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一些农村女人教自己的孩子从小讲普通话,不讲本地方言,你觉得这种现象好不好?为什么呢?

本来看到这个标题是划过了,但是我想着自己在这方面是有亲身经历的,想把心得分享给一些妈妈,和对些事有偏见的人。

方言后天跟着环境学就行,生长环境会让孩子学会方言,普通话要学,先学,我深有体会,我父亲是南方人,说白话,爷爷奶奶分别说白话客家话,父亲当兵到了天津,母亲说天津话,奶奶和我妈分别用两种方言教我,邻居说我看着听聪明为啥说话晚,后来我母亲意识到了,两种学有点分不清楚,而且两种方言差别太大,就直接教普通话了,而且说普通话,大部分地区都通用,到哪都能听得懂,而且有些地方,尤其北方,很多地方都说普通话,说的很好,就算到别的地方旅游或是工作,如果不会当地方言,那就说普通话,因为很多北方地方,也用普通话,也不会觉得像是外地人被欺负,说地方话,天津话,也是小时候上学后大家有很多人会天津话,自然而然就会了,虽然平时普通话居多,但也会天津话,

我没有因为这些责怪孩子,我怪自己。太没远见,为了自己的偏见把孩子也错误的引导。

学普通话没错,国家提倡说普通话,但也不能忘了方言,因为那是祖语,不可忘了根源特色!

现在很多农村女人总喜欢教自己的孩子从小讲普通话,不讲本地方言,这种现象肯定是不好的。

现在好多孩子不讲方言,只讲普通话。这样的教育很不好。普通话必须说好,方言也不能忘。古诗中的乡音;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形容不识识乡音,挑尽寒灯到夜深。病眼不眠非守岁,乡音无伴苦思归。八千里外始乡关,乍听乡音慰客颜。

第一次发言,不好的地方望海涵哦~

说我自己的例子吧。我和老公结婚后都在外地,现在的外地也是外地人居多,五湖四海的哪里都有。这是背景。然后有了女儿以后,从她一周岁多刚开始说话的时候我们跟她说的是普通话。我承认我们的普通话也不是很标准,但是对于孩子来说,她只需要一个开始就好了,就是刚张嘴说话的时候接触的是普通话,那她自然而然就说普通话。虽然我们说得不是一点口音没有,但是她小的时候也不需要讲很多话,可能就是简单的词语,或是简短的句子,这些起码我们还是能说标准的。然后她从小养成习惯了,之后我们平时对话也没有刻意就是普通话,但是她的普通话就是改不过来了,很多词语有时候我用普通话都把握不好的,她就很自然的说得很标准。然后现在女儿八岁了,刚上一年级。前几天学校里举办朗诵比赛,她们班里就选了她还有另外一个女生。之前说了我们这大多数都是外地人,女儿一个班里36个孩子,只有两个本地人。老师说选中我女儿就因为我女儿的普通话标准,别的孩子大多数都带地方口音。其实别的孩子也都说普通话,但是他们的大多明显就能听出方言,这种就是上学之后才说的普通话。

如果孩子是在父母身边成长父母都说普通话这个无所谓可以理解。如果孩子生活中经常和爷爷奶奶接触,那就没有必要非得逼着爷爷奶奶跟孩子说着生硬的普通话了。

我个人认为方言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地方文化传承我们不能够丢弃!

当然如果在老家,周围人都说方言,只有自己说普通话会觉得很另类。但是我觉得有些人也不要太玻璃心,觉得不说方言就是忘本啊就是装啊,还说什么方言需要传承。但是现在这个社会和过去真不一样了,过去大多数人都离不开家乡,自然说方言就行了。但是现在的孩子长大了哪个不去外地上学,甚至在外地工作。如果只为了所谓的家乡荣誉感不让孩子学普通话,那么以后孩子在学校里在公司里都会被动。可能很多人说了,不就个普通话嘛,长大了需要的时候说不就行了?但是我们认真看看周围,不管是学校里,还是单位里,还是大街上,的确,人人都在说普通话,但是有几个说的很标准,不带一点方言的?至少我周围的人,让我能快速分辨出河南人安徽人湖南人福建人内蒙人等等区域,尽管他们说的都是普通话。

我家大女儿小的时候我们对普通话的意识还不算强,从来没有刻意的教孩子说普通话,和孩子交流一直都是说的家乡话。不过给孩子讲故事读书都是用的普通话,当孩子四五岁上幼儿园的时老师用普通话和她交流她自然而然的就会说普通话了!或许这也可能与我们当地的方言与普通话比较接近有关系。

乡音,是人人都有的,而且,它很难改变。不管人生的旅途怎么走,飞黄腾达还是穷困潦倒,也任凭你漂流到异域他乡什么地方,纵然昔日的惨绿少年变成了白头翁媪,可总有一样东西依然不改,那就是由声调、方言、语词习惯等成分构成的乡音。离散多年的儿时旧侣偶然遇合,一口独具地方特色的乡音,会在顷刻间打开你的记忆之门,引领你到灵魂的根部,返回早经飞逝的岁月。即使彼此并不相识,只要一缕浓重的乡音飘过耳际,也会迅速拉近心灵的距离,带来一阵惊喜,一种温馨,一丝感动。不是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吗?

在乡镇每个村有每个村的乡音。在县里每个镇有每个镇的乡音,在省里每个县有每个县的乡音,在国里每个省有每个省的乡音,在世界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乡音。这个就是文化!

我认为没有必要刻意的教孩子说普通话或是家乡话。这是由孩子所处的语言环境而决定的。如果能让孩子做到普通话和家乡话随时切换那就最好不过了,这对于孩子也是一种财富。等她长大了就算走的再远有一天回到家乡,也能说一口流利的家乡话和大家打成一片,而不是在那儿插不上话,也听不懂而显得格格不入!

看到现在许多家长越来越重视孩子的通话了,在家和孩子交流都是用带着乡音而且不标准的普通话,土不土洋不洋的让人听了起鸡皮疙瘩!而且还有很多要求并不会说普通话的爷爷奶奶也要跟着孩子说普通话,让人听着更是别扭。

我观点支持普通话,方言后天环境培养就行,前两天有人跟我说话,用的是方言,不知是哪的,看着笔画的动作像是问路,我说不是本地人,就走了,不是不给指路,因为我实在听不懂他在说啥,我比较喜欢给别人指路,如果说我听不懂,他多尴尬,

农村女人普通话大多不标准。必须强调,我也是农村的孩子,这句话绝没有贬低的意思。我的父母普通话带闽南口音,不够标准。我的小学老师普通话也不标准。我现在的普通话也不标准,常常被人笑话。既然农村女人普通话大多不标准,那还是别教了,一旦孩子说习惯了,到时候想改都改不过来。

乡音,也是文化的传承,更是血脉相连!

这种现象不好,普通话固然重要,但老祖宗留下的方言也不能丢,方言会说,普通话也学着说,这样不好吗?将来如果读大学到外地工作,说普通话,回到家乡方言也懂也会说,根不能忘,祖宗的方言不能丢这样多好的事,不知我回答的对否?谢谢。

普通话,官话明朝就有,你想象一下,明朝皇帝在朝堂上,下面官员有北地官员,东林党江南官员,浙党官员,滁党官员,齐党官员,晋党官员,分别说山西话,山东话,安徽湖广话,江南众多方言,你觉得皇帝会不会头疼,如果我是嘉靖万历,我也不上朝。那么多方言我听不懂,我也天天通过小纸条和内阁六部交流,

我家有个亲戚在孩子在上海读幼儿园,听她说专门有一节课是普及上海家乡话的,因为很多孩子都不会说自己的家乡话。可见丢弃家乡话已经到了多么严重的程度了?连国家都对方言传承重视起来了,不得不开设方言学习班。

建议农村女人教孩子本地方言,如果方言和普通话两种语言都会,那还增加了语种和语言学习能力,何乐而不为。

结婚后,有了一双儿女,我不想我的经历再发生在孩子们身上,和孩子们从小就说普通话,我父母和孩子说话也不自觉的用不正规的普通话。现在,孩子们不会说河南话,都是普通话,也不知道这对不对。

所以农村讲普通话大家不要有什么误会,都是为了孩子将来的发展而已,家长只是在迎合孩子的未来

我也是农村的,河南焦作的农村,讲的方言。之前听别的妈妈给自己孩子用蹩脚的普通话沟通,我也是嗤之以鼻,心想装什么装,会讲普通话就洋气了?就城里人了?我孩子幼儿园四年尽管老师主张讲普通话,但是我不喜欢,我孩子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喜欢,别的小朋友很多都讲,但他就不讲,我也不要求。

本地方言是本地人的标志,也是一种本地文化。如果本地人都不会讲本地方言,会让他在本地人交流中有障碍,听不懂别人说什么,还会被别人嘲笑。

要不得,关键是自己普通话都讲不好,怎么教孩子讲得好?我的一个侄孙子,农村的,生长在城市,从小就是和他说普通话,结果现在孩子近5岁了,表达能力一点都不好,因为有的方言无法用普通话表达,大人给孩子用普通话解释不清楚,孩子学着更解释不清楚,听到就累???并且孩子还说不来本地话,简直是害人不浅???

对我刺激最大的是讲部队的队列教学法,作为部队的预提班长,我参加了全团的教学法比赛,队列成绩优秀的我,教学法讲解最后一名。把连长气的踢了我一脚,这是我从军十六年唯一的一次被首长打。连长规定,以后看新闻联播,我跟中央台的播音员说,人家说一句我说一句,新闻联播后,我在全连面前读军报十分钟。开始,枯燥无味的看新闻和读报时间成了我们连队最开心的时候,常常是笑声满堂。就这样,两个月后,我能说一口东北口音的普通话。东北口音的普通话比河南口音的普通话强多了,再后来带新兵,再也没人因为口音笑话我了。

直到上了小学,写有一次看图写话,大概意思是桌子上有个花瓶被小朋友摔碎了,她要给妈妈解释。我儿子是用拼音加文字用方言给叙述出来的原话是“花瓶盖(在)桌子上放呢,小红把哈(它)给能(弄)碎了”当时我看到是又气又笑,当然也被老师给圈了出来。还有分不清舌前舌后音。比如我们方言说是(四),山(三)。他三年级之前经常犯这种错误。

我是河南人,生活在郑州的郊区,从小就说河南话,不会说普通话,上小学,中学老师都用家长话讲课,尤其语文和英语课,后果是高考英语只考了二十分一下。高中毕业后,我应征入伍。来到了东北的一个城市,到了部队,都是讲普通话,我是真不会讲普通话。在连队不会讲普通话就尽量少讲,连长和指导员批评了我几次,可是就是不会发音,说出的河普不但老乡听不明白,其他战友也是听的云山雾罩的,后来就不了了之。由于我在学校体育比较好,是学校篮球队的,到部队军事成绩也比较突出,被连队推荐去军训哈工大的学生。从一个听口令的战士到担任三十个人教官。其他无所谓,有一次,我们训练蹲下,起立。可能是一个同学蹲下的时间长了,自己就站起来了,我脱口而出了家长话“谷堆那儿”,弄的那个学生一脸迷糊。随后有听懂我话的学生小声说蹲下。以后,我就有了一个外号叫“谷堆那儿”教官。让我在同学们面前很没面子。

请把我三个观点看完再评论,骂我喷我的,对着手机骂就行,不要评论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深圳最全最大的中文互动问答平台
深圳问答知识社区 » 现在一些农村女人教自己的孩子从小讲普通话,不讲本地方言,你觉得这种现象好不好?为什么呢?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