文山临战训练,毕竟大家都是刚到部队的新兵,所以比较陌生,临战四个月后就换防到一线阵地。

后来我就不想去那种10人以上的聚会了,人累、心累,回来该干嘛干嘛。

第三,以战友话情谊之心面对聚会。之所以对战友聚会有怀疑,估计是不是考虑到现在大家发展的情况怎么样,会不会因为自己发展感觉到不如别的战友,而不愿意去参加呢?如果是我,我就抱着怀念战友之间情谊之心去参加,战友发展得好,替他鼓掌,战友发展得不好了,多多安慰。总之,自己把心态摆正了,任何人都影响不了你。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战友组织聚会,你会去参加吗?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